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贰佰八十六章 师妹你坐船头,师兄我岸上走。 - 我家的剑仙大人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我家的剑仙大人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纯粹胡闹。”蜀山七圣的大长老走上台前,眼睛朝果爸一翻:“你这姓子什么时候才能改?”

“师傅……”一向没谱的果爹,居然在这时,变得像个小瘪三似的:“我……我只是……”

“回去之后,自行面壁三曰!”老头王霸之气十足,把果爹训得像只拉布拉多……在训完果爸之后,他走到九重山河和身残志坚面前,淡然的作了个揖:“两位,这么多年还能留得一份童心,当真不易。”

说完,他就走到李果身边,看了看,然后摇摇头又走回了莫愁身边:“师姐。”

“啊?”莫愁一愣,指着自己鼻子:“师……师姐?”

老头点点头,然后指着定格状态李果:“师姐,这还须你出马。”

莫愁眨巴着天真无暇的眼睛,满目疑惑:“师姐……”

不过莫愁倒是反应的很快,跟着那老头来到李果面前之后:“然后如何?”

“师姐,放开气海。”老头又指了指李果的额头:“在他的魔眼未开之前,抽光他的灵力。”

莫愁一听,脸就垮下来了,眼眶立刻就湿了:“相公怎会有魔眼!”

老头叹了口气,扭头看着果爹:“问他!”

“我不知道啊……”果爹愣了愣,然后他额头上突然绽放了一只像二郎神似的眼睛:“遗传的,我有什么办法……”

鸟子精在一边嘟囔着:“不是说李家家主的血统都很纯么?这不也是串串?哎哟,也就剩我种儿好了。”

“不是串串。”雪姐姐的眼球变成了白色,身体周围的灵力网也开始运转了起来:“是天罚。”

说着,雪姐姐笑着把小新抱了起来:“你真调皮,等回去我会收拾你的。”

“不要不要……”小新妹子一脸委屈:“爸爸嫁人了,新娘不是我……我很伤心而已。”

“再伤心也不能叫这女人来。”雪姐姐表情突然变得很严厉:“你不知道她要杀你爸爸的吗?”

小新妹子摇摇头:“新新是保护爸爸的勇者美少女……”

“就你还勇者呢。”鸟子精不屑的说了一句:“等回去看二娘收拾你。”

此话一出,所有人俱回头,莫愁重重的伸出大拇指:“方才还满不情愿,一脸委屈。现在便以二娘自居,好博大的胸怀,好丰满的节艹。”

“当然啦。”鸟子精一揉鼻子一耸肩:“都成熟饭了。”

其实这里最凄惨的,其实莫过于百合了,锁妖塔是何等的威力?先不说它必须天下第一神剑轩辕剑来镇守,单单是它一个威名就能让大小妖怪望风而逃的气势,就已然不是一般的东西可以比拟的。更别说现在三十三道法器都没有收集齐全的百合了。

当然,李果其实并不比她好上多少,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蛋疼到爆炸了,身体上各处大穴都同时被锁妖塔的灵力和那纸变态契约上的灵力交替折磨着,一个又内而外一个由外向内,两两一冲,当真是叫李果欲仙欲死。

而且他还感觉到自己双眉之间真的叫一个疼的让人麻木,连想昏倒都显得那么单薄,就好像一个人在用裁纸刀用力的刺入他眉心,并不停的打转似的。更关键的是,他现在能听不能言,能看不能动,似乎被一个无形的大手扼住命运的咽喉……“还在这看什么看?”大长老老当益壮的一脚踢在果爹的屁股上:“带上你的人,去开七星守魂阵!”

“是师傅……”一向乖张的果爹,瞬间成乖张变成了乖,二话不说,拎起鸟子爹带着琥珀、小葵还有鸟子妈和巴豆钻了出去,一边往外跑还一边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啊!四爷!四爷爷……”

大长老扭头朝一个依然留在酒桌上大吃大喝的老头一瞪眼,然后捡起地上的话筒就扔了过去:“老四!”

四爷一愣,抬起微醺的醉眼,把迎面飞来的话筒定在空中:“再吃一口,就一口。”

果然,他说完之后,把一大盘麻婆豆腐连汤带水都倒进了嘴里,鼓着一张嘴哼哼唧唧的跟在果爹的后头跑出大门以外。

“那是蜀山第一阵法高手,玉机道人?”雪姐姐眉头皱了一下:“那你……”

“玉横子。”大长老没多说什么,只是把他飘逸的胡子塞进了高领毛衣里:“小白龙,算算也有三百年没见了。”

雪姐姐点点头:“我们几个都没办法吸光他身上的灵力,怎么办?”

玉横子手捏剑诀,身上的衣裳无风自动:“简单。”

说着他往后一扭头,朝嗑瓜子打酱油的身残志坚和九重山河点了点头:“两位,想看着这小子入魔吗?”

身残志坚揉揉鼻子,蹲到一边:“你懂什么叫魔么?不懂就别瞎掺合了。”

玉横子脸上的肌肉颤了颤,他从小修道,十五岁就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二十五岁成为蜀山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剑气纵横四五百年,却突然被一把破剑质问“你懂什么叫魔么?”,这俨然就是一种侮辱……侮辱啊……可……“算了……”玉横子深呼吸了一口,小声的安慰了自己一句,然后摆出一张慈祥的笑脸:“志坚哥……”

噗……在场的人都喷了血了,堂堂蜀山第一长老,果爹这种奇葩高手的师傅,在这个末法时代堪堪可以称得上是仙人的无双高手,居然……居然叫身残志坚这个泼皮叫“志坚哥……”,刚才一直营造的高手风范,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啊灰飞烟灭……而身残志坚在听到他这一声甜甜的“志坚哥”之后,顿时眉开眼笑:“当年还是老子带你去偷看玉清洗澡换衣服的呢,你刚才还跟我装什么大瓣蒜?问你呢?装什么大瓣蒜!”

玉清洗澡……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太站在台下,脸上怒意盎然,身上的剑气缭绕,俨然和莫愁那股子杀气有异曲同工之妙啊……“师妹!师妹……”玉横子在心里都抽了自己四十多个大嘴巴:“稍安勿躁……淡然……淡然……”

“师妹你坐船头,师兄我岸上走……恩恩爱爱……”身残志坚一边嗑瓜子一边唱着猥琐的小调。

“够了!”玉横子老脸真没地方放了,在场的,几乎全是小辈啊……小辈:“志坚哥……给小弟留点……身残志坚逗够了玉横子,嬉皮笑脸的站起身:“我怎么会害我老搭档呢,我这叫借势。”

莫愁和雪姐姐齐齐一愣:“什么借势?”

玉横子沉思的片刻:“你是说,要重新把锁妖塔封起来?”

“你这不废话么?那张同心咒就是最好的媒介咯。”身残志坚得意的笑着:“用来封李果的同心咒,如果用来封锁妖塔,我相信肯定很精彩。这叫将计就计,小朋友,多学着点。”

“可……”玉横子沉默了一阵:“可这并不治本。”

“治本?你还想治本呢?”身残志坚一抹鼻子:“想治本,你去殉塔啊,去把锁妖塔泡上手,就像你当年……”

“好!我明白了!”玉横子当机立断的截住了身残志坚的话:“换阵!”

说着,玉横子带着他的师姐莫愁,还有白龙雪,以及一脸幼稚无知的鸟子精,围着李果站了一圈,外围的一圈则是剩下的蜀山四圣。

八个人站位很是精巧,乍一看杂乱无章,可仔细观察起来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死穴。

“小子这么多年没落下啊,八门定星都让你给改得这么霸道了。”身残志坚抽着烟,一副赖皮相:“我给你个意见,往宿门星位挪三步,玉虚往北斗星位移一步,莫愁后退一步,那个鸟人你往左上方六十度迈一大步,小白你死锁你自己的本命星,有加成。”

玉横子一听,眼睛顿时豪光大放,回身朝身残志坚拱手:“到底是志坚哥!”

而鸟子精则白了一眼身残志坚:“你才鸟人……你一小区都是鸟人……”

身残志坚呵呵直乐,然后抬手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

五分钟……李果心里百般祈祷这五分钟赶紧过去。身残志坚的话,他都听见了。他虽然不理解什么叫宿门星,什么叫八门定星,但是很显然,李果是相信身残志坚的。虽然俩人打也打,闹也闹,但是李果却始终对身残志坚留着一份无条件的信任。

不过么,这五分钟实在太难熬了……百合的分身已经不能说话了,因为灵力的强行灌注,她的五官都扭曲了,不知道是爽的还是难受的,而她的本体则像被高压电吸住了一样,居然硬生生的悬浮了起来,然后一脸死相的看着天花板。是既恨自己没事找事,又恨李果什么事都能想着她……实际上,李果也是无奈,如果不是当时李果判断准了,直接把灵力往百合身上传,他估计自己现在还得难受一倍,直到现在李果才真切的发现,有一个肆无忌惮的宣泄口,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我当时还准备让他多遭点罪呢。”身残志坚哈哈一乐:“不过这小子的命就是好,居然还有个青梅竹马的过来挡刀。也好,你这小娘皮也是个欠收拾的主儿,今个儿一并办了。”

李果和百合同时把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但是他俩现在的感受是一模一样的,锁妖塔已经把这两个人串联了起来,要锁一起锁,要传输灵力,也一点都没有偏心……“躺着也中枪……”这是百合心里唯一能想的事情,虽然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灵力,可控制不了……这俨然就是一场悲剧:“神经病……李家都是神经病……”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着,天地间俨然暗潮汹涌,刚才还是明媚的阳光,现在乌云俨然已经和海平面连成了一片。没有风没有浪,只有像黑色棉絮一样厚重的乌云,云里还有翻滚着的红色闪电,但是闪电之后却悄然无声。

“搔货来了。”身残志坚呵呵一笑:“让你们见识一下双剑的威力喔。”

说着,身残志坚一伸手:“阿九!”

九重山河侧眼看了身残志坚一下:“装逼,你只是一把剑。”

身残志坚一愣,哼了一声:“你太没情趣了……”

而接下来,在得到身残志坚的授意之后,玉衡真人以剑气为引,发动了阵法。阵法扎起时,大厅里陡然失去了色彩,寂静无声。

与此同时,锁妖塔的灵力夹裹着滚滚罡风,从天空直接贯入,甚至把大理石屋顶直接钻出了一个平滑圆润的大洞,洞的直径甚至长达二十五米之多。

“来了!”玉横子看到被灵气直接穿透的大洞,嘴里啧啧称奇:“锁妖塔为什么和他的关系这么好?”

“艹……”身残志坚一扔烟头:“它就是变态的,它出来之后为祸苍生啊。而且我保证,它就是爱惨了李果,只要李果被它附体,绝对活不过三天。”

李果心中纳闷,不过现在有疑惑也问不出口,只能等着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才能弄个究竟。

至于百合,庞大的灵力早已经把她的分身给冲击成了宇宙尘埃,而百合却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倒感觉很滋补。不过这个滋补似乎有些过了头……她现在浑身僵硬,鼻血横流。和李果一模一样的德行。

“我相公流鼻血了……”莫愁看着李果鼻血流得比血崩还凶,心疼的快哭出来了:“怎么办呀……”

“莫愁稳住叻……”身残志坚在旁边喊着:“别慌啊……你这缺一门,锁妖塔就降临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