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才子 - 最天才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最天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69章 才子

“字写得那么丑也敢拿出来!”陆小千鄙夷的看了一眼毕云涛,走到石桌前抄起毛笔,用左手。

所有人都鄙夷看着他,心说这人也太能装了,毕云涛脸色铁青但是他没有说话,他在等着看陆小千的笑话。

“丫头!磨墨!”陆小千像是吩咐丫鬟一样,对着蓝岚吩咐。

“切,我又不是你的丫鬟。”蓝岚瞪了陆小千一眼,但终究还是帮陆小千磨墨了。

陆小千提着笔,沉思了半天也没有动笔,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暗笑了,甚至毕云涛用低低的声音对着众人道:“这小子装大发了。”

千哥也没有理会,反而点了一支烟,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他的头发。

“就画一副惊鸿图吧!”千哥沉思了片刻,开始命题。

“还惊鸿图?口气真够大的。”

“中学没毕业,还会画画?”

“谁说不是呢,还装大牌,用左手,他能画出来就不错了。”

那些避孕套的粉丝开始质疑。

不过很快陆小千就让众人目瞪口呆了,他用左手开始绘了一幅水墨画,开始的时候根本看不出什么,只是单单看出这个人似乎会一点国画。

可是几分钟后众人吃惊了,陆小千先是画出了那条蓝溪,很快又画出了他自己和蓝岚,惟妙惟肖。

不一会陆小千就用左手画了一幅画,画上画的是蓝岚蹲在蓝溪前,岸边的陆小千双手抱在脑后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个不知名的野草,蓝岚回眸一笑,惊鸿一瞥!神形兼备!

“嘶!”众人吸了口气。

“左手画国画!”

“居然是左手!”

“这画堪称绝品!”

一时间惊叹声此起彼伏,周静璇看了一眼手中的桃李满天下,又看了一眼陆小千的画,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那些得到毕云涛字画的女孩也是羡慕的看着蓝岚,蓝岚则是吃惊的看着陆小千,她也没有想到陆小千有这么一手绝活,她看着画上自己的和陆小千的对视,一种从没有过的骄傲和感动涌上心头,眼圈一红,喜悦的泪水涌出。

话说小千哥哥的才华相当之高,这种才华在他小的时候就已经崭露头角,千哥前生七岁能作诗,这首包含邪恶的诗歌当时在孤儿院轰动一时,在他十岁的时候又作画,当时在那种生活枯燥的孤儿院生活中,这种喜闻乐见的东西让他的那些小伙伴大开了眼界,那幅画虽然质量不高,但是绝对露点,着实让孤儿院的工作人员跌掉了下巴,当场就把那副千哥的真迹焚了。

现在陆小千修炼了玄功精气神已经超出常人,加上过目不忘绘制出刚才蓝溪的一幕更是手到擒来,这种事情都是小意思。

毕云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陆小千用左手画画的手段明显超出了他,并且那幅画是原创,画工超出他何止一筹,他现在感觉周围每个人都在看着他,鄙视他,他胸中的怨气不断积聚,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想到陆小千这个初中没毕业的有这样的绝活,现在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千真有才华!”蓝岚称赞道。

陆小千冷笑着对毕云涛道:“才华嘛,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但是我不会拿出来献丑罢了。”

卖字画的老头激动的走过来,用颤动的声音看着陆小千:“老夫我一生见过无数名画,才知道自己以前瞎了眼,这才是真正的国画!”

此言一出,众人再次惊呼,都用看待神人的目光看着陆小千,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引得周围观光的人都往这边凑热闹。

蓝岚激动地用手轻轻的摩挲着陆小千的画,像是对待最宝贵的东西一样,准备收起来。

“慢着!我要题字!”陆小千打断了蓝岚,笑眯眯的看着毕云涛,然后丢到了手中的毛笔。

“小千,你怎么把笔扔了?没有笔怎么题字?”蓝岚见状不解的问。

陆小千得意的一笑:“我不用笔,写的比某些人的‘受精体’还要好!”

众人也开始哄笑,显然知道陆小千针对毕云涛。

“真能吹牛!你要是不用笔写的比我好,我就把毛笔给吃了!”毕云涛脸青一阵紫一阵,他面子上下不来,一怒之下脱口而出。

“哦?你要清炖的还是红烧的?”陆小千调笑道。

这句话顿时将围观的众人气氛推到了高点,就连周静璇也忍不住多看了陆小千几眼,掩口而笑。

毕云涛越来越被动,恼羞成怒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少吹牛,先写出来再说!”

千哥伸出了左手,用食指的指甲沾了沾墨汁,凝神片刻,开始在那副画上题字,下笔如有神,入木三分!

蓝溪何处觅山风。

溪中多情流水。

照惊鸿。

“这人居然能用指甲写字!”一个围观的人惊呼。

“而是左手呢!”另一个应和着。

“这字写的漂亮!”周围的人纷纷附和。

毕云涛想哭了,一看陆小千写的字他彻底傻B了,他踢到铁板上了,他那个瘦金体现在彻底沦为地摊货了,不过这都不重要,问题是他怎么才能吃下去那根毛笔,周围的同学可都看着他呢。

陆小千拿起了字画,递给了蓝岚:“送给你!”说完这厮还对着蓝岚挤眉弄眼的坏笑。

“你这个混蛋!”蓝岚抽着鼻子宜喜宜嗔,她虽然嘴里骂着但是脸上却笑得很开心,抹了两把眼泪她轻轻地接过那幅画,仿佛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她怎么能没看出这句诗的含义,蓝溪就是刚才的小溪,她的姓就是蓝,觅山风,山风放到一块就是岚,这句诗明显再说在蓝溪遇到了蓝岚,多情流水就是拿那清澈的溪水隐喻陆小千和她对视,照惊鸿就更不用说了,这就是夸她美如洛水之神。

“不对!”人群中一个气度不凡的长发老头忽然站了出来,他伸出颤抖的手指着那幅画道:“这是十二书!”

那个长发老头说完又挠了挠头,一副纠结蛋疼的样子,疑惑道:“这幅字里面好像不止十二书,究竟是……”

“十二书?哎呀我怎么没看出来呢,真是老眼昏花了!”那个卖字的老头一拍大腿,揉了揉眼睛盯着陆小千的字。

“咦?你不是中国书法协会的副主席司马康吗?”卖字的老头无意间看了一眼那个气度不凡的老头,讶然道。

“司马康!”

“是书法家司马康!”

这些学生中不少都认出了这个长发老头,司马康是华夏知名的书法家,很多老师都推荐使用司马康的字帖,字帖上都有他的照片,那标志性的长发很好认,认出这个长发老者的人都争相上去打着招呼,想沾沾文气,当然究竟是沾文气还是想求字就不得而知了。

“小千,十二书是什么?”蓝岚也知道这幅画的不凡,她自然听过司马康的名号,甚至她还用过司马康的字帖。蓝岚问完,围观的众人也都看向陆小千,想知道什么是十二书。

司马康惊异的看着陆小千,解释道:“十二书就是篆书、隶书、草书、楷书和苏、黄、米、蔡、欧、柳、颜、赵这十二种书法,这其中每一种书法想练会都很难,更不要说一口气把十二中都写出来了,知道十二书的人都少了,能写十二书的人就更少了,就算是我也只会其中五六种而已。”

众人听完惊掉了下巴,华夏著名的书法家都只会四五种,陆小千居然一口气写出了十二种,而且惟妙惟肖堪称极品。其实千哥写之前也是灵机一动才写的十二书,他以前可没有这么牛,只是感觉自己过目不忘能够完全模仿,兴起之下才写出了十二书。

“哎!后生可畏,后继有人!”司马康长叹了一口气,转头望向陆小千:“鄙人司马康,小兄弟怎么称呼?”

“陆小千见过老前辈。”千哥难得的恭敬,他恭敬不是司马康折节下士,而是他从这个长发老头激动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那是和张震一样的修炼者气息。

“呵呵,小兄弟客气了,不知道小兄弟没有没有兴趣将这幅画装给鄙人,我愿意出一万块!”

蓝岚虎视眈眈的看着司马康,像是一只维护领地的母猫:“不行!多少钱我们都不卖!这是小千给我的!”

陆小千乐呵呵的对着司马康摊了摊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呃。”司马康脸一红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道:“呵呵,君子不夺人所好,小兄弟,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说。”

司马康指着陆小千那最后几个字问道:“恕我眼拙,小兄弟最后几个字好像不是十二书,又不是我所知道的字体,但是这几个字其中却蕴含着一种特殊的灵气,请问这是?”

“混沌萌生。”陆小千弹了弹肩膀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信口胡说,其实那几个字他根本就没用什么书法,瞎写的。

“混沌萌生?”长发老者如醍醐灌顶,双眼发亮。

“有纸么?我擦擦手。”陆小千对着毕云涛问。

毕云涛咬着牙从口袋中取出一包面巾纸,愤愤的递给陆小千。

千哥擦了擦左手的指甲,又把那团漆黑的餐巾纸递给了毕云涛。

“你什么意思!”毕云涛牙都快咬出血了,在喜欢的人面前丢丑,在所有熟悉的人面前丢丑,这让他情何以堪。

陆小千哈哈一笑:“给你做餐巾纸,我估计吃完毛笔,你肚子里的墨水就多了。”

众人都被陆小千的冷幽默逗乐了,毕云涛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像是被用过的避孕套,被众人无情的扔在了角落,没人去看他一眼。

陆小千最喜欢以牙还牙的手段!

“蓝岚,咱们走吧。”陆小千皱了皱眉头,拉着蓝岚挤出了人群,周围已经有人开始用手机拍照了,复制哥出名之伤可让千哥长了不少心眼。

其实小千哥哥不是个爱出风头的人,他实际上是一个强大又不失威武,霸道又不失温柔,神马又不失浮云的神秘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