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叁⑩陆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36叁⑩陆

久别重逢这件事对于楚楚来说十分的玄妙,于岳和她真正相处其实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

那段时间他把她照顾的很好,所以在楚楚离开于岳后一直将这段记忆珍藏在心底,可能是心底一直怀抱着幻想与期待所以在如此戏剧化的重逢后,楚楚内心颇有些忐忑不安。

原以为要寻寻觅觅才能找到的人出现在她面前太过容易,再而于岳也不是记忆中的身份那种不真实感包围着楚楚,使得她在准备与她长谈的于岳面前过于局促。

还好于岳也不急他只是慈爱的看着楚楚,“您这些年还好吗?怎么当官了?”那种柔和的目光让楚楚顿时想起了当年他们还在一起生活的时光,她只是无意间说了一句想吃鱼,于岳他就不顾已经入冬的天气下河抓鱼给她吃。

不仅如此他一个打铁的大男人灶上的手艺还不赖,以至于她刚到天下会的那段时间不适应不说,心里还觉得特别委屈,就好像从天堂打落到地狱般的感觉,剧变使得她不得不快速的适应环境。

当然楚楚这幅小心翼翼的神色于岳也看在了眼里,在县令的府中看到盛装打扮的女儿他就知道离开他的这段时间女儿定是受了许多苦楚。

这些如果女儿不想说他也不会追问,当年也是他的错为了将打好的刀卖个好价钱与争执时忽略了楚楚,要不然楚楚她也不会小小年纪就……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楚楚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作为他唯一的女儿他定要好好补偿她,让她今后的每一天都能无忧无虑。

再而女儿也到了适婚年龄,他还要为楚楚把好关,找一位能疼爱她的夫君。

如此让楚楚重新接受并能同小时候一样依赖他就成了首要大事,“你当时不见了我在镇上四处找了你许久,好不容易得知你的消息,我顾不得禁宵就想去找你。没想到,那天夜里火麒麟来袭我当时仗着手中有利器上前刺了它一刀,没想到手臂上沾上了它的血,顿时整个人都象失去神智一般浑浑噩噩,等到我恢复意识重新回到镇上时,你早就不见踪迹。”

于岳见着楚楚听得入迷,见着他停了下来还连忙追问:“被火麒麟的血滴到,您,您没事吧?”楚楚对于麒麟臂还是十分好奇的,她依稀记得的就是于岳当时一出场就将手臂换给了步惊云,至于这条神奇的手臂是如何异变的她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女儿的关心让于岳十分窝心,他笑了笑安慰楚楚道:“我要感谢这火麒麟的血,正是这条麒麟臂让你爹我有如今的地位,于家的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也必感欣慰。”

说道这里他瞧着楚楚面容中疑惑颇深,也就不再卖关子继续讲起他的奇遇,“当日我本想再追查你的消息,没想到路过临县时偶遇江湖纷争,本不想多管闲事。却没有料到江湖中人收人钱财谋害朝廷清官,我那时被麒麟血灼伤的硬皮早已脱落,麒麟臂力大无穷,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本着试一试的心态不想见难得的好官损命,没想到反而成就了自己的官运。”

“爹,是你救的那人提拔了你?”这并不难猜,看来是因为她的无故失踪造就了于岳的这番机缘,“楚楚,那时你还小爹并没有同你说,早年爹的妹妹就是你的小姑被知县垂涎,你祖父祖母抵抗之下居然被活活打死,你小姑也在被抓当晚不堪受辱,自尽而终。那时爹出门在外寻找寒铁,没想到回来时早已家破。只可惜爹当时并没能为家人报仇,相反还被抓进衙门受刑,好不容易留得一条命在本想去陪你的祖父祖母,多亏你娘相救……所以爹有了当官的机会后就绝不许手下之人贪赃枉法,这么多年一直秉公办事不过是为了当年的事不会再次重演。”

许是想到伤心处,于岳的声音低沉沙哑,楚楚赶忙道:“爹,你不要在想这些伤心事了,许是你这些年公正廉洁所以老天才让我们父女俩能这么快相认。再说有爹您这样的好官,女儿真是与有荣焉。”

于岳心里原本还怕楚楚怪罪于他,怪他有了这样的权势却没有尽快找到她,反而为了那些百姓忽略了她。没想到楚楚不仅理解他还支持他,他的心像是被温水泡的软软地,对着如此乖巧的女儿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疼爱。

这样温情脉脉的气氛却被楚楚的肚子的叫声给破坏了,楚楚搔了搔头一番对话让她对着于岳更加的亲近了些,于是她直接道:“爹,女儿晨起只匆匆喝了碗稀粥,如今腹中早已饥饿。”

于岳问言,急忙起身道:“都是爹只顾着和你叙旧,一时间竟然忘记早过了午膳的时辰,管家也是都没来提醒一下,叫他们端些点心上来。这么多年也不知手艺生疏了没有,楚楚你等着,爹去给你做几道你爱吃的菜……”

楚楚听到于岳要下厨一时没反应过来,所以也没能及时阻止,于岳对她还真是没有话说,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娶生子,对于一个古代男人来说他为女儿做得已经够多了。

等到几道她爱吃的家常菜端上桌,楚楚实在是忍不住,含在眼里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偷眼一瞧于岳正炯炯有神的望着她,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垂着眼假装夹菜用袖口快速的擦了擦眼睛。

到底是有着血缘关系,两人没几天功夫就亲亲热热起来,父慈女孝,让旁人见着羡慕不已。那些一直以为于岳铁面无私的下属难得见到他温情的一面,都有些惊讶。

于岳与楚楚相处下来也感受到楚楚虽受了些磨难,但却难得的性格开朗对人体贴,他没有追问楚楚这些年的经历,倒是楚楚自己忍不住对着于岳说到了她这几年在天下会的生活。

对于楚楚于岳虽才与之重逢,却对她的未来有着一系列的规划,楚楚到了出阁的年龄,虽混迹在江湖中人之中却并没有沾染上江湖人的痞气。

作为父亲他想女儿一生平安喜乐,他当然不会希望女儿同那些在刀口上舔舐的人有过多的接触,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可是女儿从小不再他身边也没有过几天的舒心日子,早早让她出阁婆家的生活并不如在他面前随意快活。

他私心里还是希望能留女儿在身边几年,再帮她物色一位妥当的人家,只有将女儿的下半生安排妥当他才能松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