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节 405前奏 - 极品官运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极品官运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极品官运第 638节??405前奏

形势果如所料般,第二天好几家媒体上终于出现了城关机关大院门口的事件报道,标题无不以令人触目惊心地标题来吸引读者,省内发行量最大的晚报性质类《江河晚报》,在正版第二条醒目地标志导读:“抬尸伸冤、百姓几多冤”——项州市城关区区委区政府门前的罕见“告状”!

文章详细内容部份,用犀利的文辞和风格,细致地详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对此案背后的所谓隐情进行了深层次剖析,众多反问的遣词造句,也引发了读者公众的深深思考。

随着报纸的投送开始,这一起令人为之侧目的事件,终于在社会公众间引开了广泛关注,用反响强烈来说,一点都不为过!

张里早上准时进入办公室,秘书赵前按照吩咐,也急忙递上当天的报纸,顾不上其他,张里接过后,急急地浏览起来,看着上面醒目的导读,张里心下也暗暗活泛开来,昨天常委会统一决定正式上报,他当时并没有立即到市里,而是要等到今天,就是为了借助媒介这股力量!

在缺乏真正的确实证据情况下,如果昨天他贸然上报,那这件事情,很可能会如同以往常见的一些情况样,被某些领导冠以作风问题而一言带过,作风问题可大可小,生活不检点,说到底也不过是个降级或是党内处分,这种处罚对于有背景的官员来说,不过是疥藓之疾,权以堵塞世人之口而已,待到风平浪静、时过境迁,官员该升的升、该提的提,根本不会受此影响!

正是基与此点考虑,张里才非要等到今天才决定,这是顺势而为,借力打力,这样在外在环境的大形势逼迫下,他就会趁势而为,名正言顺地以一级党委的名议正式上报,以取得主动权,这是一种眼光和策略。

张里花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仔细地浏览完全部报纸,心下对社会舆论公众等形势也大概有数,正要起身,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是市委常委、秘书长曹健打来的。

“张书记,今早的报纸看到了吧?”曹健在电话里道。

“秘书长你好,我正在看。”张里也老老实实道。

“那好,张书记,市委想听取你们城关的汇报,请你准备一下,九点半到常委会议室来!”曹健口气平静道。

“好的,秘书长,我正要去向市领导们汇报,我们区委也刚刚统一讨论过了。”张里也公事公办道。

“好,那请你们准时到场吧!”曹健说完,没有过多客套,就挂了电话。

张里听到电话里“嘟嘟”的回音,没有迟疑,随手就又拨了个电话给区长孙先群,通知后者与自己准时进市里开会。

没多会,委办主任李春善也送来了区委常委会的统一讨论决定,并且按着张里的要求,也递来一份有关的材料,这些都是张里今天要到市里汇报所用,他早就有所准备。

过了一会,区长孙先群也过来了,两人又具体商讨了下有关汇报事宜,检查下相关材料,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才相继起身下楼上车,前往市委而来。

与往常相比,市委常委会议室里今天的气氛照旧有些压抑沉闷,张里二人到达时,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看到他们二人进来,各自抬起头看了眼,二人忙点头致意,这些领导们也轻轻微颔了下首,没有人出言笑招呼,继续低下头有的在抽烟,有的在端着杯小口喝着茶,有的人则是低下头,翻看着手上几份当天的报纸,张里微瞄一眼,就知道肯定是有关城关事件的版面。

气氛中的不寻常,张里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二人找了位置小心地坐下,也默默无声地将材料摊在面前,做好准备,张里盯着面前的白纸黑字,眼神有些怔怔的,从刚才众人的目光中,他看到了一种复杂的心态,很明显,这些项州官场排得上号的领导们,已经敏感地从这件事中看出了些许苗头,也许此刻他们心情也如眼光般茅盾,他们想到了更多,甚至更广!

没多会,市长姜宗宪也阴沉着脸一脚跨进门来,与其他人面色复杂相比,这位项州的二号人物则是显得有些阴郁,一言不发,梳着背头的脑袋微低,但是气势压人,他一进屋,明显屋里的气氛又压抑了许多。

姜宗宪目不斜视地走到属于他的位子上,“啪”的一声,将手上的文件夹甩在了桌上,蓦然的声响惊起屋内众人纷份抬头向他看了过去。但很快众人便又转移目光,继续如旧。姜宗宪在位上一屁股坐下,从口袋里掏出烟,又是轻微的“啪”的一声,打火机响起,一小寸火苗跳动,他自顾自地点上了支烟,深吸一口,又长长地吐出,好像是吐出胸中的郁闷似的,在烟雾飘渺中,姜宗宪眯起了眼,像是在沉思。

但张里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凌厉的目光向他所在方向投来,刚才一直用眼角余光在观察,见状,他照旧是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正视自己面前的材料,仿佛上面有很精彩内容在吸引着他似的,足足有半分钟,他才身上感觉轻松了些,他知道,那道目光已经移开了。

就这样,屋内沉闷着,直到九点半还差五分钟的时候,门外才传来脚步声,不急不缓很有节奏,从这种从容不迫的步伐中,张里知道是市委书记海源到了。

果然,下一刻海源迈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跨进了门,身后是谭秘书悄声而步伐一致地跟随,手上拿着茶杯和文件夹,张里清楚地看到在文件夹下面有着几份叠得整齐的报纸垫底。海源进门伊始,照旧是目光一扫屋内情形,面色平静地走到自己位子上,施施然坐下,谭秘书动作熟练的放下手的一套家伙,摆在其面前,然后轻快地迈步离开。

习惯性抬手看看表,海源目光扫了眼秘书长曹健,后者点点头,海源中气十足的开口了,

“今天请大家过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有关这些东西!”说着,海源扬了扬手上的报纸,

“我想这些报纸大家都看过了吧,上面的报道内容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只想说一点,那就是这个事件的报道已经严重地损害了我们项州高速发展的大好形象!其性质是非常恶劣的,给我们的良好形象带来了严重的破坏!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在改革开放多年的今天,在我们项州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竟然发生了如此性质恶劣、影响严重的骇人听闻事件,抱着骨灰盒堵门告状,这是什么样的性质啊?我们的领导干部究竟是干什么的?还究竟配不配做一名合格的党员?”

“作为项州市委书记,作为这个班子的班长,在这里,我向大家做深刻检讨!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而且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今天早上,就在刚才不久,我接到了部份省领导的质问电话!为了给上级领导、给老百姓和公众一个交代,因此,我决定,一定要严格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将这件前所未闻的严重事件彻查到底!”

“当然了,我们也不能偏听媒体报道一家之言,今天就让城关区的负责人向大家汇报情况,大家都具体听一听,先弄清真相,然后我们再集体讨论!”

海源的说话一上来就显示出了凌厉的严肃,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降至了最低点,沉闷无匹,市长姜宗宪的脸上也如寒霜般,冰冷得令人心寒。

“张里同志,你们具体汇报吧!”随后,海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张里和孙先群二人。

“是,”张里连忙点头应声,拿来出面前的材料,孙先群连忙起身,把相关复印件一一交给领导,这边张里也定了定神,开始汇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