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青衫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青衫

危机时刻楚楚灵机一动,想起庙里潜藏着的虫鼠及蜘蛛,驱使着这些小东西直奔三个男人的(晋江)处。

因着时间有限,古代女子礼教森严如果动作慢了,到时候不等着楚楚救估计那位少女自己都会为此自杀,这样就太不值得了。

从包袱里抽出了一把小刀,楚楚按照以前射飞镖的方式,投掷至三人当中看起来武力值最高的男子大腿处。

一击即中。

那人扑向少女的动作顿时止住,手捂着伤口大喝:“谁在这里?给小爷我出来!”另两位一看有人在此处放暗箭,都暂时放过了那躲在角落里的少女,利索地抽出了他们别在腰上的大刀。

庙虽阴暗,却狭隘得很,任何角落亦可一目了然,根本无法让人藏身。

这不楚楚的位置立马暴露了出来,那三人可能是惯常做杀人越货的勾当,即便一人受伤也没有过多地慌乱。

大腿受伤的那位立在原处居然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小刀,虽没有与另两位一样想顺着菩萨爬上来抓她,可眼中的凶狠却让楚楚知道她到底还是莽撞了,这几位可都是硬茬子。

手脚快的山贼已经攀爬至菩萨的肩臂处,楚楚边在心里祈祷快一些,边灵活的移至离菩萨较远的角落,全力将三人的位置尽收眼底。

没有让楚楚等多久,那位一脚已经踏上房梁的男子“哎哟”一声,突然捂住(晋江)处,失力跌至地下。

庙里虽有稻草垫着,可这一摔不轻,看来暂时是失去了行动力。

剩下的两位接连脸色怪异的捂住(晋江)处,可见那些小东西咬的不轻,三人注意力全部被楚楚转移。

楚楚正想着出声提醒那名少女趁机拾起地上的利器好防身,借机在想办法压制住这三人,没想到那少女闷声不响灵活的避开还在地上哀叹的三人,丢下楚楚跑了。

这一举动顿时让楚楚苦了把脸,好吧,这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她毫无胜算与依仗估计也许会同这位少女一般保得自身安全为上,现在她既然动了手也就是相信自己能在这三人手中讨得好。

走了也就走了,反正救人的初衷已经达到,至于报答啥得她更是想也没想。

没有人帮忙楚楚一人更加谨慎,舀在手里的药包算是最后一道保障了,下去只能是找死,楚楚唯有在这狭小的房梁处寻得隐秘处,给予他们重击才是王道。

那三人眼见着到手的猎物在眼皮底下逃走,却无追击之力,满腔的怒火全转到楚楚身上,要不是行动不便,他们在楚楚身上戳几个洞都还算是轻的。

救人归救人,楚楚可没有圣母到搭上自己的打算,一对三,两方间的争斗一触即发。

此时庙外边却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似乎又有人过来了。那人很快便将马匹安顿好往庙里行来。

两方间的气氛更加紧绷,双方皆以为是对方那边来了救兵,一时间全都如约定好的那般看向庙门口。

楚楚所处的位置好,可以说她是最先瞧见来人模样的,那人生的面目俊美非常,一身素净简朴的青衫掩饰不住周身沉稳谦厚的君子气质,他年岁看起来倒是比步惊云稍长几岁,从那健美精壮属于青年男子的身材就能窥见一二,只是一眼,来人身上散发出的沉着坚毅就不禁使人信任安心,看起来颇为忠实可靠,实在不像与那山贼一伙。

而楚楚的视线胶在那青年腰挂的宝剑之上,电光火石间楚楚福临心至娇声在那伙人出声询问之前向着来人嗲声诉道:“大哥!你可回来了,这三人,居然想趁你不在强掠与我。”

这位青衫男子奉家师之命出门办事,已经两夜不曾合眼,老远看到深山里居然有处庙本打算小歇片刻,没想到刚进来就发现这里面不同寻常的气氛。

那三位大汉一身匪气,腰悬大刀,长的也是贼眉鼠眼看起来确实不像是好人,可此刻其中一人腿上负伤,另外两人似乎也行动不便,那先声夺人的女声就显得可疑起来。

他不是枉下定断之人,再而如今的世道的确女子生存不易,所以他开口时并没有否认女子的话,而是干咳一声走上前对三人抱拳道:“各位,不知在下离开之时与舍妹是否有些误会?”

那三人面面相觑,似乎没有料到事情发展演变至此,原本只是打算快活一宿,没想到碰上麻烦了。

早先挨了刀的那位也是老江湖,眼力是有的,这人一看就并非池中之物,他们三人连一拼之力也无。虽怀疑那女子称其为大哥的话恐有误,可这人一副想插手的模样不似作假,如果真的将他们所为道出,也不知此人会不会将他们除之后快。

一时间居然没有回答这位青衫男子的问话。

楚楚一看有戏,打蛇棍上没好气地控诉道:“大哥,别与他们废话,一看就知道他们作贼心虚。我本来按着你的嘱咐躲得好好的,只不过看见他们三人意图**辱抢来的少女,心下不岔才忍不住出手整治于他们,要不是你回来的及时,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小妹我。”

真实情况与这相差不大,来人并没有轻易相信她的话,相反还出声询问。楚楚知道定是此刻的局面令人不解疑惑。

如果是她已经被压制在地上被这三人**辱,这人也许才会直接出手惩治,现在情况未明青衫男子还需要时间判断,如此楚楚出声诉苦不仅解释了此番情况的原因,还间接给那三位做了坏事的山贼一个警示,让他们自乱阵脚。

那三人中被狠狠摔在地上的那位率先沉不住气,愤慨的大叫:“小爷就是做了又怎么样!废话少说,你这小娘皮即使来了帮手爷几个也不惧,等爷几个不费吹灰之力拿下这小白脸,定要在他面前好好享用你。”

他离得远并没有看清这青衫男子的气度,只不过今夜的好事全被打扰了,抓得那位跑了,这位又给了他们大排头吃,一腔怒火无从发泄,此刻早已忍耐不住,出声吓唬于他们,在他的心里三个大男人难道连一个小白脸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子都拿捏不住?

爬起身抓起地上的刀他奋勇的向着那青衫男子冲去,楚楚紧张的盯着局势发展,心里默默祈祷,这位可千万不要只中看不中用啊!

吁~看着下面的发展,楚楚松了口气。

那位青衫男子剑没有出鞘一招就将那人踩在脚底,皱眉看着庙中另外两人道:“看来舍妹所言非虚。”

剩下两人转瞬也躺倒在地,青衫男子动作极快,楚楚目之所见只是一道残影略过。眼见着危险解除,楚楚却并没有马上从房梁之上下来,虽然在这位青衫男子面前躲在上面并非明智之举,可她不想才出狼窝又入虎口,在这武侠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生活的这么久衣冠禽兽也是要防得。

楚楚在等,她想看看这位仁兄如何处置这三人,如此也能窥见其性情一二。

青衫男子行动间自成一番风貌,他没有马上处理地下三人,反而是缓步走至那尊菩萨前,从袖中取出火折子点燃案上油灯,当灯光一亮之际,他抬首望向楚楚所在之处轻柔道:“姑娘你可以下来了。”

楚楚则是在灯光一亮之际调转脸部埋在房梁的阴影处,因着青衫男子没有再叫她小妹,她也顺势道:“多些大侠相救,不知这三人该如何处置?”丝毫没有提及从要从房梁上下来。

青衫男子不以为意,他淡声道:“明日我将这三人送至衙门,只不过今夜要在此处叨扰片刻,姑娘放心,在下并无恶意,明日一早定将护送姑娘去往最近的城镇,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对于救命恩人,楚楚难道说要他立马带着山贼走人?那人目光纯正看起来是位光明磊落的侠者。

楚楚踌躇片刻也知道如果对方存有恶意,她也无法逃脱,这样想着她干脆的从菩萨处爬了下来,是祸躲不过。

见着楚楚容貌那男子只是一怔,再开口时对待楚楚倒是与平常人一样,不,或者说他将楚楚当做寻常女子,一言一行间颇有照顾之意。

这样的举动让楚楚心生好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位青衫男子对她这幅自己都不想多看一眼的容颜如此一视同仁,可见其心性正直并无作假。

两人间解除了隔阂,说起话来就简单起来,不再试探,楚楚怀揣着好奇,目光扫向那庙中一角早被捆绑在一团的山贼道:“大侠为何执意将这三人送至衙门,须知他们做了不少□□掳掠的坏事,就是此刻手刃他们也不为过。”江湖中口称正义之人,往往就是如此行事。

“大侠二字不敢当,姑娘要是不嫌弃,还是叫我一声大哥便罢。至于这三人的处置则是为着,家师自小告知与我,‘势不可去尽,凡事太尽,缘分早尽’,这句话也是我为人处世的原则。”

青衫男子言辞有据,面上也似无深谈下去的打算,楚楚也不好再三追问。

因着他并没有告知姓名的打算,楚楚也就提出早些歇息,明日的事还多着呢。

PS.正好给了偶偷懒的借口,嘻嘻,今日一更哦~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