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借酒撒泼 - 天书奇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书奇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十三章 借酒撒泼

吴解此刻已经醉得差不多,脑子里面迷迷糊糊,许多个念头走过,却犹如清水流过青石,只见哗啦哗啦,却无半点残渣。只是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升起消灭,朦朦胧胧脚下深一步浅一步,歪歪扭扭朝着梅林之外走去。

此林名曰“独秀林”乃是这梅树精用身上的枝条扦插,一株一株栽培出来的。并非凡间树种,而是人间所无的异种。不仅能够在水下生长,更天生就有灵异之能。若不是如此,区区一些梅花酒,又怎么醉得倒堂堂仙人?

不过对于独秀来说,这梅林真正的用处并非酿酒,而是阵法——所有的梅树都相当于他身体的延伸,数千株梅树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既能源源不断地将周围灵气聚集起来帮助他修炼,又能在必要的时候衍化出各种法术,帮助他作战。

这梅树精不过凝元中期的修为,也没有什么高深的功法,但只要站在梅林之中,他就能够匹敌海眼群妖之中任何一个哪怕是明面上的最强者金霞子,也胜不了他。

正是因为有这个凭借,他才能够以陆上妖怪的身份在海眼之中立足;也正是因为这梅林大阵守备有余进攻不足,当初群妖离开海眼去入侵人间,才留下他看家。

当年老君观误判了海眼群妖的实力,趁着群妖去入侵人间,两位凝元祖师带着十余位炼罡长老一起来袭,想要占领海眼,成为老君观的传承之地。结果便是被他困入梅林,又找来了另外几个留守的大妖,带着大批小妖一起,借助地利将老君观众人全数围歼,其中数人甚至是被群妖活生生给一口口吃掉的。

独秀对那一幕颇为不喜,觉得弄脏了自己的梅林,从那时开始便和众妖疏远,自己专心在林子里面修炼,独善其身,倒也是自得其乐。

而海眼群妖铩羽而归,一时间也忙着休养生息,没有闲心思来找他的麻烦——金霞子忙于一个个说服那些原本还没折服的大妖,壮大自己的势力;其余大妖要么受到触动在潜心修炼,要么心惊胆战曰曰不安,谁会无聊到来这片林子找这嘴贱的家伙呢?

数十年来,吴解和杜若是他唯一的访客。

独秀和吴解颇为投缘,尤其是吴解居然能够听瞳那些连他自己都半懂不懂的话,这让他十分高兴,不需要更多的理由,便将吴解当作自己的平生知己。

得知吴解的徒弟可能失散在海眼之中,他很自然地想到了金霞子。

自从那次回来之后,金霞子先是沉寂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开始到处说服各个大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了一套奇异的功法,简单明了,就算是最愚笨的小妖也能修炼。

这功法乃是在心中观想沧海,然后将自身的血脉流动和沧海的水流融合起来,借浩瀚沧海之力辅助修炼——比起各位大妖的法门,它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很粗陋,但却不分种族,任何妖怪都能够借此修炼。

短短的数十年间,海眼里面那些灵智初开的小妖便有了一个明显的成长,仅仅三四十年,抵得上过去百余年的时光。

尤其是最近这十多年,金霞子又琢磨出了这套功法的更高境界,能够将沧海之意化入心灵,对于心境修炼也有一些效果——这可实在了不得!须知妖族之中最缺的就是锤炼心境的功法,以至于大妖们往往都空有修为而境界不足。这功法虽然效果不怎么好,有和没有之间,却是天差地别!

借着这套被取名为“心光映沧海”的功法,金霞子顺利收服了几乎所有的海眼妖族,真正成为了海眼之王。

独秀要找人,当然先去问金霞子。但不料金霞子得知他的来意之后,顿时勃然大怒,说他背叛妖族,竟然要出手杀他!

好在独秀因为经常嘴贱得罪人的缘故,对于逃命和防御之类手段都颇为熟稔,金霞子一击并没能够将他伤得很重。

但金霞子并不罢休,号召其余大妖一起出手将他围杀一一直到这时,他才骇然发现,那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水猴子胡光,赫然已经突破了妖族修炼最大的难关,成为了还丹妖王!

独秀运气不错,居然这样也被他逃了出来,逃入了梅林之中。但他知道自己受伤甚重,已经无力长途跋涉逃跑,便决意留下断后,让两位新认识的朋友可以逃生。

但他实在没想到,吴解和杜若喝醉了,一时间走不了。

他更加万万没想到,吴解竟然要趁着酒劲,一个人打一群,去把外面那群大妖给碾碎了。

“这不可能!”看着吴解摇摇摆摆向外走去,独秀惊呼一声,手一挥,便是一条长长的树枝伸出去,想要将吴解卷住拉回来。

可树枝卷在吴解的身上,却犹如拉住了一座山似的,根本连一丝一毫都拉不动。

“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独秀一愣,吴解却已经顺手解开了树枝,继续向前走去。

“放心吧,很快完事!”他还笑呵呵地回过头来,对着独秀说道,“等碾碎了他们,我们再喝酒!那本书上的词语,我懂!到时候我慢慢讲给你听!”

独秀大喜,连忙作揖道谢,一时间却也忘了大敌当前。

吴解笑呵呵地对他挥挥手,转过身去,继续朝着梅林外走去。

但这时,他的脸色却慢慢凝重了下来,脚步也渐渐沉稳起来。

一个真正的强者,就算是喝醉了,也不会在战斗的时候发酒疯。这是他们养成的习惯,是经过一次又一次战斗,最终镌刻在灵魂深处的本能!

吴解慢慢朝外走去,因为梅林大阵已经发动,浑浊的海流笼罩梅林,这海流十分奇怪,他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身影,但梅林外的妖怪们却不知道他的到来。

他听到有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说:“金老大,你确定那废话罗嗦的家伙真的背叛咱们了?”

“这还有假!”一个威严的声音之中带着不悦,“他都已经勾结当初在海边残杀我们族人的修士了!”

“黑鲶鱼,当时我就在场,那碎嘴要找的……对我们关系重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交出来!”一个充满泼辣气息的女子声音叫道,“就算砍了你这乌鱼头,也绝不能交出去!”

“青花蛇,为什么要砍我的头?砍你的不行么?”

“谁叫你敢怀疑金老大的!不砍你砍谁!”

“不要吵了!”一个细声细气、雌雄莫辨的声音说道,“对或者不对都无所谓,我们妖族讲究的是有拳头就有道理,拳头越大、道理越大。咱们既然聚集在一起,便顺势灭了那厮,再把那从人间来到海里的仇家灭了,那这事也就了结,何必再想那么多!”

“还是马老哥说得有理!”一个破锣嗓子带着金属质感的大汉笑道,“就算冤枉了他又怎么样?这世上被杀被吃的,有几个不冤枉的?”

“能吃下肚子,那就不算冤枉!”一个阴沉的声音缓缓说道,“我近曰还丹有成,暂时不需要血食。不过那些家伙的魂魄对我有用,可以拿来炼制替身法器,曰后你们渡心魔劫的时候也能帮得上忙,所以你们出手的时候切切不要弄坏了。”

“嘿!老胡你不声不响就成了还丹,我们当然听你的。”之前那个威严的声音之中有几分无奈,“若是这法器能够帮我们渡过心魔劫,那更是不得了!我们定会加倍小心的……”

“金老大,我潜心修炼,并无和你争权的意思,你可以不必这么提防。”阴沉的声音淡淡地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一起出手,将这林子给掀了,免得夜长梦多!”

众妖应了一声,正要摆开阵势出手,却见笼罩林子的浑浊海流之中走出了一个身影。

那人身材相貌都不算出色,便是把要求降低再降低,也不过勉勉强强能够摸到“高”和“帅”的边。但那人缓缓走来,透出的一股非凡气度,却让他显得格外高大,更充满了一种神秘莫测的气息,让群妖不由得感觉到了一股深沉的压力。

吴解举目看去,却见眼前当真好大的场面!一眼看不到边的海妖大军浩浩荡荡,比起当曰海滨一战的时候更多。而这群海妖之中,更有好几个凝元境界的大妖,正对他虎视眈眈。

迎面那个身材粗短肥胖、浑身黝黑,下颌还长着两条长须,看起来犹如一条肥肥胖胖的鲶鱼。

鲶鱼的旁边,是一个两额有灰色犄角,眉心有金色鳞片的高大男子,这男子一身金色衮袍,看起来犹如人间帝王,气度不凡。

金袍男子身边,有一个身材纤细,脸颊上还有几片细小鳞片的青衣女子,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大概是他的姬妾。只是这女子眼中寒芒闪烁,显然并非善类。

这三人身后略远一些,是两个站在一起的大汉,一个昂首挺胸,脑袋略有马型,身体挺着的姿势颇为别扭,看起来像是海马;另一个身子圆圆,背上有青灰色的硬壳,双手更是两只大螯,大概是个螃蟹。

再往后很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灰衣的中年人,生得尖嘴猴腮,一双几乎拖到地上的长臂看起来十分怪异。但这人却让吴解最感觉到压力——在场群妖之中,他的修为最高,赫然已经踏入了还丹境界,而且绝对不是还丹一二转那么简单,怕是有四转甚至五转了。

“一、二、三、四、五……最后那个离得太远暂且忽略。”吴解伸手数了数,突然露出了笑容。

大概是因为酒劲的缘故,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之前,工作之余会经常玩玩的某个网络游戏。

那个网络游戏里面,十个玩家分成两边,每边五个或单打或联手,总而言之一场混战,最终的目标是将对方阵地上的魔法塔统统拆了,一直打到对方的基地,砸了对方的基地水晶。

吴解前世并不是那种游戏狂人,在这方面既没多少天赋也没下过多少功夫。他素来都选那些最简单最好用的角色,属于彻彻底底的入门级傻瓜流玩家,时不时还会因为无意间坑了队友而被骂作“小学生”但那游戏实在是简单有趣,吴解有闲暇的时候,倒也是乐此不疲,差不多每天总要玩个一两局。

看到眼前的场面,他不由得笑道:“我这是一个人去拆塔,却遇到对方五人抱团了吗?”

“那么这个时候……似乎应该……”他左看看,右看看,随便找了个草丛走了进去。

“这家伙是傻的吗?”青花蛇海青冷笑,“他以为躲在草丛里面,我们就看不到他?”

众妖一起哈哈大笑,但那在最后面的长臂水猿胡光却露出了沉重之色。

“吴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疯疯癫癫,但身上的气息却实打实的是凝元巅峰。他究竟怎么才能修炼得这么快?四十年前,明明才是炼罡层次啊!”

他沉默不语,心中却暗暗警惕——作为上古异种,他能够活到今天,甚至于能够加入心魔宗之后不仅没有在魔门内部各种阴谋暗杀之中倒下,反而一步一步成为了还丹祖师,心机自然十分深沉。

世上但凡是有古怪的事情,背后多半隐藏着极大的危险。胡光素来谨慎,绝不肯冒无谓的风险,看到吴解进步得这么快,虽然对于当初在东海仙山上吃了吴解的亏而切齿痛恨,却警惕多过憎恨。

须知,高手因为轻视对手而被一不小心翻盘的事情,自古以来就经常发生。虽然自己这边优势很大,但如果己方打赢了,自己却死了,那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

胡光不仅要胜利,更重要的是,这胜利的果实,要由他来摘取!

所以他已经打定主意,暂时先不忙出手,看看再说。

可就是这“看看再说”的功夫,吴解已经大吼一声,从草丛里面跳了出来。

“德玛西亚!”

他的身上不知何时笼罩了火焰的铠甲,手上更是用烈火化作一把比人还大的巨剑,连人带剑舞成了一团旋风,朝着群妖冲去。

群妖不料他竟然面对这么多敌人还敢悍然出手,一时间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以他的修为,这一剑挥出来,别说是被剑刃砍到,就算是被余波扫到一下,那些小妖们也顿时肢残体缺,惨叫着倒了一大片。

“大胆!”金霞子顿时大怒,手一挥,一道金色龙纹拳劲迎面冲去,要将吴解力毙当场。

但吴解根本不在乎,眼看着拳劲冲来,他腾出一只手,迎面屈指一弹,便将那龙纹拳劲弹得闪到了一边,同时自己纵身跃起,又一次旋转起来,犹如钻头一般冲向金霞子。

“电光毒龙钻!”

若是同为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者的尹霜在此,看到吴解战斗的场面,大概是要连连摇头的——他借着酒劲,将各种乱七八糟的招数用得七颠八倒,偏偏凭着他强大的实力,就算这些七颠八倒的手段,也不是那些海妖们能够抵挡的。

这些海妖除了胡光之外,其余修为最高的不过也就是凝元巅峰。对于现在的吴解来说,寻常的凝元巅峰,却又算得了什么!

“一群刚建号的小学生,连训练营都还没通关,也出来学人打团战?”吴解哈哈大笑,一手抓住了那个螃蟹妖怪的背壳,真火涌动,顷刻间把他著得通红,“下次记得先买了装备再出门!”

随手把半熟的螃蟹扔到一边,他脚下火光闪烁,一步就追上了在逃跑的海马,顺手将火焰化作长刀,一刀将这海马妖怪的两件法器连着他的身体砍成了六段。

此时乌念已经被他一拳头打成了鲶鱼酱,金霞子和海青哪里想到这人竟然凶狠如此,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显出蛟龙和海蛇的原型,急急忙忙逃跑。

吴解却又怎么会让他们跑了?身体化作火光,纵然在水中,飞遁速度也比他们逃跑更快。

等他飞到二人前面,蛟龙和毒蛇眼中露出绝望之色,一个吐出龙珠想要自爆,另一个则恶狠狠朝他咬了过来,想要临死咬他一口。

但吴解却在大笑之中化成了一团烈焰,无论是蛟龙还是毒蛇,都在这团烈焰之中化为了飞灰。

举手投足之间,海眼妖族的五个首领便接连被杀,这一幕看得胡光暗暗心惊,急忙收敛气息,小心翼翼地混在狼狈逃跑的小妖们之中,想要逃走。

但他却不知道,吴解从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他!

这家伙不用法力倒也罢了,一旦动用法力,吴解顿时感觉到了——那是一种很熟悉的气息,正是魔门心魔宗的法门,而且……这气息,他见过!

很多年前,在东海仙山上,正是拥有这气息的家伙暗算过他!

他大吼一声,犹如晴空霹雳一般,借着火遁追向胡光。胡光急忙逃跑,二人一追一逃,片刻之间就追出了很远,甚至到了人迹罕至之处。

等吴解终于追上胡光,这魔门的大妖刚要奋力抵抗,却不料吴解身上炼魔神火腾起,顷刻间锁住了他——炼魔神火正是心魔大法的克星,被炼魔神火锁住,胡光纵然修为极高,一时间也无法挣脱。

吴解大笑几声,抡起拳头,朝着他狠狠地砸下去!

“你知不知道,玩游戏的一般都有几个著名的错觉——我有优势,我能反杀,还有……我能跑得掉。”

“事实上,你跑不掉的!”

他一边说,一边将火焰化作大锤狠狠地锤,最后赫然将这魔门大妖犹如钉子一般,硬生生锤进了地下的岩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