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 -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二十八章 流言

经过那天之事后,不消几日,在这无事也有三分浪的后宫中,便有碎碎的流言传出。不是说那日慕北尘的失控,与皇上如何起的争执,而是说北王府中的琉璃公主是假的,真的琉璃公主另有其人!

而这个人大家都神神秘秘的猜测着,大家心知肚明般的不敢说出口,传到夏桐的耳朵时,她就更不得而知那个人是谁了!

当柳儿告诉?未明宫的夏桐时,她很意外?!她想,至于谁是琉璃公主,那个传话出来的人一定是知晓的!只是有所顾及吧!

夏桐一想到那天的情景,心里便隐隐觉得的疼痛与不安起来!

自己是不是遗失了生命中一段很重要的记忆!

那日之后,慕北风来未明宫更勤了,一得空就日夜守在她的身边,好似怕她突然在眼前消失?了一般。

白天,慕北风批阅着自己的公文,夏桐每每陪在他的身边,替他研墨,到后来实在是无聊之极,索性练起字来!

但每每在一个不经意间,慕北风总会发现夏桐趴在宣纸上睡着了,毛笔不是滚落在地,便是还紧握在手中,却在自己脸上绘出了让慕北风啼笑皆非的图案!

夜里,慕北风依旧拥着夏入眠,他总是拥着夏桐,让她的脸靠在自己赤热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

只是一直以来,他就不曾动过她!

有时候,慕北风会将夏桐散落在绸被上的长发撩起,绕在手指间,缠缠绵绵的。这时,夏桐总会静静的靠在他的怀中,享受着他带给自己的幸福。

“桐儿,你可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心湖相见的情景?”沉默的时候,慕北风往往会突然有此一问。问过之后,他又好似不期待夏桐回答般,独自的笑了起来:“丫头,我们第一次相见便结下了不解之缘,你叫我如何舍得放手!”

夏桐不解,问他,他却总是笑而不答。

那天,也是柳儿告知夏桐宫中流言的时候,慕北风一来,夏桐忍不住好奇,便问了。当时慕北风没有回答?,听了之后便阴着脸出去了!片刻之后回来,又如什么也没发生一如既往的处理起了自己的事来!

第二日,宫中便再也没有流言的传颂了,听说有几个散布流言的宫女嬷嬷被皇上命人拨了舌头,处死了!

日子如水般的流走,夏桐在一日复一日中度过,转眼天气已转入初冬。平静的宫中也一日一日的集下了那些女人的哀怨,堆积在一起,微风拂过,便是瑟瑟的寒意!

自从那次之后,夏桐便再也没有在宫中见到北王爷与流莺了,也没有见姐姐沐言了!

姐姐已经好久没来了!不知道她还好不?

慕北风今天会晚点过来,他有重要的政事要处理,她呆在未明宫中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夏桐坐也不是,睡也不舒服,她不禁又想起姐姐,想起那些被慕北风禁止的流言来,心中便颇为不安起来。

“娘娘!丽妃娘娘派人请你过去赏花!”柳儿从宫门外走进来,立在夏桐跟前说。

“哦!赏花呀,已入初冬了,能赏的还有什么花呀?”夏桐嘴中喃喃的说着,慵懒的从软榻上坐起。她可不记得自己与丽妃她们好熟,有来往哦!

“娘娘,听来请的宫女说是丽妃娘娘园子里的丹桂初冬仍吐芳菲,奇特极了!所以才派人过来请娘娘了!”

“哦!好,我就去看看那奇特的丹桂了!”夏桐站起来,站在殿中,任柳儿给自己披上的狐皮披风:“外面寒气太重,娘娘身子弱,多穿点才好!”

夏桐也没答,任她替自己摆弄。

还没走到宫门口,夏桐便看了一下小宫女立在未明宫外,有些焦急的等待着。

“丽妃娘娘园子里的丹桂初冬吐芳菲,这是好预兆,可得让风来看看!!”如突然想起来一般,夏桐突然转身对跟在身后的柳儿道:“柳儿,你就不要跟我一起过去了,你先去御书房将皇上请来与我一起分享这份奇特吧!告诉他,我已经先过去了,让他不必回未明宫了。”

“娘娘?,皇上在与大臣商量政事。”柳儿立在原地不动,有些为难的看着夏桐。

“你放心前去吧,有什么事还有我呢?”夏桐拍了拍柳儿瘦弱的肩头,安慰她道。“若是大臣们都在,便将他们一并请来吧,奇特的东西大家一起分享才好!”

柳儿应了一声准备就走,却被夏桐?一把拉住:“等我走了,你再去,记得务必一定得将皇帝请来,这可是事关重大!”

柳儿点了点头,似是知晓了几分原委。

一步跨出未明宫门,那宫女一见便立即上前来行礼:“奴婢拜见娘娘!”

夏桐抬了一下手,示意她起来,道:“带路吧,可不要让丽妃娘娘久等了才好!”

那宫女瞧了一眼她的身后,并未移步,说:“柳儿姐姐呢?她怎么没有来?”

夏桐看着她往里探的脑袋,笑道:“我让柳帮我整理首饰,你要不要进去一起整理呀?”

那宫女一听,立即知道自己失礼了,忙收回自己探视的眼神,低眉敛目,恭敬的道:“娘娘,让奴婢给你带路吧!”

“走吧,那颗奇特的丹桂我可迫不及待的想看了!”夏桐似是不知,笑着说。

一路由那小宫女有前头带着,夏桐很快便到了丽妃园子。一脚步踏进,夏桐便被那空前的盛况吓到了,都不知道是人赏花,还是花赏有了!一颗高大的丹桂树下,一片莺莺燕燕中,美人无数,嘻嘻笑笑的说着话儿,轻纱嫚舞间令香气四溢的丹桂也失色。

夏桐走进去的时候她们都似是未觉。

“桐妃娘娘到!”

正在夏桐打量间,带路的小宫女立在园子中轻轻的喊了那么一嗓子。她的声音并不高,但所有的人全停了下来,看向入口处,早闻皇上对新娶的璃国郡主宠爱有加,天天与她在未明宫中缠绵的颠倒晨昏,这让人如何?的不妒嫉。

传说受尽宠爱的桐妃深入简出,像皇上一样难见,听闻的多了,见过她面的妃子却是极少数。

如今,人来了,就立在面前,那些有心之人便全停下了说话与嘻闹,打量起这个凭着传闻就让自己妒嫉的发狂的对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