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震天掌、锁天印 - 天书奇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书奇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十九卷蓬莱 第十三章 震天掌、锁天印

要交手切磋,自然要选择合适的场地。吴解乃是阳神中期的大神通之士,虽然这场比试只需要一刻钟时间,但在这一刻钟之内他必定手段尽出,移山倒海天崩地裂都不在话下。寻常的那些演武场之类,断然承受不住这种等级的威力。

“鄙商会地下倒是有一座比武场,颇为坚固。”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老王如此说。

吴解和白金对视了一眼,点头道:“那就借贵商会的比武场一用吧。”

前往比武场的路上,翠姑娘走在前面,身姿婀娜,魅力十足,显得十分高兴。吴解和白金则脸色沉重,眉头紧锁,一看就知道十分不高兴。

“姐姐,当心那个知非真仙”黄鸟的声音在翠姑娘的心中响起,“他很危险。”

“我知道他肯定很厉害,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他也不会提出这个条件。”翠姑娘胸有成竹地说,“但只要我们在这一战之中展示出足够的实力来,证明我们有能力履行承诺,那么这笔买卖估计就算是成了”

“十件先天灵宝……姐姐你这价格开得也真够狠的他们两个脸色都黑了……”

“肥羊送上门,不宰对得起自己吗?”

“说实话,我刚才真有点担心——道门和斗神关系挺好的,据说这知非真仙本人还修炼过斗神的功法。如果他们找斗神帮忙的话,咱们可就赚不到了。”

“他们不会找斗神帮忙的。”翠姑娘冷冷一笑,“斗神做事是有规矩的,先讲理,讲理无效才会动手。而只要斗神出面,你觉得五马王朝还敢再打下去吗?”

“当然不敢。”

“五马王朝不敢打了,这一仗的确是平息了,可玉京派呢?”翠姑娘冷笑着说,“白白欠下了这么大的一笔人情,却什么好处都没捞到,你觉得他们能甘心吗?”

“……姐姐你的意思是说,其实玉京派也想要打这一仗?”

“没错他们不仅要打,还要赢自从神门伐道以来,两千万年的岁月之中,道门各派一直埋头发展,从来没有展露过真正的实力。以至于诸天万界都只记得当年那个被打得落花流水几乎灭门的悲剧……但是两千万年过去了,他们休养生息到现在,肯定也积累了足够的实力……我估计,玉京派这次会借着五马王朝入侵的机会,向诸天万界展示一下道门的力量。”

“……难道说,他们想要反过来灭了五马王朝?”

“应该是这样没错,估计现在无咎派、墨霄派,甚至于玄壤山、流云阁之类……道门的各个大小分支,此刻已经在全体动员。等到穆兰草原大军浩浩荡荡冲杀过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将不是玉京派门人,而是整个道门的力量”

“那穆兰草原岂不是死定了?”

“没错。我怀疑他们可能还要连紫骅王也一起杀了——要知道,想在诸天万界之中展示力量,杀再多的阳神真仙和洞虚真君都不够,要能杀死不朽天君,才真正足以令万界群仙侧目。”

“……既然他们有足以杀死紫骅王的实力,那还何必要我们来牵制呢?”

“就是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才需要我们来牵制一刻钟。或许就是这一刻钟,便决定了紫骅王是不敌败走,还是战死当场。”

黄鸟咂咂嘴,用几个无意义的语气词表达了自己的感叹。

她总算明白,为什么玉京派虽然被姐姐敲竹杠敲得很不爽,却依然坚持要做这笔生意。

“这么一来我们会不会涉入此事太深?如果因为我们的缘故导致紫骅王败亡,事情可就闹大了……”想到这里,她有些不安起来。

翠姑娘不屑地笑了一声,反问:“难道我们封锁星盘山,让玉京派大败亏输,事情就闹得不大吗?”

“可是……玉京派跟咱们关系不好嘛……”

“妹妹你的想法太单纯了我们大荒商会说白了是一个利益至上的组织,只要能够得到足够的利益,规矩?原则?惯例?那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道门这一次就算打赢了,也不可能直接吞下穆兰草原。到时候我们大荒商会在穆兰草原的影响力必定暴增,还能顺带着改善跟玉京派的关系,一举两得。为了这些好处,把事情闹大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不是闹大一点点啊弄死一位不朽天君,这是足以⊥总会为之震惊的事态啊”黄鸟担心地说,“就算总会的那些长老,也不过就是不朽天君罢了……”

“就是要这样,他们才会看得起我们啊”翠姑娘恨铁不成钢地叹道,“咱们姐妹俩在商会里面只是晚辈,资历浅薄,也没多少人脉。能够拉拢到的,就是诸如老王这种不成器的货色。想要再往上爬,我们必须做出一点让商会高层在意的事情来,只有进入了那些天君长老们的法眼,咱们才有机会快速上进啊”

“总觉得太冒险了,为什么我们不能慢慢发展呢?以姐姐你的本事,花个十万八万年,一定能够把穆兰分会发展壮大,到时候咱们差不多也能够试着冲击洞虚境界了……实力够了,功绩也够了,升迁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吗?

“妹妹啊你不是崇拜大神君吗?他曾经说过,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一万年尚且太久,十万年……时间不等人,机会不等人啊”

“……姐姐你说得对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没机会就自己创造机会一定要排除万难不断前进,粉碎一切牛鬼蛇神……”

听妹妹忽然就慷慨激昂起来的话音,翠姑娘笑了笑,不再言语。

是啊,一万年都太久,她可没耐心等十万年

又过了一会儿,一行人已经走到了大荒商会玉京分会的地下,穿过一条防御森严的甬道,来到了一座用须弥芥子之术建造的巨大比武场中。

这座比武场其实并不大,真正的占地面积可能也就两三间屋子大小。但因为运用了极其高明的空间法术,使得人置身其中的时候,见到的和触及的不是它真实的大小,而是方圆超过千里的广袤原野。

这原野上有花有草,有阳光照耀,有云彩飘过,有微风吹拂,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河流蜿蜒流淌。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半点“室内”的意思。

“好一个须弥芥子之术”天书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里面,叶红震惊地说,“如此手段,便是瘟部之中做得到的也不会有几个……这大荒商会的玉京分会,负责人不过是个阳神初期的老头,怎么能够施展出如此厉害的手段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须弥芥子之术我也不很在行啊。”吴解笑道,“不过……难道连瘟部的天君们,都施展不出如此手段?”

“不,天君们当然能够做得到。可这小小的玉京分会里面,连一个洞虚真君都没有啊”

“或许是他们总部那些天君事先做好了法器,只要把法器安置好了,阵法自然成型。”吴解猜测,“反正办法总是会有的嘛。”

叶红想了想,点点头:“这话说得对,办法总是会有的。这大荒商会作为能够影响到大荒界至少几万个国家兴衰的巨型组织,其全部实力比起我们瘟部来,恐怕也不见得逊色到哪里去。若非他们组织松散,只怕已经是大荒一霸了呢”

“如果不是他们组织松散的话,你觉得那些有造化神君坐镇的大派,会允许他们发展到如此地步吗?”吴解反问

叶红想了想,忍不住笑了。

的确如此,大荒商会若非组织松散,各大门派也就不可能允许它将触手伸到自己的势力范围里面来。它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正是因为它的组织相对松散,不容易集结巨大的战力,威胁到那些大型的门派。

这些年来,大荒商会除非被人正面挑衅,否则从没有主动发起过大规模的战争。而就算是遭到了主动的挑衅,很多时候他们也宁可退让甚至战败,都不愿意集结大军作战——或许,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就很难集结出像样的军团来。

像五马王朝和玉京派这样,一口气集结三位数的阳神真仙,去浩浩荡荡打上一仗……大荒商会虽然有远超过这两派的实力,却远没有他们这种动员力和凝聚力呢

说话间,吴解已经纵身飞到了一片位于大河之滨的旷野上。他稍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什么问题,才点点头,问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请问哪位道友来和我交手印证,展示贵商会的手段?”

“自然就是奴家。”翠姑娘娇笑着飞了过来,“不过奴家可要准备一番,这牵制的手段,不是仓促间能够用出来的。”

吴解皱了皱眉,淡淡地说:“尽管准备。可我要提醒道友,紫骅王乃是不朽天君,神通广大通天彻地。若是你想要当着他的面做什么准备,那还不如自己给自己买口棺材来得实在”

“若是在我们穆兰分会之中,这些准备自然是早就已经做好了的。”翠姑娘笑吟吟地说,“但此地乃是玉京分会,就只好临时准备了。说实话,如今时间仓促,手头上的东西也不足,就算是仔细准备了一番,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也不及在穆兰分会之中的万分之一。”

吴解皱了皱眉,没有质疑这个显然夸张太多的数据。

万分之一?开什么玩笑

若是这手段当真能够牵制住他吴解一刻钟,那么将其扩大到一万倍……嘿嘿,别说是牵制,就算是要当场击杀紫骅王,恐怕也不是做不到吧

“生意人嘛,就是喜欢吹牛。”杜若撇撇嘴,不屑地说,“老四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们还是凡人的时候,那些游方商人不都是这样嘛”

“又不是每个做生意的都爱吹牛……”吴解笑道,“兄弟我前世也是做生意的,可我做生意靠的是勤劳敏锐,肯吃苦,能抓住机会。这种嘴皮子上的功夫,我真是不擅长。”

“就算你当年擅长这个也没用吧。我记得你少年时候还喜欢作一些诗呢,可最近这几百年,你一篇诗文都没作过

“……很多很多年不用的本事,自然都忘得差不多了。”吴解想了想,有些感慨地笑着说,“记得我当年至少背得上一千首诗词,可现在……除非施展追溯记忆的神通,否则我怕是连十首都背不出来喽”

“三姐你记得华思源吗?那家伙跟我是老乡,而且他还是个很了不起的科学家呢。结果你看看他在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折腾出了什么?时间久了,除去一些刻骨铭心的东西,别的自然渐渐都淡忘了。上次你去桃源乡省亲的时候,一开始不是连路都找不着了嘛。”

“是啊……时间真是过太久了……”杜若也不由得感叹起来。

一声悠悠叹息传来,坐在树下如佛陀般静思的小七也很难得地叹了口气:“前不久我在梦中遇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面熟的人,我跟着他三天三夜,最后才想起来……他就是当年大光明神教之中为灵智初开的我教授神通法术的那位长老”

岁月悠悠,当时间如同流水一般从身边流过的时候,曾经清晰的记忆便被不断冲刷,不断褪色。就算是长生不死的阳神真仙,也无法抵抗这时间的伟力。

正因为如此,阳神真仙们一旦活到百万年之后,便会不得不面对忘道之灾。若是不能想办法固守本心,而被岁月冲刷了道心,便有身死道消的危险。

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阳神真仙都是在悠悠岁月之中渐渐忘却了一切,最终在惘然之中黯然逝去,成为历史的尘埃。

“……知非真仙,奴家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动手了吗?”翠姑娘的话音打断了吴解的感慨,只见她此刻戴上了一只金色手套,地面上更有无数复杂的符篥连成一片,一看就知道威力非凡。

吴解笑了笑,将那些思绪放在一边,向她招了招手:“请”

话音未落,翠姑娘便抬手一掌,向他拍来。

这一掌拍出,天空顿时变色,无穷的金光将整个天空染成了一片灿烂琉璃。更有汹涌澎湃的灵气从天而降,化为一股波涛浪潮,想要把吴解吞没。

吴解神色不变,微微一笑,抬手也是一掌迎了上去。

他这一掌起初并无什么声势,但随着掌力去尽,却有一团烈焰熊熊燃烧,越烧越旺,顷刻间化作一片火云,迎着那股灵气浪潮倒卷上去,竟然将它们点燃起来。却是要以火力来燃烧灵气,反客为主,借翠姑娘的手段,化为自己的神通。

“来得好”翠姑娘脸上的娇媚之色已经荡然无存,化为令人难以直视的威武凛然。她轻喝一声,将那只戴着金色手套的手掌完全摊开,朝着天空托去。

“看我震天掌”

一掌出手,金色的天空忽然轰隆隆震动起来,原本就已经如同浪潮一般倾泻下来的灵气更加激烈地流淌,简直就是一片金色的海洋。这片海洋蕴含着一股凝滞的力量,纵然吴解努力催动火焰,急切之间也不能将其焚尽。

在天与地之间,金色的海洋和赤色的火海碰撞着,冲激着,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却谁也奈何不得谁。

吴解皱了皱眉,没料到这翠姑娘还真有一些手段。但他却也不在意——双方的约定是“牵制”而非“力敌”,这金色的灵气之海虽然能够挡住他的熊熊火海,但却牵制不了他。

他冷笑一声,整个人化作一道雷光,便要冲到翠姑娘的面前。

以他的本事,只要让他近了身,翠姑娘就必败无疑。别说一刻钟,就算是一息,她也坚持不了

但当他想要发动雷光遁法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空间似乎被什么力量锁住了,自己若是强行化作雷光飞遁,只怕要一头撞在这凝固的空间上,撞一个头破血流。

“这手段,却是颇为有趣”他暗暗想道,脸上不动声色,拳头上却雷光缭绕,朝着空中狠狠一拳。

一拳击出,周围的空间剧烈轰鸣起来,轰鸣中伴随无数破碎的声音,就像是有数不清的铠甲兵器,被他一拳打成了碎片。又像是有无数的绳索被挣断,噼噼啪啪变成了数不清的断条。

这一拳,赫然将那封锁空间的手段,打了个稀巴烂

吴解一拳打破了封锁,便要化作雷光冲过去。但翠姑娘岂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她在吴解出拳之际,便明白自己的手段封锁不住这位玉京派的后起之秀,眼中惊讶之余寒芒闪烁,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一枚金色的小印。

“锁天印锁住他”

刹那间,万道金光四面八方凝聚起来,抢在吴解化作雷光之前冲了上来,将他的身影牢牢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