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若离别 -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零九章 若离别

夏桐一回栖霞宫一句话不说便径直收拾起东西来。

当然,带得都是以后生存的资本——银子!

“女人,你是在准备逃跑吗?”一旁沉默不语,静静看了她许久的澈突然上前按住她的手问。

“不是逃跑,是要嫁人了!”夏桐抬头,朝他狡黠的一笑。

“嫁人?谁,二皇子还是当朝太子?”

夏桐停下手中整理的东西,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问:“你认为呢?”

“不可能是二皇子如当朝太子,皇帝定不会将你这种潜在的危险留在璃国!”慕北澈低首沉吟了半晌,蓦然抬起头来,瞳眸闪闪发光的看向夏桐道:“难道他是想将你远嫁他人,让二皇子与太子永远也找不到,即使找到了,你也已为人妻,又因容宰相声你早有婚约在身,算定他们贵为皇子,怎么也不可能去阻挡他人的婚姻,如此这般便是不了了之了!”澈说着话锋一转道:“能这般费尽脑汁,没有选择最简单的办法让你直接消失,看来不但容宰相替你求过情,皇帝对你这个女儿心上也存有几分怜惜呀!”

“你真聪明!”夏桐笑着习惯般的将脸凑过去,还没亲到他的脸猛然的意识到什么立即撒回脸来,伸手掩饰般的在捏了捏澈同样意识到什么面色通红的脸“澈好聪明哦!什么都可以想得到!”

说完,夏桐别过脸去,面色红了又红,发烧般的滚烫起来!

殿内是压抑的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你该不会是想借出嫁之机逃跑吧?”还慕北澈先将这诡异的气氛打破。

“嗯!”夏桐撇了撇嘴,笑道:“谁知道他们口中可以让我衣食无忧的人是不是已老得牙都掉光了!”

“就知道你没有那么乖!”慕北澈轻笑了一声,走过来帮夏桐收拾东西,却没意识到自己尽乎与年龄不符的宠溺语气让夏桐的脸跟着又红了!

显然,沐言出嫁是不宜声张的,她是在一个清晨被丫头打扮的花枝招展,然后在容夫人哭得死去活来中送出了容府!

沐云昇与太子没来,听说他们被皇帝赋以重任,早就在前几日出了璃国都城!

马车一路不停吱吱呀呀的唱着歌儿前进!离璃国都城越来越远了,远到以后与这里的爹娘与这里的一切划上句号。她沐言从此便结束了这个梦般多变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一场华丽的梦境也就醒了!

梦中的富贵荣华如烟云般的散尽,她将会以一个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普通女子存于这个世间,并会有着简单的幸福!

夏桐掀开小窗帘,看了看与马车随行,妆扮成普通百姓说是送行实属监送她的侍卫,嘴角不禁弯了起来:对于夏桐平静的接受了一切,皇后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相信过!

已经过去三天了,再过几天便可到达璃国边垂之地了,那里,皇后口中与她有着婚约的男子也会前往一个城来接她!

当一展挑着“顺阳茶馆”的招旗迸入夏桐的眼帘时,她立即大叫着“停!停下来!”澈说他会在此等她!

一个侍卫走过来,挑起车帘看向她:“怎么了?”

“我要喝茶,路上太热了!”夏桐说着好似真的热般用手在面前扇了扇。

“我去买!”

“不,我想下来休息休息,腿都坐僵了!”夏桐一掀头上红盖头,说着便径直跳了下来。那侍卫眉头轻皱了一下也没阻止!

路边的茶馆,本就是招揽过来过往的客人,生意清冷。夏桐进去的时候,简陋的茶馆内,只有一个小二坐在里面打着盹,旁边里的水壶“咕咕”的烧着水!

“小二,来客人了!”

一个肥胖的女人从里间出来,一见来人了,便飞快的将睡觉的小二拍醒!

“哦!”那小二一身粗布的衣裳,揉着惺忪的睡眼抬起头来,是个中年的小男人,身材短小,却不是澈,夏桐有点失望!

茶上来了,是夏桐要的菊花茶,侍卫们坐在另一张桌旁瞟了一眼,没动手,几双眼睛警惕的瞧着四周。

澈不会还没来吧!如果他再不来,夏桐可就要一个人走了,再等下去就得与人入洞房了!等他来的时候说不定娃都有了!

夏桐想着心事,轻轻的啜了一口,入口即是一片清香,沁人心脾。

“爷,喝口茶再上路吧,菊花茶,清热消火!”胖女人一边帮他们倒着茶,边笑着招呼。

“去,去,一边呆着去,茶放着就好,这里没有你的事!”一个侍卫烦燥的将茶碗夺过,推开胖老板娘。

夏桐一见他指使人的模样心里便不舒服了,这些吃皇粮的,自以为他们有多了不起呀,出了宫便没人管了啦!

“老板娘,他们不喝我喝,全给我拿过来满上!”这会儿夏桐到是不急了,喝了一杯又一杯,那些人急了,却是敢怒不敢言,怎么夏桐也是个公主,即使过气了,不受宠了,她还是个公主,姓着沐呢!

“老板娘,给我们也上壶。”终于那些人忍住了,夏桐慢慢细细的喝个没完没了。与其枯燥的等待,还不如喝一杯呢!

片刻之后,他们在夏桐惊异的目光中一个接着一个的呼呼睡去!

夏桐瞬间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抬首看向那两个一反慵俗之态,目露精光的一男一女问:“澈呢!”

“女人,是不是我再不出现你又要丢下我一人跑了!”澈摆弄好马车,笑着走过。

“八……”

那对夫妇刚张口,却被澈一个眼色便住了口,将想要说出的话又咽回肚中,立在旁边看着他们俩。

“我们去那儿?”澈走至她跟前笑问。夏桐这才发现,然后澈竟也有她一般高了。

“去南方,边垂之地!”夏桐一抬手,指向一个方向,道:“我要在那里开始我的新生活,不受任何人摆布,没有伤害,没有阴谋的,简单而快乐的活着!”

慕北澈的嘴角抽到了一下,然后提醒夏桐道:“那是西方!”

“哦,是吗?”夏桐脸色一红,一缩手马上换了个方向嚷道:“我故意逗你的,现在,南方,我们出发吧!”

慕北澈笑了一下,瞧着这温暖如阳天真无邪的笑容,她脸颊红艳艳的,令山花也黯然失色。

慕北澈片刻的失神,如果一辈子这样默默的守着这张笑脸,那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嗯!我们走吧!”

说着话儿,慕北澈爬上马车的身立即僵住了,他回过头来,一枚冰冷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一个身着劲装的男子看着他,嘴角挑着一抹冷笑,他命令道:“上去,回都城!”

于是,马车内多了一个陌生人,他用剑顶在慕北澈的后背上,命令他将车驾离了原来的道路,调回马头,向着他们来的路奔进!

“能告诉我,是皇后吗?”夏桐注视了他良久问。

“不,是皇上!”那男子目光直视着前面的澈,看都没看夏桐一眼道。“皇后毕竟是妇人,做不得大事,关键时刻她竟然会怜悯起同样作了女人不能自主命运的你来!”

说到后面他都轻笑出声,仿佛是说着很好笑的事一样!

“皇上准备将我们怎么办?”

“放心,会让你在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上消息,干干净净找不到蛛丝蚂迹的消失!”他说着,似是有一丝得意。

“皇上要杀的是我,那你放过他吧!我们只是同路罢了!”

“呵呵!”这个侍卫终于转过脸来,看向夏桐笑道:“公主,你又骗我了,他是南国的八皇子,你将他藏于栖霞宫多日,你以为皇上不知道吗?”

夏桐脑袋暂时出现的断路,皇上已经知晓了多时,甚至连澈的底细也是查得一清二楚,却一直没有拆穿她!

澈是南国的八皇子,这个连夏桐都不知道,一直以来,她只是觉得他亲切,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心里明明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孩子,却从来就没有去想要追问他,因为她想澈想告诉她的时候自然会自己说的,不须要她的过多盘问。

“难道皇上就不怕南国皇帝会追查吗?”夏桐问。

侍卫看着她“哈哈”一笑,神情一敛,嘴角依然留有浅,颇为得意的告诉她:“再向你透露一个消息,二皇子与太子去接的就是南国皇帝,他马上就要来璃国了!”

当真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皇上是铁了心要将她们两个除去!

马车一个颠簸,整个都跟跳了起来,那个侍卫的手一抖,剑便偏离了慕北澈的身子。

好机会,得打掉他的剑,不能让他伤了澈!

夏桐一见立即一脚踢在他握剑的手上,见并未像想像中的那样脱手而出,她一急,拉了过来,张口便死死的咬上他的手腕,牙深入骨!

一声闷哼,侍卫的另一只手大力的重击在夏桐的背。

疼,很疼,但不能松口,一松了,他就会杀了澈与自己,她还不想死!夏桐脑中只有这么一个想法,所以便咬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着,嘴中有强烈的血腥味漫出,她还是不敢松口。

“好了,他已死了!”背上有手轻轻的抚过,澈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

张开口,夏桐直起身子,才发现他的胸口插着一枚长剑,已经气绝了。

那剑是刚刚他手上握的那把。

夏桐惊恐的起身,当目光瞟见他的手腕时,真的有点惨不忍睹,一排流着血的牙洞,深可见骨!

“女人,你真的好傻!”跳下了马车,慕北澈将她嘴角的血渍轻轻的拭去,无不怜惜的道,少了平日里的讽刺!

轻责里带着了轻柔的宠溺,与平日里不一样的语气,有那么一个错觉,夏桐觉得澈离她是那么的遥远,好似是转身他便要消失不见一般!

“你是南国八皇子?”夏桐看着他问。

“嗯!”慕北澈应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吧!

注视着他明澈纯净的眼睛,“能告诉我,我回璃国是为了什么吗?我想应该不是思念爹娘与沐云昇这种借口吧?”

“是为了寻找奇异井,你说那里可以通向你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你可以回家!”慕北澈凝视着她的眸子淡淡的说:“你说你并不是琉璃公主!”

夏桐心中顿时了然,她为什么常常有那些奇怪的感觉,顺口能说出那些奇怪的话语,原来她真的不属于这里,只是不小心闯入了别人的生活,别人的记忆里而已!

“我带你去找奇异井吧!”慕北澈说着拉过她的手。

“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夏桐站着没动,问出她最想问的问题。

慕北澈有些踌躇,定定的看着她良久后缓缓开口,“因为我想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我只想一直,甚至一辈子就这样的陪着你,守着你,静静看着你幸福……”

“澈,别说了!”夏桐突然出声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去奇异井吧!”

在璃国,奇异井本是人尽皆知,所以稍稍一打听,夏桐她们就知道了它的位置!

它位于璃国的南方小镇上,靠近南国,是南国通往璃国都城的必经之地!

一路上澈都是淡淡的,对她极好,一反常态的连轻责她都没有过。

夏桐开始有些不习惯了,对他说即使找到了那也不意味着她一定就可以回去了,他还是那般淡淡的,对她极好!,搞得夏桐平白的多了份离愁,好似她马上就要与他分别了一样!

黑夜与白昼交替的迅速,仿佛只在转眼弹指的瞬间!

这日,慕北澈带着夏桐来到那个有着奇异井的小城!

奇异井并没有他们传说中的那样奇异,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井而已,它的井沿被人极其爱护的砌着与地平行的白色石块!走近府道探视,井底似是无限下延,漆漆黑黑的一片,见不到底。

夏桐看了一眼,心中不免慌乱起来,她真的是来自另一个时空吗?通过这里真的可以进入到另一个时空吗?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真的去了那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她又要怎么办?如果不是那又怎么办?

还有就是真的要在此与澈道别吗?以后再也不相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