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惊世少年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58章 惊世少年

青苔灰尘的遮盖之下,剔透的玲珑长颈瓶逐渐展现在阳光下。

这就是无双城获得的碎片。

普通却不平凡。

阳光的照射下它散发着丝丝寒气,而清凉的水中它却又温润。

这样的瓶子究竟是存放何种事物的呢?

楚楚好奇着,不过她也相信散落的碎片汇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

对于她来说无双城这片地图已经被榨干了,无论里面再有什么,都无可能引她追逐。

不过这里的故事还没有完。

起码故事情节变了,因为明月的姥姥已经死了。更准确的说,她死在步惊云的手上。

无双城主似乎在心里已经认定了杀死其爱子的凶手,全力搜寻霍继潜外,宁错杀不放过。对于潜入城中打探消息的聂风也归结为同伙.

对于明月的逃婚,因为暂时没有其消息,所以明月的姥姥被无双城主抓住泄愤.

明月的姥姥对于无双城主忠心耿耿,在其面前立誓不管她的孙女和少主被杀有没有关系,她生是独孤家的人死是独孤家的鬼,她一定会让她的孙女跟少主阴间团圆.

这样的誓言的确让独孤一方消了不少气,这才允许明月的姥姥加入搜寻追捕的计划.不过一路的蝴蝶效应并没有让她碰见聂风,反而是撞到了楚楚和步惊云从无双城的禁地走出.

这还了得,一句废话都没有,出手就是杀招,刚从一片黑暗的地方出来的处处,被眼前明亮的阳光照得眼前发晕.步惊云猛的将她一扯,让没有准备的她差点与地面亲吻.

接着耳旁发出两人过招的声响才让楚楚明白眼下的状况,对于她这种灵敏度,能够活到现在,果然还是开了金手指.

明月的姥姥出手杀招却没想到被眼前的年轻人给拦住,惊讶之下不敢大意,手里的掌风更加挥的密布透风.

“天下会的步惊云雄霸果然对我们无双城别有企图,座下两名大弟子都派来无双城.既然来了,留下命来!”步惊云的成名招术实在是打眼,即使有人没见过他的真面目,但江湖中人只要切磋几招,他的身份瞒都瞒不住.

“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就来拿!”不狂妄就不是步惊云这厮了,楚楚对于他拉仇恨的行为只能不自在的摸摸鼻子,有资本的人说话底气十足。

两人马力全开缠斗不休,楚楚密切注意着场中变化,并且尝试着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天不随人愿,这边的动静引起了暗中跟随明月姥姥的人马,他们先是传信回城,然后才不紧不慢的上前帮忙。

城主已经给他们下过命令,有情况先传信,不用管这个老太婆死活,最好让他们两败俱伤,他们拖着敌人等待增援即可。

说到底城主并不信任这个老太婆,他们乐见其成。

要知道这个老太婆占着世代效忠的名声,对于城中的事务指手画脚,他们这些小人物深有体会,事办好了没他们的奖励,事办砸了就该他们兜着。

也正是城主以前信赖她,所以他们有苦没出说,现在风水轮流转。

这不,碰上了天下会的步惊云。

他们知道了此人就是步惊云,立马被其煞星的名声所慑。在旁关注战况许久都没有上前的打算。

要不是眼下那老太婆有败势,增援也还没来,他们才不会出来当靶子。

这里面也有会钻营的人,凭眼下的情况,胆大心细敢拿命冒险一搏,不愁得不到城主重视。

各人都有个人的心思,还真有人想捡漏居然摩拳擦掌的向楚楚这边围上来。

找死啊,楚楚心里这样想着,果然步惊云趁着空隙一个掌风扫来将那些乌合之众一网打尽,“滚!”楚楚瞧着最近的一个年龄不大的青年,双腿打着颤。

楚楚颇有些理解他,不是不想逃,身体本能反应,逃都逃不了。

这样一打岔,倒是给了明月的姥姥可乘之机。她也把主意打到了楚楚身上。

也是,楚楚身上打着步惊云弱点的标签,不从这里下手的人是傻子。

只见其衣袖翻飞间,幅度极小一抖,寒光一闪数根银针向楚楚直射而去。

随着这个动作而出,步惊云周身的杀气澎湃而出,震荡衣角:“去死!”’

话还没落他身形就向楚楚移去,全身破绽大开。“你别管我”楚楚朝步惊云吼道,也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拖累,楚楚赶忙将不远处藏在黑暗中的蝙蝠唤出挡在了她的身前。

楚楚是第一次在人前用这样的手段,她有些不自在,如果不是她实在闪避不及,她是会在人前显现出她的不同

看来防身自保迫在眉睫。

关心则乱,步惊云到底还是中了计,身上挨了一剑。那血一滴一滴的向下留,楚楚看着都觉得心慌。可步惊云像没事人一样,越战越勇,最后一掌震断了明月姥姥的心脉。

两人的交战拖的有点久,虽说步惊云顾及楚楚准备撤离,可还是被增援给追到了。

好巧不巧正是最近春风得意的断浪。

死对头碰到一堆能有啥好事,特别是想一雪前耻的断浪。

“雄霸的得意弟子怎么逃了?怎么你也知道自己不如我,现在没有师傅撑腰听见我断家的名声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哈哈。”猖狂的笑声加上找到断家祖传的火麟剑,断浪一改在天下会的谨小慎微,其自傲与多年的怨恨全都显现出来。

楚楚被步惊云抱在身前,她触手湿滑,血顺着步惊云的伤口沾上了两人相连的衣襟。以步惊云的性格逃跑不是他会选择的路,可是已经受伤的他会是断浪的对手吗?

断浪其人武学天赋高,可以说反派的存在虽然结局都是被主角打倒,但是不可否认他们的自身实力强于对手才能被主角挑战。风云的结局她不知道,但是她记得雄霸曾经要断浪输给步惊云,如果两人拼尽全力,也许步惊云要被他看不起的断浪打败?

这也只是根据原剧情的猜测,说实话她一点也不想两人短兵相接。

这个时候争强好胜完全没有必要,万一把无双城主给招惹来了,以她不能和步惊云使出倾城之恋大招的现实情况,他们必定只能在无双城主手上挣扎求生。

可惜有着一排打手威风凛凛的断浪怎么会放弃这个好机会,步惊云以受伤之躯和他对战他非但不以为耻还觉得这正是一个揉捏他的好机会。

踏着轻功断浪一个翻滚就站到了步惊云与楚楚身前不远,带着楚楚的确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步惊云的灵活。

可是他却甘之如饴,自己的女人自己保护,男子汉就该为妻儿撑起一片天。

走不了就正面对抗,步惊云当机立断将楚楚放下掩在他身后。

“啧啧,我们的冷面阎王也有动心的时候啊?我可能忘了告诉你,前几天你把她丢在凌云窟的时候还是我好心帮了她一把,要不然她早就和另外的男子双宿双飞了,哦,还有我们度过的那段两人时光还真是美妙,你死了我正好可以帮你继续养着,哈哈哈哈……”请不要在笑了,断浪的话正中红心,虽然步惊云相信她为人。可是抵不住那强烈的占有欲啊,看看看看,那双眼睛火光雄雄。

楚楚忍住想要退后的步伐,在断浪的颠倒黑白之下伸手向前扯了扯步惊云的下摆,小声嘟囔道:“别理那个疯子,我们快点走吧,人越来越多了!”

几年后的步惊云能不能忍她不知道,反正现在的步惊云是忍不了。他身形暴起,直扑断浪而去完全不顾自身伤口。刚刚步惊云抱着她在众人死角范围内她就有将手伸到步惊云嘴边,有过经验的步惊云怎么会领会不了楚楚的意思。

不过他心里更清楚的是楚楚的这个秘密不能暴露,否则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保全楚楚。这个挫败的现实让他更加谨慎,楚楚这个傻姑娘明明也知道这一点,可是一见他受伤双眼湿朦朦的她总是忘记自身。

真是让他又爱又恨!

武功招数其实跟人的性格有关,就像步惊云虽然因为仇恨身上暴戾之气重,但因他的启蒙武功是霍家剑法,其剑义浩然之气,让他的武功大开大合凛冽之下光明磊落直面对手。

断浪就不一样了,他的武功虽是家学渊源但无人教导,剑招是剑招,他的剑意就是胜!只要能获得认可重振断家威名,不择手段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的剑刁钻防不胜防,几个回合下来步惊云还真有败势。

“滋”断浪的剑挑断了步惊云的披风,剑尖扫过步惊云的伤处,沾了血的火麟剑更加妖艳让人看了更觉不详。

“哈哈哈哈,今天就让你步惊云的血祭我的火麟剑。”断浪看上去把握十足。

他如果真的拿步惊云立功,在无双城更加站得住脚,特别是城主后继无人,断浪打的算盘是悄无声息的让无双城易主,城主心腹的位置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

楚楚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于是她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将断浪那边的站立处指挥地鼠给挖空了,可是她不认为小小的地洞能困住断浪,最多只是让他的行动迟疑一瞬罢了。

局势瞬息万遍,步惊云这边眼看抵挡不住,楚楚望周围一扫,因为断浪的话那些人只是围观罢了,万一颓势不可挡,这些人说不定也想份一杯羹,要知道断浪得到无双城主的委任没有多久,收服手下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

运用能力,悄悄将不远处蜂巢里的蜜蜂吸引来到这边。

断浪她是不敢想,不过这些路人甲她想她还是有应付的实力的,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愁云惨淡!”步惊云掌风一变,原本以无敌的气劲,配以巨掌困住对手的招式徒然变得平淡起来。虽看起来平华无实,可却更加让人捉摸不透起来,云踪魅影形容不为过。

外行人看热闹,楚楚的感触绝对没有断浪深,她只是觉得此招听起来颇为耳熟,这不是雄霸私藏的排云掌第十二式吗?步惊云什么时候偷学的?

发散性思维的楚楚顿时一改萎靡不振,断浪前期厉害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步步的手下败将,你自学成才,我们步步他也悟性高,哼,别得瑟!

雄霸私藏必属精品。

步惊云的形势顿时就变了,两人的处境交换让楚楚松了口气。

江湖这个地方永远存在不确定性。压制了断浪,那个据消息称失踪已久的霍某某又出现在楚楚面前,“断浪,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才是杀死少主的凶手!”

楚楚对他是霍家最后的血脉这点没什么想法,就是觉得他每次出现都是搅局的一把好手,而且时间也挑的刚刚好。

二对一的局势没有持续多久,独孤一方以及被听闻姥姥已死消息的明月与聂风先后而至。

混战开始!

在场嫡属于无双城势力的全都恭敬的半跪在地,口中直呼:“恭迎城主。”

这样一来场中的步惊云和楚楚,聂风和明月这两对组合就明显的格格不入起来。

独孤一方似乎也没料到想要一网打尽的人来的如此齐全,他的主意力根本没在那些手下上,而是一溜烟将四人轻蔑的横扫一遍。

正准备开口给他们定罪以祭他爱子在天之灵,没想到不识趣的人插嘴打断了他的计划。

“启禀城主,属下霍继潜有事禀报,事关杀害少主的真正凶手!”霍继潜将手中的剑插在地上双手抱拳,脸上一片坦荡的大声喊道。

虽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城主,但从出事到现在他却一直莫名其妙的被当做凶手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断浪才不会给他翻身以及打乱其夺权计划的机会,刚刚因为独孤一方到来暂时停下进攻到这不表示他就此坐以待毙,几乎是霍继潜话音刚落,他就将手中的火麟剑架到了霍继潜的脖子上,一脸愤慨的道:“城主此人居心叵测,刚刚帮助天下会的步惊云砍杀我无双城众人,现在又一口咬定凶手另有其人,实在令人怀疑其是否是天下会在无双城的内奸!”

这话还真是说的漂亮要不是要知道断浪为人,还真得教他骗过。

“是吗?那,断浪你今天就替本城主清理门户吧。”独孤一方一锤定音,小人物的死活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断浪现在是一枚好用的棋子,至于棋子是否供他驱使是否有自己的主意手段他都不放在心上,手中能执子的只有他,无双城城主__独孤一方!

“住手”聂风和步惊云不愧是同门师兄弟,这默契!

对比步惊云单纯的想留下霍家血脉不同,聂风的心思复杂难辨。

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叛离天下会改投无双城,自己却在无双城里遇见的此生挚爱。断浪当时帮助他和明月逃走,那时独孤鸣虽受重伤却还没有死。

而此刻断浪急切的想下手处死眼前这人,以他同断浪这些年来的交情,他已经猜到真相是什么了。如此短的时间内好友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在他看来如果当初帮主能收下断浪那他们就不会有刀剑相向的这一天了。

他不想无辜人因此事丧命,但也顾及着和断浪间的兄弟情谊,所以阻止的话出口后下一句居然是:“独孤城主,令子是我所杀,与他人无关。”

“风!”明月没有想到聂风会开口说出此话,急忙出言打断朝独孤一方道:“城主,我和聂风逃走的时候虽伤了少主,但名人面前不说暗话,少主的确不是我和聂风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