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章 彻底决裂沉重打击完全崩溃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七十九章 彻底决裂沉重打击完全崩溃!

梅老爷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身体倏然一僵,眼底迅速凝聚起一股阴沉,在他看来,要不是梅映雪执意要嫁给柳湛,他的儿子也不至于去柳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成亲之日,可就是她大哥的丧命之时啊!

他心中如何能没有怨怼?

梅老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体,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可是,当看到梅映雪那惨白的脸色与眉宇之间,便是化了妆也掩盖不了的虚弱之时,眸子不由得紧了紧。

“发生了什么事?”梅老爷是聪明人,几天前,梅映雪从梅家出嫁之时,气色甚好,这才几天不见,便是成了如此模样,若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断然不会如此。

梅映雪咬了咬唇,想到自己前日里小产掉的孩子,眸光敛了敛,她是知道爹的性子,即便是自己不说,他也定会亲自去查,终归是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开口,却听得身后的柳湛的声音传来……

“爹,映雪太过悲伤,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所以才……”柳湛立即上前,走到梅映雪的身旁,和她站在一起,他怎能让梅老爷知道梅映雪小产了的事情?若是知晓他没有照顾好他的女儿,那责怪自然会降到他的身上,想到柳家如今的状况,他是决计不能让梅老爷对他的印象再打折扣。

可梅老爷比他却是老练多了,淡淡的瞥了柳湛一眼,目光随即落在梅映雪的身上,那眼神中的锐利,比方才更甚,语气也更是严厉,“映雪,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只问这最后一遍了。”

梅映雪心中咯噔一下,在梅老爷那锐利的视线之下,有些心虚,可想到柳湛,梅映雪心中挣扎着,她知道,她和柳湛必须有所牺牲,自己必须说实话,那样,等会儿爹才能更加的相信她的话,为了大局,他也只能让柳湛被爹怪罪了!

敛了敛眉,梅映雪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爹,女儿不孝,女儿……小产了。”

这无疑是在告诉所有人,在她嫁给柳湛之前,就已经是柳湛的人了。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梅老爷带来的家丁,就连刚进了门的州府大人,渤海王,以及安谧和程瑛皆是一怔。

梅映雪小产了?这是他们谁也不知道的事情啊!

没想到柳家发生的事情,不只是他们所看到的那般啊!

安谧眸光闪了闪,想到柳夫人,嘴角禁不住浮出一丝笑意,失了孙子,那柳夫人无论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终归是伤心的,这便是柳家的报应么?

柳湛脸色倏然沉了下去,映雪怎能……

心中的责怪刚冒了出来,便听得啪的一声,那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异常的响亮,随即,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疼痛,柳湛心中一颤,看向那个打了他的人,正对上梅老爷愤怒的双眸。

“柳湛,你好样的!”梅老爷瞪着柳湛,咬牙切齿的道,“我梅家女儿交给你,你便是这么对待,这么照顾的!哼,你可还记得我将映雪交给你时,你对我承诺了什么?”

他是看走了眼,他以为这个柳湛虽然希望取得梅家的支持,但是,对映雪还是有情有义的,可他连这点儿都照顾不好,谈何有情有义?

他现在后悔了,后悔将女儿嫁给柳湛这么一个畜生!

柳湛敛了敛眉,此刻,却是只能暗自将这一巴掌的痛忍下来,“小婿承诺了岳父大人,会疼爱映雪,照顾映雪,小婿错了,小婿也没有想到映雪怀了身孕,那是意外,小婿也不想的,那也是柳家的子孙啊!”

“哼,休要叫我岳父大人,谁是你的岳父大人,我梅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婿!”梅老爷又如何会接受柳湛这般的道歉,他在他面前自裁了也不为过。

柳湛脸色一沉,心中大叫不好,忙开口道,“岳父大人不要动怒伤了身体,我以后会照顾好映雪,不会让他受丝毫伤害!”

“这话不必跟我说,我还会让你有机会照顾她吗?我要你立即写下和离书,从此之后,梅映雪和你再无夫妻关系。”梅老爷强势的道。

在场的所有人听了,皆是一怔,虽然和离的女子,并不如被休弃的女子那般受歧视,可是,在大金朝,却也是少有的事情,这梅老爷要女儿和女婿和离么?也难怪,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两家人又怎能再做亲家?

柳湛的脸色更是变了变,“岳父大人……”

“你聋了吗?休要再叫我岳父大人!”梅老爷的怒气更加高涨了些,越看柳湛,越是觉得可恨不顺眼。

柳湛噤声,却是扯了扯梅映雪的袖口,梅映雪在梅老爷说出要他们和离的话之时,就已经懵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和离?让她和柳湛分开吗?

不,不行,她下意识的便在心中产生了排斥,她不要离开柳湛。

感受到柳湛和爹爹的视线都停留在她的身上,梅映雪咬了咬唇,扯了扯嘴角,“爹,女儿小产,不关夫君的事,爹爹莫要误会了夫君。”

“哼,不关他的事?那你大哥的事情,关不关他柳家的事?”梅映雪对柳湛的维护,显然更加触怒了梅老爷,看梅映雪的视线,也是越发的锐利。

梅映雪心中有些慌了,可是面容上,却是没有表现太多的慌乱,急切的道,“爹,大哥的事,和柳家没关系,更是和柳湛没关系!”

“没关系?哼,你当你爹我的眼睛是瞎的,耳朵是聋的吗?”梅老爷冷哼一声,“荣锦城都传遍了,若是你大哥的死和柳家没关系,那柳铉和柳夫人为何如今尚且在狱中?”

梅映雪脸色更是白了白,想到她之前想好的说辞,继续说道,“公公和婆婆都是被冤枉的,那日,柳府的下人在外发现大哥的尸体,公公和婆婆不忍大哥曝尸荒野,才让人将大哥的尸体带回了柳府安置,公公和婆婆的这个决定是出于好心,谁想却是招来祸端,爹,你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啊!”

梅老爷眸子紧了紧,看梅映雪的眼神,变了又变,眼底一抹讽刺渐渐的晕染开来,隐藏得极为深沉,可是却是被看着这一切的渤海王和安谧察觉了出来。

渤海王和安谧的嘴角,亦是扬起了一丝讽刺,这个梅映雪有这般为柳家说话,倒是让柏弈大为吃惊,不过,对梅映雪多些了解的安谧,对于梅映雪的这个举措,心中却是多了些了然。

梅映雪对柳湛,怕是有些感情的,那日,梅映雪能够为柳湛忍受没有宾客的屈辱,又怎么没有可能为了柳湛而维护柳家呢?

要知道,她的身旁还有一个柳湛在,他若是以爱之名,打着深情的攻势,那梅映雪怕是知道前面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也会脑子一糊涂,就往下跳进去了。

梅映雪啊梅映雪,你可确定,为了柳湛这样的人,罔顾他大哥的牺牲,是不是真的值得!

眸中泛出一丝冷意,安谧继续静静的看着这一出好戏。

那厢梅老爷看着梅映雪,就只是那般看着,久久都没有说一句话,梅映雪被他看得心里有些虚,可是,却是强撑着,她知道,爹爹平日里是相信她说的话的,而方才,关于自己小产的事情,她也是说了实话,没有丝毫隐瞒,此刻,只要自己不露破绽,爹爹倒也不会怀疑。

可是,她却是不自己能够在爹爹那样的目光之下坚持多久,心中的慌乱越来越盛。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瞬不转看着梅映雪的梅老爷终于再次开口了,只见他朝梅映雪招了招手,“映雪,你过来!”

梅映雪怔了怔,却是没有说什么,看了柳湛一眼,走到了梅老爷的面前,轻声唤道,“爹……”

梅老爷伸手拉着梅映雪的手腕儿,轻轻的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感受到她手的冰冷,眉心微皱,怜惜的道,“手怎么这么冷?”

几乎每一个人都没有料到梅老爷会说这么一句话,就算是梅映雪也是一样,梅映雪愣了愣,心道,爹爹还这般关心着自己,看来,他是会相信她所说的话的。

梅映雪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正如是想着,却是见到梅老爷眼中的怜惜倏然一转,那份凌厉,丝毫不加掩饰的爆发了出来,拉着她手腕儿的大掌也是倏然一紧,毫不怜惜的将她拉向梅大少爷躺在木板上的尸体。

“啊……爹……”梅映雪猝不及防,惊呼出声,柳湛也是上前一步,可是,却也没有阻止。

梅映雪刚叫出一声爹,便感觉到她的脖子被一只大掌狠狠的握着,强大的力道将她的脸推到梅大少爷的尸体旁,梅映雪反应过来,一抬眼,正是看到梅大少爷身上那惨不忍睹的窟窿,心中的惊惧与恶心一起袭了上来。

爹要干什么?她已然感受到爹的愤怒是多么的强烈!

所有人也都是看着这一幕,猜测着梅老爷的意图。

梅老爷虽然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但是,额上的青筋却是依旧忍不住暴跳着,看着眼前女儿的惊恐,目光再落看向了那苍白的尸体,一字一句的道,“映雪,当着你大哥的面儿,你再说一遍你方才的话,你可想清楚了!”

他在给她机会,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梅映雪咬了咬唇,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烈,她知道爹终究是怀疑了,可是,也很有可能爹只是猜测和试探她而已,两者她皆是不确定。

她现在该怎么办?

抬眼看着梅大少爷的尸体,脑中浮现出大哥平日里对自己疼宠的模样,那些愧疚排山倒海的涌了上来。

大哥对她这般好,可是,她回报他的又是什么?

她知道,自己为柳家说话,想要脱掉柳家和这件事情所有的关系,无疑是对不起大哥的在天之灵,她到底做了什么……

一滴泪水从脸颊滑落,梅映雪的心中充满了懊悔……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梅映雪,等待着她的动作,柳湛察觉到梅映雪的异常,心中大叫不好,她的心在松动了,这绝对不可以!

“岳父大人,你别这样对映雪,映雪身子虚弱,会被吓坏了的。”柳湛立即开口道,人也大步上前,想要将梅映雪扶起来,可是,梅老爷却是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却是让他不敢再有丝毫动作,可是,柳湛的心里的担忧却是没有平息,看着梅映雪,轻唤出声,“映雪……”

那语气,充满了柔情爱意与关切。

陷入愧疚中的梅映雪听到那声音,赫然想起了柳湛那日对她的承诺,心中再次挣扎了起来。

柳湛,是她的夫君啊!她爱他,不是已经为他做好了选择了吗?

大哥死了,她对不起他,可是,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夫君和她夫君的家人被爹爹所嫉恨,并且,她也应该化解两家的误会不是吗?

再说了,大哥死在柳家,可到底是谁杀的,却说不准,她现在只是不想柳家牵扯进这是非之中而已。

只要自己如爹爹的要求当着大哥的面儿再说一遍,爹爹或许就会彻底的相信她所说的话了。

她对不起大哥,改日,定亲自为他诵经礼佛,向他赔罪,至于今日……

梅映雪咬了咬唇,眸光敛了敛,终究是开口道,“大哥的死确实和柳家没有关系,公公和婆婆……”

“住口!”梅老爷紧咬着牙,倏然打断梅映雪的话,凌厉的语气,让梅映雪身体一颤,禁不住轻唤道,“爹……”

“哼,映雪啊映雪,你终究是忘记了你大哥是怎么对你的,当着你大哥的面儿,你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我都替你羞愧,你当真是为了柳家,要这般让你的大哥死不瞑目吗?”梅老爷冷哼一声,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梅映雪的失望,更是让梅映雪脸色惨白了些,心中大叫不好。

“爹,你听我说。”梅映雪心中也是慌了,急切的道。

可是,梅老爷却是没有再给她辩解的机会,对梅老爷来说,他方才让她当着她大哥的面儿再说一遍,已经是在给她机会了,可是,她的选择却是让他如此的痛心。

“你还能说什么?说你大哥的死和柳家无关,说你大哥死在外面,你公婆只是好心,呵呵,那你这意思,是不是我要对柳铉和柳家人感恩戴德,要不要三跪九叩?”梅老爷异常的激动与愤慨,看着梅映雪那慌乱的神色,心中的讽刺更浓,顿了顿,继续道,“映雪啊映雪,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个白眼儿狼,这么个不孝女!

你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你还想辩解吗?你可知道,你的辩解只会让我更痛心而已。”

梅老爷越是说到最后,神情更是痛彻心扉,这个女儿,他们都没少给她疼爱,可是,到最后,竟然是这般忘恩负义。

“爹……”梅映雪哽咽着,心里的不安,早已经变成了惊恐害怕,爹不相信她说的话,可是,为什么?

她自然不敢问出口,可是,很快的,梅老爷却是给了她答案。

梅老爷沉吟了片刻,任他眼里对梅映雪的失望流转着,终究是叹了口气,“福生,你来告诉大小姐,你所知道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福生走了出来,梅映雪心中一颤,就连柳湛也变了脸色,他们怎么忘记了这个人,这是梅大少爷的贴身侍从,他时常跟在梅大少爷的身旁伺候着,他所知道的,必定比他们多,他说出的话,也更加能够证明梅映雪方才的话是编造的谎言。

梅映雪心里更加慌乱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也是无能为力,柳湛心里也是暗自低咒了一声,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太过措手不及,让他无法招架,他自然忘记了去留意这个小侍从,可是现下可好,现在,即便是梅大少爷的死和柳铉柳夫人无关,梅映雪这般骗梅老爷,又是否能够得到原谅。

还有一点啊,梅大少爷确实是死在了柳家,这点不可改变的事实,又会否让柳家被梅老爷迁怒进去?

梅映雪和柳湛的心里充满了不安,一旁看戏的好些人,却是乐得自在。

福生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如梅老爷所命令的那般,开口道,“那日,大少爷在房里……”说到此,福生顿了顿,继续道,“大少爷是和柳家大小姐在房里,大少爷让奴才走远些,过些时间才回来,等奴才回来之后,就是看到了大少爷惨死在了**,满床的鲜血,大少爷不是死在外面,而是死在柳家。”

最后的这句话,让柳湛和梅映雪脸色更是难看了些。

正此时,进了房间的州府大人也是开口道,“那天,本府赶到之时,正巧碰见柳家老爷和柳夫人放火烧房,是要毁尸灭迹,此番形迹可疑,所以,本府才将此二人拿下,关进了大牢,至于梅大少爷是不是柳老爷和柳夫人所杀,这些还需要本府的调查。”

梅老爷眸光一凛然,看着梅映雪,“映雪,你就是这么回报你大哥对你的好的!”

“爹……映雪错了,映雪是不想梅家和柳家两家为敌,所以才……爹,你为映雪想想,映雪如今已经是柳家的媳妇儿,映雪……”梅映雪挣扎着起身,依旧急切的想要为自己作为辩解,她想认错,想得到爹的谅解,爹看到了大哥的死,可是,又可曾看到她的挣扎与无奈?

她也是逼不得已,她也有她的苦衷啊!

可是,梅老爷却是不再给她机会,在梅映雪起身之际,梅老爷一咬牙,举起手,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梅映雪的脸上,啪的一声,几乎响彻整个停尸房,而那力道带着虚弱的梅映雪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梅大少爷的尸体上。

冰冷的触感让梅映雪身体一怔,还没来得及感受到那火辣辣的疼痛,便听得梅老爷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梅映雪,这一巴掌是我替你大哥打的!”

梅映雪身体一僵,抬眼看到梅大少爷的脸,双眼惊恐的睁大。

“你给我起来!”梅老爷的声音再次响起。

梅映雪不敢有所怠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起来,站到梅老爷的面前,泪水从脸颊上滑落,配着苍白的脸色,那模样,让谁看了都禁不住心生怜惜,可是对于这个女儿早就伤透了心的梅老爷,却是丝毫也不将她的楚楚可怜看在眼里,相反的,竟是觉着这模样极其可恨。

心一横,梅老爷的巴掌再次落下……

“啊……”梅映雪痛呼出声,这一巴掌,打在她的另一边脸颊上,打得她耳朵轰响,脑袋瞬间片刻空白,嘴角亦是有一丝鲜血渗了出来。

这两巴掌,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直觉震惊,这梅老爷下手,可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啊,这是打女儿的力道么?那分明是打仇人的气势啊!

安谧看着,嘴角禁不住扬起一丝讽刺,梅老爷对梅映雪是彻底的绝望了吧!

敛了敛眉,绝望了么?若真的是绝望了,那么柳家和梅映雪,怕是有的受了,目光转向柳湛,此时的柳湛,眉心紧皱着,神色之间隐约流露出担忧,但是,她却是知道,那担忧并非为了梅映雪,这个男人,自己的妻子被打得这般凄惨,竟也不上前搀扶一把,这女人,还曾替他怀过孩子呢!

呵!要想从柳湛的身上找到人性与怜悯,那怕是比上刀山下火海还要艰难!

梅老爷依旧看着梅映雪,那眼神极尽冰冷,厉声开口,“梅映雪,这一巴掌是替梅家打的,从此之后,我梅家便没有你这么个女儿!”

轰的一声,梅映雪的脑袋一片空白,她听到了什么?爹说了什么?

从此之后,梅家便没有她这么个女儿?这意味着什么?

“不,爹,我错了,映雪错了,求求爹,原谅映雪,映雪错了啊……”梅映雪顾不得脸颊上的疼痛,倏然跪在梅老爷的面前,此刻,她只想求得爹的原谅,和梅家脱了关系,她不再是梅家的大小姐,这怎么能行?

柳湛也是懵了,他以为梅老爷打打梅映雪,气可能也就消了,却是没有想到,他竟是要将梅映雪赶出梅家,这……柳湛思索其间的利弊,脸色立即变了,和梅家脱离了关系的梅映雪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啊!

他娶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做什么?

又想到如今梅家对柳家的迁怒,柳湛更是不敢想象,那意味着什么!

“岳父大人……您息怒……”柳湛也是跪了下来,“映雪是您的女儿啊,怎能说赶出梅家,就赶出梅家,这……”

梅老爷却是轻哼一声,强势的打断了柳湛的话,“柳湛,你那日除了承诺我你要好好照顾梅映雪,还说了什么?”

柳湛愣了愣,开口道,“小婿还说,小婿娶了映雪,映雪便是柳家的人……”

“很好,你既然记得你说的话,那么,她是你柳家的人了,以后就彻底的是你柳家的人吧!”梅老爷冷冷的叹了口气,眸中依旧是一片冰冷。

柳湛和梅映雪一怔,这才明白过来梅老爷之所以这么问的意思,梅老爷真的不认这个女儿了吗?

“爹……”

“岳父大人……”

“都给我住口,谁是你的爹,谁是你的岳父大人,柳湛,从此之后,这个女人和我们梅家没有半点儿关系,你也和我梅家没有半点儿关系,哦,错了……有,有关系,我儿子的死,我和梅家,都不会善罢甘休!”梅老爷眸子一凛,掷地有声。

梅映雪身体一晃,好似被雷劈了一下,“爹……”

梅老爷别开眼,不再去理会梅映雪,而是走到梅大少爷的尸体前,眼中的恨意不断的积聚着,手也下意识的握成拳头,咯吱作响,“我儿,你放心,爹不会让你就这般死了。”

梅老爷的宣告,让柳湛心中咯噔一下,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梅老爷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不要,都要和柳家为敌,现在可有该如何是好?

梅家在暨城是大户,若说以前的柳家,倒是不用太过畏惧梅家,可是,现在的柳家已经非往日的柳家了,梅老爷这番宣誓,又会对柳家做些什么?

柳湛心中的担忧越发的浓烈,他知道,无论梅家会对柳家做什么,柳家都是承受不起更多的打击了。

“州府大人,可否让老朽去一趟大牢?”梅老爷在梅大少爷的身旁看了许久,终于抬头,看向了其他人。

目光瞥过柏弈之时,身体不由得一怔,猛然跪在地上,“草民参见渤海王,草民方才没注意到渤海王,还请渤海王恕罪!”

渤海王曾是商业上的神话,只要是商场上的人,谁都想和渤海王攀关系,可是,那关系又岂是那般好攀的?他曾在一些场合见到过渤海王,却也没有机会和他说话,他却没有料到,今日竟在这样的场合再次遇到渤海王,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渤海王,跑到这义庄来做什么?

“无妨,梅老爷处理家事重要。”柏弈挑眉,淡淡的开口,依旧是大喇喇的看着好戏,他又如何看不出梅老爷神色之间的疑惑,只是,他没有必要对他解释什么,他堂堂渤海王,看个好戏算什么?便是这梅老爷知晓,也没有什么。

梅老爷倒也不敢继续探寻,起身,朝着渤海王歉然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州府大人,这一次,意识到渤海王在,他对朝廷命官的态度也是好了不少,“州府大人,还请通融一下,这……”

“梅老爷想去大牢一看,可要说明缘由,这才能让本府好做事啊。”州府大人开口道,他怎么能不知道梅老爷去大牢干什么呢?不过,他也没有为难的意思,反倒是希望梅老爷去大牢,不过,这必要的程序,他还是不得不走的,毕竟,堂堂渤海王还在这里看着不是?

梅老爷敛了敛眉,倒也没有掩饰,“老朽想看一看柳家老爷和柳夫人!”

说出柳家老爷和柳夫人几个字之时,那几个字好似从牙齿缝中蹦出来,要多凌厉便有多凌厉。

柳湛一怔,梅老爷去大牢看爹和娘,那意味着什么?他决计不会以为,他这去看是善意的,可是,他却是无能为力。

“这……”州府大人眸光微转,呵呵的道,“这柳老爷和柳夫人虽然是嫌犯,按照规矩,闲杂人等是不得探望的,可是,鉴于梅老爷是死者的家属,进去一看也是无妨。”

“多谢州府大人通融了。”梅老爷拱了拱手,要不是这州府老爷,如今他儿子的尸体怕都已经化为灰烬,他对他自然是该感谢,再加上,州府大人是荣锦城的父母官,这件事情的审理,还要劳烦州府大人,所以,他的态度自然不能差了去。

州府大人点了点头,转头对着身旁的捕快道,“带梅老爷去大牢。”

“是。”捕快领了命令,没有丝毫耽搁,便立即带着梅老爷走出了义庄,留下的人,却是却是神色各异。

梅映雪目光呆滞无神,似乎还没有从方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耳边不断回荡着方才爹说的话,脑中亦是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大哥惨死的模样,嘴角竟是微微扬起一抹苦涩,这是她的选择么?

她以为爹对她的疼惜,什么都会包容她,可是,她却没有料到,便是包容也是有限度的,她不再是梅家的女儿了么?

“呵……呵呵……”梅映雪脸色苍白之中,整个人好似憔悴了许多,她所做的选择,到底让她失去了多少?如今,她还剩下多少?

目光缓缓的看向柳湛,现在,她只剩下柳湛了啊!

“夫君……”梅映雪轻唤出声,声音之中透着无尽的萧索,她朝柳湛伸出手,此刻,她需要温暖,哪怕是柳湛的一个牵手,也会让她多谢力气。

可是,柳湛给她的回应,却是眉心紧皱,淡淡的一瞥,那一瞥,淡漠之中,没有丝毫感情,让梅映雪顿时有些慌了,下意识的上前,抓住柳湛的手臂,再次唤道,“夫君……对不起……”

她不但没有让爹相信,反而还将事情弄得更糟。

柳湛眼里划过一抹阴冷,却是狠狠的甩开梅映雪的手,一个一道,带着梅映雪身体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的梅映雪吃惊的看着柳湛,“夫君,你怎么了?”

他怎能这么对她?

她身体这般虚弱,他不是不知道,可他却……

“怎么了?我看到你觉得烦,给我滚,别出现在我的面前。”柳湛厉声喝道,没有梅家做靠山的梅映雪,在他的眼里什么也不是,现在,梅家和柳家是彻底决裂了,怕已经没有丝毫挽回的可能,梅映雪在这其间再也起不了丝毫的作用,他为什么还要对她好言相向?

梅映雪脑袋轰的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柳湛,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妻子!”

他这是什么意思?别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他前日对自己说的那话,又算什么?

“妻子?你若是不愿做我的柳湛的妻子,一封休书,随时可以有。”柳湛毫不留情的开口。

梅映雪身体一怔,休书?方才爹让自己和他和离,她却那般的坚持和他在一起,哪怕是承受着激怒爹的危险,可是,现在,他却说,一封休书,随时可以有,他随时都可以休了自己么?

“柳湛,你忘了你前日跟我承诺过什么?”梅映雪也是大声朝着柳湛吼着,一颗心好似有一只手狠狠的捏着,让她有些透不过起来,甚至比方才爹打她的那两个耳光,还要让她痛上千百倍。

正是因为柳湛那信誓旦旦的承诺,那承诺太过美好,美好得让她不顾一切的想要站在她的身旁,甚至不惜欺骗爹爹,甚至不喜歪曲事实,让大哥死不瞑目,可是,她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

“承诺?哼,那是对梅家大小姐的承诺,而你……”柳湛嘴角勾起一抹讽刺,一瞬不转的看着梅映雪,一字一句的道,“而你……现在还是梅家大小姐吗?不是!你别忘了你爹已经不要你了,你不再是梅家的大小姐,自然也不该有梅家大小姐的待遇,你要承诺么……”

柳湛轻笑着,最后是一声轻哼,随即转身,朝着义庄外走去……

接连的打击让梅映雪整个人完全奔溃了,她不再是梅家大小姐,所以,在柳湛的眼里,她已经失去了价值了吗?她不是梅家大小姐,没有了利用价值,就彻底的被柳湛弃之如敝履了么?

“柳湛,你是一个畜生,畜生!”梅映雪朝着柳湛的背影大吼着,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她以为柳湛娶她,里边爱的成分占大多数,但是,她却没有料到,他娶她,完全是为了利用她梅家大小姐的身份,或者,他一丁点儿都不爱她,从来都不曾爱过她,而她却傻傻的为了这个男人,连自己的爹和大哥都能背叛。

她能怪谁?怪柳湛的甜言蜜语,虚情假意么?

“哈哈……柳湛,畜生!”梅映雪口中不断的喃喃,怪只怪她梅映雪识人不清,被那男人的的虚情假意,甜言蜜语所迷惑啊!

安谧等人看着梅映雪那虚弱且疯狂的模样,眸中依旧是看着好戏的神色,对于梅映雪此刻的下场,何尝不是在安谧的预料之中?

柳湛的为人,既然娶梅映雪是为了利益,那么,一旦发现梅映雪不再有利用价值,这般遗弃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想着梅映雪嫁给柳湛那日,柳湛对梅映雪的深情,想着前世柳湛娶自己的目的,安谧眼底的讽刺越发的浓郁,低声喃喃,“这梅映雪有一句话还是说对了。”

这声音不大也不小,但足以让身旁的程瑛,柏弈以及州府大人听得清楚,皆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安谧,柏弈亦是开口问道,“哪一句话?”

安谧面纱下的嘴角微微扬了扬,继续开口,“柳湛……是畜生,不折不扣的畜生!”

而梅映雪是傻,就像前世的她一样,可是,这一世,对柳家,她有的只是淡漠和狠,傻么?便留给那些愿意傻的女人吧!

眸光敛了敛,正此时,那厢疯狂大笑着的梅映雪的声音戛然而止,砰地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州府大人一惊,立即给旁边的捕快使了个眼色,“去看看她怎么回事!”

捕快上前一看,弹了弹鼻息,这才回禀道,“回州府大人的话,她是昏死过去了,该怎么办?”

州府大人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安谧的声音便骤然响起……

“州府大人,这梅映雪是柳家的大少夫人,这般昏在这里实是不妥,以小女子看,当是让人将她送回柳府,这才算稳妥,不知州府大人意下如何?”安谧敛眉,平静的眸中,依旧是看不见底的冰冷,这梅映雪昏厥,怕是承受不住这连番的打击了吧!

梅映雪失了梅家大小姐的身份,如今在柳家,怕是要寸步难行了,而柳湛,想要撇开这个妻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倒是想看看,这梅映雪以后如何在柳家生存下去……

脑中浮现出前世这女人对自己的一些心思,眼中的恨意更是浓烈了些,她不会让柳家好过,也自然不会让这梅映雪好过,让柳湛和梅映雪这两人互相折磨,倒也不失为一件快事!

州府大人身体一怔,眼底划过一抹了然,忙附和道,“对,对,对,柳家少夫人自然是要送回柳家,还是焰姑娘想得周到,来人,将柳少夫人给柳家大少爷送回去。”

“是,州府大人。”捕快领了名,立即按照州府大人的吩咐去办事。

这厢,安谧的心里却是异常的畅快,州府大人看了一眼安谧,再看了看渤海王,心中明白,显然这二人对柳家的事情甚是感兴趣,既然这样,他自然要投其所好,“王爷,焰姑娘,柳家这事该如何处置,老朽可否听听二位的意见?”

柏弈好看的眉峰一挑,心中顿时来了兴致,看了一眼安谧,眼底一抹诡谲弥漫开来,他可没有忘记这女人早上那般离开,让他被平白看了笑话,想到什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朗声道,“不如这样,州府大人今日准备好酒菜,本王和焰姑娘一起,到府上商谈如何?”

说着,目光丝毫不加掩饰的停驻在安谧的脸上,果然看到安谧神色之间多了些微的窘迫……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