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含恨重生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章 含恨重生

安谧倾注了所有的恨意和生命,最后一个音落下,人也跟着倒地,但诅咒在房间里回荡,经久不息,几乎所有人都脸色惨白,神色各异。

断子绝孙?

四房姨娘各自揪着手中绣帕,看着地上凄惨而亡的两母女,竟是前所未有的恐惧,不约而同的看向她们的夫君柳侯爷和柳老夫人,安谧死了,这是她们希望看到的,没了安谧,正室夫人的位置就空了出来,她们人人都有机会,可……安谧的诅咒,依旧如一只手,扼着她们的喉咙,断子绝孙啊……

“哼,胡说八道,胡言乱语,什么断子绝孙?什么报应?我柳家家大业大,还怕找不到一个会生儿子的女人?”柳老夫人正了正色,恢复了方才的冷冽与严厉,目光扫过在场的四房妾室,“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一个个的都给我努力点,谁要是先生下了长孙,这正室夫人的位置,就是她的!”

此话一出,四房姨娘心里一喜,挥开方才的恐惧,雀跃起来。

正室夫人啊……

不就是一个诅咒吗?怕什么?

安谧死得好,死得太好了!

她不过是一个商贾之女,竟占了正室夫人的位置!

以前,花那么多心思来算计这安谧,现下好了,死了,她们也省心了!

安谧听见那些声音,不由得皱眉,她感觉到自己漂浮在空中,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几房姨娘没有开口,她却似乎听到她们在说什么?

嘴角扬起一抹讽刺,这便是她们的心声么?

她平日里待她们都甚好,却没有想到,表面上对她和善的几人,却是藏着这样的心思,巴不得她早些死吗?甚至……三番四次的算计于她!

“娘……”女孩哽咽的唤着,趴在安谧的尸体上,不断的摇晃,“娘,你怎么了?哇……娘,柳儿怕……娘……你别不说话呀……”

安谧心里一怔,柳儿!

她死了,她那留在这世上的女儿怎么办?

安谧漂浮着的灵魂想要走向女儿,可有一人却先上前,一把将她的柳儿从地上提起来,一巴掌扇过去,怒声呵斥,“哭什么哭?叫什么叫?你这短命的娘已经死了,吵到了老夫人,仔细你的小命,真是晦气!再哭,再哭就早些见你的娘去!”

安谧看向那恶言怒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衣竹萱,那个和她姐妹相称的女人!

她平日里对柳儿疼爱有加,可现在……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吗?

呵呵……可笑!这就是平日里口口声声说着姐妹情深的女人吗?

可恨啊!

目光扫过房中的众人,伪善的姐妹,绝情的丈夫,狠心的婆婆,最后落在她那刚出世便夭折的女儿身上……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遍,便是倾尽所有,她也要逆天改命!

柳儿……安谧看着柳儿隐忍哭泣的委屈模样,想上前抱抱她,可身后一个巨大的引力拉扯着她,她还来不及挣扎,便被吸附了进去……

荣锦城,安府。

炎热的夏季,头顶上,毒辣的太阳烤得人昏昏欲睡,饶是府上的下人,都躲在阴凉处做事,可这么大的太阳,有一女子此刻却跪在太阳底下,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下,落在地上,迅速的干涸。

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的房门打开,从屋子里走出一个十三四岁少女,少女一身藕色衣裳,裙摆上绣着的莲花,随着女子走路的动作,更是活灵活现。

“五小姐,您醒了。”门外的贴身丫鬟翠容立即迎了上去,将冰镇好的酸梅汁端给刚午睡醒来的小姐。

安心荷喝了一口,目光落在太阳底下跪着的那个人身上,眉心紧皱,眼里划过一抹不悦,“这都没被晒死,这么贱的命,竟这么耐操!”

似是不满她还能坚持这么久,安心荷大步上前,狠狠的朝着那人一脚踹去,正好踹在她的胸口。

女子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此刻受到如此巨大的冲击,整个人轰然朝着身后倒去,砰地一声,头重重的撞在地上。

巨大的声响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惊,五小姐竟下这样的狠手,要知道,这一踢,说不准是会要人命的啊!

胸口剧烈的疼痛,让安谧皱了皱眉,但依旧是下意识的唤着,“柳儿……”

“柳儿?谁是柳儿?”安心荷走到安谧的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轻笑,“难不成摔傻了?呵呵,或许,是被太阳晒傻了!”

安谧微微抬手,遮住刺眼的阳光,这才能睁眼,完全将眼前的人看清,只是,看到那张脸时,安谧却是一怔,安心荷?她怎么会看到安心荷?

四年前,她随着柳家迁往京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同父异母的五妹了不是吗!

这是怎么回事?安谧挣扎着想要起身,她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身体刚一动,胸口剧烈的痛便席卷而来,喉头一紧,血腥味儿在口中弥漫开来,下一刻,哇的一声,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

“呀……我的衣裳……”安心荷惊跳而起,这是她最爱的一件衣裳,如今却被这安谧溅了一生血,心中的不悦更是高涨,狠狠的瞪向安谧,却看到她满口的鲜血,禁不住吓了一跳,“啊……”

安心荷脸色一白,狠狠的道,“满身鲜血,真是晦气得很,快来人,将她给本小姐弄走,免得脏了我的地儿,你给我记住了,竟敢弄脏我的衣服,改日再找你算账。”

说罢,便甩了甩衣袖,回了房间……

安谧躺在地上,没有再试图起身,此刻,她正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她记起来了,这一幕,曾经发生过!

当年安心荷的那一脚,踹断了她的肋骨,甚至伤及五脏六腑,她在**足足躺了一个月才能下床。

“快,小心着点儿,快将她抬回她的屋子去。”

安谧感觉到自己被移到了木板上,睁着双眼看着一路上熟悉的景物,耳边传来下人们低低的谈论声……

“真是可怜,她也是安家的小姐,哎,同样是安家的小姐,怎么……”

“可不是,怪只怪她命苦,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怕是比丫鬟还不如。”

“哎,她娘亲还曾是……那般尊贵的身份,人没了,连女儿也……”

“快别说了,夫人最是忌讳二小姐的娘亲,若是传到夫人耳里,我们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在安家,她确实是丫鬟的命啊!

安谧消化着这一切,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想到柳侯府发生的一切,安谧缓缓的闭上了眼,无数的画面在眼前一一闪过,昔日的姐妹,无情的丈夫,狠心的婆婆……柳儿的哭喊……刚出生的女儿血肉模糊的样子……

安谧的手紧紧的压在心口,老天终于开眼了吗?听到了她的心愿,怜惜她的仇恨,竟让她回到了八年前,重生啊!

既然人生有机会重来,便是倾尽所有,她也要逆天改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