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古武之始 - 逍遥官夫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逍遥官夫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92章 古武之始

在南港的一系列工作都部署好了之后,萧遥就带着楚妤他们回国了。他这次来其实是和几个投资团队的居间调度的负责人碰碰头,把他对金融风暴的一些“分析”交给他们,只要掌握好关键的节点,后边的事情自然是由他们去进行的。

这些人以后都是济黎公司金融投资部的主管,当秘密的投资团队解散之后,萧遥也要给他们一个出路的,所以先碰碰头也是好的。经过这么些年的考察,这些人还是靠得住的。

回国后,萧遥带着楚妤她们先去了蜀都。楚妤是回娘家,而萧遥则要找自己的恩师先把那篇木偶托盘上的战国铭文翻译出来。

他先陪楚妤回了趟市委大院。米兰他们则住在云岭花园。

“萧遥啊!这次陪爷爷他们去南港,有什么感受没有啊?”楚天舒最近的心情很好,前些天国内播放了老首长南港之行的纪录片,刚刚晋级常委副省长的老上级蒋正源就给他打来电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两个字——恭喜。

虽说老首长带着萧遥去南港,和楚天舒的仕途基本没什么关系。可国内就是这习惯,很多事情都要从仕途官场的角度来看的。楚天舒的女婿被老首长如此看重,连去南港这样重大的活动也带着他而且楚老爷子家里这么多第三代都没带偏偏带了个孙女婿,这说明什么?

什么事情都经不起联想,一联想起来那能够说明的问题就大了。而且蒋正源还透露了一个消息,蜀都市委书记缪宏祥要掉浙省任常务副省长了。蜀都市委书记的位子即将腾出来。这对楚天舒来说是上副省级最好的机会。

凭政绩锦都新区的开发,这么大的一个政绩大部分都要算在楚天舒头上。凭人脉,川省是楚家的大本营,虽说之前楚天舒在川省的发展并没有借助家里的背景。但是如今不同了,楚老爷子和儿子的关系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楚天舒连着上正厅,进蜀都当市长。现在又有这么一个进一步上副省级而且是省委常委的副省级的机会。楚老爷子怎么可能放过。蒋正源也考虑的很清楚,现在的楚天舒不是以往的老部下了,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如果能够借着都是新晋常委的机会和楚天舒正式的把未来的从属关系确定了。

那蒋正源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很大上升空间的。楚天舒自然也是了解这位老上级的想法的,话语里也隐晦的将蒋正源称为老大哥。

有了这句话,在蒋正源心里自然就是一个定心丸了。他不会担心楚天舒会因为过去的从属关系掉了个个儿而有什么看法。以后在常委会里,他也是个有圈子的人了。而不用像现在这样亦步亦趋的跟着省长的调子走。像他这样的人没有圈子在常委会就是个摆设,还要时刻担心卷入省长和书记的对抗之中。

“爸爸,这次南港之行,我有一点想法……”萧遥想了想之后,把和老首长在火车上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和楚天舒谈了一下。

“哦!是这样!”原本还以为这次南港行萧遥也就是简单的陪同一下,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呢。关于萧遥所说的精神文明建设的问题,楚天舒之前也有过考虑,但是考虑到目前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这些考虑还没有整理和完善。

“这个情况很重要啊!萧遥,我们吃完饭好好聊聊。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我之前也有过些想法,到时候你帮我完善一下,如果可行的话,先在蜀都范围内搞些动作出来。”楚天舒想了想之后对萧遥说道。

“其实我觉得蜀都是个古城,历史遗迹也很多,而且人文环境很好。如果在文物保护和传统文化的总结整理宣传的问题上能够做个计划出来还是很有必要的。而且……我估计最近中央也有相应措施出台,您在这边提前动了,可能对下一步的进步有好处也说不定的。”萧遥笑着点头答应了。

“吃饭了!你们翁婿俩还要不要吃饭了?”云清走进书房白了他们一眼,她刚刚在外边叫了几声了,他们都没听见。

“好好好!先吃饭!”楚天舒站起身笑着对萧遥招了招手。

第二天,萧遥和岑教授打了个电话,岑教授正在恒老那边呢。他就带着楚妤和葛侬函两人一起上恒老那边去了。

给他们开门的是韩竹青,她一见萧遥脸上就浮现出一脸的笑容,可再一看他身后的楚妤和葛侬函,立时眼里的泪光就泛了起来。

“竹青,带我去你屋里看看,我还没去过呢!”楚妤上前一把搂住了韩竹青,此时韩竹青的泪都已经流下来了。

萧遥被小丫头的这一出弄得异常的尴尬。

“这都是你惹得风流债啊!”葛侬函从他身后走到了前面,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幽幽地说了一句。

萧遥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跟在她后边进去了。

走进堂屋,岑教授和恒老正在喝茶。

“小葛也来啦?”岑教授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后又对萧遥说道,“你小子又淘到什么宝贝了?”

“呵呵!这次去南港,拍了一套战国木偶!”萧遥故作轻松的说道。

“战国木偶?拿来瞧瞧。”岑教授一听来了兴趣,放下了茶杯,眼睛盯着萧遥手里的袋子。

萧遥笑了笑,把那套木偶拿了出来。这时候,那套木偶又恢复了刚拍卖时候的样子,那天试验完了之后萧遥把木偶在客厅里放着,第二天起来,木偶都恢复了原状。

“看着刀工和纹饰,是战国的没错,可惜漆皮有点破损了。嗯?这东西有点古怪啊!”岑教授仔细打量了一会,发现了木偶的连接应该是可以活动的。粗略看着这些木偶显得很不起眼,十二个脱漆木偶,木偶的雕工不错,但也只是不错,有些古朴古香的气息,但也算不得特别好的东西。

现在上面的字自然是消失不见了的。这些字,即便是萧遥用透视之法都看不到,它们本身就是小木块上面的一点点的痕迹,木块拼凑之后,这些痕迹才凑成了这些字,现在的形态,这些木块的组合是分散的,这些字自然也都消失了。

“萧遥,你再把所有的动作都演示一遍吧,也好能让岑教授和恒老看看其中的变化!”葛侬函在一边对萧遥说道。

萧遥把托盘在桌上调整了一下位置,打开托盘边缘的木格,露出了里面的四个金属环,他的手指正准备去拉第四根金属环,葛侬函这么一说他的手立刻转了个方向,直接对着第一根金属环拉了过去。

金属环很细,必须用指甲先挑一下才能握住,萧遥已经全部都拉过了,对这些金属环的接受力度也有了经验,直接加大力道把第一根金属线拉了出来。

十二个木偶小人,再次动了起来。这时楚妤也陪着韩竹青出来了。看到萧遥的动作,她也没说话,先拉着韩竹青在一边等着。

葛侬函和萧遥楚妤三人都已经见过这些小人的神奇动作,可再次看到的时候他们的心里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惊叹,这些木偶小人的动作实在是太自然了,可以说比动画片上的木偶人动作还要自然的多。

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个娃娃似的,伸懒腰,晃脑袋的动作还都显得那么可爱。韩竹青立刻就被这木偶的憨态可掬的样子吸引住了。

这些木偶上面的漆面若不脱落的话,肯定还会更加的好看,对这神奇的一幕,几个人除了感叹还是感叹,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岑教授和恒老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木偶人的神奇,此时包括恒老的眼睛也是瞪的大大的,眼中精光流转,脸上也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套木偶人的动作,也震住了老爷子。

“这些木偶……真像是活的一样!”韩竹青好久之后才冒出了这么一句。这时第一套动作已经结束了。

“不错,真的像是活人,太神奇了!”岑教授赞叹道。

他没有透视能力,此时他心里还在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情况,造成这种动作。任何事物都有原因,再神奇的东西都有来历,弄清楚这些对古文化的发展很是重要。

过了一会,小木偶人的动作减慢了许多,萧遥不等他们停下,又拉动了第二根金属环。

十二个小人,马上面对面的站了起来,互相对练了起来,木偶的动作柔和顺畅,如果不是这些确确实实的发生在眼前,岑教授真的以为自己是在看电视动画片。就是动画片中的木偶动作,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这些小木偶打出的拳法,在岑仲良眼中还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而恒老此时眼中精光迸射,可以说此时除了恒老以外其他人还都不知道这些拳法的意义,而老爷子脸上除了惊讶,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墨门技击!”

恒老爷子一言说出这种拳法的来历,让众人都吃了一惊。关于墨门他们都是研究历史的自然是不可能不清楚的。如果这真是墨门技击的话,这将是历史界的又一个重大发现了。

因为相传墨门技击是第一个成体系的中国古武学的流派,被称为“古武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