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风云决红颜血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60章 风云决红颜血

剑圣,独孤一方的兄长。

南无名,北剑圣。约战无名,因败退迹江湖。

今日不管是出于各种因由其人都不应该出现,无双城还没有失去独孤一方,按照约定江湖纷争他是不能参与的。

可偏偏他出现了。

树枝断裂的嗑哒声,紧接着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强大的威压让在一旁距离甚远的楚楚脖子一凉,心中惴惴不安。

步惊云反应极快,连忙反手隔挡,却仍然慢了半拍。凌厉的剑气直指心肺。

电光火石之间,步惊云他急忙旋身伏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移动半步。这道剑气端得是厉害,深深穿过步惊云锁骨下方,带出一道血线,血珠沿着剑气散落在泥地,不留半点痕迹。

但这只是开始,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那道剑气得手之后又接连出招,几乎织成了一张密实的网,越是靠近步惊云越是密集紧迫,步惊云似乎已经成了剑圣网中的猎物。

和断浪还有一战之力,可绝对的力量辗压下,步惊云能做的仅仅只是回护心脏。

剑圣与步惊云的距离越来越近,近身搏杀对于实力相差甚远的步惊云并不是好的选择。他们过招的动作太快,楚楚的眼里只看见交错的身影,以及满目殷红的一片。

步惊云以掌相对,一开始还能保持片刻轻灵,可是渐渐他就发现了,他的掌势完全被剑圣压制住了。

那股绵绵不断的吸力,让他的掌不由发生了偏离,招招都不是他想攻击的地方,渐渐他感觉难以支撑,可剑圣的招数却越发狠辣,步惊云全身要害皆有损伤。

自顾不暇。

可也就在这时,断浪找到了机会,等楚楚将黏在步惊云身上的视线转回时。

霍继潜死了,被断浪一剑斩头。湿热的腥血溅了楚楚一身,那种惨烈的景象,让楚楚半晌回不过神。

还是逃不过。

那种宿命的感觉随着而来。

心有所感的步惊云在这一刻居然和楚楚茫然的目光对上,不及楚楚反应,一扬右臂,那手腕飞旋,在周围的空气中形成一个小型气旋。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集成漩涡状的气团,越卷越大最后居然直接抛出砸向楚楚。

气团看起来来势汹汹,可实际上楚楚只感觉到一阵轻柔风推着她向后退,耳畔风声充斥,却再无法移动脚步,步惊云的身影居然渐渐模糊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起,楚楚的脸上满是泪渍。

不像明月可以和聂风比肩,同步惊云在一起的她总是被照顾的那一个。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总是拖后腿的一个。她能做的似乎只是流眼泪,楚楚抬手用力擦干残留在脸上的泪珠,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想回去,可理智上却告诉她,她哪怕回去也毫无用处。何况她也没有那么重要,看,断浪就没有管她这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

“楚楚姑娘?”那种上翘的声调显示出了说话人的惊喜,肩膀上多了一双手稳住身形。楚楚有些木然的朝后看去,是剑晨。

不,不止是剑晨,还有一位。

楚楚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剑晨身后的那人。

他的身形十分显瘦,身着浅灰长衫,一双清凉黑眸,明明只是单纯的看向你,却无端感受到一股沧桑淡然。

让人过目难忘,有着这样一双眼的男人,必然经历过无数次的血雨腥风洗礼,只有这样才能果决冷静。

是无名。

如同无数场春雨过后少见的艳阳天,这时的楚楚心理只有一个念头,收拾残局的人来了。

刚刚步惊云飞溅的鲜血,染红的不知是她的衣衫,那些温热的鲜血让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渴望生存的人与倦怠生活的人是不一样的,步惊云身上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韧性,刀口舔血的日子对于他来说与其是适应不如说是习惯,他有信念,他活下来为了报仇,所以他憋着一口气始终不懈怠。

从刚开始杀人后的夜不能寐,以及定要在溪涧净身,渐渐变得闻着鲜血的味道依然安然入眠。

步惊云每次完成任务无论多晚都会来看她一眼,她还记得有一次她心血**等着他,却久久不见其踪影。于是去了后山,他满身鲜血的靠在那棵老树上因为疲惫过度睡着了。

她偷偷去抽他手上的短剑,想让他躺下歇息。没想到即使睡梦中那剑他都握的死紧,稍一用力还将他惊醒,反手将手中的短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她惊讶的叫出声来后,才发现步惊云的眼才恍惚回神,接着便搂她入怀,“困,别吵。”

因着这句孩子气的话,似乎当时许多的疑问都没有说出口,甚至在后来她能够抽出他手中的剑却不会惊醒他都成了理所当然。

似乎在步惊云面前她就是不同的,她从来没有像哪一刻向如今这般确定,楚楚她其实并无不同,在这芸芸众生中她没有努力活的丰盛,至今没有泯灭在人潮之中,只是她好运得遇到了愿意护着她的人而已,罢了。

这么多年他变了许多,楚楚从来都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主角就是在逆境中成长。

她担心他却又从来不会心慌,因为她知道哪怕她不在了,他也会好好的活着,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是他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可是刚刚她确实心慌了,因为真实的拼杀在险境中生存并不是那么容易。

现在的步惊云不是剑圣的对手,那右肩上的血洞,每一刻都有致命的危险,顾不得其他,楚楚求救道:“剑晨大哥,求你救救步大哥,他不是剑圣的对手。”说着说着楚楚抽泣起来,剑晨果然上道,立马转过身形带着询问与祈求的口气道:“师傅,我们.....”

“这位姑娘,请问聂风和独孤一方,是否是在那个方向?”无名并没有接过话头询问他的老对手剑圣,相反却问起了聂风。

楚楚有些心急,“可是步惊云和剑圣在那个方向。”她的手指向了东北角,与无名所指的地方截然相反。

“师傅?”剑晨因为和楚楚有着一段时间的相处情谊,知道步惊云对于楚楚来说的重要性,所以即使有些心中不适还是开口向师傅请示了。

无名点点头,带着安抚的情绪道:“姑娘,无须心急,步惊云今日断然无事。”说是这样说,可无名脚尖一点直接想着聂风的方向移去。

无名有所行动,剑晨不敢怠慢,一膝触地,对着楚楚拱手道:“楚楚姑娘,请在此稍后,我和师傅很快就回,请放心,在下一定尽力打探步惊云消息。”

不能等,而且他们出现的时机也很奇怪,似乎原著里他们并没有在这么早的剧情里出场。楚楚反手抓住剑晨的胳膊,道:“带上我。”

“那得罪了。”不知出于何种考虑,这次剑晨居然没有再跟楚楚磨叽,拉上楚楚轻纵而起跟上了无名的步伐。

不过片刻功夫,聂风与明月那边早已是修罗炼狱般的场景。

楚楚到的时候看到的是明月那一身鲜红嫁衣,如天边的云霞般四散开来。和独孤一方缠斗的聂风救援不及,明月落在了无名的怀抱里。虽有些诧异楚楚心下却不是滋味,明月是不是还是逃不掉,即便没有落入百丈深渊,她的状况也算不得好。

鲜血从她口中源源不绝的喷涌而出。

“明月!”聂风从无名手中接过明月,而独孤一方则有些警惕的盯上了刚刚出现的无名,“不知侠士何方人士,今日我独孤一方要手刃杀害爱子的仇人,无关人士勿要插手,否则别怪我的剑不认人。”

奇怪的是,无名并无任何表示。

将明月交予聂风手中之后,他闲适的站在了一旁,似乎真无任何表示。即使独孤一方有些忌禅他,却在他并无动作时谨慎的没有率先出手。

聂风魔怔了,他体内的疯血发作了,在明月咽下最后一口气之时。

居然还是以悲剧收场的结局。

她还记得两人携手在斜阳晚风中并肩而行的画面,风姿楚楚款款而来,两人顾盼之间是旁人怎么也无法忽略的情谊。

而独孤则是一把劈向两人相牵的利器,那面对劣势不松开对方的手的两人,还是逃不过。

面对已经魔怔的聂风,面对毫无理智而言,只有杀意的聂风。独孤一方的性命轻而易举被收割,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睛射向他们站立的方向时,楚楚被愕然后退。

然而无名与剑晨却依然淡然,“师傅?”

“无碍。”

当聂风走到距离无名不过一丈之距时,朝前倒下。无名顺势点了聂风周身十二处大穴,“晨儿,你带他先行一步。”

话是这样说,他的眼却望向了楚楚。

这时的他双目锐利,让楚楚有种被卡住咽喉的感觉,刚刚已经到嗓子眼的话一时怎么都发不出来。

剑晨不敢违背师傅吩咐,安抚的看了楚楚一眼道:“楚楚姑娘安心,师傅定然已有对策,再回。”

无名的确早有对策,今日如不是泥菩萨所言,他的确不会参与到这江湖纷争。或者说这种程度,还没有影响到大局的死伤,并不足以让隐于人世的他现身。

风云

就让他看看到底如何。

“恐前方有险,姑娘请稍待片刻。”无名说完又向着刚刚楚楚所指的步惊云处掠去。

楚楚怎会等在原地,她跟了上去。

可到底是晚了一步,她过去的时候看到的是早已无意识躺在地上的步惊云。她不敢贸然上前,因为步惊云正处在剑圣脚下。

也不知道刚才是如何交涉的,两人间的气场跋扈非常。

突然地,无名动了。

楚楚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剑。

他的剑似如风平浪静的海域中,流水行云的慢板,流云错杂奔涌。而在他面前却势起势收,瞬息不变。疾风骤雨翻涌浪滚,一波万倾待到他面前徒然沉寂下来。

万千变化都如同尘埃一般,终会卷席而去。

他双手优雅的划出一道弧线,挥向前方一棵挺拔秀丽的古松,只是轻轻地“嚓”一声,树身一震,不见丝毫变化。

“承让。”剑圣看了这一剑之后脸色难看之极,他伸手抓向地上已人事不知的步惊云道:“好好好,多年未见,你的武功更加精湛,下次等我的剑决大成之日,定要将你斩于剑下。”

即使带着步惊云,剑圣依然如清风飘过。

楚楚看的心急,“侠士,步惊云,你答应过.....”

“他性命无恙,姑娘无须担心。”云淡风清的一句,这就是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楚楚觉得气血上涌,脑袋嗡嗡之响,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致的愤懑之中。

原本平静的深林这一刻像是打开了播放按钮,林中野兽的叫声此起彼伏,鸟雀纷飞。无名疑惑的看了楚楚一眼,隔空一点,击中了楚楚肩膀下处穴位。

随着楚楚倒下,森林有重新恢复的原本的静谧。

无名走向楚楚身边,扛起楚楚朝着刚刚剑晨的方向缓缓而行。

而在他们身后刚刚那棵茂翠的古松,在一阵轻柔的风掠过之后悠然倒下,整齐的切口,崭露出它流逝的岁月。可这只是开始,风掠过的地方如同骨牌一般,有序的倒下,在越来越黯淡的天色中有种无形的森冷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