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南风天境,清静神君 - 天书奇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书奇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十八章 南风天境,清静神君

“你要出门?”孔璋天君微微一愣,疑惑地看着吴解。

新三十三天的开山大典已经落下帷幕,来祝贺和观礼的客人们正在陆续离去。不过因为吴解所讲的和谐之道让大家颇有感悟,再加上两位天君试图证道的那一幕,很多人都选择留在玉京派多住一段时间,好好参悟一番,将自己的感悟充分理解吸收。

反正……对于长生者来说,时间从来就不是问题。住一天也好,住一万年也好,其实都差不多。

更不用说,那些修成不朽境界的天君们,原本就有可以用来去应付各种事务的分身。留个分身在玉京派长住,一点也不影响。

但在这个时候,吴解却表示自己要出门,而且是出远门,或许很多很多年都不会回来。

“就不能留个分身?”

“……不合适。”

“那起码多住几天吧。”孔璋天君从他的话语之中猜到了几分,眉头一皱,劝道,“瑜儿近日就会出关,他这次能够调整道路打开前途,全赖你的帮助,至少也要让他当面道谢吧。”

吴解笑了:“为一瑕子师叔重开道途,是弟子分内的事情。做自己该做的事,有什么值得谢的呢?”

孔璋天君见他去意已决,忍不住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好再劝什么了。只是……不论你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遇到什么麻烦,都要记得玉京派是你的师门所在,这三十三天是你的家。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我们陪你一起扛”

吴解沉默许久,低下头,重重地“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远处一道流光飞来,却是桃源子赶到,和吴解相视一笑,化作虚影和他融合在一起。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深深地吸了口气,迈步出去,消失不见。

孔璋天君看着吴解离开,不由得默默摇头,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他终究是喜欢把事情都藏在心里,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来扛。”金蟾天君出现在他的身边,“有这种晚辈,让我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啊”

“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他绝对不是那种一去不返,默默无闻地死在某个角落的人”孔璋天君生意不大,却十分的坚定有力。

金蟾天君笑了:“那是当然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大概就是知非神君了吧……”

“你我也不能松懈啊,被他追上也就罢了,要是等他证道造化了,我们还只是不朽初期,祖师的面子可就荡然无存了”

“只有您的面子荡然无存而已,我总共就比他大了几万岁。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几万岁哪里够得上衤臣审啊”金蟾天君哈哈大笑,笑得孔璋天君好不尴尬。

摘星楼静室之中,弘道神君睁开了眼睛。

“你终究还是选择了面对吗?或许你才是对的,像我这样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最后只余下深深的叹息。

在诸天万界之中,有许许多多的天极。这些天极有的是自然生成,有的是后天创造。

想要创造天极,作为映照在苍穹之上的路标,让人们方便地来往,那是只有造化神君才能掌握的大神通。所以每一个后天创造的天极,都意味着一位造化神君的存在。

当然,一位神君未必只创造一个天极。就算他只创造了一个天极,也未必会住在这里。但要想拜访某位神君,终究还是去他创造的那处天极最为靠谱。

最最起码,那里就算没有他的分身,也会留下线索。

比方说如果要寻找昔日正一道三大神君之一的清静神君,最靠谱的办法就是去他开辟的天极“南风天境”——不用走得更远,因为平时他就住在那里。

光芒闪烁,吴解出现在了一片翠绿的草地上。

这里绿草茵茵,又有许多繁花,间或一些并不高大的树木,充满了柔和的感觉。太阳暖洋洋的,却也不热。和煦的微风轻轻吹过脸庞,充满了软绵绵懒洋洋的气氛。

不远处有一座城镇,规模不大。如今正是早上八九点钟,无论是劳作还是闲游,都正是好时光。

吴解就看到附近的一棵树下,有个人正用书本盖着脸,躺在阳光下呼呼大睡。若是地球上的孔夫子看到这模样,多半要感叹一句“朽木不可雕也”吧。

他笑了笑,走了过去,站在那人的面前。

“拜见前辈。”

那人并没有把书本拿开,也没有坐起来,依旧躺在那里,只有声音从书下传来:“我可不敢当你的前辈一个被你耍得团团转的笨蛋,算得上什么前辈”

这躺在树下的人,自然就是清静翁。

“晚辈之所以此前没有说出实情,实在是——”

“我不想听你的理由。”清静翁打断了他的话,硬梆梆地问,“你道成不朽,十六他为什么没有来祝贺?”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那你的绝剑是从哪里来的?”

“自己炼制。”

“设计图又是从哪里来的?”

“朋友所赠。”

“那个朋友是谁?”

吴解笑了:“黑天道祖。”

清静翁沉默了,过了许久,他才又问道:“你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觉得不该一直瞒着你。”

“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

不知道为什么,清静翁显得有些犹豫。他明明想要问出那个问题,却一直在迟疑,几次想要开口,却始终没有能够把那个问题问出来。

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乌云,遮住了阳光。原本温暖的南风也慢慢凉了下来,让从未见过乌云从未吹过寒风的凡人们非常好奇。而见多识广的仙人们则纷纷露出了震惊之色,更有至少数十位真仙、真君纷纷飞了起来,在这南风天境之中搜寻。

南风天境乃是清静神君创造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在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里面本该没有寒冷和阴霾,只有温暖而不炽热的阳光,和煦而不猛烈的轻风。如今天上乌云蔽日,地上寒风呼啸,怎么看都是整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出了大问题,让他们如何不惊

说来也怪,不止一位仙人从吴解他们附近飞过,但却没有谁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就像吴解和清静翁根本不存在一般。

过了许久,清静翁似乎觉得那本书盖在脸上,让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恼怒地坐了起来,抓起那本书,狠狠地扔了出去。

他似乎借着这个行为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和郁闷,但收效甚微。所以天色阴得越发厉害,寒风吹得越发凛冽,乌云已经变成了铁灰一般的颜色,似乎眼看就要下雪的样子。

“前辈想问什么,尽管问吧。”吴解叹了口气,说,“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说出来好。”

清静翁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想要说话,但却又摇摇头,双手握紧了几回,牙关也咬得咯咯作响,但就是没有开口说话。

寒风慢慢停了下来,但纷纷扬扬的雪花也落了下来。这场雪大得离谱,只一会儿时间,原本的遍地绿茵就被皑皑白雪覆盖,远处近处一片雪白,简直有几分玄冰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感觉。

吴解和清静翁依然保持着一站一坐的姿势,白雪落在他们的身上,一点也没有融化,仿佛这里不是两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两尊没有热量的石雕一般。

过了许久,眼看积雪已经把清静翁的半个身子都埋了进去,他才终于下定决心,用低沉而且嘶哑的声音问道:“你……究竟是谁?”

这句话问出来,就像是打开了阀门一般,不等吴解回答,一连串的话语便接连不断:“你的绝剑不是来自于十六的馈赠,反而来自于黑天的图纸,这意味着十六当初最终还是输了。剑在人在,剑折人亡,连绝剑的图纸都到了黑天手上,他恐怕死得很惨吧……”

“你能够从黑天那里得到图纸,意味着她对你有绝对的信任和莫大的关心。她是个小气鬼,就连当初跟她一起出生入的洪炉老人,也不曾从她那里得到多少好处。但她却不仅给了你绝剑图纸,还帮你将绝剑炼成……”

“我很清楚黑天的脾气,她说过,她的那些宝贝都是……为了将来准备的。就算当年跟华思源苦战之时,她也舍不得动用其中那几件一次性的威力巨大的东西。但现在却肯这么帮你……”

“其实……这一个理由就已经很足够了,非常足够了”他双手掩住了脸,声音之中充满了虚弱无力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是那位曾经发动神门伐道的可怕人物,分明只是一个胆怯不安的老人。

“你的身份,根本连猜都不用猜,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吴解叹了口气:“你说得没错。”

这句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清静翁的头上,让他的头垂得更低,几乎要趴在地上。

但他并没有趴下,反而捏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

一声巨响,周围的一切全都变得朦胧起来,朦胧透明,呈现出一种虚幻的感觉。

凡人们还不觉得,但南风天境的修士们却纷纷露出了骇然之色,不止一人惊呼起来,想要转身逃跑。

可不等他们逃跑,朦胧透明的景象便犹如水泡被戳破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南风天境就这么不见了。广袤无垠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所有的生灵就连那些修成不老不死之身的仙人们也没有例外,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

南风天境就此消亡,只剩吴解和清静翁站在虚空之中。

清静翁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站直了身体,他的手上有一道明亮的白光吞吐不定,犹如火焰一般。

“我知道你还有别的话要说,但对我而言,跟你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来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