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恶毒婆婆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章 恶毒婆婆

夜色如墨,笼罩着整个京城,家家户户都熄了灯火,唯独城南柳家,却是比白日里还要忙碌。

“啊……”

偌大的宅院中,撕心裂肺的痛呼从傍晚时分开始,就一直断断续续,没有停歇,越是到后面,那声音就越发的痛苦。

兰苑,女子坐在软榻上,平日里早早就睡下的她,此刻面色凝重,丝毫没有睡意,一双秀眉,随着屋外传来的痛呼越皱越紧。

“兰姨娘,天色晚了,奴婢伺候您早些睡吧。”一旁的贴身丫鬟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话刚落,便招来女子狠狠的一瞪。

冯湘兰赫然起身,方才压抑在心中的情绪,此刻尽数爆发了出来,“睡,睡,睡,叫我怎么睡得着?她就要生了,万一真的生下个儿子怎么办?”

“夫人她……”丫鬟瑟缩了一下,但想到那平日里待下人甚好的夫人,还是禁不住低声喃喃,“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夫人可不要出事才好,啊……”

冯湘兰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那丫鬟的身上,怒气更甚,“你这贱婢,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出事?她要是真出事才好,一尸两命,也省得我提心吊胆。”

她最怕的,就是她生下男婴啊!

丫鬟捂着脸,在暴怒的冯湘兰面前,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的退到一旁,心中暗自为夫人祈祷,千万要顺利的生下孩子,夫人那么好的人……

“不,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着。”冯湘兰目光闪烁,越发的不安,只要一想到,夫人有可能生下男婴,她就坐立难安。

冯湘兰披了件披风,便匆匆的出了房间,朝着锦华园走去,刚经过花园之时,看到从其他三个方向出来步履匆匆的三人,身体一顿,那三人不是府上其他三位妾室又是谁?

四人见到彼此,略显诧异,但仅仅是片刻,各自眼底都划过一抹了然。

“我道只有我关心夫人的安危,没想到,三位妹妹也都心系着夫人而睡不着啊。”开口的是住在梅苑的二姨娘梅映雪,看了三人一眼,心照不宣。

“夫人就要生下柳家的长孙,侯爷的长子,身为柳家的一员,自当要尽一份心力。”四姨娘鞠莺莺嘴角一扬,缓缓开口,此话一出,其他三人原本脸上撑着的笑意,瞬间垮了下去,四姨娘了然一笑,看来,她们都不希望夫人生下男孩儿呢!

目光落在唯一一个没开口,素来低调娇弱的三姨娘身上,表面上一片平静,可那闪烁的目光以及紧握的双手,早已泄露了她此刻的情绪,四姨娘禁不住意有所指的道,“竹萱姐姐,侯爷的妻妾中,就数你和夫人关系最好,又是夫人的陪嫁丫鬟,素来姐妹情深,夫人若生下了男婴,竹萱姐姐自然也会沾光,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其他姐妹啊。”

姐妹情深吗?其他三位姨娘敛眉,遮住眼底的不以为意,在她们几个姨娘中,就要数这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三姨娘衣竹萱最是矫情深沉,表面上一副好姐妹的样儿,可最不希望夫人生男孩儿的,恐怕就是这衣竹萱了吧!

呵呵!姐妹情深?笑话!在朱门大户的柳侯府,哪有姐妹情?

衣竹萱暗地里做的那些个见不得光的事情,她们可是一清二楚,也就那善良的夫人,把人家当姐妹看!

衣竹萱扬了扬唇,声音如她的外表一般,温柔如水,“何必说这些见外的话,都是一家人不是吗?夫人待我们都好,她生下男婴,是咱们柳侯府的福气,这个长孙,是老夫人期待很久的呢。”

老夫人,柳家的大家长,在柳家,可是老佛爷一般的存在。

柳家嫡系几代一脉单传,老夫人心心念念的盼望着柳家少爷能够生一个儿子,在柳家,谁都知道,谁先生下了长孙,就等于是真正的飞上枝头,可这些年,饶是柳侯爷娶了一妻四妾,有了三个女儿,却也终究没有得到儿子。

如今柳家在京城,已经站稳了脚跟,跻身望族之列,柳少爷更是异性封侯,老夫人对于长孙更是急了。

她们都想生下长孙,可偏偏,肚子却迟迟传不出好消息,而现在,夫人就快要生了……

千万不要生下男婴才好啊!不然……

四个女人沉默着,心中的焦急越发浓烈。

“啊……”不远处夫人的院子里又传来一阵剧烈的痛呼,四人没有再理会对方,忙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匆匆跑去……

院子里,无数的丫鬟端着热水进进出出,产房中,女人的阵痛依旧在持续着,安谧躺在**,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浸湿,面色苍白的她,依旧在不断地用力,推挤着肚中的小家伙,双手抓着被单,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生下孩子,一定要让孩子平安的生下来。

“爹爹,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娘还没有生下弟弟?”

“爹爹,娘好痛苦,柳儿想进去看娘,柳儿替娘呼呼,娘就不痛了。”

产房外传来四岁女儿脆生生的声音,安谧苍白的唇情不自禁的上扬,她的女儿,一个知道心疼娘亲的小丫头!

“已经是一团乱了,你还要跟着添乱,来人,将小姐送回房间,好好看着。”男人烦躁的声音不耐的响起,不用想,安谧也知道是谁,她的丈夫,柳家一脉单传的少爷柳湛,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出,他此刻皱眉发怒的模样。

“不,不要,爹爹,柳儿要看娘,柳儿要看弟弟……”女儿的声音越来越远,似乎是被强行带离了这里,安谧心中微微抽痛,为女儿心疼,想告诉那带走女儿的人,叫她别用力,柳儿最怕疼了!

柳家的女儿,从来得不到宠爱。

尽管她的柳儿可人讨喜,人人夸赞她聪明伶俐,可终究是女儿,柳家,要的是儿子!可那终究是她安谧的女儿啊!

儿子啊……

安谧咬着牙,一边用力,一边看着自己依旧隆起的肚子,怀孕之初,婆婆请了道长,那道长说她肚中怀的,一定是个男婴,那之后,婆婆和丈夫,都对她呵护备至,可她的心里总是不踏实,总是感到悲凉。

万一是女儿……安谧咬了咬唇,无论是男女,她都会疼她的孩子!

“夫人,用力,再用力,就快要出来了。”产婆兴奋的催促道。

安谧收回神思,听着产婆的指挥,不断的用力。

“哇……”

婴儿的啼哭骤然响起,安谧听着那清亮的声音,心里松了一口气,生了,她终于让孩子平安的生下来了,她的孩子!听这声音,生命力似乎很旺盛!

“生了,夫人生了,恭喜夫人。”产婆高兴的抱着婴儿,将婴儿包好,目光落在婴儿身上的某处,脸色怔了怔,但仅仅是片刻,又恢复如常,抱着包好的婴儿,出了产房。

产房外,焦急等待着的几人,在听到婴儿啼哭的那一刻,皆是神色各异,此刻看到被产婆抱着的婴儿,几房姨娘皆是捏紧了手中的绣帕,心中无法平静下来。

“恭喜侯爷,夫人生了……生了个小姐!”产婆抱着婴儿,迎上满脸期待的男子。

男子原本欲接过婴儿的手一僵,脸上的笑容也顿时隐去,取而代之的满脸的阴沉。

而原本满心担忧的四个女人,在听到“小姐”二字之时,浓烈的狂喜席卷而来。

小姐?哈哈,原来是一个女儿啊!不是儿子,不是!这下,她们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不过……单单是放心还不够,三姨娘衣竹萱微微蹙眉,“产婆是弄错了吧,老夫人先前寻了一个道长,他断定姐姐的肚中必是个小少爷,怎么会……呀……老……老夫人!”

衣竹萱还未说完,便看到一威严的妇人走来,猛地跪在地上,形色慌张,但心里却是雀跃着。

老夫人来了!

她倒是要看看,一心盼望夫人生儿子的老夫人,在夫人又生下个女儿之后,又会有怎样的反应!

衣竹萱这一喊,所有人都注意到老夫人的到来,其它几房姨娘福身行了礼,冯湘兰瞥见老夫人紧绷着的脸,眸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老夫人,姐姐痛了这么久,必定十分辛苦,湘兰娘家的哥哥前几日给兰儿送来些补品,湘兰这就去……”

“辛苦?她有什么辛苦的?”冯湘兰话还没说完,柳老夫人便凌厉的打断她的话,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走到产婆身旁,目光瞥见那襁褓中的婴儿,眼底的嫌恶丝毫没有掩饰。

冯湘兰暗自扬起一抹笑意,老夫人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呢,这一下,她们的夫人怕有的受了!

“哼!”老夫人怒哼一声,推开产房门,气势汹汹的走进去。

虚弱不堪的安谧看到来人,想挣扎着起身行礼,可方才生下孩子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只能柔声叫着,“娘,媳妇儿……”

“娘?不要叫我!我可没有你这个儿媳妇儿,就知道给我生赔钱货,你嫁进柳家几年了?连一个儿子都生不出来,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处?”柳老夫人怒声喝道,丝毫不顾她刚生产完的虚弱,语气不容置喙,“湛儿,我要你现在就写下休书,休了这个没用的女人!”

安谧心中一怔,休了她?安谧不安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对方阴沉的面孔,更是让她不安,“爷……”

“湛儿!”柳老夫人拔高了语调,不悦的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

柳湛没有看安谧一眼,转身出了房门,那决然的背影,刺痛的安谧的双眼,柳湛,她的丈夫,竟对她没有丝毫怜惜与留恋!

仅仅是片刻,柳湛折返了回来,手中拿着一张纸,上面的内容,不用多想,就知道是什么,休书!给她的休书!

柳湛不发一语,面无表情的将休书放在她的手中,安谧紧握着那一张纸,上面的字迹,她看了七年,再熟悉不过,“无所出”三个字,让她觉得讽刺,看了一眼房中的人,她的丈夫,她尽心侍奉多年的婆婆,苦涩蔓延开来,“我没用了吗?”

她想问,如果没有她,柳家又会否在八年的时间内,便从一个普通商贾之家,一跃成为如今京城的望族?

她为柳家做了那么多,到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一纸休书!

就因为她接连生了两个女儿么?

安谧怎能甘心?!

“娘……柳儿要看弟弟……”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方才被带走的柳儿,满脸期待的进了门,她没有听见娘亲叫了,娘亲是不是不痛了?

一双可人的双眼,在房中搜寻了一遍,终于看到被产婆抱着的婴儿,立即跑了上去,心想着,她要当一个好姐姐,要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留给娘亲生的弟弟,可是,小小的身体还没有走近,一只手便将她抓住狠狠一推。

“啊……”柳儿重重的摔在地上,双手磨破了皮。

“柳儿……”安谧心疼的唤着女儿,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看到柳老夫人不知何时已经将婴儿抱在了手上,那眼底闪烁着的狠辣,让安谧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浓烈,她要干什么?

“哇……”似乎感受到危险,原本平静的婴儿,也哇哇的哭了起来,更是揪痛了安谧的心。

柳老夫人冷冷一笑,将手中的婴儿缓缓举起,安谧似乎意识到她要做什么,惊恐的睁大眼,苦苦哀求,“不,不要,她是我的孩子,求你不要……夫君,侯爷,你休了我可以,不要……不要让她伤害我的女儿,不要……啊……”

可是,她的哀求却没有让柳老夫人的铁石心肠软化,更没有让柳湛有丝毫的动容,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柳老夫人将婴儿举过了头顶,心里一横,一咬牙,狠狠一用力,将婴儿砸在地上。

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静了……

安谧浑身颤抖着,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们柳家,不养赔钱货!”柳老夫人冷冷的开口,好似方才摔下的,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件罢了。

安谧目光缓缓移向柳老夫人,双手紧握成拳,心中的恨意急速高涨,那骇人的眼神,饶是柳老夫人,也不由得一慎,身子晃了晃。

“啊……她……她的肚子!”衣竹萱突然惊恐的叫道,这一呼,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安谧的肚子上,方才,柳老夫人亲手摔死刚出生的婴儿,就已经将她们吓呆了,此刻看到安谧方才平坦的肚子不断的胀大,更是不由自主的吞了下口水。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快,快请大夫啊。”产婆惊慌的开口,产妇最忌讳的就是动气啊,这……这肚子,甚至比方才还未生之前还大,这……这可是会要人命的呀!

“不许请大夫!”柳老夫人厉声喝道,冷冷的看着安谧,死了正好!

房间里,谁也不敢动。

“娘……娘你怎么了?”柳儿从地上爬起来,已经哭成了泪人儿,“还有弟弟……弟弟怎么了?”

安谧眸光动了动,努力撑着身体,挣扎着想从**下来,单薄虚弱的她,重重的从**摔下,更是引得柳儿泪流不止,疼痛与恨意笼罩着安谧,她咬着牙,艰难的朝着前方爬,所有人看着这一切,神色各异。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谧终于到了婴儿的身旁,小心翼翼的将血肉模糊的身体抱在怀中,悲痛万分,“女儿,娘的女儿……”

“娘……”柳儿的叫声,让安谧身体怔了怔,转眼看向哭红了眼的柳儿,抬手抚去女儿脸上的泪水,“柳儿乖,娘没事,娘……娘对不起你……娘不能……”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几乎已经感觉到了生命在不断的流逝,可她……放心不下她这么小的女儿,柳儿太小了,甚至不知道,娘亲所生下的不是弟弟,小得甚至没法认识到,她刚出世的妹妹,已经死了!被她的祖母,亲手扼杀!

如果她死了,柳儿该怎么办?

同样,她也不甘心。

安谧紧紧的搂着怀中刚出生便柳老夫人亲手摔死的女儿,心中的恨,肆意交织,无法压抑。

高高鼓着的肚子,似乎在吞噬着她的生命,她要死了吗?不,她不甘啊!

她便是死,也要尽最后的力气,让这可恶的妇人,让她绝情的丈夫得到报应!

可她能做什么?

安谧一一看向房间中的每一个人,目光最后落在柳老夫人和柳湛的身上,竟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在房中回荡,异常的诡异,“哈哈,儿子……柳湛你想要儿子,柳老夫人你想要孙子,可我的女儿有什么错,让你这般狠心的扼杀,老天若有眼,我便用生命诅咒,诅咒你们柳家永远都得不到你们想要的男婴!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看着你们,遭到报应,断子绝孙,血债血偿!”

------题外话------

新文初开,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