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风云决红颜血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59章 风云决红颜血

独孤一方随着明月的话落,原本还算平静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的面容狰狞愤恨可出口的话却是隐含威慑:“我儿已死,你们这些杂碎既然还有脸活在世上,老夫今日送你们一程又何妨!”

不给大家伙反应的时间独孤一方就率先向明月和聂风的方向攻去,背叛了爱子的狗男女,爹今日首先让他们给你陪葬。

混乱就是给人浑水摸鱼的,特别是天真的霍继潜妄想城主为他做主,手无寸铁。此时不解决后患更待何时?断浪惯会借刀杀人,眼见着城主注意力全在聂风和明月身上,佯晃一招首先攻向步惊云,可步惊云身形一动,他却突然朝后一个翻滚将手中的剑投掷向霍继潜方向,嘴里还大声喊道:“城主小心偷袭!”

这样一来正要伸手去拿兵器的霍继潜就被定性成了叛徒,特别是那些没有判断能力无名小卒他们凭借自己看到的,加上人为的误导,很快就上了勾。在霍继潜周围的那些无双城士兵都齐齐锁定目标。这些人里除了楚楚就是霍继潜最好欺负,柿子捡软的捏,拿下霍继潜事后也算是大功一件。

在步惊云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断浪毫不掩饰其心思意图,这世上值得他欺骗的都是有利用价值的人,步惊云已经早早被他定为手下败将的行列里了。

“排山倒海!”气势磅礴的劲气向着直射霍继潜的剑推去,这道劲气稍稍偏转了剑的角度。

霍继潜也反应过来,侧身躲过,火麟剑从他腰侧擦过一道血痕。诡异的是这剑居然像是回力镖一样,刺伤霍继潜后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回转,这一次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直接穿过霍继潜的大腿后回到了断浪的手中。

重伤霍继潜达到目的的断浪专心对阵步惊云,只不过他口中却鼓舞着那些无双城士兵道:“拿下背叛者首级,为少主报仇!城主定然重重有赏!”

利字头上一把刀,富贵险中求。而且这种明显战斗力降低的人,大家伙一窝蜂的都想踩一脚。

“楚楚!离他远点!”离谁远点一目了然,不过楚楚没有料到说此话的尽是步惊云。

霍继潜在步惊云的心中到底是个什么位置楚楚琢磨不清,但是对于下定决心跟步惊云在一起,不让悲剧强加于步惊云一生的楚楚来说,霍继潜是一枚探路石。

这个人本该早早死于其父之手。

他现在站在这里就是一个变数,见微知著,霍继潜最后会是什么结局其实也正代表着那个无从知晓操控一切的手到底有些怎样的本领。

了解对手然后对抗,楚楚她是普通人,但在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她是特殊的,她想利用这份特殊给自己在乎的人一个幸福的结局。

所以她需要知道,代价到底是什么。是

任由事情发展等待结局,还是介入?

楚楚选择了后者,她退后但是却没有远离。这样的举动有些不明智,毕竟勉强只有自保能力的她还想要护住他人?

嗡嗡的蜜蜂声音响起,为了不令人起疑,蜜蜂是无差别围向了所有人。区别只在于是否腹部那根针尖是佯装还是实打实的扎入目标。

除了她和步惊云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挨了几针,或许对于这些高手来说没有实际作用,但异常状况的发生却打乱了场上的节奏。

目前优势偏向于无双城。聂风和明月虽然心灵相通但是却还没有掌握倾城之恋的诀窍,所以此刻对上独孤一方这位成名已久的一方霸主,两人只是勉励支撑而已。

断浪与步惊云不相上下,受伤的步步虽然依旧勇猛,但对战拖延久了劣势也就明显显露出来。断浪心知肚明所以有恃无恐,甚至是还分心想向霍继潜下杀手。

至于霍继潜这位重伤者与武功属于江湖末流的楚楚基本可以划归战斗力为零的队伍。

聂风和明月找准了节奏,两人再次攻向独孤一方的时候战斗力终于不负众望的爆表!这个时候风云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奇幻武功就显现出来了。

明明双剑合并威力巨大,隐隐有凌厉的剑芒闪现,可独孤一方却不知用的什么招式,周围那些无双城兵卒手上的利器居然全都飞了起来半悬在空中,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那些剑最后环绕在独孤一方身侧进入所谓的防御状态。

看来倾城之恋传说中的威力的确值得人忌颤,否则独孤一方不会一改进攻的作风。

聂风与明月的两把剑交叉的向着独孤一方攻去,独孤一方顺势一闪,明明应该可以十分容易回避的招数他却没有完全闪开,双剑乘胜追击在空中一个急转弯削向独孤一方的腿部。

一招得手,聂风与明月二人却出人意料的停了下来。

“独孤城主,今日仇怨并非我愿,城主痛失令郎心绪烦乱,此刻我再问一句,是否能化解这段冤孽”

化解仇怨这话说得真真可笑,独孤一方怎会答应如此要求。可堪与雄霸比肩的一方霸主,如果连杀害亲子的仇人都不能手刃,如何能在江湖立足,还有何人会投奔于无双城?

“聂风,今日就先用你的血祭奠我孩儿,天下会今日对无双城的所为他日必将千倍回报。”独孤一方丝毫不顾及已经受伤的腿部,继续向聂风与明月攻去。明月心中知晓今日必是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局面。刚刚风的决定她并没有阻止,她知道这就是风,而吸引她感动她,让她有勇气挣脱困顿着她往昔岁月的枷锁的正是这样的风。

倾城之恋暂时压制住了独孤一方的攻势,可是也仅仅只是压制而已。明月知道能在成名已久的城主手中坚持如斯,这都是精妙剑术的功劳。

可是她和聂风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聂风伤势未愈不出一盏茶功夫,倾城之恋必定抵挡不住独孤一方。再而,明月的视线不自觉的扫向正在和断浪苦战的步惊云。

姥姥是他杀害的。她听命于姥姥,因为那是她仅存的亲人,哪怕明明她不喜。如果没有遇见聂风,也许她真的就这样嫁给了独孤鸣。

本来她和聂风还在计划如何从守卫森严的城中出逃,没想到城主以及无双城的主力队伍都向城外涌出,聂风听见他师弟的名字后眼神坚定说要过去看看。

还要她先走等他支援步惊云后在与她会和。她怎么会愿意和聂风分开呢,于是他们尾随众人后发现了那瘫倒在树旁,一身鲜血的姥姥。

她曾今在心中试想过如果没有姥姥,她会过上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可这一刻终于来临了,她却一点都不开心,甚至是一度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步惊云的排云掌,她看出来,聂风也是,他说我们先问问云师弟缘由,如果你坚持报仇,那么我会支持你。

她知道这句话对于聂风来说多么的艰难,这个抉择并不容易。所以她私心里希望步惊云就这样死在断浪的剑下,可她再看看那位眼睛一眨不眨直盯战况的少女。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活下来的希望到底有多少。

步惊云比起聂风他们来说的确吃力不少,可关键在于他似乎没有痛觉神经。一旁第一次全程旁观的楚楚少女从头到尾都没有找到步惊云因为伤势而蜷缩不前的动作。

这样的他让楚楚心里闷闷的,再她的记忆里步惊云似乎停留在那个有冷冰冰的外表,柔软内心的少年。可这位少年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逐渐成长,那个因为第一次杀人噩梦绵绵的青涩少年身影渐渐模糊,他用他的血肉铸造了如今的他。

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他。

逆袭这种事情不是每一次都发生在主角身上,事实上楚楚知道也许这一次他们真的栽在了无双城。不知道断浪出于什么心里,他和步惊云的战场逐渐远离了独孤一方。

茂密的丛林中似乎只有他们四人,排云掌最后一招伤了断浪,但受伤后的断浪似乎有了别的考量,他没有刚刚在独孤一方眼皮子底下那么拼命了。或者说他现在真的只是拖着步惊云而已,楚楚想了想觉得断浪定然想坐收鱼翁之利。

杀害独孤鸣被他嫁祸给聂风,他知道有少主在的一日,断浪其人永远只是个跑腿打杂的,他的权利不能实实在在握在手里。而此刻他的野心似乎更加膨胀,他想独孤一方死在聂风手下。他已忠仆的身份出现,短时间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拖住步惊云似乎只是为他自己找个借口罢了。

聂风的疯血发作,独孤一方必死。

可疯血的诱因却是明月。楚楚注意到了那处断崖,而她却不知道如何阻止明月坠落。所以她能做的只是让她的小朋友们注意明月的踪迹,如果明月侥幸活下,她也许能及时施救。

有了故事大概走向,但剧本却往往和楚楚相料甚远。

闭关已久的剑圣今日出关,他的到来让楚楚瞬间破灭最后一丝全身而退的希望。

作者有话要说:慢慢补全~蛋疼,又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