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真爱 -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二十一章 项链真爱

慕北尘冷冷的看了一眼出声惊呼的人,大家立即知趣的噤声了,然后将精力全转移到查看伤口的夏桐?身上,都无一不为她捏了一把汗。

夏桐额头上布满了一层密密细细的汗水,凝神集气的小心将伤口挑开,鲜红色的新肉下覆盖的是暗黑色略带脓血的腐肉,夏桐小心的将它剔去,直到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夏桐怔住了,里面什么也没有,亦如太医所说的那般,刺中的箭刃已经被他们取出,可是为什么它反反复复的不能愈合,明明可能愈合的更快,却未愈合?

慕北风面色通红,额头火烧般的烫手,昏迷中的他轻皱了几下眉头,眼皮**了一下却未眼开,似是在梦魇中不能转醒。

“不能再拖延了!”

已经开始有人催促了。

为什么呢?夏桐未理,不找明原因,即使风他醒了,也摆脱不了这种伤口反反复复发作的疼痛。指尖在延着伤口轻划而过,瞬间脑中一闪,目光如柱,伸指便探进未端。

“郡主!”因了慕北尘待了她的不同,众人便再也不敢造次,却依然惊呼出声。

慕北尘的面色也大变,他不知道夏桐到底想干吗!

手指探了进去,随着深入,风的身子跟着微微的轻颤起来。一个细小坚硬的东西抵触到了夏桐的手指,她小心的抓住,轻轻的抽了出来?,却是一个细如银丝,小指般长短,未端微卷的细针。

银针在烛火下爆出明亮蓝色的火焰,发出难闻的臭味!

“古月族的银心箭,它有毒!”慕北尘出声伸手将夏桐还拿在手上已变成黑色的银针打掉。

未明宫内静极了,太医们目瞪口呆。

难怪风会高烧,伤口会反复的裂开发作,原来这一切

“清理伤口,上药!”夏桐命令着退后,似是累极了,脚步微蹒,身子有些虚弱的恍了几下。

“你还好吧!”在双手从身后伸过,有力的托住了她,稳住了她的身子。

夏桐转首,对上了一双关切的眸子,是慕北尘。

“哦,没事!”如同触电般的闪开,脱离了他的手,心咚咚的跳个不停,似是经历了一场劫难,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难怪古月族一直以神秘善战出名,他们使用这种带慢性毒的箭,针心镂空带毒,射中之人即使逃脱也难以逃脱银针之毒!回去之后不久便莫名的死亡,这便给古月族蒙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无人再敢侵犯了!”慕北尘自语般的说着,看向夏桐,却看她衣着脏乱,丝发凌乱,脸上还有着几道污色的痕迹。看看未明宫的沙漏,天就快要亮了,她一谁未睡守在风的身边。

风娶了个好皇妃,可是为什么自己心中却有着莫名的失落,此时王府中的桐儿早就进入了梦乡吧。

自己是不是真的伤着了桐?儿,自从那次她被侍卫带回来后失忆的她便似变了一个人,对他不但不认不说,看他的那眼神再也找不到昔日的一丝一毫留恋,有的只是陌生,拒绝!

“你先下去洗洗吧!”慕北尘吩咐旁边的宫女侍侯夏桐下去。

夏桐刚想开口便见榻上的慕北风的手在空中虚无的张合了几下,似是在寻找可以安心的东西。

“风,我在!”顾不得其他了,夏桐连忙跑了过去紧紧将他的手握住。

上药过后的慕北风紧紧的握着夏桐的手沉沉的睡去。

彻夜未眠的太医们依旧侯在外宫,沉睡中的慕北风呼吸已经平稳了下来,夏桐伸手探了探,还好,滚烫的额头温度似乎降了下来。

心中一松,睡意便席卷而来,夏桐抗不住沉重的眼皮,趴下沉沉的睡去。

似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似是到过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面有着快乐与温暖的人或事,夏桐醒来却是怎么努力回忆也记不起!

明黃色的流苏在上方轻轻的摆动,金黃色的帐幔环绕在周围,夏桐睁着眼睛怔怔的看了许久,便去努力?问自己这是在那里!

很舒服,很温暖?!

她微微的动了一下身子,便惊恐的发现她躺在一个人的怀中,腰上还非常暧昧的环着他的手。

“啊……”

除了尖叫,她不知道还能怎样才能表达此时的惊恐。

“怎么了?皇妃。”

为什么每次她尖叫的时候都会有人那么合时宜的跑出来问她怎么了呀?然后跑进来又全发现自己来错地方了!

“皇帝饶命,奴才该死!”一个宫女惊恐的伏在地上对着榻上的人磕着头,似是比夏桐还要来得惊恐。

“出去!”慕北风淡淡的命令道,那小宫女吁了一口气跑了出去如得大赦:还好,皇上心情不错!

“我怎么会睡在你的**?”夏桐环视了一番,立即问,脸愤怒得通红,他怎么可以这样,自己那样辛苦的救了他,他去一醒来便恩将仇报。

“你本来就睡在我的**呀,只是床边与床中的不同而已!”慕北风看着惊恐的她好笑般的说着,便伸手想将她拉过去。

“坏蛋,你想干吗呀?”夏桐猛的坐起来,惊骇的想要避开他伸过来的手。颈间一凉,有物件滑落。

夏桐一怔,伸手在脖子间抓了一把抬至自己眼前,除了澈留给自己的项链外,还有一条镶着心形的红宝石周围如群星捧月般环绕着钻石,似泪光璀璨的链子呈现在自己眼前,耀眼的光芒刺得她的不禁微微的眯起眼!

这个项链她似乎见过,很眼熟,好像在她的记忆里一直就藏着它的影子!夏桐看向慕北风。

“喜欢吗?”慕北风看着她笑问,眼睛里满满溢出来的情感。

“为什么送它给我,它太贵重了!”说着,夏桐便想将它取下。

“怎么,难道你说要嫁给我是假的?”慕北风按住她的手,面上的笑意顿时退却,沉吟的看了她片刻,冷冷的问。

这啥人呀,翻脸比翻书还快,阴晴圆缺瞬间转换。

夏桐看向他的同时,还忘不了垂首仔细的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中衣,不好,没有自己想像那般的事情发生。庆幸的同时,夏桐又有点失落,这能不能说明她没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