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当年过往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十五章 当年过往

停下来的安谧,听到这含着惊恐的声音,来了兴致,不仅仅是冯湘兰和柏弈相识,就连金巧玉也认识么?

“你说……你说你今日看到他了,怎么会?该怎么办?湘兰,你是不是看错了?快告诉我,是你看错了!”金巧玉的神色更是无措了起来,慌乱的抓住冯湘兰的手,此时的她,哪里还有方才争风吃醋的劲头?

安谧正打算听个究竟,冯湘兰却是眼尖的瞥见了安谧,忙扯了扯嘴角,“娘,咱们先回屋。”

说罢,硬是扯着金巧玉,绕过安谧,朝着她们所住的院子走去,经过安谧之时,冯湘兰若有似无的瞪了她一眼,那眼中的警告,一点儿都不含糊,

安谧笑笑,一副无害的模样,让冯湘兰安心了不少,这个安谧,虽然不知道怎么和渤海王有了联系,但通过她来安府这几日,对安谧过往的打听,她是打心里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的。

一个从小没有了亲娘,在嫡母以及嫡姐妹的打压折磨下,只能默默的承受的女子,有什么是值得她提防的?

等到冯湘兰搀着面色苍白,神色慌乱的金巧玉离开,安谧嘴角的笑意,这才多了几分诡谲的意味儿。

看金巧玉这反应,看来,她们和渤海王是过往匪浅啊!

金巧玉和冯湘兰母女回了院子,一关上门,金巧玉便抓着冯湘兰不放,“湘兰,你快告诉我,你刚才所说的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冯湘兰敛了敛眉,无奈的道,“娘,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看错,我怎么能把他认错呢?是渤海王,他就在荣锦城。”

她谁都能认错,唯独不可能将他认错啊!

金巧玉身体一晃,眼中的惊恐更浓,口中不断喃喃,“可该怎么办?怎么办?”

冯湘兰沉默不语,眼底一片凝重,金巧玉的不安却在不断的疯涨,猛地,她甩开冯湘兰的手,歇斯底里的大吼,面容狰狞,“他还想怎样?当年筠公主的死,锦兰是有错,可锦兰她已经死了,我们母女也被冯家驱逐,他是不是还想将我们赶尽杀绝?”

冯锦兰,冯湘兰,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本是冯氏望族的千金小姐,可……冯湘兰脑海中浮现出当年发生的事情,眸中的颜色越发的暗了几分。

沉默了许久,冯湘兰才低低的开口安抚着金巧玉,“娘,姐姐她已经为当年的事情付出了代价,我想,只要我们不引起渤海王的注意,也许,他也不会继续迁怒于我们。”

渤海王的怒气,今日在品绣会上,她依然感受得到,可现在,她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罢了。

“真的?”金巧玉失了主意。

冯湘兰点了点头,“我告诉你这事儿,就是要让你留意着,如若遇见渤海王,断不能让她发现你,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封地,说不定过些时日他就离开了。算了,不说这事儿了,娘,我们眼前的事情,是余芳菲母女……”

一提起余芳菲,金巧玉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上,看了冯湘兰片刻,责备的道,“你怎能让安心荷那贱妮子得了魁首,你的绣技是得我真传……”

“娘,你觉得现在责备湘兰有意义吗?”冯湘兰不悦的道,她对自己的刺绣技术素来有自信,可怎料得到,那安心荷竟能胜了她?一想到,她的心里也是气愤不平。

金巧玉脑中浮现出余芳菲那得意的嘴脸,手紧紧的攥着,“不行,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安心荷嫁到了柳家,柳家是荣锦城的首富,若安心荷真嫁了去,那我们母女在安府,就更没有立足之地了。”

方才老爷的态度她看在眼里,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湘兰也这么觉得,先前打听过安心荷的性子,素来饶不得人,且不说那天我和她的赌约,就算是没有赌约,只要安心荷真成了首富少夫人,哪怕还没成为首富少夫人,只是首富少爷的未婚妻,她怕也要对我们极尽刁难。”冯湘兰敛眉,淡淡的道,听不出丝毫担忧。

金巧玉对自己的女儿,又怎会不了解,当下便若有所思的看了冯湘兰一眼,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看你这模样,当是有法子了?”

“法子,自然是有,明日可不仅仅是柳家来安府提亲的日子,也是我的机会,我要让所有人知道,那魁首不过是浪得虚名。”冯湘兰锐利的眸子紧了紧,眼底的狠意迸发,随即,将明日要和安心荷再比一次的事情告诉了金巧玉。

金巧玉一听,眉心却是紧紧的皱着,“你就有把握,明日能够赢了安心荷?”

毕竟今日得了品绣会的魁首,说不定真的有过人之处,赢了倒还好,可万一输了,余芳菲怕是决计不会放过奚落她的机会。

冯湘兰诡谲一笑,“自然是有把握,娘,你说,我还赢不过一个废人吗?”

不管安心荷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心里早就盘算好了,她倒是要看看,一个绣娘,毁了双手,还能如何拿针刺绣。

金巧玉明白冯湘兰的意思,嘴角的笑亦是变得阴冷,废人?若安心荷成了废人,看明日的提亲会演变成什么情况,越是想,越是兴奋起来,不过,猛然想到什么,金巧玉微微蹙眉,“湘兰,这是安家,毕竟我们初来乍到,你要做什么,还是要小心着点儿。”

“娘,你放心,有些事情,咱们用脑子就好,何必亲自动手?”冯湘兰高深的一笑,眼底的算计丝毫不加掩饰。

“呵呵,你和锦兰两姐妹,都是聪明的女子,锦兰那丫头,要冲动一些,但也懂得算计一些,倒是曾经的你显得单纯,我还想,你该是要有锦兰那般的性子才好,才不会容易被欺负,可……可谁知,锦兰命不长,好在,你如今很有自己的想法,娘对你的担心,也少了许多。”金巧玉喃喃道,提到另外一个死去的女儿,面上依旧有哀伤。

冯湘兰扯了扯嘴角,看不明她的思绪,只是,那双眸子中甚是复杂。

“罢了,你且说说,咱们不亲自动手,可以让谁来动手?”金巧玉睨了冯湘兰一眼,瞧见冯湘兰眼底的阴暗,叹息了一口气,每当提起锦兰,伤心的不只是她,锦兰和湘兰两姐妹,一直姐妹情深,想到死去的锦兰,湘兰何尝不是痛?

冯湘兰敛了敛眉,勾起嘴角,高深的一笑,“娘无需操心,湘兰心里早就有合适的人选!”

脑中浮现出安谧的身影,冯湘兰的笑容更是邪恶。

不错,她心里早就有合适的人选,那人选正是安谧无疑。

和渤海王关系不简单么?哼,就凭着这一点,她冯湘兰就有理由和她安谧过不去,想到她的算计,冯湘兰利眼眯了眯,明日,她定会让安府鸡飞狗跳!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凉凉新开了个读者群,群号317114854,有兴趣的亲,欢迎入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