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话 满头银发(下) - 轮回眼异世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轮回眼异世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百二十二话 满头银发(下)

神罗大陆可没有原着中的因陀罗和阿修罗转世之说,我的万花筒要想成就最终的轮回眼,便是得有生命系神物吸收才有一定的可能性。

当然,这中间的环节,便是要成就永恒万花筒。

永恒万花筒不但可以让我的万花筒副作用彻底消失,而且还可以让我的万花筒威力更进一步,获得被吸收眼睛的寄宿大招。

项天波,你的眼睛,我要了。

被项鸿邈搂在怀中的项天宇神情恬淡,但是心中却已经冷酷地制定了夺眼计划。

“天宇,你……你没事吧!”

项万重的声音响在耳边,项天宇心中一动,他从这名项家族长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惊异和迟疑的意味,能让一代项家族长,五转以上境界神罗感到惊异的事情……莫非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项天宇迅速从项鸿邈怀中挣脱,却是发觉大厅中其余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复杂而怪异,项天宇立即运遍灵力全身,除了心脏部位新生成的阳灵域略微有些痛感之外,并无任何异常,而项天宇又本能地低头一瞅,蓦然愣住。

他垂到胸前的长发,原本应该乌黑如墨的长发,此刻竟然呈现一种灰败诡异的暗银色,满头乌发化作了银丝!

感受到项天宇身躯突然僵住,项鸿邈也回过神来,一看项天宇,顿时也愣住。

大厅诡异地沉默下来。很多人的目光看似并没有直视项天宇,但他们的注意力却百分百聚焦在项天宇的身上,以神罗的见解来看。一名灵者,尤其是高阶灵者。即便是外貌仅仅发生一丝细微的变化,一根头发莫名地由黑转白。那也绝对会跟身体内部产生某些必要的关联。

而项天宇满头乌发化作银丝,就意味着他的身躯之中,产生了某种极其强烈的改变,甚至是留下了可怕至极的隐患。

项天宇,他会……怎没办?

“很好。”

项天宇洒然一笑,眼眸中闪出一抹不羁之色道:

“二次觉醒已经完成,那就请各位前辈认证一下小子的第二血脉吧!”

言毕,项天宇双手幽然合十,随即大拇指相对。而其背后的虚空之中,则是轰然显出了一根三色大拇指的虚影。

下节白,中节黑,上节金。

“果然……神之指!!”

“此子当真觉醒了完全态阴阳指的血脉啊!”

“不愧是项鸿邈的儿子!比他爹还厉害!项鸿邈空有神之指的觉醒,却完全不能发挥出其实力,而此子的血脉显化如此清晰生动,已完全是待战状态。”

“我们项家之福。”

……

三色阴阳指一出现,本来心中对于项天宇银发变化有众多疑问的项万重也难以自制兴奋之意,连叫了三声好字。然后挥手制造了一面气墙,沉声道:

“宇儿,全力用神之指攻击它!让我们看看你的神之指不是个空壳子!”

项天宇微微点了点头,他现在没有学习任何项家的传承功法。只能凭借着血脉本能来控制阴阳指的力量,但这就够了,他已经明确感受到那股子阴阳融合的伟大意境了。完全态阴阳指,神之指。在他手上诞生了!

项天宇伸出了右手,伸出了拇指。光芒一闪,背后的血脉显化化作了一道光线涌入拇指之中,顿时,原本是两节的拇指,分成了三圈,下节是黑白双色,上节则是完全的金色,而在项天宇的控制之下,金色迅速蔓延,整只拇指完全蜕变为了厚重的黄金之色。

随着项天宇拇指的缓缓前按,虚空中一根巨大的纯金色拇指轰然碾压下来,照得整个宽阔的实验室金碧辉煌,冥冥中仿佛有无法形容的近乎道的力量降临到这一方空间,天地灵力中属于阴阳的力量被一抽而空,金芒耀眼之间,黄金巨指已是点在了气墙之上。

项万重挥手制造的气墙,防御强度怕是轻松超过了一千万点!但是如此强度的空气之墙,却被金色巨指给压得层层塌陷,最终轰然爆碎成了气流。

随着金色巨指的消失,大厅之中嗡得一下,变成了菜市场。

即便是神罗强者都是忍不住轰然叫好,神色激动异常起来。

万年一遇的大灾变即将来临,这是神罗大陆的劫难,也是重新洗牌划分资源的机遇,没有至尊出现,永远都只有在后边喝汤的份。

而他们这些人怕是永别都别想成就至尊了,十颗万象妖果的争夺战异常惨烈,到时候整个项家也就只有项万重、项万川以及另外一位闭关的太上长老才有资格参加,而没有神之指的傍身,他们能够脱颖而出,争得一颗果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项天宇的出现,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上天赐给项家的宝贝!可以想象,往后的日子,项家铁定倾尽全家的资源来培养项天宇,势必让其在最短时间内积累达到极限,触摸到神罗之门,然后进入百年坐死关,成功成就神罗,再修炼项家的神罗秘技,阴阳指血脉的最契合功法,得到最快的进步,最短时间内冲刺九转神罗!

不但需要项天宇在大灾变之中护佑住项家,还要为人类贡献出万民敬仰的荣耀,使得项家真正成为神罗大陆的超等存在。

这一切的前提,便是项天宇能够发挥出神之指的威力来!

万万不要像项鸿邈一般中看不中用!

如今,他成功了!

所有人看向项天宇的目光都变得火热。

项天宇神色波澜不惊,淡淡的笑意挂在嘴边,更加让项万重等人暗自点头,宠辱不惊,不骄不馁,堪为项家年青一代第一人!

他们哪里会想得到,微笑脸孔下,是项天宇一颗走向黑暗的心灵!

冷酷而冰寒。

除了他在意的人,除了对他有用的人,他不会关心任何人的死活,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他更不会在乎杀谁毁掉谁。

项家,会在他心灵深处留下一丝丝的涟漪,同等条件下,他不介意帮扶一把,但若是日后敢站在晓组织的对立面,他也不介意亲手来个灭族之夜。

心脏部位那种不知名的轻微痛感,项天宇并未在意,所以他也更不清楚自身的性格正在迅速而悄无声息地走向了一个极端。

一个他从不认为是极端的极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