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合二为一 - 神偷保镖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神偷保镖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來之后,梦里看到的一切依然清晰,这不是梦,这就是自己最真实的记忆,吴明仰望着天空,脑中不再浑浑噩噩,双眼清明,眼中不再纠结痛苦,

该想起來的,不该想起來的,现在全都想起來了,

无论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无论身处现实还是虚幻,只要能做一个明白人就好,管它是南柯一梦,还是柯南梦遗,人只要活得明明白白就够了,

沒有父母,沒有妻儿,沒有亲人,孑然一身,只有胜似亲人的弟妹,世人眼中的大盗,警察眼中的罪犯,女人眼中的浪子,男人眼中的纨绔,

这个人就是自己,最真实的自己,

白狐,这是一个冷冰的绰号,零,这是一个特殊的编号,这就是自己,一个从小到大都沒有正式名字的人,有的只是一个个遍布众多国家地区的虚假身份,

白狐的记忆,吴明的记忆,现在两者已经完全合二为一,自己既是神偷白狐,也是保镖吴明,从今以后,自己一直都会是吴明,这是失忆时取的名字,

大多数人的一生中只有一张记忆的画布,而自己拥有两张画布,多么与众不同的经历,多么神奇的事情,就像一个人身开两朵菊花一样,实在是太值得炫耀了,

吴明,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名字,如同沈若曦一样,自己经历过死里逃生,这等于是涅槃重生,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名字,值得带着它一起进棺材,

其实,自己早已厌倦随波逐流的日子,只要把最后一桩心事解决以后,吴明将是自己以后唯一的名字,保镖将是自己唯一的身份,

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娶三五个女人,每天看着她们争风吃醋,看着孩子打打闹闹,那何尝不是一种乐趣,这样的生活沒什么不好,吴明淡淡的笑了,

每个人都是天生的胜利者,早在出生前就已经打败了几亿竞争者,历尽艰辛才來到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上,不必计较成败得失,人只要活着就是精彩的胜利,努力一点,只是为了让胜利更加精彩,

同样的,你也可以选择不努力,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用另一种方式庆祝胜利,只要可以找到分享胜利的人,就算人生很平凡,但同样完美,

虽然自己不能改变过去,但可以创造未來,吴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眼神熠熠生辉,对于过去的选择,自己从來都沒有后悔,就算自己是一个劣迹斑斑的盗贼又如何,老子仰不愧天,俯不愧地,

刚刚恢复记忆,脑子里每个画面都很鲜活,纷纷扰扰交织在一起,吴明依然有种找不到头绪的感觉,脑海中想起一个又一个人名,一张又一张脸蛋,更多的是屁股蛋,

想起了倾城,想起了倾国,想起了那该死的大腿内侧,可以肯定的是,出现在颜如玉家里的小女孩相片就是倾城,其中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有待求证,

从口袋里掏出泡过水的手机,吴明耸耸肩露出苦笑,看着脚下的礁石缝隙,可以看到水洼里有活蹦乱跳的小鱼,看來此地不可久留,再呆久一点就可以回归大海母亲的怀抱了,

踩着湿滑的礁石,吴明走了海边,看到了一大群正在焦急等待援救的难兄难妹,情绪看上去都比较安定,只有小胡子船长哭得那叫一个呼天抢地,就像是太监死了亲生儿子一样,脸上满是绝望,

“三桂。”诸葛大昌挥手招呼,然后跟苏谦小跑到吴明面前,“你醒了,沒事吧。”

“沒事。”

诸葛大昌挠着头,自顾解释道:“沒事就好,看你睡得那么沉,我们就沒叫醒你,是不是体力透支了。”

那不是睡,那是晕好吧,吴明啼笑皆非的摇了摇头,道:“我睡了多久,船上的人沒事吧。”

“睡了快两个小时了。”

“沒什么事,船上的人全都得救了,只有二十几人受伤……”苏谦笑了笑,瞟了诸葛大昌一眼,接道:“其中有一个是伤在昌哥的屁股之下。”

吴明打趣道:“你用铁菊夹伤人家二弟了。”

诸葛大昌突然飞起一脚,吴明闪电般避开后,他才笑骂道:“俺夹你奶奶个腿,你少恶心人,那小子今天出门沒看黄历,自己出现在老子屁股底下,活该倒霉。”

三个人说笑了几句,然后诸葛大昌跟苏谦说起了事故的经过,他们也不太清楚事故具体原因,只知道游轮触礁了,值得庆幸的是,游轮沒有在短时间内沉沒,这让船上的乘客有了充裕的时间逃生,

沒有人员死亡或者失踪,只有一些伤员,伤得最重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当时正在上厕所,不知道玩什么高难度动作,他居然让马桶盖夹中弹药库,总之,他的一颗蛋蛋就这样长着翅膀飞走了,

听完别人的蛋疼遭遇,吴明虽然心生同情,可他的心里还是笑翻了,他强忍着笑意问道:“对了,救援船什么时候才会來,这个岛礁到天黑可就沒了。”

苏谦认真的说道:“放心吧,刚才我们联系过了,只要再过半个小时左右,这救援船就到了。”

果然,还沒到半个小时,十几艘小型警用快艇进入了众人的视线中,狼狈坐在海边的人群发出了欢呼,优先照顾全部的伤员上船后,随后才是领导上船,苏谦跟吴明还有诸葛大昌成为第一批登上快艇的人,

快艇开出了危险海域后,吴明等人上了一艘大船,船上除了警察跟医务人员外,还有拿着摄像机的媒体记者,吴明第一时间用救援队递上的毛巾遮住了脸,

苏谦拨弄了一下头发,刚想主动凑上去找采访,那个伤到蛋蛋的中年男人被人用缆绳吊上船后,立刻哭叫道:“为什么还不开船,我已经失去了一颗蛋,再不去医院,难道你们想让做不成男人吗。”

老船长中气十足高声道:“我们又不是只來救你一个人,我们还要考虑其他人,你再耐心的等一下吧。”

一个年轻的船员附和道:“失去一个卵蛋不要紧,我们正常男人有三颗蛋,失去一颗还有两颗,不会影响生育的。”

年轻船员说一出口,他整个人瞬间亮了,他立刻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两家媒体记者立刻上前采访他,这沉船新闻已经到手,现在争取为生物版块再增加一则头条,

……………………………………………………

吴明跟诸葛大昌陪同苏谦忙了一天,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三个人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各自的房间,

过了不久,吴明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独自出门了,

站在无人公交站牌下,吴明拿出了新买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接通后,他用纯正的厄罗斯语说道:“小七,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大象的手都在颤抖,可是他声音却十分平静,无奈的道:“可以不叫我小七吗,我们是同年,你沒有任何证据表明比我大,你为什么不能叫我大象。”

“好吧,小七七。”

“还是叫我小七吧,很高兴还能听到你的声音,你沒事吧。”

吴明轻笑道:“出了一点小事,我现在人在华夏,你们现在就过來跟我汇合,我有事要找你们商量。”

大象略显急争的说道:“我们现在全都在华夏,你人在哪里,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你,为什么你一直都沒有联系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來话长,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可以拍成一部好莱坞大片。”

“是你常说的爱情动作片吗。”

“哟,有长进啊,大笨象居然会说冷笑话。”吴明摸了摸鼻子,道:“总之,我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

大象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以为你是因为女人才把我们丢下的,难道是我们猜猎了,亲爱的狐王大人。”

吴明轻咳两声,威严的说道:“在你们的心目中,我是那样的人吗。”

“是。”大象非常老实的说道:“两年前,你为了追求摩纳杰王室的公主娜塔娅,曾以撇下我们失踪了三个月。”

“靠,那次是我被那个变态女人软禁,软禁你知道吗。”吴明情急之下用了华语,他愤愤的说道:“那个公主不但交了几个男朋友,她还交了几个女朋友,还说不介意分两三个给我用。”

“那您为何不接受她的好意,最后还要找我们一起偷走她的宝贝。”大象爽朗的笑道:“说吧,是不是又有人得罪了我们的狐王,这次我们去偷什么。”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是小偷,不要总是把偷挂在嘴边,我们是劫富济贫的侠盗,别人可以毁谤我们,可是我们不能污蔑自己……”吴明谆谆教导一番后,说道:“好了,四眼在你旁边吗,我想跟他说两句。”

“你等一下……”大象起身走出了房间,來到客厅后,他在几个人疑惑的目光中,按下了免提,道:“你可以说话了。”

吴明叫了一声:“四眼。”

“福克斯老大。”

“欧巴。”

“白。”

三个人连忙凑到大象的面前,全都要抢手机,他们一脸激动到难以自持的样子,那表情绝对像是看到死去的爹从地上爬起來,他们是又惊又喜,又想哭又想笑,

听到一片吵杂的声音,吴明皱了一下眉头,吼道:“不要吵,先把手机给四眼,我找他有话说。”

四眼如愿拿到了手机,谨慎的道:“老大,您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吴明吩咐道:“我现在的名字叫吴明,等下我会发信息过去,你接到信息后速度帮我造一份莫桑比克华侨的身份资料输入他们国家的电脑,然后,帮我制造九月份的华夏入境记录……”说着,他顿了一下,接道:“话不多说,我现在三亚,你们速度过來跟我汇合,有什么话见面再说。”

挂断电话,吴明拦下了一台出租车,上车说了酒店的地址,他开始慢条斯理的编辑短信,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是一个讲究证据的年代,如果再有人查自己,就不怕落下把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