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无意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无意

步惊云提着一口气奔出城外,四周一片漆黑,连刚才还可见的零散月光竟都隐没在浓厚的云层之后。

楚楚虽奇怪他不在城内找地方歇息,却来到鸟无人烟的野外,可那时高时低的□□疾行与头顶处传来得急促呼气声令她沉默下来。

只是所谓的担心没有持续一会,步惊云就在一处停了下来。可能因为突然止步,还在步惊云怀里的楚楚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体一个踉跄。

原本哪怕是还抱着楚楚,步惊云也能很快稳住。可也许是刚刚伤的严重,他竟只是趁机松开了环抱楚楚的双手。要不是站稳后的楚楚见机快,伸手拖拽着他一只胳膊,恐怕他整个人都要扑倒在泥土地上。

楚楚心里着急的不行,可凭她现在的力气也实在是扛不住步惊云全身的重量,她只能借着拖住他上半身的力气缓缓地将步惊云翻了个身,正面朝上。她自己则直接跪于地面,将他的上半身抱起靠在她身上。

“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楚楚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四周无光,她只能借着刚刚触碰步惊云身上的感觉来判断,可她双手没有沾染上任何的粘稠血迹,所以实在是拿不准他到底是哪里受伤。

步惊云外伤不多,都是一些零星伤口,不足为惧。真正严重的是他不顾身体极限,强行运气,导致内力反噬。将楚楚带到这安全之地,他已全身力竭,眼前一片昏黑,精神涣散得强撑着没有马上闭眼。

耳旁模糊的听着楚楚焦急的呼唤,他努力保持着心底最后一丝清明,断断续续的提醒楚楚道:“屋内,床下……”将心头要交代的事情出口后,步惊云身体仅余的气力消散一空,彻底人事不知了。

那急促粗喘的低声言语,断然一停改变为缓缓的呼气,楚楚的心像是被遽然发力的手一捏,后又因着手指上还能感觉到的气息才渐渐松懈下来。

记挂着步惊云此时的身体,又疑惑于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楚楚眯着眼抬头四顾,果然在其身后不远处发现了小屋。

总不能就在野外度过夜晚,霜寒露重,伤患加上弱女子,身体只怕是受不住。楚楚现下首要任务就是将步惊云给带入屋中。

她先将步惊云上半身给托起,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借力站起,最后使他的背部靠在了她的腿上。这样还没有结束,最后楚楚换到步惊云身前,将他两只手搭在她自己的肩膀上,背起他才算完。

只是这几个小动作就让楚楚气喘吁吁,细小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再加上步惊云身体重量的压制,等楚楚顺利的将他放置在屋中唯一的**时,她已想昏死过去。

容不得她休息,稍稍等得身体恢复一些力气,她又重新站起。床下两字她还记得清楚,可楚楚却没有料到这床与天下会那些不同,竟是石头砌成的。

她不死心的将每一块石头都摸了个遍,可惜的是没有丝毫发现,泄气的坐在地上,楚楚脑中转动不停。

如果不是她以为的疗伤药物,那么床下会有什么呢?眼角不经意间扫过墙上一处,那里插着天下会的旗子,楚楚一愣,这看似不起眼的小屋竟然是天下会的一处据点?更奇怪的是堂而皇之深怕路过的人不知似的,还特意插上旗帜?

楚楚走到近前,垫着脚将旗帜从墙上抽了下来,自然的巴拉起木杆,果真让楚楚从中分开找到了一张纸。

这处据点原是新建,留下这明显的线索也是让驻扎此处之人能了解房屋奥妙。楚楚手上拿着那张纸,才后知后觉的在屋中找起照明之物,等到知晓了这床下是一处只容一人暂避的密室后,楚楚半晌无语。

步惊云这家伙,这是如她想的那般让她遇到危险抛下他,躲在床下不?刚才也是,费劲救她的命,虽然那种情况下不被抛下,让人热泪满眶,可是可是这也太过贴心了吧。

他们之间不可否认有着些许情谊,可是为着这些拼着性命保住了她,她一时心绪实在难平。她不是冷心冷情的人,可是多年来的教导告诉她,哪怕是帮助人也是要力所能及,特别是要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之下。

楚楚一时间没法解释心底的疑惑,或者说以她以前的经历暂时理解不了这样的善意,她也没过多的纠结,毕竟目前处境并不算好。

这样想着她又上前查探起步惊云现在的状况,从表面上看起来步惊云像是睡着了一般,面部十分的安详。楚楚不懂内力这样有些玄乎的东西,所以无法判断是否危急到了步惊云的内里。

可就这样放置不管,楚楚守在他身边也实在是不安心。

“叩叩叩”这样有节奏打击木门的声音让楚楚一惊,明显不是人敲门的声音,还好楚楚进门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锁好了门,“叩叩叩”。

楚楚拔出绑在小腿处的匕首,吹熄房中的灯火,轻轻的靠近门。声音还是没有停止,楚楚紧了紧手中的武器,没有动作,心里想着的却是如果对方有过激破门的举动时,她再下手。

这个声音只持续了一会就停了下来,楚楚惊疑不定,可随后却听见了鸟叫。楚楚小心蹲下在刚刚出声的地方叫道:“斑斑?”

有着楚楚的回应,门外果真叫声变得更加欢快了起来。楚楚一手拿着匕首,一手小心的拉开门,透过打开的门缝发现还真是斑斑,这才放下心来,抱起久别的伙伴。

因为楚楚离开天下会时日已久,所以这次它竟然跟着步惊云一起出来。斑斑自从成为了一只正常的鹰后,越见聪慧,它这次竟带着楚楚离开之后的情报过来。

他们离开不久,天下会的帮众就过去查看了情况,因为是特质的烟花,所以在没有看到步惊云人之后,帮众已经下令在城中据点寻找起来,看样子找到此处只是时间问题。

以步惊云的身份,天下会的帮众也不敢暗害,加上楚楚对步惊云的状况束手无策。她思虑再三,又因步惊云身上还有烟火,也不敢耽误,直接将烟火燃放,又叫斑斑在周围警戒,如不是天下会帮众到来,她还要另做打算。

还好没有横生波折,楚楚等到了天下会的增援到来。见着眼下状况,他们着急的为步惊云打算,因着楚楚身上有证实自己为天下会会众的物件,他们也没有故意为难,只要着楚楚随身照料。

等一群人回到天下会在城镇中的据点,天已擦亮。经过诊断,步惊云的伤调养一阵就好,只不过当时只有楚楚一人,为着向总部交代,楚楚还是被此地的负责人询问了一番。

直到这时楚楚才知道为何步惊云舍近求远,而她算是枉费其一片心意。这是楚楚第一次感受到身为奴仆应受到的待遇,尽管她已经谨慎的按照她的身份行事。

从头到尾都是跪着问话,在她结结巴巴解释了她的来处之后,那位负责人干脆的问起事情疑点,“你怎会在云少主身边?”

“奴婢,在,天.下.会.曾与.云少爷.有.一面.之.缘,在客栈..相.遇,是被强行.捉去,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楚楚十分佩服对方面对着结巴之人还有着如此耐心,不厌其烦的问着细节。

“看着像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介奴仆而已,舵主干脆……”正厅处另一阴沉的声音响起,楚楚虽不敢抬头,也闻得其中恶意。

“不可,这欺瞒也只是一时,此事已在我掌管之地发生,云少主也不日将醒,我们虽有过,但也有救助之功,不必如此。”

“此事还是在云少主醒来后在从长计议。”那位负责人最后发言总结。

厅内一时沉默,楚楚知道快到她的发配了,所以默默的也没出声,身子发颤,低着头努力的掉着眼泪,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千万别炮灰了她!!!

“来人!把她拉下去。”因着楚楚言语中一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也没有仔细说明她与步惊云的关系及在天下会的地位,所以他们自然的将楚楚随意处理了。

这份默然,让楚楚体会了一把古代监狱的滋味,果真如小燕子打油诗所说一般,抬头见老鼠,低头见蟑螂……

直至步惊云醒来问起她,才得以见天日。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几章点击与评论将近100:1乃们太坏了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