第186章 意外收获 - 异界军队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异界军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意外收获

流云大哥,你跑快点,我们又要追上你了!”

“二哥,我真不忍看你玩空中飞人了,加油啊!天色已晚,再坚持一会儿今天就结束了!”

“嘿嘿嘿,我来啦!既然入地无门,你就随我上天吧!”

随着一声得意而嚣张的狂笑,麻雀载着正大嚼烤肉的惊雷和玫瑰,朝着在荒野里飞奔的流云一个俯冲而下。

“又来这招,老子早就习惯了!”

面前巨龙的威胁,流云已经不再像起初那样慌张,也没有认命地待在原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而是静下心来思索着如何才能逃过麻雀的这一击。

第一次被麻雀抓到空中后,他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惊险和刺激。当时的他,知道自己难逃被色龙折磨的恶运,索性闭上了眼睛。

“反正你丫的不敢把老子摔死,随便你玩!”在无法反抗的情况下,流云祭出了无赖招术。可是,没一会儿,耳边的风声停下了,麻雀也停了下来。突然,紧紧抓在腰间的龙爪猛然传来一股力量,将他的身体抛了出去,让他进入完全失重的状态。流云睁开眼来,便看到了身下已经变得很小的山川、河流和城市,而他正在空中做着水平飞行。

“我**!”飞翔是人类长久以来的梦想,+:空中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不由气得破口大骂。

“呃,在这样的高度,空气清新,景色迷人,再玩点运动绝对有益本龙身心健康。”麻雀探出另一只爪子,拦腰抓住流云。结束了他的飞行。而后,他便把流云当成一个皮球般,从一边爪子捣到另一边,交替玩了起来。

当麻雀玩累了时,流云也早已晕头转向了。紧接着,他被从数百米的高空中扔下,一路惨叫着向地面跌去。快要落地时,麻雀又从后面生生地抓住了他,而后在距离地面十来米的地方。唰地扔了出去。

当这样的折磨经历了很多次后,流云也慢慢习惯了。同时,在这些日子与麻雀地对阵中,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发生着某种质的飞跃。肌肉更强壮了,体能更充沛了,身体的敏捷和速度都有大幅提升。随着身体的变化,他对自己悟出的那些招式的运用也更自如了,武技与魔法融合后的威力,也在不断地提升。

“入地无门?老子就要入地!”

麻雀的一句话。突然让流云心中一动,快速运转自己修炼地气功,同时放松心神集中精力以气劲吸收周围的土元素。

“锵”地一声,流云抽出了奔月刀,双手将刀高高举在头顶。荒野上出现了极为怪异的一幕,一道土黄色的光芒,从流云的脚底升起,很快笼罩了他的全身,然后从双臂流向奔月。奔月刀上,顿时流动起黄澄澄的光芒。

周围的土系元素在流云体内气劲的牵引下。疯狂地向他身上涌来,又与气劲迅速融合在一起,化作黄光向刀身涌去,刀上光芒越来越强。

“这小子搞什么鬼啊?他不知道我是魔法免疫地么?”麻雀困惑地说道。

“哇,流云哥哥的样子好帅!”玫瑰嚼着烤肉,兴奋得抓着惊雷的胳膊一通狂拧。

“玫瑰。二哥是很帅,可我的胳膊也很痛啊!”惊雷很怕玫瑰情绪变化,因为她很善于在别人身上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看样子,二哥要爆发了,你小心点!”惊雷看了看地面的二哥,有些担心,叮嘱了麻雀一句。

“小样,装酷吓唬老子?”麻雀全然不在意,加快了俯冲的速度,同时巨大的爪子也向可怜的猎物探去。

“地裂!”

大喝声中。流云双手持刀高高跃起,凌空一刀向地面直劈而下。一道黄光如水流一样从奔月刀上泻出,在荒野中一闪而过,飞快地消失在地面。轰轰地巨响声中,大地一阵剧烈颤动,在流云的脚下撕开了一条巨大地裂缝,而流云的身影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在原地。

“刹车刹车!”见此情形,龙背上的二人急得一阵大吼。

“呯”地一声大响,麻雀直直地撞在了地上。激起了漫天的灰尘。

“咳咳,流云哥哥这什么招啊。好变态!哇,我的烤肉,全是土,色龙什么驾驶技术啊!”烟尘中,玫瑰发出了一声哀叹。

“天啊,好歹还算安全着陆了!麻雀,怎么回事,你说下话啊!”惊雷发现身下的麻雀相当安静,连忙问道。

“老子被卡住了!”裂缝中,传来一声闷哼。

尘土散尽,惊雷和玫瑰探头一看,原来麻雀地整个头都扎进了裂缝里面,被牢牢地卡在了中间。他正用四个爪子扣着地面,用力地往后拔,但似乎没有用。

“怎么办,我日了!这地缝在收缩,夹得越来越紧,拔不出来!”

“傻B,::|

“变身!”惊雷拉起玫瑰跳下了龙背,急急地说道。

“这小子,好像突破了!我当时看得太出神,一不小心就扎进了地面!”麻雀坐在地上,揉了揉被夹得晕乎乎的脑袋,呲牙咧嘴地说道。

流云站在远处,看着眼前近百米长,十余米深的裂缝,不由暗暗心惊。

“天啊,这一刀竟然产生了这样大的破坏,想不到土系魔法与武技的结合,威力竟然大到了如此地步。”

在裂缝出现的那一刻,流云便掉了进去。他顺着裂缝底部一部飞奔,逃离了色龙的追求,没想到才从地底出来,便远远地看到了色龙可笑的样子。这一招,安全是被逼出来地,当时的他,就想着在地上劈出一个两三米深的坑,将自己埋进去,以逃脱色龙的巨爪。可是

他的心头生起一种强烈的预感:那一刀击出,他能斩开大地!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为什么二哥突然变得这强了?”惊雷看着地面长长的裂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

“惊雷,你小子以为我这些天完全是在玩他?他能突然提升,老子功不可没啊!”麻雀苦笑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呢?”惊雷好奇地问道。

“你忘记了,他曾经喝过我的血!龙族是大陆上最强悍地种族。老子又是龙族里最霸道的肉搏龙。老子地血,相当于大补的药啊!我这些天,是帮他将药效化开,让他的身体完全吸收,他能不进步都怪了!”

“我说呢!不过二哥走的这条路也太怪了,魔武结合在他手里,变得真可怕。”

“是啊,他也许不知道,他刚才那一刀。如果是对着一支军队劈去,裂缝经过的地方,普通士兵很少有人能活下来的。”

“惊雷哥哥,你也喝过麻雀的血,怎么没见你有这么厉害的招术呢?”玫瑰突然问道。

“啊?我也喝过麻雀大哥的血?”

“是啊,你有几次被麻雀大哥揍晕后,他都有割破手腕,让爷爷取血来喂你!”玫瑰接着道。

“丫头,提这个干什么?”

“麻雀大哥,谢谢你!”惊雷看着麻雀。心中感动不已。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山谷中实力能突飞猛进,很快通过了重重考验成为龙骑士了。

“谢什么,既然我们是伙伴,我当然不希望你太弱,更不想你在战斗中遇到意外。远古时候,龙族地历史上。失去了骑士伙伴的巨龙,往往都会在孤独和痛苦中度过漫长的生命,甚至会有巨龙在骑士死去后选择自杀相伴。龙血的作用,是龙族的一位先辈为了救自己的骑士伙伴偶然发现的,后来就成为了龙骑士的秘密,每一名骑士都必须用龙血来改造体质。龙骑士,不仅是强大的战争组合,而且也是两个种族生死不渝的友情地见证。”

麻雀似乎第一次正经地说话,而他说的话却让惊雷和玫瑰陷入了极度的震撼中。

“麻雀大哥,能多告诉我一些大陆远古时候发生的事么?”惊雷问道。

“不要急。现在知道多了也没有用,只会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烦恼。既然我和你一起出现在大陆,那么尘封的历史也就被掀开了。时候到了,你们会知道地。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在这个大陆上,所有种族曾经和平地生活着,那时一切都比现在完美得多。后来,人类野心家发动一场毁灭大战,各种族元气大伤。历史也出现了一段空白。经过上千年时间,人类才恢复到今天这样。精灵、龙族、兽人和矮人却只能静待复兴的时机,而其他的一些种族都成为了历史。”

“龙骑士,倒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惊雷问道。

“大陆的守护者。”麻雀应道,“好了,我们继续追杀那小子去!本龙还第一次弄得这么灰头土脸的,我要让他好看!”

夜晚,当流云带着满身伤痕,回到城主府时,把花绯泪吓得脸如土色。当流云向她解释了,只是和麻雀惊雷进行武技练习时受了些皮外伤,但仍然让花绯泪心疼得流下了眼泪。无奈之下,流云只好当场为自己施展了治愈术,才让美人放心了一些。

虽然伤好了,但是卑鄙的某“兽人”,却在这个晚上,借着这次受伤的机会,引诱无知的美人实现了一头**兽的美梦。

“你累了一天了,而且还受了伤,它就不能安分点么?”城主府地一处房间里,传来了美人娇嗔的声音,随后一声微响,似乎轻轻地拍打了下某物。

“我是想忍住啊,可这家伙一见你诱人的身体,就着急上火了!你看,你看,它在愤怒地抗议呢!”某兽叹息道。

“可是,你才受过伤,今晚就先忍忍吧!最多下次我让它欺负够嘛。”美人羞涩地说道。

“不行不行,实在难受啊!你心疼我,我当然知道,不过它的问题不解决,这一晚可能都睡不好了!”某兽无耻地开始了引诱。

“那怎么办?”小红帽天真地问道。

“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只要你愿意,你就能帮到我!”无耻地引诱仍然在继续着。

“如果能让你开心,做什么我都愿意,你是知道的。”美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海一般的深情。

“还记得上次么?你的小嘴轻轻一碰,它就舒服得死去活来地!”某兽心跳加速,露出了**荡的面目。

“那么羞人地事,你还提起来做什么?”美人似乎也被他的话挑起了春情,声音变得格外娇媚。

“不愿意么?唉,那就让我难受一晚吧!”

“那你要我怎么做嘛?”女人爱一个人到骨子里时,便容不得他受半分委屈。

“你只要如此这般……”某兽低语了片刻。

“是这样吗?”

“哦……对对,就这样!”某兽顿时被温润的感觉送上了云端,舒服得大声叫了起来。

房间里,响起了一阵轻轻的吮吸声,像小孩子调皮地吃棒棒糖一般,良久后传来一头**兽满足的呻吟声。

“真的那么舒服么?”

“嗯,但是我还想要更舒服的感觉!”灯光下,一头野兽向意乱情迷、全身**的美人扑了上去,将她狠狠地压在了身下。

“哦,你这个骗子!”随着美人的一声轻呼,一个温馨而醉人的夜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