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必须帮忙 - 仙壶农庄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仙壶农庄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007章 必须帮忙

邓鹤鸣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萧平摇了摇头黯然道:“邓大哥,你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所在。反正大家也不是外人,我就好好给你说道说道吧……”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萧平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向邓鹤鸣说了一遍。从这种毒药本来就是从国安局内部流出,到徐杰被上司勒令停止调查,私下去美国继续跟踪苏飞鸿,然而却不幸遇害的事都说了。

听萧平说到徐杰为了调查事情真相而遇害,邓鹤鸣也是满脸愤怒之色,重重一掌拍在身旁的桌子上。只听到“嘭”地一声闷响,这张结实的木头桌子就在众人面前变成了一堆碎木头。

“岂有此理!”满脸怒容的邓鹤鸣大声喝道:“为什么国安局不让徐小姐的哥哥继续查下去,这分明是渎职,说得严重点就是和坏人同流合污!”

萧平苦笑着摇摇头道:“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因为知道这毒药就是从国安局内部流出的,所以他们怕家丑外扬;也有可能是这件事有更高层的人参与,那人对徐杰的领导施加了压力,导致他们不得不终止调查。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都无法再信任国安局,所以只能寻求其他方面的帮助。”

听了萧平的解释,邓鹤鸣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萧平的这番话确实很有道理,从国安局对这件案子的态度来看,他们确实不可相信。单就这件事来说,不说国安局和罪犯同流合污。一个办事不力的评价肯定是逃不掉的。

想到这里邓鹤鸣也暗暗放下了心。他在军方几位大佬面前说得上话是没错,但总不可能越俎代庖地替军方做决定吧?如果国安局在这件事上做得完全合乎规定。硬要军方插手也有些为难,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系统。军方这种管过界的行为肯定会招致不少的麻烦。

不过要是国安局本身在这事的处理上出了问题,那军方在这个时候出面就是师出有名了。你们国安局内部出了问题嘛,难道还不能让别人来帮你们纠正?军方毕竟是整个国家的定海神针,特别是国安局这种要害部门出了问题,军方就更有理由要出手管一管了。

在邓鹤鸣的脑中转着这些念头时,徐佳的目光却一直落在萧平身上。虽然她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眼神中的感动却怎么也掩饰不了。

萧平刚才毫无隐瞒地把这事告诉邓鹤鸣,就是要借邓鹤鸣的嘴把这事转告给军方。萧平这么做等于把整个国安局给得罪了,今后也不知道会因此遇到什么麻烦呢。毕竟萧平是个商人。得罪了国安局这样的强力部门可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萧平为了给徐杰报仇,却毫不迟疑地就这么做了,事先甚至都没跟徐佳商量过。这让女特工十分感动,对萧平的观感好了不止一星半点。想起昨天自己还说萧平是胆小鬼,徐佳就不由得俏脸发烧,暗暗决定要找机会向萧平道个歉才行。

在徐佳暗自愧疚的同时,邓鹤鸣已经做出决定,严肃地对萧平道:“萧老弟,这事既然是你开口的。而且又和我们八卦门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不过你也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千万不能大意。这样吧,今晚你们就先在我这里住上一晚。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亲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他说明一遍,我相信你必定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萧平知道邓鹤鸣这么说。就是要把自己介绍给军方的大佬了。虽然知道邓鹤鸣和军方关系密切,但他这么做也真的是非常不容易。可以说已经仁至义尽。

想到这里萧平连忙站起身来,陈恳地对邓鹤鸣道:“邓大哥。谢谢你了。”

“哈哈,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嘛!”萧平的态度也让邓鹤鸣十分高兴,笑呵呵地道:“今晚大哥给你接风,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

既然是明天出发,萧平也就趁着空闲下来的机会,给邓力服用了他带来的那份药物。这所谓的药物自然就是添加了灵液的凉茶,虽然味道普通得很,但效果自然不用多说。

邓力服用了药物后只是盘膝打坐了两个小时,再起身时就惊喜地发现,不但原本腿脚上那一一点些微的不适感已经彻底消失,甚至还觉得腿脚似乎更加有力和灵活了。

可别小看这细微的差距,对邓力这样武术造诣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高手来说,这么一点点的进步无疑是天壤之别。这表示邓力的实力完全可以再上一个台阶,考虑到他现在的年纪,将来在武道上的成就能超过乃父也是很有可能的。

一套拳术打完后,高兴得眉飞色舞的邓力来到萧平面前,既感激又羞愧地道:“萧师叔,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当初我年少轻狂,实在是……”

“得了,咱们一家人别说两家话。”没等邓力把话说完,萧平就笑眯眯地打断他:“只要这药对你有效,我也算没白忙活一场!”

听了萧平这句话,邓鹤鸣父子都一脸感激地连连点头。老邓可是内行,在刚刚邓力打拳时就看出来了,儿子辗转腾挪的动作比以前灵活不少,腿脚上的暗伤显然已经全都恢复了。

在邓鹤鸣看来,效果这么好的药物当然不是等闲就能配制出来,对萧平的感激又多了几分——这份人情邓家可是越欠越大了。

其实只有萧平自己知道,这份药物也就是他昨天下午出门买的一罐凉茶,然后再加上一滴灵液而已。不过这种事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否则那就是缺心眼了。

当晚邓鹤鸣大摆宴席为萧平接风,徐佳借口心情不好没有出席,只是窝在八极门专门为她安排的屋子里简单地吃了点晚饭。

对徐佳的表现邓鹤鸣倒也没往心里去。毕竟人家刚有亲人去世,不愿意出席这么热闹的场合也是人之常情。事实上邓鹤鸣还真有些担心这位冷冰冰的徐小姐会来呢,她要是真的来了,气氛多少也会受到些影响不是?

这一顿接风宴也是吃得十分热闹,到了晚上九点多才结束。虽然萧平喝了不少酒,但仍旧目光清澈脚步稳健,对现在的他来说,喝点酒根本算不了什么了。

萧平的房间和徐佳相邻,从徐佳的窗外经过时,他发现房间里的灯已经熄灭了。知道徐佳最近的心情肯定非常差,萧平也不禁暗暗叹了口气。只希望明天的会面一切顺利,可以早日为徐杰报仇,也算是帮徐佳了却一桩心愿,希望她能早日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出来。

第二天萧平早早起床,洗漱停当后和邓鹤鸣一起乘车离开了八极门。邓力亲自为两人开车,足见邓家父子对这次会面的重视。

至于徐佳虽然也算得上是当事人之一,但却没有资格出席这次会面。对此女特工也表示理解,邓鹤鸣显然准备带萧平去见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人家同意见萧平已经很给面子,要是再带着徐佳去未免就有些不知进退了。

邓力驾驶着汽车来到位于郊区的某处大院外,然后就慢慢停了下来。虽然大院门口没有挂任何牌子,但却有荷枪实弹的战士站岗。萧平甚至可以看到在围墙上还布置着电网,整个大院都给人一种戒备森严的感觉。

邓力把一张特别通行证放到了挡风玻璃后面,然后才慢慢把车开到院门口停下来接受检查。在站岗士兵检查完后,车子才被允许驶进大门。

进入大门口萧平惊讶地发现,这个院子的规模大得惊人。事实上这个院子依照山势而建,几乎把整个山头都囊括其中,当初建设的时候绝对是个巨大的工程。

整座大院就是个巨大的兵营,在其中进进出出的人员几乎都穿着军服,少数几个穿便服的也是步履矫健、腰板挺得笔直,一看就知道他们也是军人出身。

邓力慢慢把车开到一幢楼前停下。这幢楼前也有哨兵站岗,三人下车后再度接受严格检查,在再三核实了三人的身份后,萧平和邓鹤鸣才被允许进入大楼。

“萧老弟,这次咱们见的是王将军。”直到此时,邓鹤鸣才说出要见那人的身份。

听了邓鹤鸣这话,萧平也不禁愣了一下。这位王将军他也是知道的,是军队中最重要的几位将领之一。虽然萧平早就知道八极门和军方关系密切,但没想到邓鹤鸣居然能认识地位这么高的将军,倒也让萧平大感意外。

不过如今的萧平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其他的人先不说,他还经常见到陈老呢。所以惊讶的表情在萧平脸上一闪而逝,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见萧平这么快就恢复了平静,邓鹤鸣眼中也闪过一丝欣赏,笑眯眯地对萧平道:“别看他现在身居高位,但当年也是从八极门走出来的,和师门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