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四章 途中遇险 -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一四章 途中遇险 第1页

“桐儿!”慕北风拉下呆呆看着他夏桐的手,温和的道:“明天我们就启程,回南国!”

夏桐一怔,随即笑道:“可以呀,但只是跟你走,并不是嫁你!”

“死丫头,整个璃国宫中都知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你还想干吗?”慕北风似乎生气了,挑着嘴角痞子般的笑着,轻挑的抚过夏桐的脸颊:“难道你还想另嫁他人吗?”

沐云昇还在栖霞宫中呢!

夏桐有些气恼的打下他的手。“谁是你的女人了?”

“哈哈……”慕北风得意的一笑,俊脸凑近,赤热的气息直扑到她的脸上,魅惑的声音跟着响起:“不嫁给我,难道还有人敢要你吗?”他说着抬首,目光扫过一旁呆立在那里的沐云昇,笑容一敛,十分霸道的说:“这个世间除了我,已经没有要得起你了!”

这个时候,夏桐才惊觉,他是一个帝王,是有着逼人霸气不容人忤逆的帝王!

沐云昇恨恨的看着这一幕,神色悲伤的走了出去,夏桐看到一直站在宫门外的青离立即跟了过去!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清晨我来接你!”慕北风不容夏桐反驳,放开她抬脚便想走。

想想,自己与他名声在外,在所有人的眼中,只怕是早就将她归于慕北风女人之例了!除了嫁给他,跟着他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自己真的好像别无选择了!

可是,虽然自己已经没有开始那般的反感他了,但真要嫁他,却又不甘了!

“我可不可以不嫁你?”夏桐拉住慕北风问。

回首,慕北风凝视着她,深沉的眸子里氲氤着怒气,抚下她的手,冷冷的道:“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南国的皇帝?”

“嗯!”夏桐点头。

“那你又知不知道一个女子若能让一个帝王亲自前来求亲,迎娶是何等的隆重与荣耀?”慕北风直视着她,随即低声道:“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我有多在乎你吗?”

夏桐怔住了,这到是事实。

“可是,我并不爱你!”夏桐垂下头来,小声的道。

真要被这丫头气死了!慕北风看着眼前垂首像是做错事般的女子,她像是寻找怀抱的温暖却又不敢确定,像只局促不安的小猫咪,是如此的迷惘,不敢确定自己的未来。

“好了,在你爱上我之前,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慕北风最后叹了一声,作出了让步,伸手抬起她的头,让她的眼睛对着自己:“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夏桐看着他,有些诧异。

“这可是我第一次向一个女人作出让步,但下不为例!”慕北风深沉的眸子里敛去了笑意,冷冷的看着她道。

“嗯!”夏桐轻点了一下头,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第二日清晨,夏桐盛装,踏着撒满红花的路,由皇后亲自扶上慕北风的豪华马车。

在璃国,南国皇帝与夏桐郡主的恋情被传颂为一段佳话!送行之时,璃国都城万人空巷,道路两边夹杂着欢呼的人群,他们在赞颂着这桩让人称慕的婚事!

震耳欲聋的礼炮声中,浩浩荡荡的娶亲队伍开始起启,向着夏桐熟悉而又陌生的南国帝都。

让人意外的是,送亲的竟然是沐云铮,璃国的太子!可见璃国皇帝对这次郡主的远嫁南国足见重视!

队伍浩浩荡荡的出了璃国都城,一路的繁华逐渐褪去!渐渐入了荒漠之地!

路上,慕北风到是对旅途不适的夏桐做足了功夫,嘘寒问暖自是不说,光是她因晕马车,便在中途停下多次!

这一停,时间便在路耽搁了许多,本是早就可以回到南国,却因夏桐在路上费去了不少时间,这不,没到黃昏之时,队伍便停了下来,就地扎营歇息。

“桐儿,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慕北风策马过来,伸手就将夏桐从车内拉了出来,不由分说的揽上马背,甩了一鞭便跑了出去。

摇摇晃晃在车中呆了许久,能出来散散心,吐一下心中的郁气夏桐自是愿意。

慕北风避开了众人,将夏桐带到一处小溪后方才停下,溪水清澈见底。

“下来吧!”

慕北风将夏桐抱下马背,放任马儿在沿着溪旁啃着青草。

空气中有着潮湿的气息,不禁使人精神为之一振,头脑也跟着清醒了不少!

走近溪边,夏桐捧起一捧水洗了把脸,心中的郁闷气息一扫而尽,通体舒畅呀!

“扑通”一声响,有个大块的石头被人丢进了水中,立即水花四溅,沾了夏桐一脸。

夏桐回首,慕北风坐在不远处,乐呵呵的笑看着她,笑得很欠扁。

这混蛋!

夏桐没作声,伸手将溪底的一块泥土握在手中,然后起身,笑着走向慕北风,然后在他面前停下。“喂,将手伸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慕北风一怔,随即嘴角 上扬,笑着将右手伸出,平摊在夏桐 的面前。

“啦!给你!”夏桐说着,一手捉住他的手,快速的将藏在身后的粘泥抹在他的掌中狡黠的笑道:“水不离泥,啦,这个是回赠给你的!”

慕北风的笑容立即僵在了嘴角 ,夏桐一见情形不对,立即撒手便想逃。

可是已经晚了,慕北风嘴角微扬,一抹邪魅的笑绽放在他的嘴角,他站起来一探手就将夏桐抓住并拉了回来,笑道“既然是水不离泥,那我也给你点泥吧!”说着,在夏桐的尖叫声中将掌中的粘泥抹上了夏桐白皙的脸颊。然后他松手,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夏桐半晌,指着夏桐 “好大一只花脸猫呀!”说完,他便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那姿态用东倒西歪来形容绝对不算过份!

自作孽不可活,为什么会这样?

夏桐郁闷的想着一抹脸上的污泥,然后一跺脚,转身,便怔住了。

一双双满是杀机的眸子正从各个不同的方向盯着他们!

不远处,巨大的岩石后面,溪水旁边的杂木中站起一个又一个的劲装黑衣人。

“小两口好兴致呀!”一个头领模样的男子站出一步,阴冷的笑道。

慕北风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似是毫不在意的站起身来,轻轻的将夏桐拉至身边,笑道:“一路跟了这么久,现在才出现,不累么?”

领头之人微微一怔便笑道:“纵使你事早知道也无防,但现在已经晚了,这里谁也救不了你!”

说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