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丢尽颜面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十二章 丢尽颜面

冯湘兰被她那双通红的眼吓了一跳,一股不安在心里蔓延,不该是这样的,怎么会是这样?按照她的算计,安心荷应该慢慢的毒发,当场七孔流血而死,而安谧,便成了杀死安心荷的罪魁祸首,怎么也牵连不到她自己。

可是,安心荷眼底迸发的凶狠,让她无法镇定,尤其是正朝她不断抓来的利爪,更是让她避闪不及。

“冯湘兰,你这贱人,你害我,你要害我。”安心荷口中喃喃,整个人好似发了疯一般,抓扯着冯湘兰不放,以往本就嚣张泼辣的她,此刻更好似不受控制了一样。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也都呆了,原本看着好戏的人,也都窃窃私语,这就是要成为首富柳家少夫人的人吗?果然如传闻中的张狂泼辣,这下手还真是狠,若真嫁入柳家,等柳少爷娶了妾,整个柳府指不定还怎样鸡飞狗跳呢。

“安心荷,你给我住手。”脸色早已经黑得不能再黑的安越锋赫然起身,厉声吼道,“这是成何体统!”

他就说心荷这丫头上不得台面,没想到,今日就给他闹出了乱子,今日所到之人,在荣锦城多少都有些脸面,她这是将他安越锋的颜面都丢尽了,叫他以后如何有面子和这些人打交道?

可安心荷好似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口中不断的喃喃着“冯湘兰贱人”“冯湘兰害我”之类的话,甚至在抓扯之下,将冯湘兰摔在了地上,似乎这样依旧不甘心,整个人坐在冯湘兰的身上,拳脚相加。

余芳菲担心安心荷的举动惹怒了柳家,落人话柄,早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想要拉扯,却因着安心荷那疯狂的动作,好些次差点儿受到波及。

原本担心冯湘兰受了委屈的金巧玉却是赫然大哭了起来,拉着安越锋的手,楚楚可怜,“老爷,巧玉倒是想和姐姐以及两位小姐好好的相处,可是……可是,你是亲眼看到了,五小姐这般欺凌湘兰,你说过,你也会将湘兰当成自己的女儿对待的啊,她就快要被五小姐给打死了。”

“你给我闭嘴。”安越锋脸色更是难看,一把将金巧玉推开。

金巧玉愣了愣,她本以为自己这般哭诉,安越锋定会心软,偏向她这边,可是……看着那张愤怒的脸,金巧玉好似看清了什么,不甘的咬了咬牙,曾经那个什么都愿意为她去做的男人,始终是成为了过去,或许,他愿意在她落魄之时,念及旧情,将她纳入羽翼之下,可是,如今的他,更看重的,却是他的颜面。

不错,安越锋的怒气,完全是因为这干女人丢了他的脸,安心荷像一个疯婆子一般,已经让他颜面尽失,金巧玉这么说,不是在告诉众人,她安家家宅不宁吗?

安谧看着几人的反应,心底的讽刺更浓,没想到,她还没有去推动事情进一步发展,这些个人就已然自己混乱了起来,呵!那如果……她再来推一把……

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脸色难看,隐隐带着嫌恶与不屑的柳夫人和柳湛,她自始至终都知道,要不是因为他们所以为的安心荷的“绣技”,是决计不会想将安心荷迎娶进门的,觉得丢脸么?

她要的,并不只是让柳家及柳家人觉得丢脸而已啊。

安谧敛眉,遮住眼底一闪而过的精光,看了看压着冯湘兰狠狠抓扯的安心荷那疯狂的模样,在连余芳菲都无法上前拉住安心荷的情况下,安谧却是毅然走上前。

余芳菲看到安谧靠近,好似看到了救兵,仓惶的她立即吩咐道,“安谧,快些将她们拉开。”

殊不知,这正合了安谧的意,此时,原本单纯被打的冯湘兰,也在挣扎之余,试着抓扯着安心荷,呼痛声中,夹杂着谩骂的声音,听在众人的耳里,看好戏的嘲讽更浓,脸色沉了下去的,更是黑了几分。

在众人的目光中,安谧朝着安心荷和冯湘兰越来越近,门外的人群中,那一抹笼罩在斗篷之下的高大身影,自始至终,目光都灼灼的停留在安谧的身上,他看见了别人没有从安谧身上留意到的那份镇定,又是那种感觉,好似一切都掌握在她的手中。

他就是被她身上散发着的这种自信所迷惑,他甚至不得不承认,越是看安谧,他越是觉得顺眼。

想着初见面时,对她的鄙夷与不屑,柏弈好看的眉峰皱了皱,就连父皇也夸赞他的那双眼毒,但凡什么人在他的面前,仅仅是一眼,他就能看出几分那人的本质,但安谧,却是一个例外。

他第一眼走眼了,不过,他此刻庆幸的是,他还有纠正的机会。

安谧……

柏弈的嘴角扬了扬,依然没有忘记,此刻他在干什么,看好戏!他倒是要看看,方才安谧在后院儿中所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位小姐,你们别打了,大家都看着呢,爹爹他……”安谧如一个小媳妇儿般劝着,声音有些发抖,似乎害怕被二人的抓扯牵扯进去。

可两都红了眼的人,哪听得进任何的劝阻?依旧抓扯着,原本妆容打扮体体面面的二人,早已一团凌乱,狼狈不堪。

安谧看着是碰了个钉子,但她的心里也不急,听着余芳菲的催促又响起,“你还愣着干什么?叫你将她们拉开,你聋了吗?”

余芳菲急了,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对她这般命令呵斥。

安谧嘴角不着痕迹的扬了扬,又瞬间敛去,如余芳菲所吩咐的那般,将被两个小姐误伤的可能性抛开,奋不顾身的上前,抓住安心荷正要朝冯湘兰砸下的手,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将她拉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定要打死冯湘兰这死贱人,你再不放开,我连你一块儿教训。”安心荷怒声放话。

安谧看着被吓了一下,却终究是紧紧抓住安心荷的手,可谁知,刚得了自由从地上爬起来的冯湘兰快速的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安心荷的脸上,五根指印赫然印于脸上。

这无疑更是刺激到了安心荷,安心荷正欲去教训冯湘兰。

“五妹,你莫要忘了今日是柳少爷来提亲的日子,凡事请息怒。”安谧朗声道,出乎众人意料的,安心荷好似听进了安谧的话,渐渐的平息下了怒气。

众人皆是疑惑,尤其是明了安心荷性子的人,更是不解,方才余芳菲那般劝阻,都没能劝得住安心荷,安谧竟将她说动了?

不过,门外人群中的某一个人,斗篷之下的嘴角,却是上扬了几分,他的这个角度,没有错过那边一丝一毫的举动,敏锐的他更是清楚的看见,安谧对安心荷,可不止说了这一句众人都听见了的话。

只是……安谧还说了什么?竟让安心荷平息了怒气?而安谧,不是希望乱起来吗?她到底要干什么?

利眼眯了眯,柏弈不得不承认,他心中的期待,更是浓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