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声叹 - 天书奇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书奇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章 一声叹

吴解首先来到了白莲堂驻长安城的下院,那是名为太华禅院的庙宇,规模十分宏大,驻守庙宇的高僧法号见空,还丹四转,修为不凡。?.

静室之中,吴解坐在见空大师面前,沉默不语。

“吴道友,你的两位弟子插手人间的交战,乃是犯了修士的大忌。”

吴解没有回答,冷冷地看着见空大师。

“若是我太华禅院弟子不出手拦住他们,他们纵然能够救得了那一支残兵败将,自己却也免不了被人道惩罚,只怕此刻已经身死道消……”

吴解依然没有回答,眼神变得更冷。

他这趟来,不是来听解释的

这世上,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解释的

若是见空大师愿意让那些出手的弟子们出面,哪怕只是赔个礼道个歉,也算是给了他一个交代。但见空大师的意思却非常清楚那些弟子们的做法完全正确,一点也没有错,错的反而是乔峰和林孝

吴杜两家,都是乔峰和林孝的晚辈,不少人更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犹如自己的子侄一般。亲人遇到了危险,他们赶去救援,有什么不对的?

诚然,他们的做法的确踩到了“仙人不得干预人间战争”的高压线,但是否惩罚他们?究竟怎么惩罚?是只有人道才有资格做出的决断,无论白帝阁还是白莲堂,都没有资格来决定这种事

“大师可曾听过一句话?”等见空大师又说了一些别的,吴解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以己心为天心,是为妄心”

宝相庄严的见空大师顿时变了脸色,失去了之前的笑容。

“吴道友,这是你的决定?”他沉声问道,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缓缓升起。

吴解眼中寒芒一闪,身上火光慢慢腾起,顶住了这股压力。

“以己心为天心,是为妄心”

他一字一顿地说,慢慢站了起来:“见空大师,若是您打定主意要坚持这份妄心的话,那么吴某也无话可说,只有用最传统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了。”

“你这小辈好不知深浅”一直侍奉在旁边的太华禅院首座大怒,“本寺方丈乃是跟你们掌门一个辈分的人物,岂可无礼”

“两年之前,我一刀砍死了血魔宗的宗主。”吴解淡淡地说,“天眼老人已经一千多岁了,他的辈分,应该比见空大师更高吧?”

见空大师的眼睛顿时收缩了许多,看向吴解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

两年前,魔门在西南地区探宝的时候遭受重挫,折损了两位还丹祖师,其中甚至还有当时的血魔宗宗主天眼老人。不仅如此,赫赫有名的魔头,心魔宗宗主黑袍也在那一战中身负重伤,回去之后就在闭关养伤,到现在还没有能够出关。

天下各派都以为他们是触到了什么上古禁制,却没料到竟然是吴解出的手

“心魔宗的魔头黑袍,是不是也在道友手下铩羽而归?”见空大师缓缓问道。

“谈不上什么铩羽而归,两败俱伤罢了。”吴解淡淡地说。

见空大师深深地吸了口气,陷入了沉思。

他虽然修为不凡,但扪心自问,绝没有胜过天眼老人的信心,就算对上魔门战死的另外一位长悳老,也并无绝对的胜算。至于和黑袍交手,简直就是找死。

刚才见空大师已经施展了佛门秘法,确定吴解并未说谎。也就是说,不管吴解用了什么手段,他杀了魔门两位还丹祖师,并且和心魔宗黑袍打了个两败俱伤,却是不争的事实

吴解的态度很清楚,若是见空大师不给他一个满意的说法,他便要凭借自身的本事来争一个说法

“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我能够胜得了这晚辈高手吗?”见空大师注视着吴解沉稳冷淡的脸色,心中升起了深深的疑问。

他本拟以自己的辈分和修为,足以将吴解的不满压下来,将这件事就此解决。却没料到……他压不住吴解

正如吴解所说,修士们之间的矛盾,到后面往往都会用“战斗”这种最传统的方法来解决。吴解显然是不会让步的,若是见空大师也不肯让步的话,那么就只能动手了。

动手的话,会怎么样?

见空大师陷入了沉思。

但旁边的太华禅院罗汉堂首座却想得没这么深远,他同样施展秘法确定了吴解说的是实话,顿时吓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瘦瘦的脸上满是冷汗,看向吴解的眼神之中,已经只有一片骇然之色。

这吴解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那还了得

要是真的打起来……见空大师断然不是他的对手,就算加上自己和驻扎在长安城的另外两位凝元真人,多半也是不行他们四人加起来,能打得过心魔宗黑袍吗?肯定打不过啊

但吴解是能够跟黑袍打到两败俱伤的人物……不,吴解现在已经恢复了伤势,可黑袍还在养伤。那一战的结果,显然是黑袍败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虽然早已修炼到了寒暑不浸的境界,却觉得静室里面的温度太高,像是夏曰酷暑一般叫人难耐,身上汗水涔涔流个不停,可偏偏心里却越来越冷,忍不住想要打寒颤……

“方丈……”

见空大师没有回答。

“方丈。”

见空大师还是没有回答。

“方丈”

见空大师长叹一声,向吴解行了一礼:“那些弟子们的所作所为,是老衲指派的。他们只是按照老衲的命令行事,并无和令徒为难的意思。”

吴解静静地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老衲思前想后,道友所说确实有理。令徒纵然触犯了人道铁律,也该由人道处罚。老衲以己心为天心,实在是动了妄念。”见空大师说完,宝相庄严的脸上已经黯然无光,身上的气势也急剧下降,“从今曰起,老衲便开始闭关,不消除这份妄念,绝不出关”

吴解沉默了片刻,回了一礼,转身离开。

见空大师终究不肯交出那些围攻乔峰和林孝的人,他选择自己出面,扛下这份责任,吴解也无话可说

那“闭关”云云,其实就是在自我惩罚。妄心哪有那么容易消除见空大师受了如此挫折,道心动摇,修为能够不下降就已经是好事了,想要突破妄心,更进一步,几乎没有可能

换句话说,见空大师这次闭关,乃是闭死关,到死也不会再出关了。

吴解原本是来为徒弟们讨个说法,却不料逼死了佛门大德,事已至此,他也无话可说。

他默默地走出静室,稍等了一会儿,从匆匆赶来的戒律堂首座那里接过了被佛法镇悳压,暂时化成了一株小树的林孝。

一口真元喷出,小树绿光一闪,重新化为林孝。只是脸色苍白,气息不稳,原本炼罡层次的修为,已经倒退回了通幽境界。

吴解也没有说什么,带着林孝返回了昭阳郡。

数曰之后,消息传来。汉军撤去了对昭阳、东山两郡残兵的包围,让这群眼看就要全军覆灭的残兵败将返回了家乡。

但在修士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里面,没人在乎这个消息,他们更加在乎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青羊观吴解为了给自己的弟子撑腰,孤身闯入太华禅院,逼得太华禅院方丈见空大师闭死关,用生命给了他一个说法……

“师傅你这次可是太有面子了”茉莉得知消息之后,兴奋地大笑。

吴解却没有笑,沉默许久,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