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宽心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宽心

“我还要去帮主那边复命,这个小子你看着安排一下。”这话说完他就急忙走了。

雪暗天话是如此说,可九娘还是忙活起来,她对着呆愣愣的楚楚道:“还不快点收拾,还有把他带到柴房去。”

九娘一心记挂着她男人可没有闲心思琢磨这不知道打哪来的野孩子,既然交给她来安排看样子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楚楚眼见着九娘急急忙忙向小灶那边走去,也知道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于是端起盘子对着从刚才起就一直毫无存在感的男孩道:“跟上。”

门口的灯笼随风摆动,使得那个男孩的面部影影绰绰,可是光凭着那气场楚楚都能感觉到对方并不是好相处的人,反正于她无关所以也没有多费心思,九娘一个指令她就一个动作执行就好。

那个男孩跟在楚楚身后一副乖巧的模样,或者换个词就是无动于衷,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无法影响他的情绪。

楚楚并没有直接回火房,而是转向到了离近婢女晚上睡觉的地方,隐藏在偏院后方处有一块小小的空地,空地上零散堆放着下人们晚上吃完饭后的餐具。

那里的小凳上正坐着一位年龄稍长与她的女孩,那位女孩正洗刷着碗筷。楚楚见着她十分的欣喜,快步上前将手上的东西搁在了临近女孩的地面上,才小声对着她道:“孔慈,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自从知晓天下会唯有一位婢女叫孔慈后,楚楚就拼尽全力修好两人之间的关系,再加上孔慈心地善良待人温和,楚楚在两人相熟后就坦诚了自己不是结巴的秘密,并且还编了一个凄惨的故事博得孔慈的同情。

其中有一点就是她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无奈贪玩被拐卖,这样也就解释了楚楚她对于诸多常识不清的问题,再而也为她的笨手笨脚找到了理由。

“楚楚,你怎么来这里了?”被楚楚看到她正在洗碗,孔慈稍显慌乱,也不等楚楚开口回答就再次解释道:“玲玲她说她早上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院子还没有打扫完于是就拜托我帮忙……”

楚楚摆摆手,她不用听就知道那些麻烦孔慈的人找的理由,那么蹩脚可孔慈却深信不疑。多说无益,不管她提醒孔慈多少次,临到头孔慈还是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

“我来是有好东西给你。”说着,楚楚将午时包好的另外一只鸡腿拿了出来,对于她们这些下人来说吃是有的吃管饱不管好,想吃好东西那就是各凭本事。

当见着楚楚将包裹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时,孔慈惊的站了起来,“楚楚,你不会……怎么办,会被人发现的。”说罢她还四顾,见着站在院门外的陌生男孩更是惊慌不已。

一看就是一个没做过坏事的乖孩子,楚楚顺着孔慈的目光扫过从刚才起就一直像棵树般没有动作,眼神直愣愣望着一个方向的男孩,内心疑惑一闪而过。

不过她还记得她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安抚孔慈,将包裹着的鸡腿直接伸到了孔慈的嘴边,这个年龄的孩子最是贪嘴,哪怕是孔慈也不禁定住身形,显然有动摇之意。

“我办事牢靠,九娘赏给我的。”见着孔慈欲言又止,楚楚满不在意的接着说道:“我的那份已经吃了,现在这只鸡腿也不是白白留给你的,你看见脚边的碗筷没?你知道我总是洗不干净对不对,这就当做你帮我,我给你的报酬可以吗?”

“真的是九娘?”孔慈直接忽略了楚楚所谓报酬的话语,确认食物来路正常后,颇为高兴道:“楚楚你真好,每次有好吃的都没有忘记我。”

这话说得楚楚汗颜,她每次记得孔慈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为了孔慈的乐于助人,不过她会在将来报答她的,起码不会让她苦恋聂风,最后死得冤枉,想到这里楚楚的面色又如常起来。

“趁着现在没人,孔慈你先吃,吃完再做也不迟。”楚楚殷切的将鸡腿递上,见着孔慈啃得只剩鸡骨头后心满意足的拍拍双手。

而后将骨头接过掩埋在不远处的沙土里,这样的做法令孔慈看着咋舌不已,“楚楚,你太小心了。”

“才没有~孔慈你要记住,你今天没有看见我,而且除了正规的饭食之外什么也没吃知道吗?”楚楚一脸郑重其事,惹得孔慈急忙点头应道。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楚楚笑了笑,“九娘还有事交给我办,孔慈刚才给你的东西还是放在老地方啊。”

跟孔慈道完别,楚楚这才拿正眼看向那个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男孩。他这个年纪还分辨不出长大后的长相是否英俊,可是冰块脸长在正太身上怎么都有种不协调感。

来到新的环境也不多话,完全没有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好奇心,他的面色红润能推断出在来到天下会之前生活无忧,但如果是被父母送入帮中学艺的话,也不可能是由雪暗天这样随意的安排。

失去双亲或无亲人庇佑的可能性极大,再加上前段时间帮中传的沸沸扬扬泥菩萨前来特为帮主批命的谣言,足可说明剧情已经开始了。

那么身为原剧中戏份不小的女配角,而崩坏剧中直接来到天下会的状况来看,这位暂时不知名的小男孩,为步惊云的可能性极大。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再而继续仔细观察,越看就越像,心里也痒痒的极想让对方证明她自己的结论没有错。

怀疑但却不能肯定,在于她现在只是模模糊糊记得一部分剧情,当然对于当时看这部剧时还是小女生的她来说记住的全部都是人物情感关系,话说除了吐槽男主角艳福不浅之外,还真没剩下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

楚楚在心里给他记上了一笔,划分为怀疑对象之一,从她个人的角度上来看,只要不与主角恶交,其余部分倒是可以自我发挥。

她始终没有忘记她只是过客而已,等到搜集完毕就能脱离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了,她遵循着做善事结善缘的原则,可却潜意识里不想有太多的牵绊。

这不管是对她对这些原住民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这样在她离开的时候才能保证不会破坏他人的生命轨迹。

柴房距离火房不远,鉴于房屋每年过冬之前都有过修缮,这里整体来说凑合着过上一夜并不困难。

推开木制的门,点星的月光就从这唯一可以通往外部的位置侵入,依稀可以辨认足下几步路,用力推门敞开到最大限度,勉强可以将屋内一切情况收入眼中。

不大的地方零散堆满了柴火,也不知是谁拿用的时候不小心,记忆中能落脚的地方被占据,整个柴房乍看下去似乎没有能容人躺下的地方。

楚楚不禁有些傻眼,她转过头看向从刚刚起就一直站在她身后,没有丝毫关心自己晚上睡眠状况的某人。心底好奇对方是真不在意还是在装,于是她并没有直接掉头就走,而是对着他道:“就是这里了。”

他在楚楚话落,连周围的环境也没有打量更遑论是施舍给楚楚这个带路人眼神,直接就神情麻木的迈步走进柴房,而后用脚踢打腾出仅容一人站立的空位坐下,整个人直接缩成一团。

对方明显缺乏安全感的动作让楚楚徘徊不已,如果这位真的是正主,那么也就表示着他正经历着人生当中最为痛苦的事情。

家破人亡。

最为悲哀的事莫过于此,给了你触手可及的希望,却永远得不到。这对于一个本该无忧没心没肺玩闹的孩子来说太过残忍。

楚楚同情主角步惊云,因为他的童年没有真正可以回忆的温馨快乐,现实的磨难使得他不得不成长为适应生存的人,这份规则不会在意你的年龄,没有庇佑还肩负着仇恨。

楚楚做不到装作没看见,冷心冷肺的将他独自丢下,也许是她过于脑补那些没有存在或者说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这位男孩或许是被其他的事情困恼。

可她不能怀抱着只为和主角修好的心态来过人生啊,这里不是二次元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伤了身体会疼,难过时哭泣的眼泪也带着温度,这是一个无比真实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真实到她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得到安稳平静的生活。

每个人都在苦难中渴望被人拯救,可是英雄有限,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雪中送炭的温暖。

既然现在的你不需要帮助,那么想想你伸出的手,在未来也许会拉住你,怀抱着如此期待,会不会想尽心的去做一次英雄?

会的,楚楚在内心里坚定的答道。

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投身也不知道还要到什么时候,不如活的肆意一些,不要顾虑那些虚无缥缈的枷锁。

沿着冰块脸刚刚开阔出的道路,楚楚走向那个抱成一团的小人,用力拍打了一下那个孩子的头部用与平常无二的声音道:“兄弟,吃宵夜不?”

无人回应。

如果打上动画效果那么楚楚的额头上方绝对有三条黑线滑过,满腹热情的人立马被泼冷水,这个时候楚楚进入自说自话状态,通常我们可以管这样的模式叫做掩饰。

她先是嘿嘿干笑了两声,再而噼里啪啦如竹筒倒豆般不停歇,“你可以叫我楚楚,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乐于助人,所以兄弟,你有什么问题来找我绝对不错。”

对方依然无动于衷。

楚楚再接再厉,“你是跟着雪暗天回来的吧,不管从前怎么样,来到天下会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起码不会短你的吃穿用度……”好吧,楚楚绝不承认她的这段话里浓浓的宣传洗脑嫌疑,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可说起来却顺口至极。

见着对方提到雪暗天名字时耳朵微动,这样细微的反应没有瞒过一直观察着他的楚楚,再而两人现在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所以他身体的抖动也一样让楚楚感受到了。

如此楚楚就知道了使力的方向,开始从九娘谈起,延伸而至各种听闻到的传言,用对方在意的事情引诱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回应。

然而对于电视剧情不了解的楚楚不会想到,对方已经告诉了她身份,杀害霍步天的凶手,让他抛弃了霍惊觉这个名字,仇恨的种子早已埋下。

“你想不想知道雪暗天最大的弱点,我告诉你哦……”楚楚扯着扯着就忘形了,话没经过脑子就冲口而出,当然里面玩笑的成分大些。

可是停顿的后果却是楚楚没有想到的,原本因着找到人说话,多日不曾见的笑脸重回脸上之时却被男孩猝然抬头射向她的目光给逼了回去。

楚楚从来都是不相信注册送38体验金里面描写的复杂眼神,眼睛如果真能如会说话般可以传达人那么多的情绪,那嘴长着不是没用了吗?

可是这一刻楚楚却是目眐心骇

在朦胧月光的照射下,楚楚只看见了一双充满血丝满含怨恨的双眸,疯狂慑人如嗜血的猛兽,下一刻似乎就会不顾一起的硬扑上来。

楚楚跌坐在地,对方现在哪怕不开口楚楚也以懂得他的情绪,双唇抖了抖楚楚移开目光直视着地下散落的树枝,弱弱道:“我,我,我是开玩笑的,因为他们都说雪暗天一把岁数了还没有子嗣,所以他最大的弱点就,就是……”

话没有说完,楚楚还是因着受不了低下来的气压,忍不住拔腿跑了出去。

跑了几步快到院门口的时候,楚楚脚步慢了下来,并满心懊恼自责。右手忍不住拍了拍她自己惹祸的嘴,心里颇对不住那个男孩,明明刚刚是想安慰人的却弄巧成拙。

心底不是滋味,楚楚在原地停下,心里想了好几种补救方案。

雪暗天为了复命一路上肯定是风尘仆仆,加之天下会地处山脚,远离城池。最近的休憩点起码需要一个时辰赶路,往回推算的话,怎么都不会有吃晚饭的空闲。

就算有也一定是将就着冷硬面食凑合,既然刚刚她都问了对方是不是要吃宵夜,不如就按照原计划,去给对方弄点吃食,这个时候来玩热腾腾的汤面再好不过了。

楚楚躲躲闪闪来到了小灶这边,一则现在去火房生火动静太大不好解释,再而一般情况下九娘肯定会在她男人复命这段时间张罗吃食,现在过去时机再好不过。

如楚楚所料。

灶下的火还没有熄灭,锅也还是热的。楚楚手脚并用攀爬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过高的灶台,灵巧的朝边角上挂着的簸箕处走去,掀开覆盖在上的纱布,露出里面今天刚擀好的面条。

里面取用了稍许,见此楚楚心下一喜,看来食材少了自有九娘圆过去,不用她担心。

取了一碗面的分量,再而拨了拨簸箕里剩下的面条,使之看上去蓬松些。

剩下的不过就是沿着九娘的取用依次拿些,一路搜刮下来,这碗面里内容丰富荤素搭配皆有。

一碗面很快就下好了,在灶台上搁下面,楚楚跳下地面。再而从远处搬来平整的柴火垫着,费了半天劲才端了下来。

这人小有好处也有坏处,起码行动不便就是坏处的其中一点。

楚楚拿自己的手绢垫着这碗往外直冒热气的面,一路畅通的来到了先前离开的柴房门口。

犹豫徘徊片刻,楚楚还是没有选择进去,她敲了敲先前离开之时没有关上的门,高声对着里面道:“刚刚是我不对,我下了碗面,如果你能原谅我就把它吃了吧。”

里面没有任何的声响发出。

楚楚咬了咬牙,在离开之前还是补充道:“那,我放在门口了,你,没吃的话我会很伤心的,会惹不住哭的哦,这碗面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做好的……”

适当的示弱,话说不知道以前在哪里看见的,小孩子都是很好说话的,这样哄上一哄应该会没事的。

虽然楚楚她本身是一个夜猫子,可是小孩的身体经不住,瞌睡感说来就来。这样也就看不见对方的反应了,内心遗憾可楚楚也不想在半路就睡过去,于是只能顺应身体需求向婢女睡觉的地方走去。

在盖上被子前楚楚对自己说道:明早第一件事就是去柴房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改了点细节,感觉还是苏了 = =

见谅,为了剧情需求嘛~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