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完美级 - 娱乐圈外挂光环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娱乐圈外挂光环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任务:宿主唱功突破,达到前一个任务要求,任务奖励:100积分。”一串精神烙印出现在苏黎脑海之中,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录音师们都出去过夜生活了,只剩下苏黎和一个助手还在练习。在这个时候,这串精神烙印瞬间来到了他脑海之中。

身边的助手也有点儿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但苏黎没时间了。

经过这几个小时的雕琢,他对录音棚的适应程度也越来越高,他感觉自己正处于一种积蓄状态之中,只要能够获得那最后的契机就一定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这么一遍遍地磨练着这首歌,倒是也让他把《断桥残雪》吃得越来越透,几乎都快要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

等到十二点的时候,他的助手呵欠连天地告罪之后去睡觉了,苏黎一个人仍然在进行着尝试。

几个出去的人也回来了,看到苏黎仍然在练习,便有点儿吃惊:“苏黎,你怎么还在?”

苏黎转过头,微微一笑:“我再试试,感觉每次练习之后都会有一些感觉的。”几个录音师和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彭拜拍拍手巴掌,道:“那我们再试一次吧……这么久的练习你应该早就有一些感觉了,伙计们过来啊,加班加班……”

几个人原本有点儿不情不愿,但看到苏黎人家在这里练了这么多个小时也仍旧微笑着没有半分不耐,也有点儿被他的态度感染,一行人就呼朋唤友地走了过来。

苏黎原本也还有些觉得不到位,不过这么多人都已经为自己放弃一些休息时间了,他便也来到了主唱室中。刚刚因为是模拟运行,现在调到了正常模式。

苏黎经过很久的练习,嗓子也有些按部就班到烦躁了,现在微微有点儿疼痛。这下子深呼吸一口,调整好节奏,再一次戴上耳机,将麦克风放到合适的位置上,然后做出一个OK的手势来。

“好,开始……”监控室里的彭拜打出了一个手势,旁边的人也开始各自走上岗位,又一次尝试开始了。

旋律和背景音乐已经录好了,在耳机里轻轻回荡,这种高保真耳机能够让他清晰地感受到这首曲子的优美。

不同于《兰亭序》的华贵雍容,精雕细琢,《断桥残雪》在旋律上与有一种轻快但优美的感觉。经过一天地练习之后,原本应该对这首调子审美疲劳的苏黎,忽然有了一点儿困意。

这种时候出现困意是绝对要将其斩尽杀绝的,所以苏黎连忙振奋自己的精神,慢慢融化那种倦意。就在他即将排除所有的倦意,寻找柳暗花明的一瞬间,那种倦意回醒,乍暖还寒的感觉,瞬间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一个个过眼云烟的城市在脑海中走马观花,一个个遇见又错过的人儿在心肠里千回百转,旋律在耳边继续,他却仿佛已经经历了一个轮回一般。

过去的一切已经离开,曾经的情感也逐渐消失,往事只剩下了一个厚重的背影和沉重的梦呓。而这个时候,提醒他开始唱歌的小装备轻轻地点醒了他。

于是,尽管并非完全相同,但绝对相似的感觉在心中逐渐徜徉起来。

仿若追忆过去的点点滴滴,想重新来过却早已经曲终人散往事难追,只是剩下一个孤独而悲怆的影子和长满了伤口的记忆空自嗟叹。

苏黎完全把握到了那种感觉!

白天那么多一遍遍不折不挠地练习,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现在这个瓶颈仿若大河决堤一般无可阻挡地被完全冲破!江声浩荡,一往无前,苏黎的声音随着他的情感磅礴而出。

于是,在监控室里的彭拜很快就坐直了自己的身子,驱赶着身上的倦意,因为他已经被这首歌所吸引。

其他几个人也逐渐沉浸在苏黎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里,这个时候系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给苏黎附加上了一个【身临其境】的技能,叠加上苏黎自己的积累以及这一刻的投入,歌声摇曳,人们很快就被完全吸引其中。

许崧的歌一般调子不算太多,苏黎竟然将开头那几句旋律相同的歌词,唱出了各自的味道,来到**的时候,更是融合了所有的精气神,融合了今天练习一天地积累,完完全全爆发出来。

仿若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苏黎这一刻甚至有种物我两忘地错觉,甚至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断桥是否下过雪,又想起你的脸,若是无缘再见,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这首歌在意犹未尽地声音中逐渐落下尾声,许久之后,彭拜这些人才猛然反应过来。

“完美!完美!”彭拜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从凳子上站起,一脸兴奋,好久没见到这么一气呵成而完美演绎的歌手了。

其他几个人也从苏黎营造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中如梦初醒,一个个也跟随着鼓起掌来。

“成功了……成功了……”当旋律在耳机里终于戛然而止的一瞬间,苏黎仿佛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一样,他自然能够评判出来刚刚那种程度的唱音究竟有多么完美。靠在椅子上,他一个手指头都懒得动,就只想这么躺着。

然后,几个人汇集的掌声就淹没了他。

两个任务尽数完成的提示音很快就在苏黎脑海中接连打出精神烙印,系统积分栏上,他的分数暴涨了300分,因为他成功录完《断桥残雪》并且在同时让这首歌地评分在系统里到达罕见的75分。

苏黎和几个工作人员连续击掌,今天晚上他也就留宿在了这儿,接下来就是发行的问题。

——————

张芜乘着车赶往录音棚,心里也有些忐忑,毫无疑问,苏黎的时间是相当紧张的,她等不及苏黎的渐渐适应,刚好,苏黎的勤奋倒是为这种堆积提供了可能。

“倒是一个勤奋的小伙子,可惜就是适应能力不算太好。”张芜在心里想着,一边准备好安慰苏黎的话,经纪人很多时候要扮演着这些角色。

刚刚下车,录音棚里的人已经开始重新忙活起来,苏黎也早早起来做一些后续的工作。看到张芜的时候,有点儿憔悴地说了声:“张姐你来了?”

张芜点点头,看着苏黎憔悴的样子,便开口道:“没事的,苏黎,一次不行可以多尝试几次,总会好的……”

苏黎却道:“张姐,我已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