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庙算多者胜 - 重生之平行线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平行线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百六十章 庙算多者胜

温谅没有惊讶的拒绝,也没有惊喜的接受,而是再一次问道:“为什么?”

“明年这?届任?期将满,等98年3月两召开,于培东会退居二线,到省人大去做主任……”

响鼓不用重锤,温谅立刻明白过来。于培东在京系大溃败的过程中扮演了不太光彩的角色,不过政?治就是如此,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能坚持一条路走到头的人并不多。

不过于培东的路显然也到此为止,老京系的人死的死,抓的抓,树倒猢狲散,大难各自飞,他还能在江东省-委-书-记的位置上待到任期期满,并在省人大度过最后的政?治时光,相比之下,已经是极好的结局了。

这也在预料当中,身为j系的大将,为了自保而投诚,以庄懋勋的多疑善忌,必然不会视为心腹予以重用。而于培东本身已经是封疆大吏,既然进无可进,加上年龄限制,也只能一退到底了。

到了那时,于培东对庄少玄的影响力和震慑力将降到最低,唐叶的特殊地位也将不复存在,所以她不能不未雨绸缪,为自己的安危和未来谋一个十全之策!

“庄少玄这样的身份,总不会自食其言,再来找你的麻烦吧?”

温谅想起了齐舒,同样从蒲公英脱身之后,跟着顾时同打天下多年,庄少玄也并没有再来骚扰她。当然了,齐舒和唐叶的价值不同,地位不同,环境也不同,不能以一概之。

“虽然庄少玄向来以一言九鼎自居,但他心性暴虐,变化无常,揣测他的行为准则没有任何意义。”唐叶的思路很是清晰。显然这段时间没少思考这个问题,道:“会不会来找我麻烦?我没有答案,或许会,或许不会,但我不想再把自己的人生寄托于别人的一念之间,那种朝不知夕、战战兢兢、待宰羔羊式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

温谅再次陷入沉默,几分钟后,道:“为什么是我?”

唐叶凄然一笑,道:“江东省有胆量和实力对抗庄少玄的人不多,而有胆量有实力。又对我没有非分之想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在这些少之又少的人中,能让我不那么讨厌的,除了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既然要卖,不如找一个不那么碍眼的,好让以后的日子好过一些,对不对?”

无论唐叶最后的戏谑是真心还是打趣,温谅的情绪始终控制的很好,静静的道:“我不知道你调查了我多少事。但我实事求是的说,就目前来看,想要对抗庄少玄,我还不够格。”

唐叶摇摇头。道:“这个我清楚,不然刚才也不会劝你离开关山,避开和他的冲突。温谅,我投靠?你。只是寻求你的庇护,在某些时刻给我一定的支援和帮助,而不是要求你跟庄少玄全面开战。对抗他也许很难。但仅仅庇护我的话,以你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更何况,等我需要你的那一天,至少是两年后了,那个时候的你,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恐怕连你自己都不清楚。”

“而这两年间,我能给予你的回报,会远远大于你的想象!”

不得不说,记者出身的唐叶是一个很好的说客,如果温谅仅仅满足于偏安青州一隅,也许还能无动于衷,但他的格局和野心,注定会有一天将整个江东收入囊中,一山不容二虎,跟庄少玄之间,早晚会起冲突。

如果有了唐叶这个对蒲公英和庄少玄都非常熟悉的人投靠,而她又能间接影响于培东,打探江东官场的第一手情报,无疑会如虎添翼,加大了数倍的胜算。

孙子说庙算多者胜!何为庙算?知己知彼,才能战无不胜!

唐叶说完了这番话,整个人松弛了下来,她不是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也早过了幻想有朝一日骑着白马的王子会救公主于危难之中的年纪,不会自以为凭借漂亮的容颜和女人的娇柔,撒撒娇发发嗲,就能让温谅冒着风险帮助自己。

世上所有的合作,都必须有共同的利益,想要别人付出,首先要证明你的价值。而女人的肉?体是千百年来最常用做交换的等价物,也被千百次的证明是最不牢固的等价物,贬值的过于-迅速,也过于不可预见。

所以,既然能从庄少玄手中保住了贞?洁,唐叶从今而后就绝不会以女?色侍人,而温谅理智多于感性,也绝不会因为女?色而妄作决定。这样的两个人,才是利益合作的“天?作之合”!

温谅忽然笑了,道:“唐叶,我现在想来,你之前到青州采访,一方面是为了于书记的安排,另一方面,怕也是别有用心……”

唐叶今天跟自己摊牌,绝不会是脑门发热的一时冲动,任谁有了她那样的经历,为将来做谋划的时候,都会慎之又慎,重之又重。温谅可以肯定,她一定是在比对了多个潜在对象之后,才做出了对她最有利,或者说也最让她心甘情愿的选择。

唐叶同样一笑,道:“青州在于培东滞留京城未归的那段时间,其实成了省里各种势力较量的角斗场,局势呈现一边倒的状态。按照常理,许复延几乎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但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所以我有些好奇,许复延的能力如何,在关山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些了解,不像是能在那样的局面中破局而出的人,加上你父亲几篇文章崭露头角,声名鹊起,我才想是不是他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经过几次的接触,我发现温秘书长为人方正,为官清明,勇于任事,也敢于担当,是一等一的好人,也是一等一的好官,但对阴谋诡计这类事似乎并不擅长。而你第一次引起我的怀疑,是你在蒲公英和范明珠的对峙,凌厉,果断,对人心的把握和利用让人叹为观止,哪里会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该有的手段?那时我就在想,我的思路会不会进入了盲区,青州翻盘事件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那是不是也应该是因为一个不可能的人?”

温谅叹道:“所以说做人一定得低调……”

“不过你也知道,之前我对你的印象并不好,可以说十分恶劣,并没有往这方面想。但前前后后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才发现,其实你就是我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被审核通不过是什么情况?修改四次了,奇了怪了。再试一试,可能还会出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