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美人多娇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也许周围有火麒麟的气息?

来的猛兽并不如楚楚所想般的多,两只老虎,跑得快,目测没有后援。

只见全身形态似猫,身长约五、六尺,一只毛色黄褐另一只毛色偏黑夹杂着条纹的猛兽从左右两侧包夹而来。

世人对于猛虎都惊之惧之,楚楚也只见过隔着护栏状似懒洋的老虎,这样凶恶腥臭之味老远就能闻得的野兽如果不是有凭仗楚楚此刻定然拔腿就跑或者站着等死?

断浪来不及逃跑特别是还有楚楚这个拖累时。

哪怕到了这一刻他情愿放手一战都不愿选择简单的丢弃累赘走人,楚楚的心更加沉重了,得到以利子当头人的重视也不知道她会被如何压榨。

说起来比之老虎在恐怖的火麒麟手下都能逃出生天,楚楚倒是不急不缓。

再而断浪此刻神情紧绷料想也不会注意到她,只恨她不会解穴要不转身就带着剑晨跑回石窟,逃离断浪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劲风扑至,断浪反应亦极为敏捷,霍地移身,恰恰避过来袭,“吱”的一声,位于断浪身后的大树上立时滑下一道深深的抓痕。

楚楚离断浪较远,再而她能控制野兽神智。

索性稳稳挡在剑晨身前,减少存在感否则几轮攻击下来以断浪的精明一定能发现不对。

那头猛虎见断浪避过并不气馁,立时同另一只一起发出沉雷闷吼,张开血盆大口,两虎猛攻而至。

断浪反应虽快但到底是没有独自面对猛兽的经验,再而此次两只其上,不可避免手脚受了些伤。

血的气味令两虎更加亢奋,楚楚默默在心里祈祷盼望断浪能伤的更重些。

坐以待毙并不是断浪的风格,迎头直上越挫越勇才是他的变态之处。

楚楚也没指望两虎能重伤他,只不过是想给断浪吃些小苦报答他这几日对待她与剑晨的恩情。

她也在断浪没有精力顾及他们二人时拽了拽剑晨,悲剧的发现除了将他拖着走外别无他法。

那样实在明显未免激怒断浪受苦,楚楚乖觉的原地站立,小小的期盼了一番救火英雄步惊云的到来。

天上的神这段时日恐是放假了,楚楚的拜求他们全接收不到,反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断浪手中的利剑白芒一闪,身影从被两虎逼至的树上一跃而下,随着下跃之冲势,一剑便向那老虎迎头劈下。

“吼~”斗大的虎头顿被那剑齐颈破下,殷红的鲜血自其头颈外激射而出,恍若一道赤红匹练,泼满断浪一额一脸。

楚楚皱眉担忧另一只老虎性命不保,急忙驱使其逃跑。

只不过同伴的惨死让那只老虎叫嚷更凶,见人就咬攻击起来更无章法,断浪几招之内就将剑刺入了其眉心。

断浪双目怒睁,冷哼一声,“畜生,也不看看大爷我是谁,自找死路。”血腥的情景更在之后,颇有闲心的断浪居然徒手将两虎的皮拔下。

血淋淋的现场屠宰让楚楚瞧着毛骨悚然,她有些后悔一时间的试探之举,两只无辜的老虎丧命不是她所愿意看见的。

凡是三思而行,哪怕是二次元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这次或许只是老虎下一次如果换成人命她恐怕不会再如此轻易原谅自己。

刚刚见血,断浪的气息骇人,楚楚深怕他杀红了眼,在他目光扫来时急忙道:“你放过剑晨大哥,我心甘情愿跟着你。”

难得断浪好说话,居然没有再和楚楚唱反调,他将虎皮背在背上淡声道:“跟上。”

喂,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楚楚就知道答应的这么爽快有鬼,“穴道……”

“再不走我就来补上一剑。”威胁的话往往最管用,再而剑晨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实在令楚楚不敢直视。

想到还有冲破穴道之类的办法,楚楚决定还是不要再和断浪讨价还价了。

没有交通工具,全靠脚走下山来到附近的城镇,还好日头还在正午时分,楚楚跟着身披虎皮一路引人注目的断浪先将虎皮卖了钱后才购置一匹马赶路。

没错一匹马!

中间赶路的心酸楚楚实在一言难尽,总之一句话她实在没能感受到在凌云窟之外有何区别。

断浪马不停蹄赶往的正是无双城,严格来说,无双城并不是一座城。

无双城其实只是建成一个“城”的外观,却并非由皇帝亲自所封的真正“城邑”,不过,无双城这个假城,也不比一般的城邑逊色。

盖其总坛位于河南豫州,而其分坛、更遍布神州三百多个不同地方;势力之广泛,仅次于天下会。

惟一美中不足,反而是它目前暂被天下会所制肘,压抑其拓展,否则,其势力将更止如此。

无双城总坛之内,除了城主独孤一方与其家着及门众长驻之外。

还有少数豫州当地的平民聚居城内,故此城门内外,每日皆有人潮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断浪并没有即时人城,他只是藏身在无双城门五十丈外的一个隐密树林内,先远远窥视无双城周遭形势。

一旁牵着马的楚楚只是扫了一眼断浪时刻谨慎的举动,又重新地下了头。

浑身脏乱因着赶路不曾好好歇息不说再而她脚也软了,肚子更是在经过一系列硬食轰炸后残破不堪急需滋养。

眼下她迫切希望断浪快点去投靠独孤一方,起码今夜能睡个安生觉。

已近黄昏,夕阳西下,许多往无双城经商的商旅已然策马出城。

而守在无双城门外的侍卫,每人神情亦相当剽焊,明显尽是经过无双城主独孤一方精心挑选的精英。

还好断浪只是片刻迟疑而后就进了城,只不过他并没有直奔无双城的总坛,而是事先找了一处落脚之地。

天色渐沉,暮色渐浓,漫漫长夜犹如一只居心叵测的妖精,终于降临在无双城之内。

无双城内,除了城的正中央建有城主独孤一方美仑美奂的府第,“无双府”外,其余那些接近数百亩的土地,尽是布满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十中有七住着独孤一方的徒众,而其余之三,却住着不少平民,俨如一个大镇一般。

此时已是晚饭的时候,大部分城民早已回家吃饭去,当然也有不少人喜欢上城中最旺最热闹的馆子,所以无双城内的夜市亦颇为热闹。

不单吃喝玩乐的馆子,就连横街窄巷,也充斥着不少摆卖油炸小食的商贩,还有人在卖唱。

就在人潮熙来攘往之际,就在那影影绰绰之间,当中,断浪头戴草笠穿梭其间。

他来无双城是为了获得重视虽然这些年他传出不少天下会的隐秘,但他知道那些并不足以他在无双城立足。

既然决定叛出天下会他就不想再想和以前一样庸庸碌碌,获得重视的途径唯有立下大功。

今日他不匆忙入驻总坛向独孤一方报备,打的就是献上天下会在无双城的一处秘密据点的主意,先斩后奏,定然不敢叫无双城的人小瞧与他。

即将发生的腥风血雨却早与楚楚无关。

到达落脚之地还没容得楚楚揣上一口气,断浪这厮就点了楚楚的穴道,重点是点穴的时候楚楚正端着一盆水准备进行梳洗大业。

连解释都没有断浪就从窗口处掠出,留下保持着高难度动作的楚楚。

那一刻楚楚想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个姿势难度太大了她实在是受不住。

断浪有事要做,此时就是她逃走的机会。

这几日她也渐渐发现了身体的变化,虽不知内力具体是何表现,但她却感受到了身体素质跟往日决然不同起来。

简单而言就是原先三千米去小命的她能轻松完成马拉松。

她实在很想探索身体的变化也想找人分享或者学习一些基本吐呐方法,身边陪伴之人不对让她憋屈不已,她并不想让断浪发现她的不同她的作用越大困难就越大。

一时半刻断浪恐不会回来,天下掉下来的机会楚楚当然是狠狠握住。

她碰运气般将精力集中于断浪点过的几处地方,聊胜于无的运功还真给楚楚碰到了死耗子。

身体突然向前倾斜,手上端着的铜盆也顺势落下发出声响,虽及时调整平衡身上还是溅了些水。

轻抬双手,两手都在颤抖可见端了那么长时间的水对楚楚来说何其吃力,还没等楚楚奔向门口门外就传来了小二的问候:“客官?”

楚楚张了张嘴,想说没事,可惜无声发出。

挣脱身体的穴道本就碰巧这嘴不能言她还真不知道怎么破,无法她快步走向门口打开门向小二摆了摆手。

急于离开此地,毕竟断浪随时都可能回来,楚楚将屋内摆设乱放做成一幅有人闯入的模样这才打开包袱换了件衣衫。

也没有值钱的物件,楚楚拿了一件料子看起来还不错的衣衫快步出了门。

等到她换了几枚铜钱吃了肉包子,将衣物也给处理了后夜幕也降临了。

循着背街一处拱桥旁的参天大树,楚楚手脚并用攀爬了上去。

临街大红灯笼高照靡靡丝竹之声丝毫不能阻碍楚楚的休息,她将腰部固定在粗大的树干上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今日暂且只能如此,至于天亮后该如何等她醒来再合计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