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未婚夫妻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安心荷”的名字一出口,衣竹萱和冯湘兰已经变了脸色,心中咯噔一下,安心荷?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她?她得了魁首,那她们呢?

与此同时,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的看向那个幸运儿。

“是她啊!安府的五小姐,听闻安府五小姐嚣张跋扈,不若大小姐安心莲贤惠温婉,看来,传闻有假啊!”

“是,是,是,能绣得出让柳夫人和渤海王都赞不绝口的东西,自然是有些本事的,不愧是安家的女儿啊!怕是从小受着熏陶……”

“恭喜啊……安五小姐……”

一时之间,众人竞相道贺,安心荷愣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得了魁首,在众人的道贺声中回过神来,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真的得了魁首吗?

这是她一直都期待的啊!想到今日的魁首便是柳湛的妻子,安心荷的心里更是激动了起来,神色之间,也是多了几分得意。

此时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安心荷的身上,却没有人留意到,在柏弈说出“安心荷”的名字之时,他的目光却是灼灼的盯在安谧的身上。

旁边的青岚好奇的走到柏弈身旁,在看到柏弈手中的绣品之时,平静的眸子紧了紧,那……那不是安谧所绣的吗?他的怀中便有一张安谧亲手所绣的绣帕,她决计不会认错安谧的手艺,可是……那落款上,却分明是“安心荷”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

青岚素来聪明,联想起一切,很快便看出了些微端倪,顺着柏弈的视线,捕捉到安谧的身影,内敛的眸光微闪,从安谧的身上,他看不出丝毫失败的失落,反而是达到目的的快意!

安谧是故意的,故意让安心荷夺得魁首,可是,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柳夫人,柏弈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柳夫人能否成人之美?”柏弈浑厚的嗓音再次响起,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柳夫人微微蹙眉,但仅仅瞬间便舒展开来,“贵客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老妇一定竭尽所能。”

柏弈好看的眉峰微挑,视线不着痕迹的扫过一脸平静的安谧,眼底的诡谲一闪而逝,可虽然消失得快,安谧还是感受到了,当下心中便是一颤,暗道,这柏弈,又要干什么?

“柳夫人得到了魁首,不知可否将这一幅绣品让于本王?”柏弈眼中的笑意甚是无害,刻意用了本王的自称,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他看中了他手中的绣品,势在必得,哪怕是用权势压人,他也要得到。

柳夫人微怔,老练如她,自是明了柏弈的意思,心中便是有万分不舍,她怎能傻得为了这么一个绣品,得罪了渤海王?

压下心中的不舍,暗自盘算着什么,随即,柳夫人扯出一抹笑容,热络的道,“王爷既然喜欢,老妇自当送上,可这绣品尚未完成……以老妇看,不如这样,老妇请安家五小姐将整块白缎绣完,改日再送到王爷手上……”

柳夫人心里盘算着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柳絮推向渤海王。

可柏弈是什么人?饶是久经商场的大商贾都不敢在他的面前算计什么,更何况是一个柳夫人?一眼便看穿了她眼中的算计。

当下,柏弈便打断了她的话,“不用了,既然已经在本王的手上了,还何必这么麻烦?季叔,将它给本王收好了。”

说话之间,柏弈将手中的绣品随手一抛,准确无误的落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季叔手中。

看见柳夫人有些僵硬的脸色,心中浮出一丝快意,脑中浮现出方才她的话,禁不住冷哼,让安家五小姐将整块白缎绣完么?可她又怎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安心荷绣得出来的啊!

他倒是期待,柳夫人得知安心荷并非他们寻找的人时,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情!

目光不着痕迹的落在安谧的身上,嘴角的笑意更浓,这便是安谧所要的吗?呵呵,有趣,就连他也禁不住想参与其中了呢!

“柳夫人,既然魁首是安心荷小姐,那作为嘉奖,是否该是要兑现柳家的承诺了?”柏弈好看的眸中波光流转,故意提醒着大家不要忘记了柳湛方才当着众人的面儿所许下的承诺,谁拔得头筹,他柳湛便八抬大轿,迎娶进门!

安谧微怔,抬眼,正对上柏弈含笑的双眸,倒是有些不自然了起来,这柏弈,方才还刁难,故意给她使绊子,眼下怎的就帮着她了呢!

看他那不怀好意的眸光,安谧但笑不语,那分明就是火上焦油,有等着隔岸光火的姿态啊。

柳家遇上柏弈,只能是不幸!

看来,她找柏弈作为盟友,这一步棋,走得甚是好,柳家,遭遇柏弈,又遇上她,只能是不幸中的灾难!

“这是自然,柳家素来讲求诚信,这也是为商之道,许下的承诺是一定要兑现的,今日,有渤海王和各位客人在此做见证,老妇就代我家老爷向安家提亲。”柳夫人朗声道,并不排斥,在她的眼里,找出那绣技的主人,并且要收为己用才算是大功告成,而婚姻是最好的绳索,尤其,那人竟然是出自安家的小姐,她更要先下手为强。

如此盘算着,柳夫人起身,在丫鬟的搀扶下,缓步走下台,到了安心荷面前,亲昵的拉着她的手,满意的点头,“果真不愧有一双巧手,手巧,人也讨人喜欢。”

陷在欢喜中的安心荷被这么一夸赞,心里更是喜不自胜。

“心荷丫头,可愿做我的儿媳?以后唤我娘。”柳夫人声音更是柔和,好似带着无尽的诱惑。

安谧听在耳里,脑中浮现出前世的画面,心里一阵讽刺,前世,柳夫人不也是用这般温柔的语调诱惑着她吗?如母亲的呢喃,带着疼宠之意,当时便融化了她的心,让她渴望,更让她义无反顾的跳入柳家的陷阱之中。

而这一世……那对象是安心荷……

安谧目光幽幽的落在安心荷的身上,眼底的讽刺更浓,一直就倾慕着柳湛的安心荷,哪受得了这样的诱惑,果然如安谧所料的,安心荷当即便难掩兴奋,“愿意,愿意,心荷愿意!”

一连几个愿意,没有丝毫矜持,让众人禁不住暗生嘲讽,就连柳夫人的心里,也生出些微的不悦,按理说,他首富柳家的少夫人必须是内敛温雅,优雅贵气,有大家风范的闺秀,眼前这安心荷……柳夫人不着痕迹的敛眉,也罢,为了柳家的发展,她也只能接受这个儿媳。

脸上堆满了笑容,柳夫人拉着安心荷的手,走到安夫人面前,“安夫人,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明日,我便让人上门提亲,以后咱们可就要是亲家了,安夫人,该是不会反对吧。”

在得知安心荷得了今日魁首之后,便满心得意的安夫人,听柳夫人如是说,脸上更觉有光,“柳夫人过奖了,柳少爷一表人才,又是商场能手,听闻尽得柳老爷真传,能嫁给柳少爷,是我们心荷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