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风无相云无常 - 风云楚归云里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风云楚归云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61章 风无相云无常

第一抹晨曦落在了树梢顶端,顿时涌金流银,云浪翻滚,似如织锦铺满大地。

临窗的小木床躺着一位少女,睡梦中似有不安,眉头紧皱。当晨光照耀到她的眼睑时,她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终于睁开了久闭的双眼。

一夜的睡梦并没有让她重换光彩,相反她的双眸无神,半坐在**怔怔的望着前方。

“楚楚姑娘,你醒了?”伴随着这声问候,木制的粗糙屏风后转出一人。他面色不展似有愁色,隐隐还带着些不易人察觉的愧意。

楚楚并没有因着剑晨的问候回过神来,相反她整个人呆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剑晨面对着这样的她更加不安,他小心的将手中的托盘放在的靠墙边的矮柜上,而后又从挂架上取出披肩,轻轻的搭在了楚楚的肩膀上,缓缓道:“此时还有些寒露,还是多穿些。”

托盘上的清粥小菜,散发出阵阵香气,剑晨他没有得到楚楚回应面露担忧,但却始终没有开口询问。他端起柜上的那小碗粥,舀了一勺,轻轻吹了吹热气,而后递送到了楚楚嘴边。

许是许久不曾进食,她并没有拒绝嘴边的食物,一口一口直到将晨食食用殆尽,楚楚才缓缓张口询问道:“我在哪?”

她的嗓音嘶哑,才开口就不住咳嗽起来。

剑晨连忙起身,手在快碰。触上楚楚背部时微不可查的顿了顿后,才入常般触.碰.轻拍其背部令楚楚缓过气来。

“楚楚姑娘,让你昨日受惊,这本是我的不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弥补。关于步惊云的确切消息一时半会还无从得知,我能承若的是一定会陪着你,直到找到他为止。”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可剑晨眼底的黯然却掩饰不住。

楚楚几个深呼吸后才彻底的平静下来,其实她刚醒的时候挺茫然的,情绪也很消极,一瞬间居然有了退缩的心情。

她的任务说到底和步惊云没有多大联系,如果只是为了安全考虑,她也不一定需要挑战高难度的。可是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她知道步惊云和她的牵绊已经不是单方面可以斩断的情谊了,也许她可以默默在心底下定决心,尽快完成任务,把这里当作一场梦。但她知道,这并非她所愿。

另一方面楚楚也有些心惊,其实和无名的对峙让她感受到了力量,不知是与动物交流而已,那一瞬间她觉得她和周围的生物有了共鸣,她的情绪变化可以影响到那些非人生物。

楚楚觉得她以前太过于小看自己了,也太过于安乐享受他人的保护,所以她从来没有探索过自己的极限,安逸的环境让她错过太多。

这间木屋应该处于丛林之中,木制的地面上折射出被阳光从叶片的缝隙中穿过的层层叠影,楚楚看着自己大半个身子被剑晨影子罩住的身影后,开口回应起刚刚剑晨的话,“我没事。”

话音未落远处居然响起了熟悉的鸣叫,楚楚眼睛一亮,快速掀开的身上棉被,来不起穿鞋就急匆匆的向门口冲去。

这举动让受还搭在楚楚背上的剑晨一愣,只是一瞬,那种温暖的感觉就不复存在,他有些走神反应过来俯身拿起楚楚忘在地上的绣鞋再出去时,看到的却是一人一鸟相互亲近的画面。

走进才更加直观的确认,那只在楚楚臂膀上撒欢的是一只雄壮的鹰。

或许直到它自己的惊人重量,它并在楚楚身上某一处久立,而是是不是换个地方。它的头部的有些许秃。

看见有了来人,绿豆版的小眼浑圆的等着你,双爪一蹬,凌空飞起居然绕着剑晨飞了几圈后,才又停回了楚楚边上。

这一次是落在了楚楚□□在外的脚旁,用它的身体缓缓的蹭着她的脚面,是不是一双长翼还要扑腾一下,撒娇般的扫扫楚楚的小腿部分。

楚楚笑眯眯的看着许久未见的斑斑,最后直接蹲□在它的头顶亲了一口。她转身愉快的接过了剑晨手中拿着的绣鞋,抬腿勾手,两下简单的动作穿上鞋后,一改刚才的萎靡状态,“剑晨大哥,请问你家中有烤鸡吗?它饿了。”上扬的语调,不难听出她的振奋。

“灶上还有些牛肉,不知.....”牛肉啊,挺好的,“可以给我的伙伴来一点吗?”

斑斑的酒足饭饱后,楚楚也彻底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她从她可爱伶俐的斑斑那里知道了步惊云现在在凌云窟。

虽然又是这个事故多发地带,但是她觉得现在的情况比她预想的结果要好很多。目送着来去匆匆的老朋友,楚楚端着手中刚刚斟上的绿茶,对刚才起就一直在她身前身后忙碌的剑晨道:“剑晨大哥,谢谢你,好像自从你认识我久开始不断给我善后,我有时候想想要是你没有在那个夜晚走进破庙也许会省下不少麻烦。”

见着急忙想反驳的剑晨,楚楚连忙再次开口,“其实惊云的事情是我关心则乱,对于我来说他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可是他和你还有你的师傅并无交情,而且我也知道其实很多人都对惊云的所作所为恨之入骨,可不管怎么说他在我的心里始终是那个为了一碗面条和我闹别扭的小男孩.....”

楚楚的话让原本急切想要开口的剑晨叹了口气,他转了口风道:“楚楚姑娘,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江湖中人,可步惊云深陷江湖纷争,我知道你和他关系非浅,但是我还是想说如果他真心为你考虑,他就不会.....”

“谢谢你的关心,剑晨大哥。其实身在天下会这一点就决定了我们很多人都身不由己。”悲剧总是不经意的开始,身处在风云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似乎所有的幸福与快乐的时光都是有条件的,你会拿你最珍贵的东西作为交换,就比如说,“不知道聂风的情况如何,我记得当时是你带着他先走一步,可是从我醒来到现在都没有看见他的身影,恩,还有你的师傅。”

面对楚楚明显不想继续谈下去的态度,剑晨深深吸了口气后才答道:“聂风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他明日将带着明月姑娘回无双城。”

明月,听到这个名字楚楚下意识的咬了咬唇,她以为她可以救下她的。

可以让这个弱肉强食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能有一丝改变,现在的一切都只能说明她还不够努力,她其实不是只能依靠他人,她也可以让在乎的人依靠。

“我明日会和聂风一起上路,这段时间多亏了剑晨大哥的照顾,如果以后能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楚楚道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剑晨打断了,“楚楚姑娘,现下你还需要静养,路途颠簸,恐怕此刻你的身体....等你痊愈后,你想去哪里我都会将你安全送到,只是明日出行请楚楚姑娘你还是再考虑一二。”

楚楚对于殷勤周到的剑晨实在是没法子,可是她也是在不想和他牵扯太过,话说她现在还真有点担心,一件两件都按照了原本的轨迹进行,莫不是到时候她也不得不惨遭蹂.虐,想想都毛骨悚然,斟酌片刻,楚楚还是坚定明日出发,毕竟她也觉得聂风此刻的状态不佳,一个人带着心爱之人上路,哎,人间惨.剧也不过如此。

入夜时分,楚楚见到了聂风,对于楚楚的提议聂风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明显感觉到他像失了魂魄一般。他之所以醒来后没有马上上路,也是因着他去了侠王府借那冰魄珠,为保持明月的尸身不腐。

这样一说楚楚到想起来了,那个珠当初正是含.在孔慈嘴中,而步惊云强行取珠,灭了侠王府满门。

就不知道聂风到底用了何种法子,让侠王府甘心将如此重要的传家宝物奉上了。

无双城并没有因为新失去城主有巨大的变化,那些被欺压的百姓依然过得苦不堪言。据说剑圣只是为城中找了个新的主事,关于城中管理的事物他几乎没有沾手,一心想着的就是勘破剑诀与雄霸决战已期血_洗无双城之耻。

楚楚十分怀疑给剑圣灌输这种思想并且现在管理无双城的人是断浪,不过显然明月的离逝让聂风有了不小的改变,听到昔日好友的传闻聂风并没有显示出半分打探的兴致。

他们二人在无双城停留了数日,聂风雇用了一位孤寡老者照看明月的墓地,她的安眠之处选在了无双城附近的林边,那片深林与无双城历代祭祀祈福的地方十分接近。

吾妻…楚楚不忍直视这段短暂却又热烈的恋情。

一个女子的一生就这样如同流星划过天际一般,留下的仅仅只有如此而已……

聂风要带着独孤一方的人头以及无双剑回天下会,楚楚提出了想和他一起去凌云窟一探。步惊云在那里,楚楚一开始就打算着这次要和聂风一起,对于火麒麟她还是有颇有惧意,可是聂风却不同。

他的身上有火麒麟的血,和他一起比和其他任何人来凌云窟都要来得安全,有这样的选择楚楚不想矫情的拒绝。

剑圣并没有将步惊云丢远,她和聂风不过一天的功夫就找到了步惊云。而且聂风还顺便找到了他们聂家的血饮狂刀,这种巧合,楚楚撇撇嘴,反正是没有她的份得。

她相信剑圣绝对没有给步惊云疗伤,从那日分别到现在早有一段时日,可现在她眼前的步惊云虽然也说不上完好如初,但是那种想象中吊着一口气的凄惨景象并没有出现。

他们在客栈休憩了一晚,还没有等楚楚想好是和聂风一起回天下会,还是拐带步惊云之类的问题,步惊云就醒了。

顺利异常,楚楚被这种欲扬先抑的诡异弄得心慌慌得,果断,女人的直觉还是值得信赖。

她一定不认识这位睁着大眼睛警惕地询问她,她是谁的人。

很好,既然都不认识彼此了,那么.....

“我是你的主人”,这句话出口后,楚楚觉得她一定会有一段开心的时光,啊哈。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更文了,自己从头回顾了下前文,以读者的角度觉得这文的逻辑被狗吃了==

特别是有大纲的章节和信手拈来的章节对比度还真是巨大

谢谢还在的你们,希望接下来的情节发展能够越来越水到渠成,如果对于人物和情节安排有任何意见,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