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青衫男子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章 青衫男子

那青衫男子对上安谧的眸子,略显诧异,这女子,都已经虚弱得这般模样了,眼神却依旧如此清明有神,若换成平常女子,怕早已经呼痛不已了吧!

当下,青衫大夫不由得多看了安谧几眼,想到自己此行来的目的,青衫大夫立即走向床榻前,“小姐,请容在下替你看看伤。”

方才进这院子之时,他就已经十分诧异了,那霜月姑娘口中唤着小姐,可他此刻所处的院子,分明就是简陋的下人房,一个千金小姐,竟住在这下人房中,房间里,除了这张木板床,就剩下一张木桌,以及一个松垮了的凳子,这……当真是有趣!

“霜月,既然大夫已经来了,你且下去吧。”安谧视线越过青衫大夫,沉声交代道。

“这怎么行?霜月要守着小姐,霜月在这里,还可以替大夫搭把手,等会儿大夫开了药方子,霜月还要替小姐煎药……”霜月急切的道,满心只有小姐身上的伤,吐了这么多的血,她身上的伤到底有多严重啊?

“行了,这里有大夫在,你能搭什么手?至于药……”安谧的眸子沉了沉,她怎能让霜月替她做这些,若是让安夫人等人知道了,霜月定会吃不了兜着走,霜月是目前唯一待她好的人了,她可不能陷她于危难,至于药么……她还有一个人可以使唤不是吗?

衣竹萱,她有的是方法,让她不好过!

见霜月依旧站在那里不愿离开,安谧面露不悦,“叫你下去,你还愣着干什么?当真是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吗?”

霜月心中一怔,立即忙不迭的道,“小姐,奴婢听……小姐你别动怒,奴婢听,奴婢这就下去。”说话之间,委屈的看看安谧,又将视线转移到青衫大夫身上,“大夫,请你……请你好好看看小姐,她的伤……”

霜月瞥见安谧的眉心皱得更紧,生怕小姐动怒让身上的伤更重,不敢再多说什么,忙退出了房间。

哎……

安谧心中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霜月这丫头,以前因为和她走得近,受了多少责罚,她都记得一清二楚,一直以来,她对她都是尽心尽力,这一世,她却不忍心看到霜月受到伤害,从今之后,她要用她的方法,来护着这丫头!

“故意将她赶走,是为何意?”青衫男子缓缓开口,一改他往日里看诊绝不和患者多聊的习惯,心中竟然想和这个女子交谈几句。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安谧回神,对上青衫男子含笑的双眸,禁不住微怔,方才这双眼眸,都还内敛着光华,此刻却多了几分神采,想到这男子的身份,安谧扯了扯嘴角,他本就是精明之人,看穿她是故意将霜月赶走,倒也寻常。

“有劳大夫替小女子看伤了。”安谧柔声道,并没有回答,瞥过对方俊美的脸庞,即便是形容憔悴,也掩盖不了他的风华,反倒是平添了几分颓废慵懒之美,也难怪那些女子趋之若鹜,想着方法“生病”,请他看诊了!

青衫男子微微蹙眉,但片刻又舒展开来,眸光闪了闪,“是在下唐突了。”

他何时这般失态过?竟然交浅言深!

罢了,人都有不可说的秘密,就连他不也……想到什么,青衫男子敛了敛眉,“听闻霜月姑娘说,小姐伤在胸口,在下冒犯了。”

说罢,修长的双手缓缓探向安谧的身子,安谧蹙眉,前世,他为她检视过,虽然知道他是大夫,不必太过在意男女授受不亲的礼,可……想到方才这男子眼底的神采,安谧倏地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儿。

“小姐这是……”青衫男子不解的看着安谧,随即眼底划过一抹了然,扯了扯嘴角,“在下是大夫,检视伤处是必须的,小姐若是觉得不方便,可以不将在下看成男人,或者不将在下看成人。”

这话让安谧一怔,她本想直接告诉他,自己断了肋骨,他这么一说,倒是显得她小气了!

别开眼,安谧终究是松开了手。

青衫男子嘴角扬了扬,微微拉开她的衣襟,神情变得严肃而专业,安谧余光瞥见他的举动,眼神动作和前世一样,没有丝毫邪念,心里自在了不少,这男人,是正人君子!

“小姐的伤可不轻,肋骨断一根,怕是要卧床休养好一阵子,在下替小姐开一副药,调理一下内伤。”青衫男子走到桌子旁,拿出笔墨纸砚,弓着身子认真的写着,一边写一边交代,“这些时日最好不要动,平日里的营养也不可忽视,这对伤处的愈合有帮助。”

等到青衫男子写完,拿着药方,转身看向**的安谧,似想到什么,眉心皱了皱,“霜月姑娘不在,小姐的药,在下去抓好,熬好了再给小姐送来吧。”

安谧一惊,诧异的看向那青衫男子,熬好了给她送来?前世可没有这么一出啊!

这大夫,未免也太过好心肠了。

“不,不用劳烦大夫了,大夫将药方放在桌子上,小女子会有法子抓药熬药的。”安谧急忙道,欠这大夫人情事小,她拿着药方还有用处呢!

没想到安谧竟然拒绝,青衫男子拧了拧眉,脸色微僵,更让他震撼的是,他竟然鬼使神差的想亲近这个女子,他觉得这是不好的现象,可话已经脱口而出,“既然这样,那药方我就放在桌子上了,小姐好好休养,在下名唤青岚,明日在下再替小姐复诊。”

复诊?说出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见安谧微皱的眉,青岚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大步走出了房间,复诊?哪有这么快复诊的?

可他却不后悔方才的话,甚至有些期待明日的到来。

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可自从他进了房间,自始至终,都没有听见这女子喊过一声痛,尤其是这女子的怪异……摇了摇头,还真是不寻常。

安谧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眉心久久无法舒展,复诊?如果她记得不错,前世,他第二次来替她看诊,是在十多天之后,那次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而这一世……

明天?安谧想到前世发生的事情,眸中的颜色更深了几分,看来,这一世的风波,怕又避不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