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伙伴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伙伴

说起来楚楚她从来没有养过小动物,一时间让她养斑斑也是赶鸭子上架,可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楚楚也发现了她的饲养方法不对。

斑斑身体渐渐长大健壮,可是却还是不能像一只真正的鹰一般在高空飞行,甚至低空飞行对于它来说也十分的困难,为此楚楚还特意走得远些观察了一番与斑斑体型差不多的鹰类。

难道是因为斑斑发育迟缓?

这里又不像现代不懂的问题能及时查阅资料,饲养鹰类对于楚楚来说完全是摸瞎。

而那时看见斑斑的时候楚楚也知道如果当时不是她喂养,斑斑早死了。她还依稀记得如果有陌生气息的幼鸟会被赶出巢穴。

可是如今也不知对它来说会不会是另外一种折磨,楚楚有预感,如果再想不出办法的话,斑斑可能成为一只永远也不能在天际翱翔的鹰。

楚楚自从想到这一点,白日里总是有事无事往斑斑这里跑,带着它爬向高处然后把它往下扔。

经过这样的训练斑斑总算是飞的稳当了些,可是楚楚并不十分放心。有时还是细心的在林中寻找,妄图能找到如斑斑一样的同类,通过观察它们的习性用以调整训练计划。

这是楚楚来到这里后最为认真对待的一件事情,如此执着也是楚楚自己从未想到过的。

楚楚问过自己的心,为什么自从投身后对凡是都不在乎的她会如此看重斑斑,也许是因为需要陪伴吧,斑斑的到来正好是她孤身一人来到天下会这个新环境的时候。

女孩子在陌生的环境里总是需要一些寄托,不管别人是怎样的,起码对于楚楚来说斑斑已经成为了她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看着自己最为亲近的伙伴长大,在能够努力的范围之内楚楚一点也不介意辛苦一些。

功夫不负苦心人,在楚楚每日整片林子乱窜之下,终于发现了她以前所忽略的细节。

她在另一处高山的山脚下发现了一具新鲜的小鹰尸体,说是小鹰正是因为它比之斑斑来说体积更小,而惹得楚楚注意的正是它的双翅,鲜血淋漓。

楚楚翻看了一番,得出了一个她并不想要的结论。此刻的她已经意识到她到底忘记的是什么了。

还记得以前学过的课文里还提过,母鹰会折断幼鹰翅膀上大部分的骨骼,将它从高空推下,这是决定它未来能否在广袤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关键。

似乎破茧而出的蝴蝶也是如此,成长过程中都有一道需要迈过的槛,可是如果失败的话,斑斑它不就永远的离开了她吗?

她到底该怎样选择才是对的?

或许说将选择的权利交给斑斑它自己?

楚楚在回去的路上有些失魂落魄,她宁愿她忘记了这段记忆,或者说没有发现斑斑之所以不能飞翔的秘密。

其实她不在乎斑斑不能飞翔,她可以养着它。比起以后可能见不到斑斑,她情愿自私的剥夺斑斑飞翔的权利,忍着剧痛振翅高飞,不成功就是死路一条。

时间不等人,近日就需要作出决定了,楚楚把手上的最后一片肉喂给斑斑,简短易懂的告知斑斑目前的情况。

没想到斑斑居然毫不犹豫的就点头选择了断翅,是因为没有听懂她说的意思吗?

楚楚心中疑虑,斑斑思想简单所以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抉择与死只是擦肩而过?

不,其实不是这样的,动物的直觉是敏锐的,对于它们来说拥有生存的技能攸关性命,它们不畏生死,它们在乎的只是自身是否能独立坚强的活着。比起群居的人类,某些动物更加强求于自身的能力。

楚楚刚准备再次开口,却突然一惊发现距离几步远的树上规律的掉下木削。

有人!

心,扑腾扑腾乱跳一时之间竟让她感觉到疼痛,刹那之间犹豫是过去揭穿对方藏身之处,还是当做没有发现如无其事的离开。

身体替楚楚做出了选择,向前的步伐让她定下心神,思索待会见到来人该如何的应答。

这片地段鲜少有人来,以前她不知侦查了多少遍,没想到一时的疏忽,偷懒着急斑斑的事情忘记应该经常性的换地方,却再今日带来了如此麻烦。

在依稀可以见到树梢上的身影时,楚楚停下了脚步,“你,是……”

是他!

是那个有着一面之缘在柴房住过的家伙,现下他已经换上了天下会外门弟子统一的服饰,坐在树梢上拿着一把刀在雕刻着什么,见着楚楚的提问也没有将视线放下投向楚楚。

可楚楚一瞬间却像被雷劈过一样,如此熟悉招牌般的动作,此人不是缩小版的步惊云是谁?

那天她那不靠谱的猜测居然是真的,中大奖都没有此刻楚楚的惊悚,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遇见这位天煞?

难道剧情君需要她提前上位吗?

饶了她吧,她错了,她情愿与她的便宜父亲等到步惊云需要麒麟臂的时候再碰见他,起码还能过几日安生日子。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