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六大名门 - 天书奇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书奇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六章 六大名门

对于这次寻宝之旅,吴解考虑过各种各样的可能。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最后,自己竟然会在那位留下遗迹的瘟部斗神真君炼制的法宝“多宝塔”塔灵指导下,住在这尊法宝之中,闭关修炼。

“瘟部正法入门阶段有好几重关隘,一不小心就会走错,平白浪费许多时间精力。”以这个理由,叶红带着吴解来到了遗迹——现在应该叫它“多宝塔”——中心,拜会了这件法宝的器灵,华彩。

华彩的外貌也是少女,她一头绿发,穿着红色的长裙,身上还扎着许多蕾丝的飘带。和身材苗条得不开口便连性别都分不出的叶红不同,她身材窈窕、凹凸有致,充满了女人味。

“你能得到父亲留下的功法,又修成了雷部的功法,可以算是预备斗神。斗神之中只有职务之分,没有地位高低,你也不是父亲的徒弟,所以不用对我这么客气。”当吴解以晚辈之礼拜见她的时候,她以开朗的笑容如此回答,“其实我年纪也不大,这些年来一直都懵懵懂懂,也就是最近这两三千年,才总算明白一点事情,不再需要叶红照顾。老实说,我最多也就算是两三千岁罢了。看你的修为,年纪也不见得比我小到哪里去吧。”

吴解便从善如流,和她们以道友相称。

“瘟部正法是我的核心法决,父亲也留下了他对于瘟部正法的理解。虽然我能力有限,没办法把这些传授给你,但在你修炼的过程中指点一二,还是没问题的,你就放心吧”

吴解笑了,却又想起风吟真人的事情,询问她可有办法。

“我的瘟部正法缺乏灵活机变,没办法帮他解脱。但如果你修炼有成,倒是可以将他的情况逆转——活大约活不成了,变成鬼魂转世投胎,还是没问题的。”

吴解这才放心,笑道:“我曾与蓬莱的朋友约定,一年之后再见。看来为了修炼,却是要失约了……”

“一年时间?足够了。”华彩笑着抬起手来,身上浮起一座宝塔的虚影。她在虚影之中旋转起来,只见那虚影突然流光溢彩,一个个奇异的文字浮现出来,旋即又消失不见。

“她是在施法改变这个宝塔之中的时间流速。”茉莉说,“这手段倒也不错,跟我比起来,虽然功力差距很大,但精巧的程度却胜过了我。”

“茉莉你每次改变天书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里面的时间流速,都弄得轰隆隆天惊地动,场面的确是比她大多了。”

“没办法,我的力量太大,又跟天书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息息相关,想要像她这样控制得精细入微,一点多余的动静都没有,实在不容易。”茉莉满不在乎地说,“其实如果真的要做,多练几次,应该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觉得没必要罢了。”

吴解当然相信茉莉的话,对于茉莉来说,“没必要”是个很重要的理由。

天书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隔绝万界,不管里面发生什么,诸天万界都没人能够知道。那么茉莉又何必刻意控制自己的手段,弄得那么精巧细致呢?

这就像一个人,出门在外的时候要注意形象,喝水吃饭都要讲究一个文雅礼仪,但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就没必要了。哪怕是穿着裤衩,看着电视喝啤酒,一边喝一边大骂“臭球”,也没有关系。

其实吴解挺喜欢这种相处方式的,比起华彩和叶红那种彬彬有礼的态度,茉莉和杜若才更像是家人。嬉笑怒骂,吐槽挖苦,宛若一边大嚼红烧肉一边嘟嚷“这肉有点太瘦,下次找肥肉多点的”……这都是跟亲人朋友才可以做的事情。

不可否认,华彩是一位很出色的老师。在她的指导下,吴解瘟部正法的进展当真只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瘟部正法入门阶段的确有很多难关,许多地方,就连茉莉也看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设计。但在华彩的指导下,这些难关便都迎刃而解,各种难题没有什么能够难得住她的。

华彩乃是多宝塔的器灵,其中蕴含的核心符篥,正是昔年那位自号“江南”的瘟部斗神倾尽心力刻画出的一道真君境界符篥。这一道符篥之中蕴含着无穷精妙,纵然华彩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对于吴解来说,也是境界超出太多太多的超级老师。

按照茉莉的估计,在瘟部正法这个领域,华彩足以媲美一位成就了阳神真仙的老师。就算她自己出面,指导吴解修炼那套“兔子专用”的长生妙法,也不会比她更出色了。

宝塔之中不知日月,因为华彩的手段,塔内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和蓬莱海域的时间流速差距极大,吴解一直埋头修炼,直到将瘟部正法的基础阶段修炼完成,才发现时间只过了短短的三个月而已。

这三个月的时间,他的修为并没有太大的增长,但对于修炼的见识却有了翻天覆地的成长。对于从阴神到法相、从法相到天人、从天人到道果,最后成就阳神的这一整条道路,他都有了清晰的认识,前路再也不是迷迷蒙蒙,变得清清楚楚。

三个月后,吴解便暂时停止了对瘟部正法的修行,转而开始推演火部和雷部两门功法。

这个行为得到了华彩和叶红的赞许,她们当然知道瘟部正法存在的种种缺陷——斗神四部之中,瘟部的名声最差,甚至于比动辄一颗星星砸下来,白茫茫大地真于净的斗部还差,关键就在于本身的功法有问题。

诚然,瘟部正法威力强大,尤其是它对于命运和因果的理解控制,在斗神四部之中首屈一指,甚至于就算在诸天万界之中也名列前茅。但命运岂是可以随意玩弄的东西每一位瘟部斗神,都要面对无穷无尽的命运反扑,面对各种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麻烦。虽然看似光鲜,可其中的辛苦,实在是一言难尽

相比之下,雷部和火部的情况就好多了。

雷部功法精深奥妙,以至于能够修成的无不是超一流的天才。这些天才们大多恃才傲物,性格已经不能用“狷狂”二字形容,但他们的本事,绝对是实打实的,出神入化,难以估计。

火部是斗神四部里面人员最多的,他们的功法堂皇大气,严谨细致。他们的组织结构完善,从星神到星君再到各位斗神,都是一些思维方式和做事习惯比较贴近常人,容易相处的——当得知吴解最早修炼的是火部正法,叶红和华彩同时露出了释然的神情。叶红甚至还说:“难怪你这人条理清楚做事稳当,原来是火部出身。难怪难怪”

吴解对此很有点疑惑,忍不住向她们询问斗神四部的情况。

“我们斗神组织呢,最高的领导是玉皇宫,玉皇大天尊虽然很少出面,但四部都尊他为首。除此之外,星河神君是我们斗神之中的第一强者——他就是火部出身的。”

“玉皇宫之下,分为紫霄、神霄、灵霄、碧霄四派,也就是世人常说的斗部、雷部、火部、瘟部。四部各有一位星神,都是天君境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退休了的星神,平常都在玉皇宫中潜修,意图冲击造化神君的境界。”

“四部之中,火部最为世人所熟知。火部不仅人多,作风也比较容易让人接受。一般来说,目标不是十恶不赦的话,他们会倾向于将其抓起来教育一番,或者在其身上布下禁制,促使其改过从善。久而久之,世人说到斗神,首先想到的就是火部,俨然火部成了整个斗神组织的代言人。”

“火部之外,世人最熟悉的应该是雷部。雷部那些斗神都是真正的超级天才,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倒他们。但或许是因为他们太聪明了,和常人的思考方式很有点隔阂。再加上他们往往恃才傲物,不屑于听从自己不认可的命令,不屑于跟自己看不上的人多说哪怕一句话,所以他们跟常人的关系就相当恶劣,简直闹得冰火不容。”

“雷部就没有言行正常的吗?”吴解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

他可是记得,在九州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留下雷部正法的那位斗神,说话做事都挺有条理的,看起来不难相处。除了那尊斗神法相有点莫名其妙之外,这位前辈完完全全是一个令人尊敬信赖的人物。

“…反正主人当年没说过。如果真有那样的人,那么他一定很可怜。”

“为什么?”

叶红摇摇头:“你想啊,一群正常人之中的疯子固然是痛苦的,可一群疯子之中的正常人,岂不是更加痛苦?”

“雷部也不至于是疯子吧……”

“总之差不多了,主人当年就这么说——雷部那些人,要是真疯了反而好相处一点呢”

吴解叹了口气,暗暗为那位前辈默哀。

茫茫星海之中,有一片寂静的星域。无数的天魔残骸漂浮在虚空之中,看得出战斗的惨烈。一块被雷火烧得变了形的石头——那曾经是一颗巨大的星星,现在就剩这么点了——上面,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女有气无力地躺着,一副疲惫欲死的模样。

“总算是杀完了……我这段时间连着出了多少次差?什么时候能放个假啊

她低声抱怨着,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喂不会又有谁在念叨我吧?难道又要出差?”

她吓得一翻身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神念刹那间扫过附近几个星域,发现没有什么异样,才放心地又躺下。

“管他呢凭什么我一个人要扛下雷部一半以上的工作?让老头子自己跟那群问题儿童交涉去我不管了”

遥远星海里面发生的事情,吴解自然不知道。他感叹了一下之后,又继续问起另外两部的情况。

“瘟部都是一些比较孤僻的人……你也修炼了瘟部正法,应该明白是为什么。就算自己能够不受影响,但看着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个因为厄运而倒霉,而死去……这种事情,实在让人难受得很”叶红叹道,“主人当年就经常叹气,说‘天煞孤星,这个词,简直就像是为瘟部量身订做的一般。”

吴解也不禁叹了口气。

“对了,你知道为什么主人要打造这座多宝塔吗?”

“这个却是不知,看你的意思,莫非不是用来斗法或者修炼的?”

“当然不是……这座多宝塔,其实是主人为自己制造的棺材。”

吴解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红。

“每一位瘟部的斗神,在修为大成、开始执行扫荡邪魔守护苍生的任务时,就会动手为自己制造棺材。因为瘟部正法的特性,每一位修炼者身边都会聚集大量的厄运。当他们活着的时候,可以凭借自己的神通将厄运收纳起来。但当他们死去之后,这些厄运就失去了控制……如果没有一具能够锁住厄运的棺材,将会造成弥天大祸”

吴解闻言,不禁为之黯然。

二人沉默了许久,叶红才接着说:“主人当年来到蓬莱,原本是为了消灭一个邪派的真君。他利用巧妙的手段,让那家伙稀里糊涂死在了黑吃黑的斗争中。然后,他就利用这蓬莱周围的锁海大阵,开始为自己炼制棺材。”

“锁海大阵?”吴解好奇地问。

“嗯,这蓬莱原本是大荒界一处没什么特别的海域。是有邪派真君施展大神通,将其改造成了一处类似于牲畜栏的地方。那家伙把海中的岛屿其中起来,化为蓬莱群岛;而被移走了岛屿的海域,就成了周围的茫茫沧海。”

“在这片沧海之中,整个笼罩着他布下的阵法。这座阵法会让这里的修士们越往高就越难修炼,差不多到法相境界就是极限。而当达到极限的修士想要离开的时候,锁海大阵就会发动整个海域的力量,化作无穷的灾难,将其扼杀

“原来如此”吴解大惊,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叹道,“竟然是这样”

“那人的手段非常高明,锁海大阵和蓬莱各岛已经连成一体,更会源源不断点化海中那些没有灵智的海兽,赋予它们虚伪的灵智,让它们成为不自觉的傀儡,定期不定期地进攻蓬莱群岛,让这里的修士们更难成长起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吴解忍不住愤然。

“谁知道呢?反正他已经死了,我们何必计较死人的想法?”叶红笑道,“主人弄死了他之后,鉴于锁海大阵难以破解,就换了一个思路,在蓬莱海域接近核心的位置立下了两座阵眼。前一座阵眼,和这一方被隔断的天地勾连,能够促进本地人道的成型;后一座阵眼,和这一方天地的气运勾连,源源不断地把灾厄吸进来,吸进这个他开辟的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这些灾厄之力当然不会被浪费,就被用来打造了这座多宝塔。”叶红说,“当初这座宝塔仅仅只有一个框架,是在这么久的岁月中,不断吸收灾厄之力,才慢慢成长起来的。等它完全成长之后,就会成为堪比阳神真仙的宝物,到时候配合人道之力一起反攻,便能将整个锁海大阵掀掉,让这一方天地重获自由。”

吴解缓缓点头,不知为何,心中却闪过了一丝阴霾。

他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仔细想了想,也没有能够想的起来。

“主人离开之后,当时华彩还没醒来,就是我一直在维护这座多宝塔。这么多年,倒也平平安安地过去了,想不到现在华彩醒了,事情反而多了起来……或者这也是命运的一部分吧。好事多磨,想要拯救苍生,终究不是那么容易的。”

吴解劝道:“放心吧,你们这么多年的努力,不会白费的别忘了,还有我帮忙啊”

“你的本事的确高明,有你在外面策应,想必掀翻锁海大阵的时候会轻松很多。”叶红不吝惜对吴解的夸奖,鼓励了他一番,就说到了斗神四部的最后一部。

“所谓斗部……他们是斗神四部里面最奇特的。不仅人数很少,而且也没什么特别的功法传承。主人当年就说过,他实在不明白斗部究竟可以不可以算成独立的组织。”

“此言怎讲?”

“所谓斗部,指的是那些出身在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之中,却应着整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破灭命运而生的怪胎。这些人境界不高,却生来就有毁灭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力量,是整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灾厄

吴解一愣,不由得想起了弃剑徒。

“这些人被称之为‘灭世者,。当他们成长起来之后,有的选择顺应自己的命运,去毁灭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如果他们没有死在毁灭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过程中,就会变成最恐怖的天魔。而另一些人,则选择牺牲自己,守护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他们死去转世之后,便会成为斗部的斗神。”

吴解的眼睛忍不住亮了,这分明说的就是弃剑徒嘛

“无敌之勇,灭世之威,爱生之仁,舍身之义……这就是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