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风云决红颜血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53章 风云决红颜血

步惊云语出惊人,不过楚楚扪心自问听到了这个提议并没有十分的反感抗拒,可要是答应的话却又觉得他们两人之间还差点什么。

刚刚确定心意彼此定情,可下一秒就谈婚伦嫁。

这样的违和感就如同第一次与相亲对象见面,对方立马拿出所有财产谈及婚后生活一般。

想是那样想,可楚楚却没有直接对步惊云说出口。

她心里清楚这个问题是毫无回旋余地得,步惊云打定主意要娶,还真没有人能拦着他,所以楚楚没有过多的争辩。

起码她还保有定婚期的权利不是?

鉴于被步惊云紧紧抱住这个前提,楚楚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这件事还是回禀了我爹再定下吧。”

楚楚的托词在步惊云看来就是羞涩的应承,他手上的力道稍稍松弛了下来,扶着楚楚的肩膀缓缓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愉悦的笑声?

没错,咯咯咯咯地傻笑声,楚楚顾不上眼神暴露她的真实想法,诧异的抬头看向步惊云。

这一看之下她半晌回不过神,不笑的人笑起来带给人的震撼完全不能用言语形容。

脑海里曾想过步惊云的各种表情,独独估算错误了他的笑。

他脸上愉快兴奋的小摸样儿,像太阳穿过云彩放射出来,纯粹的如同略过云影田野,广袤的大地勃勃生机急切的抖擞绿叶上的露珠。

这样外露的感情让楚楚呆呆的瞧着步惊云不放,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现实的残酷逼迫着他的成长与无情,事实上谁不愿意天真单纯的活着呢。

似乎这样的步惊云让楚楚觉得隔在两人之间的无形壁垒正在快速消散,全身心的信任一个人那样不可得的依赖似乎变得触手可及起来。

千年一遇的笑脸转瞬即过,楚楚砸吧砸吧嘴觉得意犹未尽。

其实步惊云还是蛮好哄的嘛,顺毛摸完全能激发他潜藏的卖萌特技,楚楚十分期待两人之后的蜜月时期。

没等楚楚回神准备再接再厉的巩固一下步惊云的表情,从刚才起一直被忽略的手猛然被扯拉到步惊云的眼前,“怎么流血了?”

完全跟不上步惊云的思维,刚刚明明还是温馨的感情模式,怎么现在又成了肃杀的嗜血模式了?

楚楚虽然怕疼,可在连番直转而下的剧情变换后,早就忽视了她作为小白鼠自残的一刀。

现在重新回归正题,她连忙开启了抱怨倾诉撒娇的欲-望。

简短的嚷嚷了一句疼,收获了步惊云悉心的包扎,她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两人分开之后的事情。

有一位好的听众,使得楚楚通过语言将一路的惶恐、懦弱、焦躁等负面情绪发泄而出,整个人都变得惬意起来。

步惊云没有打断的意思,包好了楚楚的伤口,他的手很快找到了新的去处。

五指轻柔的捋顺楚楚有些散乱的头发,用楚楚头上仅剩的木钗折腾了一个清爽的发型,要不是楚楚说得太认真,一定会大呼小叫步惊云这项人妻技能。

要知道她最是不耐弄她的一头及臀长发,没有吹风机洗头不方便就算了,她的头发还容易脱落,梳头的时候要格外费时。

等楚楚口干舌燥终于将单方面的谈话告一段落后,步惊云出其不意的重重弹了楚楚的额头,那一下绝对敲红了。

错愕的看向步惊云,楚楚一阵委屈,无缘无故得这样对她,真疼!

“以后不管去哪里,想做什么都要跟我说知道吗?”步惊云看着丝毫没有悔过的楚楚厉声道。

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楚楚进凌云窟的目的就是血菩提和火麒麟的血,他能感受到双臂蕴含着的力量,可是他不满于楚楚一开始没有对他讲实话。

这些让人听起来心惊胆战的经历完全可以避免。

还有断浪,

他必须死。

知道了楚楚吃了那么多血菩提的秘密,步惊云眯起了眼睛双眸中的寒光一闪而逝。

他绝不会给旁人一丝伤害楚楚的机会,所以剑晨最好是已经死了,要不然他还要费工夫去杀了他,英雄剑的传人?

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当然这些他都不会跟楚楚说,既然楚楚想过平淡的生活,那么

他给。

腥风血雨全都由他挡住,只要楚楚愿意栖息在他的羽翼之下,豁出性命他都会护住她。

白头到老,死生契阔。

步惊云的这些心思不直白的说出来,我们情商一般的楚楚是要花好些时间才能领悟的。

所以现在她忧烦的是步惊云的态度,明明是关心她的话硬是要做出一副恶人嘴脸。

再说了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在武侠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里武力值低下的她不用别人提醒都知道要找靠山好吧。现在山自己凑上来让她随意倚靠,为了她的小命她当然以及肯定会欣然答应了。

惭愧的摸了摸鼻子,冷艳高贵、多智近妖的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女们。

拉低了你们的平均值虽然感到身份抱歉,不过,这样靠男人生存的行为现阶段还是得继续。

“以后我会三思后行…”呃,她果然有抖M倾向。

见着一副吃人模样的步惊云,楚楚赶忙乖巧的直接回应不再顾左右而言他,“我发誓,以后一定紧跟你,就算你赶我我也不走。”

一阵讨巧卖乖,虽然楚楚也不知道步惊云到底是哪里生气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努力调节周围气压的习惯。

好话一箩筐的上,步惊云面部没有明显的软化,可楚楚却觉得总算能呼气了。

解决了不知名的矛盾,楚楚迈向了实际问题,“你的伤都好了吗?”

一阵折腾没有吃晚膳的她饿了,伤好出去找吃的,伤没好当然也要去找吃的,前者是步惊云去后者就是她独自出山洞了。

就是因为伤全部好了步惊云才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要知道只有亲身体验过才知道楚楚血的神奇功效,他对看似精明实则糊涂的楚楚一万个不放心。

“腹中饥饿?”步惊云这位冒牌竹马马上就猜到了楚楚想说的话,与其说他善于揣度楚楚的心思,还不如说他对楚楚太过了解。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每当楚楚咬指甲,不是遇上了想吃的东西期期艾艾的开口,就是没吃饱。

满含期许的一双眼眨呀眨,楚楚像是遇见知音一般,连忙点头应是。

步惊云没有选择楚楚在脑中给出的A、B选项,他蹲□子背对着楚楚道:“上来。”

这是要一起去的节奏?

跳上步惊云后背的动作行如流水,晃荡的双腿自然的圈住了他紧实的腰部。

还没感慨一句真细,步惊云就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托住了她的大腿,楚楚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人的亲密接触。

除了幼时享受过父亲给予这样的待遇外,还真是再也没有过与其他异性如此亲密的接触过。

话说就算想一般的男性还真没那个体力背起长大的她,现在的她没有发现步惊云背她的吃力感,真好。

双手圈住步惊云的脖颈,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这样的步惊云浑身散发出的荷尔蒙气息几乎要迷晕楚楚了。

两人配合默契,打了猎物之后也没有再回去拿出山洞,就在一处空地上架起了树枝。

一人处理猎物一人翻烤食物,没有调味料,烤出的肉有一股酸味,并不美味,可两人却将骨头剔得干干净净。

吃饱喝足步惊云抱着楚楚想在附近找一处房屋休息,实在不行冒险进入无双城也无不可,他现在的实力除了独孤一方有些棘手外,其他人他还没放在眼里。

可楚楚却执意不肯,一方面是觉得无双城内危险,即使步惊云现在实力不俗可到底还有她这个拖累。

再而这里离她感应的地方颇近,不去寻找一番实在是横在心里的梗,刚刚既然已经答应了步惊云,那么势必要两人一起去。

步惊云虽心下有疑惑却没有开口询问,无疑让楚楚松了口气,她不想骗他不过合适的理由还真不好找。

事实却是楚楚不需要纠结,需要她寻找的急切的凑上眼前。

这不还在为过夜以及探秘为难的楚楚很快被打断了,还好两人吃过食物后步惊云已经先下手熄灭的火堆,周围食物炙烤的香气也散去不少。

一听到周围有异,步惊云赶忙就抱着楚楚上了树。

大半夜的居然一群人手持火把向这片树林里赶,情况有些不对,可是楚楚记不清剧情了,也不知无双城现在发生了什么。

这一阵异动除了与聂风有关外她还真不作他想,身子不自觉的动了动想转过来看看步惊云的表情,明知道光线不好可她就是忍不住想知道步惊云和聂风这斩不断的缘到底是如何。

那堆人渐渐近了楚楚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猜测聂风犯事被追实在是弱爆了,独孤一方的儿子死了。

貌似独孤鸣还没有和梦成亲吧?

她记错了,还是剧情已经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狂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