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你不是想要我吗?快来**我! - 最天才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最天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零七章 你不是想要我吗?快来**我!

“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千挥舞着斩马刀在混混人群中不断的闪转腾挪,躲避那些从背后偷袭白燕妮的棍棒。

不一会儿陆小千就砍翻了十多个混混,可是尾随而来的混混围困住了他,混混们一个个挥舞着斩马刀凶神恶煞一般,显然没有放过千哥的打算。

千哥一咬牙一跺脚下了狠心,不顾那些混混是否伤残,水中斩马刀上下翻飞,化作一片刀光,硬生生的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

刺耳的警笛从四面八方响起,不用想也知道是向这里开的。混混们顿时慌了手脚,群龙无首手中的斩马刀也没有了准头,甚至有不少人开始琢磨着后退了。

千哥趁着混混们迟疑的片刻,将真力疯狂灌注到斩马刀中,疯狂砍杀逼退了几个悍不畏死的混混杀出重围。

此刻王所正好带着大队警察到了,一见到陆小千背着白燕妮只穿着短裤拿刀跑了出来,王所一脸焦急如火上房一般,问道:“你没事儿吧?白局怎么样?”

陆小千想让白燕妮的下属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扔了斩马刀道:“都在厂子里,是拐子哥回来了别让他们跑了白燕妮我送医院”说着用自己的衣服盖住了白燕妮满是伤痕的脸蛋,向陆虎跑去。

上了陆虎,千哥扔下两个带路的混混,对白燕妮肃然道:“别怕我一会儿给你疗伤”

白燕妮自然不知道千哥的本领有多生猛,她凄然一笑,犹如一朵即将凋谢的美丽花朵,泪珠不住的在眼角滑落,这个男人还在安慰我我已经变成丑八怪了他还这么爱我?一时间白燕妮心中的酸苦,更加愧疚。

千哥也不多解释,开着如疯狂野兽的陆虎在马路上急速行驶,根本就没有去看劳什子信号灯。很快陆虎在一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停了下来,千哥穿着裤衩子就冲进了药店,过了一会儿他从药店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大堆纸包。

白燕妮蜷缩着身子从车窗中望向陆小千赤luo的身体,望向那药店追出来要钱的营业员,望向营业员千那种鄙夷的眼神,心中在滴血药?能治好我么?他为什么这么执着?

陆小千上了陆虎,问了一下白燕妮家的地址,就发动汽车去了白燕妮的家。进了白燕妮的别墅,千哥先把浴缸热水开关打开,然后就转身去了厨房,白燕妮呆呆的看着忙碌的陆小千悔恨和愧疚无以复加。

白燕妮家的厨房基本是没有用过的,好在东西都很全,千哥打开几个药包仔细分辨哪些被粉碎的药粉,然后用小勺一点点的按量取出倒入装满冷水的锅中,打开天然气熬药。

刚熬上药汤千哥就把呆呆坐在地上的白燕妮粗暴的拖进了浴室,浴缸的热水已经冒了出来,千哥关掉了开关阀门拿出药粉包打开,将药粉全部扔进了浴缸,然后用手把药粉搅拌开,顿时整个浴室就充满了浓烈的中草药味道。

“你要干什么?”白燕妮双目无神的问。

“刺啦”回答她的是千哥的粗暴的动作。

千哥把白燕妮的肉色丝袜撕开,然后就是她的铅笔裙,上身的绿色短袖,大罩杯的罩,黑色蕾丝花边内裤,最后千哥又把白燕妮的黑色高跟鞋也脱了,很快白燕妮就被千哥剥成了光猪。

一具血淋淋形态娇好的躯体**在了千哥的面前,扒衣服刚开始的时候,白燕妮惊呼了一声要挣扎,却被千哥死死的按在了地上,就这么强行一件件的撕碎了她的衣衫,动作快速粗暴

那些沾着干涸血迹的衣服牵动了白燕妮的伤口,痛得她柳眉皱到了一起,白燕妮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缓缓地滑落,虽然她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但是陆小千这么粗野这么突然她心中还是有些莫名的伤感。

既然决定了还有什么好奢求的?白燕妮原本咬紧的牙关松了下来,开始配合陆小千褪掉她的衣衫,原本苍白的脸蛋浮现出两朵红晕,那未消的酒劲又上来了,其实她的逻辑一直都很模糊,巨大的变故已经把她彻底的弄懵了。

“能补偿他一下也满足了,好好的伺候好他,让他快乐,算是对这个迷恋自己的男人一点补偿吧。以后,以后自己变成了丑八怪,还有谁会多看一眼,就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回忆吧。”白燕妮红着脸心想,酒精的作用上涌。

千哥把白燕妮抱到了浴缸中,白燕妮**的伤口刚沾到浴缸中的药水就开始发热,阵阵的刺痛让她不断吸着冷气,冷汗哗哗的往下淌。

一个奇怪的想法从白燕妮心底升起:“难道他疯了吗?什么中药能去除疤痕?难道他还抱着幻想?如果,如果我真的变成一个丑八怪,他…他是不是也会对我敬而远之?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迷恋我?”虽然知道答案是肯定的,但是白燕妮心心中还抱着一丝期待,倔强的期待…

千哥从地上自己的衣服中取出了几个药瓶放到浴缸旁,身子也钻入了浴缸中,白燕妮闭上了眼睛身子轻颤,睫毛微微抖动,等待着男人的入侵,等待那个她最爱的男人占有。

迎接她的是千哥灼热的双手,那有力的双手狠狠地抓住了她的只一个用力一捏

“嗯…哦…”白燕妮痛得直咬牙,心中却在叫好:“好强这才是男人来粗暴的征服我吧从来没有男人敢这么侵犯我你不是一直想弄我吗?我就是你的奴隶尽情享受吧我要你”白燕妮在心中呐喊着。

正在她等待男人继续入侵,双腿间痒不可耐的时候,千哥却停止了动作,白燕妮没有敢睁开眼睛。就在她纳闷儿的时候两股热流从她的胸口肉球中涌入了身体,热流开始在她身体中蔓延,每到一处伤口她的疼痛就减轻一些,片刻后浑身像是被暖洋洋的阳光照射,舒服的不得了。

白燕妮猛的睁开双眼,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陆小千她一下子明白了全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要侵犯她不是要占有她他是个身怀绝技的人内力?白燕妮一下子想到了这个词儿

内力可以治好我身上的伤?白燕妮惊喜了感动和惊喜交织在一起,她呆呆的看着骑在她娇躯上抓着她大**的陆小千痴迷入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千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汗珠开始在白燕妮的眼中放大,然后汇聚,最后滑落。

“滴”一声轻响,汗水掉到了白燕妮的眼中,和她的泪水混合。

“他……这是什么?我……为什么会哭?”白燕妮的胸口像是被两个打开车压住,原本高涨的yu火消失的无影无踪,眼泪像泉水一般喷涌,白燕妮不知道自己这是今天第几次哭,不知道她哭了多久,但是她想把压抑了三十多年的泪水一起发泄出来。

“呼呼”陆小千疲惫的呼了口气停止了输送真力,看了一眼白燕妮身上的伤口,她的脸上、上肢、酮体是指去掉脑袋和四肢,很多作者都当成了全身)上的伤痕已经开始结痂,双腿的伤痕却还在渗着血,可是自己的真力已经消耗殆尽了。

“刚才的事情对不起,事急从权,希望你能理解,我可以帮你治好身上的伤疤。”陆小千歉意的对白燕妮笑了一下。

真的能治好?白燕妮却没有任何的惊喜。千哥的笑容映射在白燕妮的眸中,那笑容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单纯。白燕妮心底忽然升起一种负罪感,她刚才还意yin陆小千会怎么奸。弄她,可是陆小千歉意的笑脸告诉她千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想法,可笑的是她的下面已经湿了,湿的一塌糊涂的。

“你没事吧?”

“哦,没…没关系…谢谢…”白燕妮眼角抽搐了一下,她想用抬手去擦掉泪痕,却因为四肢无力抬不起手。

尴尬…无语的尴尬…男女之间赤luo坦诚的在一块…白燕妮发现自己居然这么不要脸…**的贵妇…羞耻感直线上升…

被一个男人扒光了,看光了,摸遍了居然没有出言制止我是什么?我难道喜欢被这个小自己十岁,对自己垂涎三尺的男人玩弄?渴望被他虐待?这个男人可是自己亲外甥女的前夫白燕妮迷茫了…

千哥从水中站了起来,走到厨房把熬好的药汤倒进碗里端进了浴室,一边吹着药碗上缭绕的热气一边一边道:“药好了,你吃了我的药,保准没事儿”千哥对她挤眉弄眼,yin亵的看着她身上的伤痕,白燕妮却没有过分的害怕。

“你不怕我?我可是超级大色狼”千哥做了一个色魔的表情,想报复一下这个曾经侮辱他的娘们儿。

“扑哧~~”白燕妮哭笑不得,半真半假的笑道:“你想吃了我?我现在就在这儿,你以前不是一直想要我吗?现在我一点劲儿都没有,任你**了,快来吧。”

白燕妮一咬牙居然真的分开了双腿,把自己最神秘的地方敞开.她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陆小千的表情,似乎想看出什么。

千哥用力的咽了口唾沫

不是很清澈的药水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那双腿间的神秘等待,一个位高权重的身份高贵的美女公安局长对自己分开了双腿,大众心中意yin的美丽贵妇赤luo着身子岔开了双腿邀请自己去玩弄她**她那漂白漂白的大胸脯那双腿间的芳草萋萋!

兄弟们有条件的调成自动订阅,这样即使是养肥待宰,师爷也能有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