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三寸之舌 - 重生之平行线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平行线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百七十章 三寸之舌

许复延有顾虑可以理解,但温谅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却是有苦说不出,面对许瑶满是希翼的目光,也实在不能拒绝,苦笑道:“等下给许书记打个电话,看他晚上能不能抽时间回家吃饭,我顺便也去你家蹭顿饭,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温谅心里不爽,连声许伯伯都不肯叫了,直接喊起了许书记,不过许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拍的事上,并没有注意到,小手一伸,美眸一瞪,霸气外露的道:“手机拿来,我让他回,他敢不回来?”

宁小凝突然插话道:“我也去,兴许能帮上点忙。”

温谅忙点头道:“教练能去最好,多双筷子多个人,看在教练的面子上,许书记也不好意思太难为咱们。”

许瑶一想也是,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等了片刻,以眼神示意通了,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端着架子一本正经的道:“许书记,忙什么呢?”

也不知对面说了什么,许瑶立刻换了笑脸,嗲声嗲气的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爸,我想你了,都快一周没见你人影了,今晚回来吃饭好不好?嗯嗯,知道了,我让张妈做点好吃的,嗯,等你哦……拜拜!”

许瑶挂了电话,看到对面坐着的温谅一脸惊恐的神色,不解道:“怎么了,见鬼了啊?”

“鬼没看到,倒是看到一条变色龙,许瑶同学,你属狗的啊,这脸变的恁快!”

“你还是太年轻啊,”许瑶鄙夷道:“对付我爸这种人。得讲究策略,该强硬要强硬,该服软就得服软。再说了,你别看我平时从来不撒娇,可只要一撒娇。那就是核武器,许大书记根本抵挡不住。”

温谅斜眼道:“那你撒个娇,让他同意你拍不得了?”

“咳,这不一样……原则问题,撒娇是没用的。”

下午放学,三人结伴去了许瑶家。搭手张妈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等到晚上七点半,许复延才姗姗归来,进门后看到温谅和宁小凝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走了过来,道:“小谅,小凝都来了啊。饿坏了吧?坐,大家都坐,咱们马上开饭!”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许瑶几次给温谅使眼色,让他开口提的事,都被温谅无视了,最后急的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没想到这位的脸皮是铁筑的,根本一点变化都没有,气的许瑶气鼓鼓的嘟着嘴,把怨气全发散到了餐桌中间的红烧鱼身上,一筷子一筷子的夹个不停,两三斤的鱼,几乎有一大半都到了她的肚子里。

“张妈,以后每天晚饭加个鱼好了,怎么突然爱吃鱼了?”许复延爱怜的看着许瑶,道:“看你这吃相。也给小谅和小凝留一点,平时怎么教你的……”

许瑶闷哼一声,谁也不搭理,三下五除二吃完了碗中米,道:“我吃饱了。”然后掉头去了客厅。踢掉鞋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许复延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许瑶在为什么发脾气,也知道为什么今天温谅会出现在家里,不过他既然发了话,就不会轻易的改口。宁小凝放下筷子,道:“许伯伯,我也吃完了,去陪陪许瑶,你们慢慢吃。”

等宁小凝离开,温谅夹了块水煮豆腐,筷子微一用力,豆腐断成两截,掉在了桌面上。许复延抬头看了过来,温谅歉然道:“不好意思,用力大了点……”

许复延笑着递过来一张纸巾,若有所指的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做事要慢慢来,吃饭也一样,就像这块豆腐,看着水嫩滑润,其实根本承受不了一点点外力,你那样子夹,自然会吃不到。”

温谅用纸巾将桌面上的豆腐搽拭干净,笑道:“许伯伯说的是,都怪昨天刚在大排档吃过五香豆腐干,忘了此豆腐非彼豆腐,那个经过了研磨、点浆、浇制之后,还要压榨、划坯、卤煮等程序才得以成型,结实的很呐,却是怎么夹都不会断。”

许复延的目光在温谅脸上打了个转,眼眸中的笑意渐渐敛去,半响才淡淡的道:“没想到你还是做菜的行家……小谅,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的意思,想必你也知道……”

温谅打断了许复延的话,十分诚恳的道:“许伯伯,论语里有‘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之句,就是说君子和小人每天惦记的事情是不同的,您是一市之长,君子坦荡,何必在意别人乱嚼什么舌根?许瑶拍,或者不拍,该胡言乱语的人仍然会胡言乱语,不会有任何的区别。再说了,许瑶拍个,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只是在这个年纪多一种特别的经历和人生体验,为的是高兴快乐而已。而让女儿高兴快乐,不正该是身为父亲的责任吗?”

这番话隐有指责之意,许瑶放弃在关山的优越生活,放弃和母亲朝夕相处,放弃童年以来生长生活的环境,跟着许复延到青州来就读,可谓孝顺懂事之极。偏偏许复延先是为了立足青州呕心沥血,然后又千头万绪忙于打开工作局面,对许瑶何止是忽略,简直是视而不见,正如温谅所言,让女儿高兴快乐,其实是父亲的职责,但这个父亲称职了吗?

许复延从今晚进门看到温谅起,就料到他一定是来做说客的,也猜想了几种他来说服自己的言辞,等着看看这个已经走到台前的少年会用何种方式来达到他的目的。不过他没打算改变主意,笑话,堂堂一个市委书记,已经通过市委秘书长传达的意见,要是能再轻易的改变,书记的威严何在?

可万万没料到会是从父女之爱这个角度作为突破口,许复延有些哑口无言,他纵然是青州市委书记又如何,他同样也是一个父亲,想想这两年的点点滴滴。心头岂能没有感概?人心都是肉长的,尤其父亲总是会对女儿更疼爱一些,所以温谅说话虽然无礼,但却占着道理,让许复延不能一上来就直接将拍一事定下调子。如果是那样,就算温谅再如何急智,也无力回天。

见第一招奏效,温谅心中大定,趁热打铁道:“许伯伯,您也看到了。许瑶为了这次的事十分的不开心,不然以她的心性,绝不会当着外人的面直接顶撞您……我们毕竟是同龄人,说起对她的了解,你未必有我深,对她只能先哄再讲道理。不能直接用权威或者命令制止,那样反而适得其反。”

许复延眉头微微皱起,显然随着温谅的指引想到了刚才许瑶的表现,生气的程度估计已经突破了以往的最高纪录,按照经验,很可能有三个月,哦不。大半年的时间不得安生。

大半年啊……

“小谅,你糊涂啊!”许复延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话,低声道:“你知不知道,中纪委现在有人就在依山,这个关口还让小瑶去拍,不是授人以柄吗?”

原来根子是在这里,温谅拿起边上的茶壶给他倒了杯清茶,轻笑道:“任仲平嘛,他才懒得管这些小事……”

许复延惊讶道:“是任老亲自来了?你确定?”

温谅一愣。没想到许复延只是知道中纪委来了人,却不知道是谁来了,不过话说回来,他要不是和任仲平偶然相遇,恰好身边又跟着宁小凝。估计也打探不到这个消息。

“是,我确定!”

许复延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不稀奇,任谁听到铁面阎罗任仲平秘密出现在自己的地界,心跳不飙升到一百八,那是心理素质过硬。

“真的确定吗?”许复延又问了一次。

温谅当然知道这位许书记的毛病,在面对巨大压力的时候会变得有些优柔寡断和狐疑,斩钉截铁的道:“百分百的确定,我在京城有内部消息,任仲平和他的贴身大秘夏子木现在全在依山!”

虽然跟许复延关系很铁,但该装逼的时候还是得装逼,这样显得自己莫测高深,也能给让人恍惚的年龄多加点底气和筹码。

许复延沉思片刻,猛然抬头,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搭理这些小事?”

任仲平连五星级酒店都懒得管,绝对是另有图谋,且图谋很大,更别说许瑶拍这点芝麻大的事,温谅再次莫测高深的一笑,道:“具体的我不清楚,但我敢保证,他的目光,不会停留在依山,甚或也不会停留在青州,许伯伯大可放心。”

这是告诉他,任仲平不是冲你来的,你还没那样的资格,不要杞人忧天了。许复延看向温谅的眼神终于有了点不同,虽然早知道他聪慧过人,虽然刚知道他在暗中做出了那样大的事业,但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印象是很难一时改的过来,更别说当成同等地位和同等层次的人进行交流。

而在这一瞬间,他才明白,原来对面坐着的少年,已经不是那个第一次见面时谨小慎微,对自己毕恭毕敬,唯恐有一点得罪的小孩子,而是能够接触到京城,接触到高层,接触到连自己都无法接触的那个层面的人。

不过,许复延这时明白这一点,还不算太晚,至少比那些还没认识到温谅重要性和破坏力的人,要幸运许多,许多!

“不管任仲平的目的,小瑶参与商业拍摄,毕竟还是有些不妥……”

许复延未必全然相信温谅的保证,但他毕竟是经过风浪的大人物,很快就调整好心态,错开了刚才关于中纪委的话题,温谅的话是真是假,稍后他自然会去查证,于是将话题重新转移到这件事来,如此才能挽回一点刚才的被动局面,不过话里话外透着的语气却有了点松动。

温谅何等玲珑剔透,等的就是这一刻,毫不犹豫的道:“许伯伯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这样吧,依山应用水公司作为依山招商引资项目的重要成果,以每人五千块的酬劳邀请许瑶,宁小凝和纪苏三位同学参与纯净水的拍摄,许瑶身为您的女儿,不正代表了你和青州市委市政府对招商引资企业的信任和大力支持吗?而所有酬劳,三位女同学将一分不留、全部捐赠给青州‘关爱女孩’基金会,用来帮助贫困地区的女孩们圆上学梦,同样,公司也被女孩们的爱心所感动,将再额外捐赠一百万给基金会,和三位女同学一起,将爱心永恒的传递下去。”

张张嘴就是一片宣传通告的范文,逻辑分明,条理清晰,情理法齐全完备,换了其他人,或许会让许复延刮目相看,不过事情发生在温谅身上,那是理所当然,不值一提。

许复延想了想,眉头舒缓开了,道:“好吧,为了支持你们企业,我可是连女儿都派上阵了,温总不觉得一百万太少了吗?”

温谅咧咧嘴,肉疼的道:“那许书记的意思?”

“东城区开发还有点资金缺口,看看你公司能不能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