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叶开的解决之道 - 官门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官门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929章 叶开的解决之道

叶开的心里面无疑是非常恼火儿的。

他一个个堂堂大市长,此时还代行市委书记职权,居然连个区城建局的局长都喊不动,难道说非得下狠手才能让人服服帖帖?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一辆城建的车才开了过来,然后一个满头大汗的五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从车里下来。

那中年人看到了东城区长何振武,就赶紧过来握手说,“何区长,不好意思啊,今天我休息,出去了,走到半路上才接到唐秘书的电话。”

“你自己去跟叶市长解释!”何振武此时听了众人的投诉之后,已经是满脸怒容,这才知道为什么叶开忽然打电话喊他过来。

说起来,关于市政建设这方面的事情,市里面已经开过了几次会,专门来研讨这个问题,何振武也是参与过的,知道叶开对于这事儿是一个什么态度,也知道短时间之内,叶开不会拿这个问题出来做文章。

毕竟,这是多年以来形成的弊病,不能指望一下子就解决掉。

要彻底解决市政建设中的诸多弊端,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资源,才有可能办得到。

至于说现在这个阶段,不可能有什么太好的解决方案。

现在也就是搞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或者说做好善后工作而已。

可是,很显然东城区城建局这边儿,并没有将这个问题给重视起来。

暴雨过后会出现什么问题,身为一个城建局长,应该是清楚的,而市区里面频繁丢失井盖这种事情,他也不可能不知道。两者加在一起会出现什么问题,那就不言而喻了。

可是偏偏的。这个节骨眼儿上,居然找不到城建局长的人影儿,你让叶开能不生气么?

何振武想着这件事情,就是满肚子的火气。

“叶市长……”东城区的城建局长看着一脸铁青的何振武,心中忐忑不定,如果说何振武都不管他了,那么今天这事儿还真不好办。

他看着叶开,更是有点儿晕,不知道叶开叶市长会怎么处理他?

叶开看看东城区的城建局长,冷笑着说道。“你去做什么我不关心。我关心的是这个井盖的情况,你们城建局在三天前就接到群众电话反应情况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处理?这些天已经先后导致数人摔伤,你们城建局有什么困难,跟受伤群众解释去吧。”

“……”城建局长很想说我不清楚这个事情的。

事实上。区长热线将电话转接到他们城建局办公室值班室之后,接电话的人并没有向他反映这个问题,他一个堂堂局长,正科级干部,也不至于每天处理丢井盖的事情吧?

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底下的人,能推就推了,实在敷衍不过去的时候,才会派个人去看上两眼。想个办法糊弄一下。

只是叶开说罢,又走到井盖边指着井口说道,“你自己去看看,这个井盖在安全岛的边上,就算是白天从外面转进来的行人,也很难注意到。一旦稍有不慎。掉进去就是个头破血流的下场。就在我让人打电话给你们城建局的时候,还有一个摔伤了的中年人。”

“叶市长,这个事情其实……”东城区的城建局长堆着笑脸还要解释。

叶开伸手制止了他道,“你不要跟我解释,你跟何区长去解释,跟主管区长去解释,我只管向何区长提出问题,对你们东城区城建局的领导班子的工作能力,提出质疑。”

围观的群众们听到这里,顿时纷纷鼓掌,齐声叫好。

叶开对此却是没有什么兴趣,转过身去挥了挥手,对众人说道,“既然这样了,那大家就都散了吧,你们提的问题我都记下来了,回头会给你们反应到相关部门解决的。”

何振武看到叶开离开,这才扭头指着城建局长的脑门儿,厉声厉色地说道,“李牧然,这事儿你要不是不给叶市长一个交待,我就给你一个交待!”

说罢,何振武也转身走了,他的心里面也是很郁闷的。

本来这事儿跟他的关系不大,可是如果叶开抓着这一点做文章的话,东城区的领导班子还是有一定的领导责任的。

留在原地的东城区城建局长李牧然,看着叶开和何振武离开的背影,一个向东,一个向西,脑门上的汗珠儿,不由得下雨一般地往下掉。

等叶开和何振武的身影彻底消失了,这才回头朝手下怒吼道,“这两天是哪个接值班电话的?又是那个负责周末维修的?”

“还不是李副局长的小姑子孙红和林队长么?天天值班都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和斗地主。”有人嘀咕了一声道。

李牧然听了,顿时脸色发青。

“没必要生那么大气吧?”徐芷彤跟在叶开的身后,见叶开似乎一脸的恼火儿,就小声安慰道,“这种事情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基层的干部素质就是这个样子了,总得慢慢来才行。”

“这个事情我也清楚。”叶开顿了一下道,“只是硬件条件不达标,那是客观因素,干部素质高低与否,就只能说是主观因素了,东山这边儿马上就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了,跟得上的人,早晚都有回报,跟不上的人,也就只能让历史淘汰了。”

徐芷彤听了,就觉得有点儿奇怪,不知道叶开所说的这个大变局指的是什么?

只是叶开不说,她倒是也不好再问什么了。

叶开的心里面却是很不平静,他也意识到如果不狠抓干部工作风气的问题,早晚这些人都得给他惹出祸来。

东山市的这十几个县区里面,县处级以上的干部都过千了,副厅级以上干部也不少,如果把这些人给调.教好了,确实也是一个难题。

现在叶开就在考虑,等着木婉容过来之后,两个人碰一下头,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一方面削减冗员,一方面让在职干部提高业务素质,然后就是抓廉政工作了,龙城那边儿的工作经验,是要好好地利用起来的。

未来几年当中,东山市会有很多发展良机,比如说高速路、旅游区、生态种植基地,甚至叶开也有考虑过重点发展东山市的重机加工行业,等到这些行业发展起来,地方政府的官员们就会面临很多机会,也会面临着许多诱惑,一个把持不住,腐.败现象就会滋生。

考虑到长治久安的问题,叶开也不希望自己主政之下的东山市,会成为腐.败现象高发的区域,所以对于干部队伍建设的问题,从现在开始就必须要有足够的清醒认识。

就好像是东城区的城建局,虽然也建立了跟市区通畅的信息渠道,却是没有重视起来,干部们依然是抱着过去的想法,混一天是一天,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现在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干部能上不能下,死抱铁饭碗的问题,叶开现在正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开始着手进行较为严厉的奖罚制度。

比方说,一旦超过了某个底线,就将不合格的干部给清除出队伍。

叶开深知,现在唯有抓住一个比较容易让人服气的方向,果断出手,将一部分人给拿下,才有可能让众人慑服,老实下来,否则的话,就算是常委会里面的声音已经统一了,那下面的众多干部们,也未必就能将他叶开给放在眼里面。

毕竟,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日后的大计。

今天发生的事情,倒是给叶开提了个醒儿,让他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不能不去推动了。

“嗯,中午想要吃点儿什么,我请客。”叶开想通了这些事情,不由得回头笑着对徐芷彤说道。

“吃烫菜,喝啤酒,好不好?”徐芷彤想了一下就问道,接着又说道,“我来请客吧。”

“好。”叶开点头同意了,也不知道是同意了吃烫菜喝啤酒,还是同意了徐芷彤请客。

不管怎么说,徐芷彤觉得自己受了叶开的救命之恩,又在他家里面住了好几日,请吃一顿饭还是应该的,至于说这份儿大恩何以为报,她现在还没有想好。

叶开位高权重,少年早发,什么都不缺,据说叶开的未婚妻也是京中的名门之后,仙女儿一样的存在。

徐芷彤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叶开究竟需要什么东西?难道说,她除了以身相许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这事儿始终是纠缠在徐芷彤的心里面,让她最近一直心神不宁。

事实上,自从知道自己是被男友出卖了之后,徐芷彤的心里面就一直很乱,前几日因为状态没有恢复,所以还顾不上想这些事情,此时心神渐渐稳定了,就开始想着以前的一些事情,对于感情的问题更是有了比较深刻的反思。

在她的感情失落,出现了空挡儿之后,叶开的形象就开始自动填充进去,成为他对照反思的一面镜子。

只是这样的变化有点儿润物细无声的感觉,连徐芷彤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若是两个人长久相处的话,徐芷彤怕是又要陷入又一段儿无疾而终的感情困惑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