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了一课 - 啸天都市生活录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啸天都市生活录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在精英幼儿园里,黄月娇正怒视着张翠娥。张翠娥也毫不示弱瞪着黄月娇。就在两人对视着的时候,幼儿园里开进一辆奔驰600。从车上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两个大汉。中年人穿着一身名牌西装,头发梳的贼亮,这应该就是张翠娥口中的何金城。何金城一下车就嚣张的喊到:“哪个王八蛋敢打我的儿子啊?看我不废了他?”

这时一个小胖子从教室里钻了出去,扑到何金城的怀里,并且指着徐威道:“老爸,就是那小子打了我。你看,把我脸都打肿了。”

张翠娥也连忙跑过来讨好的说:“何董,不好意思,这都是我失职,我没照管好您的小公子。唉,那小子下手也太狠了,我已经处罚他了,不过他家人好象很大意见。”说完还挑衅的看了看黄月娇,似乎说这下有你们好看的了。

何金城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一脸的心疼:“哎呦,宝贝,你看好了爸爸给你出气。”转过来看着小威身边的黄月娇说:“是你家的小孩打了我儿子吧?你说该怎么解决?”

黄月娇也没那么好说话:“是你儿子先骂我家小威的,还骂了很难听。”

何小宝从何金城的怀里钻出头来说到:“他本来就是没有父母,没有父母不就是野种吗?”

黄月娇听到这话气得:“你看看,还在骂,我说你该好好教育下你儿子了,别让他闯下大祸而无法收拾。”

何金城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说:“骂了又怎么样?我教育不教育我儿子不是你该*心的。今天你小孩打了我儿子,我何金城在深海怎么的算是个人物,你们也该给我个交代吧?不然我这脸往哪里放,以后深海的朋友还不得笑话死我?”

这时柳啸天往前走了两步:“那你说,该怎么交代。”先前黄月娇和张翠娥之间的争执,那是女人之间的事,他一男人不好开口。现在何金城来了,作为男人他就得上了。虽说这事跟他没关系,但既然遇到了,而且自己几乎也算是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长大,看到现在的小威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于是他决定管管。

“说来也简单,两个选择,第一,赔给我儿子十万块的医药费,这事就算了了。”何金城看到柳啸天这样说,以为柳啸天被他何金城的名字各个给吓到了,便得意洋洋的说到:“这第二嘛。。。”何金城说到这停住了,色眯眯的看着黄月娇就不再说话了。

张翠娥看到何金城的眼神,心说不好。这何董要是把黄月娇勾搭上了,那还有自己的好啊?自己刚刚可是没给黄月娇好脸色啊,自己拼命巴结何董就是想自己买房的时候何金城能便宜点再有何金程也时不时给她点小恩小惠的。这他们要是好上了自己的曰子恐怕也就到头咯。

于是张翠娥连忙说道:“何董啊,您可不能太便宜他们拉,您不知道,他们刚刚还说我偏袒小公子呢,呦。。呦。。您要是早来一点,就可以看到他们有多么嚣张呢?”

对与张翠娥说的话,柳啸天也不生气,笑了笑:“第二又怎么样?”

“第二就是这位美女陪我吃顿晚饭,就没事了”何金城在心里想,只要你答应了,那晚饭怎么个吃法就是自己说了算了,想着脸上便露出一丝*笑。

黄月娇一听气得浑身发抖,这话还不明白吗?吃什么晚饭?真的仅仅是吃饭?

柳啸天双目一寒,空气中似乎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看着何金城,柳啸天嘴里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看着柳啸天的眼神,何金城吓得倒退了两步,撞在后面大汉的身上。想到身后的保镖,何金城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怎么?想来硬的,今天就让你尝尝挨揍的滋味,我何某人教教你怎么做人。上,给我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不知死活的小子。”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好大的口气啊!何总。”随着这声音沈星河缓缓的走了上来,后面跟着十几个清一色穿着黑T恤的壮汉。他来的时候,正是柳啸天变脸的时候,大家都被那股气息震住了,还真没人注意到。当然柳啸天看到了,但他没去想是谁的人,因为他不在乎。

何金城转头一看,原来是青龙帮的沈星河,连忙脸色一变,笑嘻嘻的打招呼:“原来是沈哥啊,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尽管何金城年纪比沈星河大,那也得管沈星河叫哥。没办法,沈星河可是黄玉龙的人,虽说他金城地产在深海也有一定的规模,可跟玉龙集团比起来,那就是天壤之别。更何况人家可是混**的,谁都知道青龙帮黄玉龙现在基本不管事,青龙帮的大小事务基本都是沈星河在管。不管是从白道还是**来说,人家要灭了他金城地产那就是好玩一样。所以人在强权下,不得不低头啊。

沈星河冷哼一声:“什么风,多亏了何总这股风啊。”

何金城一听这话,觉得形势有点不妙,连忙陪着笑脸道:“这。。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沈哥?”

“误会,我可不敢误会你何总啊,小威是我们青龙帮所以堂主的干儿子”沈行河这话没说假话,徐威的父亲跟沈星河他们都是情如兄弟,小威父亲走后,他们几个堂主把小威都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沈星河顿了顿又说:“骂了我们家小威不说,还要我们青龙帮的大小姐陪您吃顿晚饭,你说我敢误会您何总吗?”

何金城顿时脸色一片苍白,看了看徐威,又看了看黄月娇。他没想到自己儿子骂的人来头竟然这么大,他更没想到自己刚刚色眯眯看着的人是青龙帮的千金大小姐,亏他还心里想着怎么去占黄月娇的便宜。他现在恨不得扇自己几扇耳光。“完了,完了。”何金城嘴里念叨着。紧接着何金城跪在黄月娇的面前,一边扇自己的耳光,一边说:“黄小姐,是我何金城有眼不识泰山,我有眼无珠,冒犯了大小姐,请您原谅我这一次。”

不得不说何金城还是有点脑子的,他没去求沈星河,直接求着黄月娇。因为他知道,沈星河是黄玉龙的人,按常理他要听黄月娇的,而且沈星河又是男人,又是混**的,心比较硬。而黄月娇既是主事的,有是女人,女人一般心比较软,不是有句话叫妇人之仁吗?

黄月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得有点慌了神。她不禁把眼神看向了柳啸天,很奇怪她居然没看沈星河。柳啸天也绝,当作没看见,把头转向别处。黄月娇心里一股莫名的火就升了上来,可她又无处可施。

正当她无可奈何的时候,沈星河帮他解围了:“何金城,你还是算了吧。我来的时候,黄总说了你这次他无法原谅,你就等着他的怒火吧。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做准备吧!”

听到这,何金城也知道无可挽回了,站起来带着自己的儿子一步一步向自己的奔驰600走去。只是那离去的身影更先前来的时候相比,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而这时张翠娥也慌了,她走到黄月娇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说:“那。。那那个黄小姐,我。。我。。我。。。”

黄月娇厌恶的看了张翠娥一眼,就走开了。相比何金城,黄月娇更讨厌张翠娥,前者还有一定的势力可以嚣张,而后者她真不知道凭什么可以嚣张。

这时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对众人点了点头道:“我是幼儿园的园长,我姓林,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外面有点事,来得有点晚了。”

柳啸天看了看时间:“林园长是吧?您好,今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你如果不清楚可以向这位张老师了解一下,我们就先走了。”丫的,他还得去取钱,买东西啊,这天色都快黑了,得抓紧离开这。

林园长对柳啸天的态度也没放在心上:“今天的事,我已听同事说起,对于其中的情况我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今天的事是我们没有处理好,让小徐威受到了委屈,个别教员在语言上也给你们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对此,我代表精英幼儿园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歉意。在此我代表精英幼儿园向你们承诺,我们会认真追究个别教员的责任。”

林园长的话让柳啸天不禁有些意外,他看着林园长说:“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多说两句。小孩子的心灵比我们大人更脆弱,因为相对我们来说,他们就是一张白纸,所以你们在言行上面要更加注意。作为老师你们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心灵上的伤害相比肉体上的损伤,要更难得拂平。如果你们不能做到:蹲下来讲话,抱起来交流,牵着手进步,那你这幼儿园不开也罢。”

林园长一脸肃穆的看着柳啸天一字一句的说道:“谢谢,谢谢您今天让我们上了一课。蹲下来讲话,抱起来交流,牵着手进步,这十五个字我会记在心里,也会让我们精英幼儿园的教师记在心里,更会把这十五个字写进我们精英幼儿园的教训里。”

“如此最好,那我们先走了。”柳啸天对黄月娇招了招手,就迈步想黄月娇的车子走去。

林园长看着柳啸天的背影,想着他刚刚说的话,呢喃着:“这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啊?”

黄月娇也是想着柳啸天说的话,突然觉得柳啸天也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然后一脸花痴样跟在柳啸天的背后向自己的车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