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章 惊天消息最后打击措手不及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八十二章 惊天消息最后打击措手不及!

柏弈微微皱眉,看了安谧一眼,“我又输了!不过,猎物入坑,本王也是高兴!”

说罢,转头看向来人,“陆老爷,麻烦你了。”

陆老爷立即兴奋的上前,热络的道,“不麻烦,不麻烦,王爷吩咐,陆某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陆老爷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将整理得好好的一叠东西拿出来,呈到柏弈的面前,“王爷,这是您要的东西,全数在这儿了,您看看是否是对的。”

柏弈倒是没有接,给陆老爷使了个眼色,“这些交给焰姑娘就好。”

陆老爷怔了怔,敢情王爷让他把这些东西弄来,不惜给上那么多的银子,都是为了焰姑娘么?

陆老爷早就听闻过渤海王对焰姑娘十分喜欢,当下也没有说什么,立即将东西重新递到安谧的面前,“焰姑娘……”

“谢谢你了,陆老爷,这些东西,不仅对柳家来说是宝贝,对我来说也是宝贝呢!”安谧面纱下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接过陆老爷手中的那些东西,仔细一看,柳家祖宅的地契,名下田地的契约,以及柳家产业的所有权状,全数在此。

呵!这下看柳家还如何翻身!

“呵呵,焰姑娘言重了。”陆老爷笑笑道,能够和焰姑娘拉近关系,这对他是有好处的不是!况且,那些借给柳湛的银子,又不是他出的,突地,他好像想到什么,陆老爷皱了皱眉道,“王爷,焰姑娘,那柳湛说下月姚家茶园的收入便会入账,到时候就有还账的银子了,那么这些东西地契权状……”

“陆老爷,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如果最近没什么事情,带着陆夫人到其他地方走一圈,看看我大金朝的河山也是好的,至于王爷先前承诺你的事情,等你回来了,自然就有好消息了。”安谧开口道。

陆老爷做了这么多年的商人,自然是不笨的,听焰姑娘这么说,其中必然是有些端倪,她是在告诉自己,他留在荣锦城,或许会有麻烦,“是,陆某这就安排安排,一月之后再会荣锦城。”

“如此甚好,那小女子就祝陆老爷和陆夫人玩的开心了。”安谧敛眉,话落,却也不再多说什么。

陆老爷随即便告了辞,退了下去,房间里,再一次只剩下了柏弈和安谧二人,安谧的目光久久无法从那一叠权状中收回来,想着方才陆老爷说的话。

姚家茶园?哼,柳湛还将希望寄托在姚家茶园上吗?呵!怕是希望越大,失望便越大了,他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姚家茶园会成为最后一根压死柳家的稻草吧!

柏弈深邃的眸光闪了闪,一边将棋盘上的黑子白子都分开来,一边闲然的开口道,“姚家茶园?当初你让本王放弃和姚家茶园的合作,那样子似是知道姚家茶园子会出事,而你也是知道,本王一撤资,那等着机会的柳家老爷,势必不会放过姚家茶园这么一大块肥肉,呵!看来,你当成埋的隐患,要爆炸了么?”

安谧抬眼,瞥了柏弈一眼,“瞧王爷把我说得好似会预知未来一样,传出去,世人怕要把我当妖怪了。”

“哦?”柏弈眸光微敛,紧紧锁住安谧的双眸,“你不是妖怪,那你告诉本王,你又是如何能预知未来的?”

安谧面色僵了僵,承受着柏弈的视线,在那样强大的压力之下,安谧却只是片刻脸上的笑容便舒展开来,丝毫不避讳柏弈那满含着探寻与侵略的目光,“预知未来?王爷未免太高估安谧了,安谧哪会预知未来啊?”

“不会吗?”柏弈敛了敛眉,眸底的颜色越发的深邃了些。

从一开始,他就想探寻安谧身上的不寻常,可到了此刻,自己都被这个女人迷了心,他还没有弄清楚她身上的那些个秘密,反倒是越发觉得她神秘且深不可测。

安谧啊安谧,你身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王爷,不信任朋友,可是大忌。”安谧浅浅的抿了一口茶,淡淡的开口。

柏弈迅速的挥开脑中的思绪,哈哈的笑出声来,“本王自然是无条件的信你!不信你,本王还能新谁?”

说话之间,又是那种让安谧如坐针毡的视线,安谧头皮一阵发麻,立即起身,借着要放地契和权状的由头,躲进了屏风之内。

而此时,得了足够银子的柳湛让人将银子全数搬到了书房内,此刻,他坐在凳子上,看着面前摆着的几个大箱子,异常的兴奋,起身将箱子掀开,确定里面是白晃晃的银子,竟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等我柳湛过了这个坎儿,等我柳家在壮大起来,定会让那些人后悔!后悔!”

柳湛咬牙切齿,他从来都没有此刻这般觉得这白晃晃的银子这么讨人喜。

梅家,焰姑娘他们想打击柳家吗?哼,柳家又怎是他们这么轻易就打击得垮的?

此时,太过兴奋的他,又怎知道,这一次,柳家已经快走到尽头了!

翌日,那些说好了一早就要柳湛还上货款的债主,果然一早就到了柳家的门口,这一次他们来到这里之时,却是见到柳家大门已经开启,而柳湛就摆了张凳子,坐在那里,一手端着茶杯,翘着二郎腿,早早的就等着他们到来。

而他的面前,摆着好几个箱子,所有人一看,皆是面面相觑,有人戏谑的开口道,“柳大少爷,这箱子里面该不会是空的吧?”

毕竟,昨日才从渤海王那里听到了某些消息,这柳湛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准备好了几大箱子的银子?

“是啊,难道真是空的?”有人再次附和。

柳湛脸上划过一抹不悦,但片刻,却是变成了不屑,朗声道,“各位,柳湛说了今日还银子,必定今日是要还的,这些银子,柳家又怎么会拿不出来?各位未免也太小看了我柳家,小看我柳湛了!”

这些个匹夫,他柳湛有机会,定不会放过他们!等他发达了,定要将这些人踩在脚下。

“呵!柳大少爷,谁敢小看你?既然不让人小看了,那就快些还银子吧!”云老爷开口道,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张纸,对自己身后的下人吩咐道,“你们都准备着,搬银子!”

柳湛淡淡的瞥了云老爷一眼,他现在有钱还,自然是不惧的,亦是十分高傲的吩咐着下人,“你们,给我点银子,一个子儿都不要少了云老爷的,听清楚了没有?”

“是。”家丁们应和着,账房从云老爷那里拿了单据,看着下人们将银子点好,再看着云老爷吩咐人将银子搬走,紧接着是下一个要账的人……

不多久,原本的几箱银子,全部被散了出去,柳湛看着空了的箱子,那双眸中一片阴沉,握着茶杯的手也是不断的收紧。

再等等,等到下个月就没事了!

荣锦城百姓的日子照常过,可是,对柳府来说,这一个月依旧气氛压抑。

对于梅家大少爷之死的事情,州府大人一直说在查,可是也没个什么结论,柳铉和柳夫人依然被关在大牢中,没有被放出来,柳湛去看过他们二人几次,每次都是短短的一炷香时间。

柳湛将柳靖的事情告诉了柳铉,柳铉听了,当场昏厥了过去,柳夫人更是压制不住怒气,当着大牢中那么多犯人的面儿,大骂着芸娘母子,甚至高声斥责柳铉不长眼,招了一个白眼儿狼进门。

自那以后,柳铉很少说话,整个人更好似老了十岁,两鬓的头发一夜斑白。

这一日,柳湛刚从大牢中看了柳老爷和柳夫人出来,回到柳府,见得梅映雪坐在花园中发呆,眼底一抹冷意弥漫,这些日子,他兑现了那日他所说的话,梅家不让他柳家好过,他柳湛便让梅映雪不好过。

敛了敛眉,柳湛大步走了过去,梅映雪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身子下意识的一颤,眼里立即浮现出惊惧的神色,心中顿时冒出想逃的冲动,可是,她却知道,她逃不了,这一辈子,自己怕也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折磨了。

“怎么?害怕了么?”柳湛站在梅映雪的背后,附身在她的耳边低声的开口,倾吐的气息打在梅映雪的脖间,让梅映雪脑中不断浮现出那些折磨人的夜晚,身体更是划过一股寒意。

“害怕?别忘了,我是你的夫君,哈哈!”柳湛眼里的疯狂交织着,满意的欣赏着梅映雪的反应,这些时日的憋屈,便也只有在梅映雪面前,能够找到那种仿佛控制着一切的感觉。

一把抓住梅映雪的手腕儿,逼她无法逃脱他的怀抱,一字一句的道,“今晚……不,或许就该现在,咱们到你大哥死的那个房间……呵呵……”

“不!”梅映雪猛地一起身,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道,竟挣脱开了柳湛的手掌,狠狠的瞪着柳湛,“你这变态!”

“变态么?你不觉得很刺激吗?”柳湛不以为意的道,脸上因为梅映雪的挣脱,而有些不悦,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梅映雪,那眼神,似要将梅映雪推入地狱。

梅映雪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她知道,柳湛说得出做得到,他真要将她带到大哥死的房间……脑海中浮现出那日大哥凄惨的死状,画面再转到了那日在义庄中,她所看到的大哥的尸体,最后她脑海中弥漫的是这些时日,每晚都折磨着她的噩梦,她每晚都梦见大哥来找她诉冤,他一句又一句的说着他死得好惨,一遍又一遍的质问她,为什么要背叛他!

她说不出,只能哭,每天早上,几乎都是在惊惧和泪水中苏醒。

她无法想象柳湛真要带她去那个房间做那事的画面……

“柳湛,你对我的折磨,还不够吗?”梅映雪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心中想着该如何打消柳湛的这个念头。

柳湛却只是不屑的一笑,“够?怎么会够?那你去问问你那该死的爹,问他对柳家的报复,还不够吗?”

话到最后,柳湛几乎是大吼了出来,那张脸更是显得有些狰狞,梅映雪心中止不住颤抖,看着柳湛一步步的朝着她靠近,她只能一步步的往后退。

柳湛一想到梅家,心中的愤怒立即爆了出来,一个箭步上前,轻而易举的将梅映雪抓住,狠狠一拉,下一瞬,梅映雪便被他压在了花园中的石桌上,眼里闪着嗜血的疯狂,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羞辱她,定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心中如是想着,柳湛便俯下身,在梅映雪的脖颈间啃咬了起来,梅映雪知道挣扎无用,便如尸体一样挺着,不给他丝毫反应。

柳湛心中更是不悦,正想好好教训这个贱人一番,却听得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大少爷……”管事匆忙了跑了过来,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也不由得愣了愣,忙转过身体,若是放在以往,撞见这事儿,他自然是自觉的离开,可是……想到方才收到的消息,管事却是不敢走。

“什么事情?”柳湛身体的欲望正盛,可是,能够让管事这般焦急的,定不是消失,再加上,这两个月,他犹如一个惊弓之鸟,一丁点儿的动静,都会让他浑身紧绷。

管事的听到柳湛询问,也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回禀道,“大少爷,方才接到京城那边的消息,说是姚家茶园出事了。”

姚家茶园?柳湛心中一惊,方才所有的欲望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顶狠狠的打下,瞬间被浇灭,甚至顾不得整理自己的乱了的衣裳,立即从梅映雪的身上下来,大步走到管事的面前,“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姚家茶园出事了?”

“少爷,你可要挺住啊,这……这也是刚收到的消息,本来,姚家茶园前些时日该是收成了,可是,临了临了,却不料仅仅是几日之间,那些快要收成的茶叶,足足上万亩,全数生了虫,姚家老爷和几个少爷还有那些个种茶的好手,皆是手足无措,竟连生虫的原因都没有查出来,短短的几天,上万亩茶叶全数被虫咬得面目全非,连一斤茶叶都没有救回来,现在,姚家茶园正是焦头烂额之时,老爷曾经投入的银子……”管事说到此,见到柳湛那苍白的脸色,却是不忍再继续说下去。

他是知道的,上次,少爷借了陆老爷的银子,解了燃眉之急,可那银子,也终究是要还的呀,少爷就指望着姚家茶园这里的收入了,可是……谁能料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柳湛好似被雷劈了一下,整个人脑袋在那一瞬间一片空白,他听到了什么?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柳湛口中不停的呢喃着,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那些茶叶怎么会都生了虫呢?一斤茶叶都没有救回来,这意味着什么?他柳家投到姚家茶园的资金,全数打水漂了吗?

“不会的,不过会的。”柳湛眸光闪了闪,不停的摇头,吞了下口水,缓缓抬起头,看向管事,突然,他的神色变得激动无比,一把抓住管事的手腕儿,“你告诉本少爷,这事情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柳湛咬牙切齿,大声的狂吼着,他不接受这个事实,他怎能接受?

姚家茶园是他现在唯一的盼头,可是,现在却是来告诉他,他所有的期盼都如石沉大海么?

管事眉心紧皱着,也是满脸的无奈,“大少爷,我知道你难受,我也不曾猜到是这样,可是……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现在该想想,怎么还陆老爷的银子才是,距离约定的日子,也不过三日了啊!”

柳湛身体一怔,对,陆世伯!

他还在陆世伯那里拿了柳家祖宅,地契还有那些所有权状做抵押,这下该怎么办?若是他拿不出银子,那些抵押的东西,就都要不回来了啊!

那些东西的价值,可远远要比那日所借的银子高多了啊!

可是,他那个时候对姚家茶园信心满满,又急于求借银子,哪又想到,姚家茶园竟是杀得他措手不及!

“该怎么办?”柳湛眼里慌乱了起来,从来不曾有过的慌乱,他似乎看到了他即将要失去一切的兆头。

失去一切吗?

不,不行,他柳湛不能失去这些!他还要东山再起,还要让那些看低了他的人重新看到他辉煌的时候,他要那些人彻底的仰望他!

对,陆世伯!

陆世伯既然肯帮他们柳家,就一定会宽限一些时日,对,一定会的,老天一定不会就这样亡了柳家,对,他要尽快想办法,再凑钱,将地契所有权状都赎回来。

柳湛眸中终于有了一丝坚定,一把推开管事,匆匆的朝着柳府外走去……

“呵……呵呵……”梅映雪从石桌上起来,拉好自己被柳湛弄乱了的衣裳,方才,管事汇报的事情,她听得一清二楚,柳湛的反应,她更是看得一清二楚,此时的她,脸上浮出一抹笑意,口中不断的喃喃,“完了……柳湛完了,柳家要完了……哈哈……”

说着,梅映雪更是仰头望着天空,大声吼道,“大哥,你看看……你看清楚……这是不是你要的?你在天之灵该是要瞑目了吧!哈哈……毁了,一切都要毁了……哈哈……呜呜……大哥,求你原谅映雪,映雪错了,映雪也是受到惩罚了啊……大哥……”

梅映雪的声音,到最后竟是变成了哭腔,那声音在花园中回荡,经久不息,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管事看了梅映雪一眼,却是叹了口气,柳家这一次,这个坎儿怕真是难以度过了,柳家已经不是以前那棵可以让人依傍的大树,他怕也是该早些离开柳家了,至于柳家的这摊子事情,管事再次摇了摇头,叹息声从口中溢出……

柳湛出了柳府,便直接去了陆老爷的府邸,从陆府管家那里,柳湛得知陆老爷有事情带着陆夫人出去了,归期未定,没有见到陆老爷,柳湛一颗心,终究是放不下来,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讲,若是陆老爷没有如期回来,也就无法如期找他要债,只要他在这期间将钱凑齐……

凑齐?柳湛想到这两个字,心中一股挫败油然而生,这个时候,他怎么来凑齐那些银子?当日,他按照陆老爷的要求,将所有地契,田契以及店铺所有权状全数都抵押了出去,若是他留了些,便只能将那些柳家的固定财产变卖一些,可是,现在便是想变卖,也没有权状在,即便是有人买,也是没有办法了。

姚家茶园啊……柳家这都是做的什么孽?为何遇上的竟都是这些事情?

现在可该怎么办?

柳湛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满心的无助……

而此刻,盛世烈焰内,同样的一个消息,也是差不多时候被送到了这里,渤海王今日一接到京城少商的来信,看到上面的消息,他也是如遭雷击。

姚家茶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若当初他没有撤资毁约,今日,分毫无收的可就是他柏弈了,他柏弈自从纵横商海以来,从来都是无往不利,这一次若真败的是他,他无法想象,这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打击。

神话不再是神话,而渤海王,也不再是大金朝商场上的天!

柏弈拿着那封信,在书房中踱步了许久,就连季叔也察觉到了他的不寻常,他说不出是什么心情,饶是他堂堂渤海王,也是有一些后怕,他更是庆幸当初自己那一赌,更是庆幸自己听了安谧的话。

安谧……柏弈来盛世烈焰的路上,一直咀嚼着这个名字,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直到进了盛世烈焰,柏弈的脸上才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将这个消息告诉安谧,可是,从安谧的脸上,他却是没有看到丝毫兴奋,好似这个结果,早在她的预料之内。

预料?仅仅是预料吗?

柏弈虽然越发的看不透安谧,但是,却也知道,这不仅仅是预料而已,又是这种一切尽在她掌控之中的感觉,让他禁不住想探寻其中的缘由,但是,却害怕招来安谧更多的防备。

柏弈如以前一样,把这一份好奇往肚子里咽,敛了敛眉,朗声道,“姚家茶园这么大的事情,柳湛怕也是收到消息了,你说,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

安谧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眸中的光彩似明亮了几分,“我不管他在做什么,反正我只知道,三日之后,时限一到,我就要去收回我的东西!”

柏弈一怔,片刻便呵呵的笑出声来,“你的东西?呵,还真是你的东西,这笔买卖,花了十几分之一的价钱,得到的却是柳家名下所有的不动产,不,是剩下的所有财产,呵呵……这笔买卖,当真是划得来!”

“自然是划得来。”安谧眸中的笑意浓了些,她在期待,期待三日之后的到来,三日之后,她会让首富柳家彻底的成为历史!

“那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柏弈好看的眉峰微挑,刻意挨得安谧近了些。

可仅仅是刹那,安谧却是不着痕迹的一闪,“三日之后再庆祝也不为迟。”

柏弈眉心皱了皱,神色瞬间变得严肃,轻声唤道,“安谧……”

安谧微怔,柏弈在她面前油嘴滑舌,不正经惯了,此刻这般正经严肃的唤她,她竟然有些不适应了起来,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安谧对上柏弈的双眸,下一瞬便陷入那幽深的黑眸之中。

“不管你是怎么预料到姚家茶园的事情,本王都该感谢你,虽然亏的银子,在本王的手中是九牛一毛,可是,本王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也太惨烈了些,谢谢你让本王没有机会去体验这一次失败的打击。”柏弈严肃的开口,方才在收到这个消息之时,他就想对安谧所谢谢了,遇到这个女人,或许是他一辈子的福气。

想到安谧找上自己的原因,柏弈心中不由得浮出一丝苦涩,他是不是还应该感谢她,感谢她当初选中他作为她的合作伙伴?

安谧敛了敛眉,她何尝不知道若这次失败的是柏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打击?那会是他不败神话中最耻辱的一笔,安谧倏然想起那晚柏弈对她说过的过往,他要报仇,可是,在前世,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冯家的地位依旧没有丝毫动摇。

前世,会是那次的打击,让柏弈失了斗志么?

安谧不得而知,不过,她却知道,这一世,她是真的不愿看到柏弈受到打击。

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安谧缓缓开口,“王爷该谢谢你自己,那个时候都愿听着安谧的‘胡言乱语’去赌这一把。”

柏弈微怔,哈哈的笑出声来,看安谧的眼神,又变得柔情温和,“对你,本王无条件的相信!”

若是那个时候,自己能明白他现在的心情,听安谧的建议,就不该是赌了,哪怕安谧说的,是要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怕都会毫不犹豫。

安谧面容僵了僵,这柏弈,片刻又恢复了不正经!

可是,柏弈的话却不断的在她的耳边回荡,这么也挥之不去,无条件的相信么?这该是多大的信任!

不知为何,安谧的嘴角隐隐浮出一抹笑意,就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

若说前些时日,柳家处于低压之中,那么这三日,柳府的阴霾里,柳湛从早上出门,到了深夜才回府,没有人知道他出去干了什么,只知道,每次他回来,新房之内,便是一阵疯狂的动响,偶尔听得柳湛的叫骂声。

最后这一晚,柳湛大醉而归,梅映雪如往日一样,等着这个男人的折磨,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柳湛回屋,梅映雪诧异的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却一夜无眠,她害怕,害怕柳湛夜里突然进屋,接下来又是她的噩梦。

翌日一早,梅映雪用脂粉掩盖了脸色的苍白,刚出了门,却是在院门口看到昏昏大睡的柳湛,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手边还有一只空了的酒坛,这才知道,原来柳湛昨晚之所以没回房的原因。

对于这个男人,梅映雪现在只剩下了淡漠,淡淡的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柳湛,梅映雪没有叫醒他,收回视线,转身朝着大厅走去。

她突然希望,柳湛醉死了才好啊!

可转念一想,醉死了未免太便宜他了,她梅映雪深受着背叛大哥的折磨,她也要让柳湛一起,陪着她受折磨,呵!现在的柳家,足够折磨柳湛了。

梅映雪心情好了些,到了大厅,却是看到大厅中,正坐着客人。

“大少夫人,老奴正要去禀报少爷,盛世烈焰的焰姑娘和渤海王还有州府大人来了,说是有事找少爷。”管家正好出大厅,看到门口的梅映雪有些诧异,今日少夫人的心情似乎不错。

梅映雪看了大厅中的几人人一眼,对着管家道,“你去寻少爷吧。”

说罢,梅映雪自顾自的走进大厅,在柏弈面前福了福身,“民妇参见渤海王,参见州府大人。”

“柳少夫人不必多礼。”柏弈淡淡的开口,瞥了梅映雪一眼,这梅家大小姐看样子过得不好啊!呵,便是想也能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梅映雪该是怎样的处境。

梅映雪点了点头,随即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也不说话。

倒是安谧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梅映雪一番,面纱下的嘴角,微微扬起,“柳少夫人身子可好了些了?”

梅映雪微怔,似没有料到这焰姑娘会主动开口跟她说话,记得她成亲当日,便是这焰姑娘抢了所有的宾客,焰姑娘对柳家一直以来都很针对,甚至没有加丝毫的掩饰,她也是柳家的人,焰姑娘也该视她为敌人吧!而她这般问,是关心吗?

“多谢焰姑娘关心,映雪的身体尚好。”梅映雪敛眉,便是她自己说出这句话之时,心中都觉得苦涩至极,尚好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如今所受的是怎样的折磨。

安谧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这梅映雪在这样的打击之下,倒是比前世收敛得错了,眸光闪了闪,安谧呵呵的笑道,“我听闻,柳家对儿子甚是看中,尤其是柳老夫人,少夫人身为柳大少爷如今唯一的妻,这生儿子的重担,怕是落在你身上了啊,所以,柳少夫人可要好好养着身体才是,你可是柳家的唯一期盼。”

话落,梅映雪的脸色果然僵了僵,想到柳夫人对柳絮的对待,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铁青了下去,目光闪了闪,正要开口,却是听得外面柳湛的声音传来……

“稀客啊,渤海王,焰姑娘来我们柳府作甚?”柳湛一被叫醒,就听闻渤海王和焰姑娘来了柳府,顿时便警惕了起来,每一次焰姑娘来柳府,都不会有好事,这一次,不单单是她来了,渤海王和州府大人也是来了,这意味着什么?

他的心里现在对焰姑娘可谓是恨之入骨又畏如蛇蝎,所以此刻,更是浑身防备着。

安谧一抬眼,便是看到柳湛有些狼狈的模样,眼底凝聚起一抹讽刺,想前世的柳湛,何时曾这般狼狈过,可这一世却……

想到她即将要做的事情,安谧眸中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些,对上柳湛的视线,呵呵的笑道,“瞧柳大少爷说的哪里话?柳府?这里怕不该再是柳府了吧?”

柳湛神色微怔,眼底激射出一道厉光,“你此话怎讲?你休要胡说,这不是柳府,倒是什么?”

“柳大少爷贵人多忘事,是不是忘记了某些事情?”安谧好看的眉毛微微扬起,依旧是含笑的看着柳湛,她要将柳湛的每一个表情都要看得一清二楚。

不知为何,柳湛被她这般看着,心中竟是打了个突,想到前些时候自己将地契拿出去抵押的事情,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烈,不过,他却是在告诉自己,他抵押给了陆世伯,昨天下午,他去陆世伯处,陆世伯尚未回府,那便证明他还有些时日筹集银子。

“呵!看来,柳大少爷当真是忘了。”柏弈瞥了柳湛一眼,朗声开口道,敛了敛眉,目光落在安谧的身上,“既然这样,不妨提醒一下柳大少爷!”

“对,是该提醒,毕竟,有些事情,也该是让柳大少爷知道才是。”安谧说到此,立即吩咐身后站着的程瑛,“把东西拿出来,让柳大少爷好好看个清楚。”

话落,程瑛从怀中立即掏出一张纸,递到安谧的手中,“姑娘,这是欠条和契约。”

柳湛听到欠条和契约这几个字,脸色倏然僵住,随即便听得那焰姑娘的声音再次响起,“柳大少爷,你可看清楚了,这是什么?这欠条上,有你的签名,还有你的指印,甚至还有柳老爷柳铉的印鉴,这该不会错吧。”

柳湛上前一看,心中一惊,那竟是他那日在陆世伯那里的借条和契约,上面确实是有他的指印签名,还有爹的印鉴,这……柳湛一怔,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将那东西夺过来,可是,安谧却好似知道他会有何举动一般,手一收,便将欠条和契约收了回来。

柳湛扑了个空,脸色更是难看,想再次冲上去,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将那欠条夺回来!

“柳湛,你休要张狂!”

柳湛还没有来得及动作,柏弈便起身,站在了安谧面前,面容时间的霸气,却是让柳湛为之震慑,不敢在往前一步,可是,想到焰姑娘手中的东西,柳湛眸光闪了闪,“那怎么会在你那里?那分明是陆世伯……”

“呵!你是说陆老爷吗?陆老爷没有告诉你吗?这张欠条,他已经转给我了,你看,这是陆老爷的亲自签好的转让书,也就等于说,你从陆老爷那里借的银子,正是从我这里借的,那么,今日到了还银子的最后期间,你要还的银子,也是该还给我,柳大少爷,你可明白了?”安谧一瞬不转的看着柳湛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难看,心中更是畅快至极,脸上的笑意也丝毫不加掩饰,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安谧继续开口,“哦,对了,柳大少爷,陆老爷将这个转给小女子之时,也将那些抵押的东西转给了我,也就是说……按照契约的规定,若是今天柳大少爷还不出银子,那么,小女子便也只能不好意思了。”

柳湛脑袋轰的一声,片刻空白,但那之后,似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中清晰了起来,他努力的想,从那日去陆世伯那里借银子开始,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可是,他依旧找不到破绽,但心中却是肯定了一点,“你……你们设计我!你们设计我!”

那是一个陷阱,在他想陆世伯开口借银子之时,就一脚踏入了陷阱之中,而此刻……柳湛看着渤海王,看着焰姑娘,不断的摇头,“你们……你们陷害我!”

“设计?陷害?柳大少爷,说话该是讲依据的,你说我们设计你,陷害你,可有证据?没有证据,那该是污蔑!难道这欠条和契约上的手印儿,是我们硬逼你按上去的么?”安谧淡淡的开口,话虽如此,但是那神色之间,却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流露出一个信息:设计你?陷害你?便是设计陷害你,你又能奈我何?

柳湛看着焰姑娘神色之间的得意,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狠,你够狠!”

安谧但笑不语,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柳大少爷,要还我的银子,可准备好了?只要你还了银子,这欠条我自然归还,还有这些你抵押的地契以及所有权状,我也都一张不少的还给你,州府大人可都在这里看着呢!怎么?柳大少爷,这是不是该吩咐人把银子搬出来了?”

搬出来?他哪里有银子可搬?

这女人,分明就是料想得到他还不出银子,所以此刻才在这里落井下石!

柳湛紧咬着牙,眼里凝满了愤恨与不甘,他这一辈子,便就是被这女人给耍了,可恨的是,他竟是毫无还击之力!

想到那些地契以及所有权状,柳湛心中的不安异常的高涨,眸子一凛,却是倏然跪在了地上,“焰姑娘……”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