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不相识 -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 贵妃未成年

她,该怎么办?

应该怎么办?

慕北风是不是已经死在沐云铮的手上了?

夏桐看着面前的侍卫,心里如火般在燃烧,揪心的痛!

但在侍卫的眼中,她表面上却是淡淡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是璃国的郡主,你知道不?”夏桐看着面前的侍卫,语气冰冷的问。

“嗯!”不知她为何会如此一问,那侍卫错愕的一怔,便点了点头,随即眼中满是厌恶的神色,他大概是将夏桐当作娇纵惯不知天高地厚的千金小姐了!

“沐云铮他很爱我!”夏桐直呼其名的说着,不禁脸红了!汗一个先,她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如果沐云铮那种将女人当物品一样的标示属性的行为可以被称之为爱的话,那这天下便没有叫爱的东西存在了!

“哼!”侍卫一声嗤笑,厌恶的别过头去。这个女人竟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此刻她作为南国皇帝的新皇妃,在南国皇帝生命垂危之时,她竟然还向他眩耀她的恩宠!

一只祸国殃民的花瓶子罢了!

侍卫在心底暗暗的骂了一声,真的替南国皇帝 与太子爷感到不值,如此的低贱的女人,怎么值得他们那样去付出。

“现在本郡主要离开这儿了,你这奴才若是敢阻拦我,我便让沐云铮劈了你!”夏桐一反常态,叼蛮的说着,完全无视于他,姿势十分难看的爬上慕北风的马背,一提缰绳便向他冲了过去。

脑门直有火星冒出,“咻”的声,侍卫手中的剑挥斩至夏桐的马前。冷冷的道“你不能离开此地半步!”

因收势不住,马嘶叫了一声骤然停下,它背上的夏桐尖叫着,整个人便飞了出去,然后头重重的摔在前方的岩石上,“啪”的声落下来,便再无声息了!

这里一如无人来过,宁静一片。

她是晕了还是死了?

侍卫手中紧握的剑仍未收回,他怔怔的看着前方一动也不动的夏桐。

哎呀,本来就扁扁的胸部这会儿应该是更平了!!

夏桐痛得啮牙咧嘴,按摔过来的姿势趴在地上却不敢出声,也不敢挪动半分。本想无事找事的伺机逃跑。

这下可好了,省了大麻烦,夏桐眼珠子一转,便直接“晕”过去得了!

“郡主,你没事吧?”

耳边是侍卫的厌恶却是担忧的声音,夏桐仍然按原姿势趴着,分文不动!

“噹“是剑入鞘的声音。

紧接着夏桐便感到自己被人翻了过来,蒙胧中,眼前的光线被人挡去,手指伸了过来,直探她的鼻息。

夏桐能感觉到那人呼出来的热气,直抚在脸上:他离自己很近,近到自己可以轻而易主的杀了他!

骤然,一双灵动明清的瞳眸在他眼前攸地打开,侍卫一惊,心道上当,却还未起身,便听到了一声轻语“对不起!”紧接着她垂在地上的手臂抬起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将手中的冰冷的东西用力地插入他的脖子内。片刻,他的身子也跟着那冰冷 的物件一寸寸的凉了下来。

腥红粘稠的**喷了出来 ,有着湿热的余温洒了夏桐一身一脸。

“对不起!我不想死,所以你就得死了!”良久,夏桐用力的推开趴在她身上瞪毒害她的侍卫,站起来。

他喉咙处插着一枚簪子,汨汨的往外冒着血,已经死了。他圆睁着的两眼,望着上方的青天,似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就会死呢!

夏桐上前一步,抚合他死不瞑目的双眼,然后抬手将紫玉簪拨了出来,这是慕北风别在她发间的!

“可惜了那支紫玉簪呀!”一声感叹从身后的远处而来,让夏桐一惊,抬首转身,心顿时跟着漏跳了半拍,咽中一窒,如猛的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般,然后便开始拼命的抽痛起来!

夏桐怔住了,有一个错觉好似她在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他!

不远处,一个身着青色袍子的男子站在那里,看着她,明明的那样冰冷的脸上却被她捕捉到了称赞。

在他的身后却是一队队士兵,那迎风招招的旗上有着一个硕大的字“南”。

脑中一个激灵,夏桐顿时醒悟过来:他就是来迎接她的北王爷了!

慕北尘打量着怔在他面前一身一脸满是血污,已经分不出本来面貌女子,看她身上的穿着打扮还有配饰,还有不远处,静立在那里的慕北风的马!一切表明 ,她应该就是风迎隆重迎娶回来的璃国郡主,新皇妃才对!

“郡主,皇帝呢?”慕北尘看着夏桐问。一路过来,让他感到触目惊心,风的营地里已是一片狼籍,那满地残肢断脚,气绝身亡的尸体,浸透地面的血水如天边的晚霞一般瑰丽悲怆!

风是遭人暗算了,遇上不测了!

慕北尘急急的带人沿途寻来,却见到了夏桐刺杀侍卫的那一幕。

“皇帝在小溪的上游,你们快点去救他!”夏桐说着急急的将慕北风的马匹拉过,扒住马鞍样子十分难看的向上爬。

“救驾!”

慕北尘大声的命令,策马向前,经过夏桐身边的时随便抬手便将夏桐推上了马背。

触及那个璃国郡主之下,慕北尘没由来的一阵疼痛袭上心头,他手不禁一松,身下的马也就跟着放慢了速度。

“郡主,你不要紧吗?”慕北尘看着一脸血污的夏桐问。

这个女子使他感觉极为熟悉,甚至是与他的………

“没事,我们尽快找到风才是!”夏桐对他扬起一抹感激的笑意,抬起袖子就抹了一把脸,伏在马背上不停的用脚拍打着马腹,希望它能快点。

风还在危险之中呢,他的贵妃此刻还呆在北王府呢!他都胡思乱想了些什么呀!慕北尘转扭头,不再去看抹过脸后的夏梧,狠狠的给了跨下的马儿一鞭子,道:“本王先行一步救驾,郡主随后即可!”

夏桐听到扭头去看时,他人已经跑出了数丈之外。

自己是不是走神了,那个傻瓜慕北风还在一人孤身奋战呢!

夏桐的心紧跟着又提了起来:他可千万不要有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