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临之城 -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妃穿不可:贵妃未成年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三十九章 边临之城

北疆是天寒地冻,四季中差不多有三季是在飘雪中渡过,离南国的边城越近了,士兵们已经感受到了那寒冰刺骨的气息了!

这些士兵都是土生土长在四季如春的地方,那里受过如此严寒,一时间行程中有许多士兵的手脚冻伤。

冻伤之处一遇热便是奇痒难忍,严重的高胀红肿,连走路都十分的艰难!夏桐的手脚也有着轻微的冻伤,碰到之时就会疼得呲牙,所以她常常不停的在原地搓着手跳着,让血液加快流通。胡大他们看到了便常常笑话她孩子气!

手脚的冻伤使行程缓慢了下来,看来是无法在预期中到达临城了,这可将夏桐急坏了!夏桐不禁担心起慕北风来,他也是从此路过去的,不知道他是否遇上了同样的问题!

再过夏桐担心的就是,

现代的防冻产品成份应该是油脂吧!夏桐将这种方法告诉了胡大,说油脂可以防冻,让他想办法找些来,说不定这样可以解了大家?的痛苦!

胡大疑惑的去了,半晌之后,半晌之后宝贝般的抱着一小罐猪油回来,这让夏桐哭笑不得!

“这个行不行?”他将猪油递到夏桐的面前!

“试试吧!”夏桐笑着接过,在这个寒风凛冽的冬天里,别说是让他去找点蛇油,就算是掘地三尺,也未必能找到条蛇!

冻伤的手脚没有在抹过猪油之后得到有效的好转,但却也不再裂开得流血了!夏桐让胡大将这个方法禀报了慕北尘,又建议士兵在午时用姜葱蒜洗擦手脚,入夜又烈酒擦身防寒!几天下来,冻伤得到了有效的防治,赶往临城的速度也加快了!

这日刚刚扎下营来,夏桐便被慕北尘派人传了去!

这些日子,夏桐一路跟着队伍过来,先前怕慕北尘会认出自己,现在才知道这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检查粮草的时候?,慕北尘仅从她的面前走过一次,余下的时间里便再也没有看过他了!

如今传他不知是为了何事?

营帐中。

“不知王爷唤我有何事?”夏桐垂首而立,将头低得低低的,心里直打着鼓,大气也不敢出!他是不是认出了自己?

“抬起头来说话?”慕北尘疑惑的看着立在自己面前这个瘦弱的士兵,从他一进来之时,他便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心跳就莫名的跟着加快!

他垂首而立是不是在害怕他?或是他认识他?片刻慕北尘便失望了,秀色的眉目间肮脏不堪,这是一张陌生的脸!

慕北尘有些失望的打量着她,他还以为……但怎么可能?呢!他想自己又是在做白日梦了!

“王爷若是没事,那小的告退了!粮草还要等着我去检查呢?”夏桐说着便想转身走。

“听胡大说那些方法防冻的方法都是你告诉他的?”慕北尘问。

原来是这事呀!

夏桐松下一口气来!转身看向慕北尘:“是!”

“你为什么不自己来告诉我?难道你不知道若是采纳,便有奖赏的吗?“慕北尘冷冷的看着她,锐利的目光似是要将她的五脏六腑看穿!

“我怕说错了王爷会怪罪!”夏桐说着身子往后缩了缩,似是胆小怕事的很!

慕北尘看在眼中皱了一下眉头,他还以为是什么奇才呢,原来只不过是个胆小怕事之人而已!

“王爷,若是没事小的告退了!”见慕北尘再次沉默,夏桐说着,又想走!没认出自己,呆久了她可就不保证了!

“等一下,这是赏给你的!”慕北尘说着埋营帐中简易的条案上一指!那里有着一个精美的盒子,看上去很值钱的样子!

“哦!”夏桐望了一眼,立即眉开眼笑,跑过去将那盒抱在怀中,转身向慕北尘躬了个标准的九十度:“谢谢王爷!”

“下去吧!”慕北尘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

“嗯!”夏桐如得大赦,将那盒子宝贝的抱在怀中一溜烟的跑了!

宫帐外,胡大在不远处焦急不安的来回踱步,一见夏桐来了,便大步的迎了上来:“喂!顺子,王爷没有怪罪于你吧?”

“给你!”夏桐看着这个一直喊她胡诓来的名字顺子的憨厚男子,看也没看便将手中的东西扔给胡大道:“这是王爷给的赏!”

说完他们俩个一路说笑着往回走!

立在营帐口处的慕北尘看到这一幕不禁讶然的笑了:这个被喊作小子的少年似是不是他看到的那般简单!

次日,夏桐再次的被慕北尘派人喊了去!一进营帐,夏桐便道:“王爷,你今日是不是又要赏我?”

“嗯!”慕北尘看着他脏脏的脸一笑,“比赏赐还好的东西!”

“是什么??”夏桐错愕。

“你以后做我的贴身侍卫好了,不用再归队了!”慕北尘轻描淡写的说着,将夏桐振惊的手脚冰凉,自己躲他还来不及呢!这会儿还要贴身!

“回王爷,小的没侍侯过人,也不会侍侯人,恐怕这……”夏桐垂首说着,似是为难极了!

“顺子,这是命令!”慕北尘冷冷的说着,便不再去理会她。

是夜,夏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做了慕北尘的贴身侍卫,她便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小营帐,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与那些男子挤到一个营帐里了,但是这更让她怕!她怕那天骗慕北尘不过了,他认出了自己,那该怎么办呀?

不知道风怎么样了!夏桐穿衣起床,走出帐外!

冬天的夜空很美,一颗颗星星是似镶在漆黑的绒布上的钻石般闪耀!只是有些寒冷!夏桐将身上的衣物裹紧了,朝前走去!

不远?处有火把在夜色里空明空暗!夏桐好奇的走了过去,原来是慕北尘一人坐在那里喝酒!

“站住!”夏桐刚想走便被他发现了并开口将她喊住。

“我要回去睡觉了!”早知道是他她就不会过来了!

“陪我坐会儿吧!”慕北尘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道,语气掩不住的荒凉,似是四一个死寂的地方发出。夏桐想了想便走过去!

“陪我喝酒!”慕北尘不看她,不由分说的将一坛酒塞入她的手中,自己仰首灌了一大口!

“你怎么了?”夏桐抱着酒试探着问。

“别说话,喝酒!”慕北尘抬手将她手中的酒往她口中推了一把。

“咳咳……”夏桐退开一步,站在慕北尘的面前,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呵呵!”慕北尘看着她十分滑稽的样子,大笑不已,只是片刻他便敛住了笑容,在夏桐的清明的瞳眸中,他看到了一束燃起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