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47章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47章

眼看着火麒麟毫发无损步惊云深黑的眼睛微微眯起,平淡漠然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奇异的波动。

火麒麟咆哮着向前跑动数步朝着步惊云将爪子挥下,这一击不仅来势汹汹还迅猛如风,步惊云虽早有准备轻巧的闪开可还是被它锋利的爪子抓下了一截披风。

而被火麒麟忽略的剑晨见缝插针,趁着其注意力全在步惊云身上时绕着它小跑了半圈,一跃而起跳到了火麒麟的腰际,在那硬如钢针的毛发上用力一蹬,倒持着英雄剑狠狠一插。

剑居然径直被弹开,与想象中扎进其身体颈部肌肉的目的相差甚远。

火麒麟没有受伤但连番得挑衅理所当然让它发狂咆哮起来,步惊云没有给它继续发威的机会剑晨退下他又重新补上空位,对着火麒麟的脚狠狠一掌击出。

这一击让火麒麟身体不稳,微微倾斜,它不耐的朝着步惊云的方向口喷火焰。

步惊云一击得手,立即侧身翻滚,避开了火麒麟面积颇大的扫荡。

楚楚在一旁看得是惊心动魄,与神兽对阵不适合持久战。

再而两人武力值也不够硬拼,必须得智取,让她想想,于岳是用何种方法来着?

心随意动,楚楚赶忙将放在其身侧的包袱打开,将一柄长枪投出向着步惊云扔去。

原本是打算用作备用柴火得,没想到此刻还真帮上了忙。

“颈部,快看看有没有破碎的鳞片,攻击那里!”楚楚这一声吼颇为响亮,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到那火麒麟冷厉得看了她一眼,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脊涌上来。

胆小的她立马又缩回身子减少存在感,看来她是被记恨了。

擦了擦人中处沾染的汗液,楚楚默默在心底祷告,献血有利健康,麒麟姐你就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们计价了。

楚楚的话无疑给步惊云同剑晨指明了方向,步惊云虽从于岳的只言片语中窥探知晓了火麒麟定有弱点。

他本来还想试探查找一番没想到楚楚居然直言点出,这无疑令他们更加省事。

明白楚楚用意的两人招招直往火麒麟要害之处而去。

火麒麟也不傻,它的头部左摇右摆偶尔还上身直立向着两人扑去,两人相互配合总算占了上风。

楚楚在一旁更是紧张的心里颤动,虽感激于剑晨相助如没有他光凭步惊云一人恐怕不能有此番局面。

可是她心底深处还是有私心,万万不想剑晨好运淋得麒麟血。

要知道创口有限,血也是极少,剑晨得了步惊云岂不是白忙一场,那她何必如此辛苦深入凌云窟?

想什么来什么,前方步惊云阻挡了火麒麟,眼看着剑晨找准位置准备一件刺下,楚楚顾不了许多,竟然直直冲入对阵场地。

她这一下可把步惊云吓的不轻。

要知道步惊云觊觎着麒麟血当然注意到了剑晨的动作,只不过他不在乎剑晨也溅到麒麟血所以并无慌乱。

可楚楚莽撞的冲出显然让火麒麟一下想到了此番境遇到底为何,不顾身上危险及阻拦火麒麟甩开两人直直向着楚楚奔去。

步惊云心慌意乱,眼睁睁看着楚楚毅然不惧火麒麟奋命向前,被火麒麟庞大的身子压下。

他愤愤地大吼了一声向着火麒麟疾冲而去。

头顶一阵腥臭的劲风闪过,火麒麟锋利的右爪抬起楚楚此刻已是大脑一片空白,还好英雄救美桥段总是出现。

一声极为惨烈的刺破皮肉的声音响起,楚楚回过神来连忙调转方向,朝着侧方滚去,一双有力的手臂及时止住了楚楚的滚动,“楚楚姑娘,你怎么样?”

回答剑晨的是一声划破天际的怒吼,震得楚楚难耐的捂住了耳朵,那噪音听起来让人胸口发堵。

楚楚最为关心的就是步惊云在她此番舍己中是否得逞,看着那沾染上火麒麟鲜血的双臂楚楚颇感欣慰,她的付出是值得。

就在这时一阵诡异的震动吸引了楚楚的注意力,受伤的火麒麟这次真得发怒了。

横咬,猛扑,冲跳,扫尾。

直冲步惊云而来,且声势浩大,石窟震颤恐有坍塌的危险。

呼呼的风声在楚楚的身边吹过,比起原本所想火麒麟手上遁走,此刻不管不顾的火麒麟实在是闹得凶。

剑晨见着楚楚没事正准备上前帮助步惊云,没想到却听得步惊云带着极端压抑的大吼,“剑晨,楚楚就拜托你了,带着她,你们快走!”

步惊云这是说的什么话,他们走了,以他一人之力根本就不能敌火麒麟,楚楚气的大叫,“我不走,剑晨大哥,快帮帮云大哥。”剑晨终于地位荣升,只不过还没等他纠结清楚到底应该听谁得,石窟顶端的一块大石直冲而下。

条件反射一般抱着楚楚躲过,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巨大的抖动声,被剑晨护住混乱躲避的楚楚最后的记忆就是脚底裂开了一条大缝,她和剑晨二人掉入其中。

醒来的时候楚楚浑身酸痛,剑晨虽竭力护住她,但那样的环境下到底是不能毫发无损。

令楚楚意外的是她居然比剑晨先醒,观察了一下此刻所在的地方,记忆中落下的地方已经被一堆乱石堵住。

如果想要原路返回简直就是妄想,看来此番注定要和剑晨二人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了,也不知道步惊云最后能不能逢凶化吉。

她撑着剑晨的胸口爬了起来,心内感激她相救,对于他的排斥稍稍减缓了些。

一看他右腿被石头压着,间隙处隐隐有暗红的血液。

楚楚有些慌神,手脚并用半坐在了剑晨的脚边,果真是受伤了。

她试着推了推不动?

于是楚楚别无他法只能试着唤醒剑晨,看看他能否有法子脱险。

“剑晨大哥,你醒醒。”在剑晨身边轻柔的叫唤,还好没一会儿剑晨就有了反应幽幽转醒。

剑晨醒来问得第一句话是关于楚楚的状况,弄得楚楚十分过意不去,她心内也是矛盾不已。

话说也许能够拯救一下这人吧,其实他本性并不坏,只不过是运气不好罢了。

这个问题没有让楚楚忧烦过久,毕竟眼前剑晨受伤,步惊云又下落不知情况十分危急。

出凌云窟是眼下最迫切的愿望。

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两人又继续在这如盘丝洞般的凌云窟行走起来。

楚楚和剑晨首要目的就是出去,但然如果剑晨的伤势恢复良好,他们倒是可以留下继续寻找步惊云的下落。

对于这个决定楚楚是满意得,她担心步惊云可眼下如果剑晨感染了恐怕他们两人性命都不能保。

再而她始终坚信步惊云是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顽强,他们只是暂时失散罢了。

他们两人相协过了两日,这日却察觉到周围环境十分不对劲,越往前走那股热气越浓重,剑晨为了安全起见本想换路走,可楚楚却在岔道一扫眼的时候见着了不得了的东西。

不远处的洞壁之上枝繁叶茂仿佛张开了一张绿色的网,椭圆的小叶簇拥着如同樱桃一般大小的红果照人眼明,

翠绿与晶莹剔透散发着亮红光芒的小果交织在一起相映成趣,藤蔓的影子或长或短的画着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绚丽夺目,令人惊叹不置。

剑晨与楚楚不自觉的向着挂着红果的山壁走去,那盘根错节交叉相连的蔓藤在两人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而那似浓似淡的香气更是引人轻嗅,叶影参差花影迷离,近看就如同绿云层上浮出一团团红雾。

血菩提?

楚楚没有见过故不敢肯定,她向四周看了看妄图找寻能证明这物是血菩提的证据。

他们二人离着奇果不过数十米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不过这个距离却也是最危险的。

一路行来凌云窟内危险重重,谨慎的剑晨拉住向要上前查看的楚楚,“楚楚姑娘,此处有异,容在下查看一番再行动不迟。”

楚楚虽想弄清此果是否是他们此行要找之物,不过他们在凌云窟耽误许久也不差这么一时半刻,“那,麻烦剑晨大哥了。”

剑晨提剑在四周查看,楚楚则听从安排原地待命。

楚楚视力较好她也不看别处,双眼死死盯着那粗壮的根茎,令她诧异的是那植物居然吸附于石壁之上,根茎延伸将这片石壁缠得紧紧得。

本该阴暗潮湿的地底深处却一叠叠地散着纯净的红光,那似血菩提的果子上依稀有着若干条火红的细线,同波纹一般转流不息。

“楚楚姑娘,此处似乎并无危险。我刚刚查看了一番临近的石壁……这,可能真是传说中的血菩提?”极快的排除了周围危险的剑晨,将刚刚粗略扫过的壁图信息告知于楚楚,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怀疑。

楚楚皱眉马上抓出了剑晨话语中的重点,“石壁?在哪里?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心中已有八分把握,这血菩提还真给他们碰上了?

只可惜步惊云此刻不知在何处,否则几颗血菩提吞下他与火麒麟打斗受的伤即刻就能痊愈。

不过没有关系她给步惊云留着,早吃晚吃只要能吃到就行了,做人不能太过贪心。

果真是聂英的自白。

绝对是血菩提。

“楚楚姑娘,据闻血菩提是火麒麟滴血所生,没想到在下有生之年有幸看到如此奇景,实在是三生有幸……”剑晨独自在那边感慨,楚楚忍不住想翻白眼,真敬畏的话待会就不要吃,否则这话不是白说吗?

不过剑晨也的确有幸,按照他的人生经历根本没有机会吃血菩提。

楚楚也不是吝啬的人这东西本该就是见者有份,再而此次也多亏剑晨护卫,否则此时就是她一人的冒险之旅了,自己生活打猎面对随时到来的危险?

实在是到了那一步,为了命也只能硬上了,不过这不是有垫背的嘛?

何必自找麻烦,楚楚心中大手一挥忍痛决定平分,“剑晨大哥,这些血菩提……”

“这些血菩提都是我的!”狂妄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楚楚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坏了,捣乱的来了。

怎么就不能安排一场顺顺利利的戏,非要来过五关斩六将的戏码,她貌似不是升级流的主角吧。

来人却是楚楚怎么也想不到的断浪,这厮不是早早就去投靠无双城了吗?

为何现在又出现在凌云窟,还不早不晚偏偏和他们弱女病残相遇抢宝?

这又得从断浪趁着洪水袭来避开聂风逃走说起,这些年他眼看在天下会出头无望便早早同看上的下家无双城接洽。

作为接近雄霸坐下弟子聂风的他,总能或多或少向无双城提供一些情报,所以独孤一方对他还是颇为器重,不过这些并不足以他离开天下会要知道无双城也不是那么好混得。

可这次出行眼看着雄霸已经怀疑他,他也只能行险招率先离开天下会,否则到时候回去凶多吉少,还不如背着叛徒的身份去无双城拼一拼。

断家子孙同火麒麟有着不小的渊源,既然决定去往无双城,断浪心中自然有一番打算。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以武力向独孤一方证明他的价值,那么在水淹佛膝之后的凌云窟十分值得一探。

他去望无双城之前决定试一试是否能得祖宗保佑得到断家失踪已久的火麟剑,找到火麟剑加上他自身的蚀日剑法,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进入洞窟之后他四处查探,可惜并没有线索,一日午歇之时他却在石窟不远处听见人声。

悉心辨认对方声音离此却是越来越远,他并没有急着现身反而是收敛声息。

江湖中对于凌云窟的传闻颇多,但是有胆进入的绝对不是简单之人,所以他决意小心跟随其后。

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英雄剑的传人及一位同步惊云关系匪浅的女子,离得较远但到底是听了些只言片语原来他们是一行三人不久前还遇上火麒麟险险脱身。

跟步惊云有关的人通通可恨。

跟随三日本想今日趁晚间两人歇息之时结果其性命,没想到此刻找到了传说中的血菩提。

未免异果被无关之人糟蹋,他也就故不得什么了。

直接现身提早行事,怪就怪他们肖想了不该得到的东西。

说完那句断浪也不多说废话,拔出剑抢先攻击,一剑直往剑晨胸口刺而去。

早先腿上就受伤,这几日还未有痊愈的剑晨狼狈的一偏身子,用英雄剑打开了剑尖。

面对着断浪的咄咄逼人以保护楚楚为目的的他,所用的都是反射性的躲闪能力以期拖延时间找寻断浪破绽。

断浪的剑极快又毒辣招招直往人身弱点,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过了几招,而时间拖得越久剑晨的败势越加明显,原本所想一招制敌可谓是痴人说梦,眼见再拖也不能改变局势剑晨咬了咬牙向楚楚吼道:“楚楚姑娘,你先走。”

以剑晨的性格说这话并不奇怪,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楚楚居然没有在剑晨话落之后就急急向另外的道路奔走。

楚楚此刻的内心如同拔河一般左右摇摆,她觉得走不走都是一个结果。

诚然运气好断浪没有追她可凌云窟这么大,先是和步惊云失散再是和剑晨,她没有几分把握能独自一人安全走出凌云窟。

再而此番变故又超出原本预料,步惊云两只手臂浴麒麟血,本因庆贺买一送一。

可是楚楚继而想到其手臂三焦玄关未通之前,两手几乎形同残废不能运功。

树敌颇多的步惊云如果真的这般行走外间,简直就是脸上写着大家快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往近里说步惊云能不能安全走出凌云窟也是个大问题。

楚楚虽埋了火麟剑让断浪没能获得利器,可是老天补偿了断主席血菩提好不好。

只要剑晨一败,这血菩提就全是他囊中之物了,楚楚十分不甘心原本这些该是他们此次的战利品,可以断浪的人品他的手下败将留命都稀罕何谈是与他分赃?

一颗也捞不到,想到这里楚楚真是欲哭无泪。

血菩提生长得地方极深极隐秘,如果不是断层的意外他们决计不可能在迷宫一般的地方安然找到血菩提。

如此旷世异果,重伤治愈无伤增功,怎么能明明近在眼前却不能享用?

楚楚不再犹豫,管不了那么多了。

说什么都不能便宜跟在身后捡西瓜的混蛋,趁着剑晨还能一敌,楚楚转身就去藤下摘取血菩提,摘一个就往嘴里塞一个,像是以前吃草莓一般。

断浪本是在与剑晨对战的功夫抽神瞄了瞄楚楚,可一见楚楚那摘取速度,转眼间血菩提去了三分之一,他再也没闲心与剑晨耗。

排山倒海的杀气,仿佛要劈开空气似的,带著风声的尖啸,直往背对着他们的楚楚而去。

剑晨扫眼一见楚楚动作心中也是惊疑楚楚胆大妄为,可断浪那电光石火般直指楚楚的速度让他心中一紧,顾不得腿伤他赶忙一掠倾身挡在了楚楚所在的方向。

剑尖打了个回旋却原来攻向楚楚只是虚晃一招,而剑晨心系楚楚并没有看破,这一次来不及躲避。

剑晨闷哼一声竟然用手臂硬生生地架住了剑尖,虽他回手快在手臂挨了一下之后继用英雄剑插入抵挡。

可这一下他的左臂还是受伤不轻,鲜血喷涌滴滴从其虎口留下,那场面真是触目惊心。

作者有话要说:更得匆忙,虫虫有点多,见谅(╯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