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章 当众毁灭丧家之犬真相隐现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八十三章 当众毁灭丧家之犬真相隐现!

柳湛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怔了一怔,就算是安谧,也没有料到柳湛会有这个举动,他这是要干什么?求她么?

安谧眸光微敛,眼底一片冰冷,前世的柳湛,是多么的高傲不可一世啊,别说是对她下跪,怕是给那些个高官王爷下跪时,心中也是怀着不甘与不屑,而此刻……呵!

她倒是要看看,这柳湛到底要如何求她!

“柳大少爷,你这是干什么?你这般的大礼,小女子可承受不起啊!”安谧淡淡的开口,话虽如此,面纱下的笑容,却是挂满了幸灾乐祸,满意的看着柳湛那隐忍着愤怒不甘与委屈的模样,心中甚是畅快。

柳湛的手紧握成拳头,大礼?他何尝愿意这般卑微的跪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这无疑是他的耻辱!

可是,他又能怎样?现在,柳家的命脉都在她的手上,这一跪,便是耻辱,他也不得不跪!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柳湛似做足了心理建设,“焰姑娘,求你放柳家一条生路。”

“放柳家一条生路?小女子又没有逼柳家的人去死,柳大少爷这般说来,可是欲加之罪啊,不知道的,怕还以为我焰姑娘是那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呢!”安谧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声音依旧很淡,淡得让人觉得冷。

尤其是柳湛,从那日娶安心荷之时,他就知道这焰姑娘不是简单的人物,可是,却没有想到,柳家最后竟是毁在这焰姑娘的手上?

她会放过柳家吗?想到从头到尾的事情,想着焰姑娘对柳家莫名的敌意与刻意的针对,就连他也没有把握,这焰姑娘会放了柳家!

“焰姑娘,你到底要什么?只要柳家给得起,一定会让焰姑娘如愿,在所不惜。”柳湛朗声道,只要有一丁点机会,让这焰姑娘放过柳家,他都会努力争取,可是,这焰姑娘所要的到底是什么?

安谧秀眉一挑,好似十分惊讶的道,“瞧柳大少爷说的,我要什么?我能要什么呢?我要的,何必柳家给?”

她要的是柳家的毁灭,她要的是让前世害她,伤她的人付出代价,这些,她如今已经就要做到了,不是吗?

她何必要柳家给?她要的是亲手送柳家上绝路,再说了,若是柳湛知道她真正想要的,还会这么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让她如愿,在所不惜么?

呵!柳湛,这一次,她决计不会手下留情。

柳湛怔了怔,不知为何,被焰姑娘此刻的眼神看着,他的心中竟泛出一丝寒意,好似那冰冷的视线,似要将他千刀万剐一般。

柳湛此刻面对着焰姑娘,浑身的无力感,方才极力隐忍着的愤恨不甘以及屈辱,此刻彻底的冲破了屏障,怒声朝着安谧吼道,“你到底想怎样?”

安谧嘴角一扬,这柳湛,便是这点隐忍之心么?装不下去了吗?

安谧敛了敛眉,却也不因为柳湛的暴怒而有所动,依旧是那般淡淡的开口,“如果柳大少爷肯磕头求小女子,那说不定小女子还会考虑一下,宽限一些时日。”

柳湛微怔,似找到了转机,可是,片刻,他便觉得,这焰姑娘是否会说话算话?但是,无论怎样,现在的他却只能被动的有一个选择,咬了咬牙,柳湛似横了心一般,朝着安谧,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求焰姑娘给我几天时间……求焰姑娘给我几天时间……”

柳湛不断地说着,每一次开口,都是一个头磕下去,周围的人只是看着,就连梅映雪的嘴角都是扬起一抹丝毫不加掩饰的讽刺。

她也在看着柳湛的笑话,柳湛在她的面前,纵然是那般心狠手辣,可总还是有他受辱的时候,她几乎想象得到,柳湛这些头磕下去,心里是多么的不甘,而那焰姑娘……梅映雪目光不着痕迹的瞥向了焰姑娘,虽然焰姑娘面上遮着面纱,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她眼里的讽刺,怕是和自己的如出一辙,甚至比自己的还要浓烈,梅映雪不笨,当下便明白了过来,视线再是看向柳湛的时候,嘴角扬起的讽刺与不屑更浓。

柳湛啊柳湛,饶是把头磕破了又怎样?她可不觉得这焰姑娘真的会给他几天时间,这焰姑娘,分明就是在耍他啊,可走投无路的柳湛,便也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柳湛不停的磕着头,大厅中,除了额头撞击地面的声音,便是连呼吸的声音,也听不见,安谧只是淡淡的看着,也不说话,柳湛眉心不由得蹙了蹙,想停下来,可是,却担心停下来会坏了事,便也只能这般坚持着,直到额头磕破,冒出了血迹。

安谧许久不发话,柳湛心中的不悦冒了出来,“焰姑娘,你看……”

“哦?柳大少爷累了吗?累了便就停下来吧。”安谧开口道,看着柳湛额上的肿起,面纱下嘴角扬起的弧度大了些,柳湛啊柳湛,你也有今天!柳湛心中一喜,以为有了希望,忙开口,“焰姑娘,只要你宽限我十日,不,十五日,给我十五日的时间,我定想方设法的将银子准备好,全数还给焰姑娘。”

安谧眉心一皱,声音冷了许多,“我答应宽限你时日了吗?”

十五日?哼,笑话!

柳湛脸色倏然一僵,“焰姑娘,你分明……你不能……”

“我承诺了你什么?渤海王,州府大人都在此,还有你的夫人也在,你问问他们,可曾听到我答应宽限你时日了?”安谧毫不犹豫的打断柳湛的话。

柳湛看了几人一眼,渤海王和州府大人皆是但笑不语,一副看着好戏的模样,而那梅映雪,在柳湛视线看过去之时,竟是低下了头。

柳湛心中暗自低咒一声,这焰姑娘,又是在耍他!

她是没有承诺宽限他时日,是他抱的希望太大,却是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间。

“柳大少爷,莫要耽搁了,还银子吧!”安谧下了最后通牒。

柳湛赫然起身,方才所有的低姿态,全数消失无踪,狠狠的等着安谧,“你这贱女人,我还不出银子又怎样?”

激动得失了理智的他,又怎知道,安谧所等的,就是他的这一句话,安谧眼睛一亮,朗声道,“州府大人,你也看见了,今日柳大少爷该是还银子的最后期限,您方才也听见了,柳大少爷亲口说了,他还不出银子,州府大人,您来评评理,那按照规矩,安谧该如何做?”

今日,之所以将州府大人请来,就是为了能够让州府大人主持公道,让这柳湛便是赖也休想赖掉。

柳湛身体一怔,意识到不好,看向州府大人的眼神,充满了惊惧。

州府大人却是理也没有理会他的视线,朗声道,“这契约是合法的,按照大金朝的律法,柳家还不出银子,那抵押的东西,过了今日,便是要也拿大价钱买,也要看焰姑娘是否肯卖了,换句话说,柳家还不出银子,那些抵押的东西,便是属于焰姑娘的了。”

安谧嘴角一扬满意的点了点头,转眼看向柳湛,一字一句的道,“柳大少爷,你听清楚了吗?如今,这柳家的祖宅,以及柳家产业下的店铺,都属于我的了呢!”

柳湛脑袋轰的一声,片刻才回过神来,看焰姑娘那得意的神情,眼里烧红了愤恨的火焰,“胡说,柳家的东西,永远都是柳家的,你们休想得到!”

“那可由不得你!”安谧眸子一凛。

正此时,程瑛猛然开口道,“姑娘,午时到了,最后的时限已经过了!”

安谧眸中的光彩越发的耀眼,朗声道,“柳湛,现在饶是你有银子还,这些东西也不属于你了,来人!”

安谧一声令下,片刻,便从柳府之外涌进了大批人,都是缫丝坊的和盛世烈焰的伙计,其中还有府衙的捕快,足足有百来人,所有人鱼贯而入的进了大厅。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柳湛脸色僵了僵,目光慌乱的闪烁着,“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柳府,岂容你们如此撒野!”

“放肆,柳湛,本王看撒野的人是你才对,从这一刻起,这里便不是柳府,来人,将所有属于柳家的人,都给本王赶出去,还有……”柏弈厉声道,那凌厉的气势,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慑,话未说完,却是看了安谧一眼,二人相视一笑,极有默契。

带头的捕快也不含糊,这厢渤海王命令一出,他自然是要遵从命令,立即给其他两个捕快使了眼色,几个捕快齐齐的朝柳湛扑了上去,柳湛又怎会如此束手就擒?

目光闪了闪,灵巧的避开,可是,他一人又怎敌得过几个捕快的迅猛和力道?

不消片刻,柳湛便被几个捕快给制服,柳湛紧咬着牙,狠狠的等着安谧,“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么?安谧眼底划过一抹不屑,缓缓走到柳湛的面前,目光迅速的将柳湛打量了一遍,似要将他此刻的狼狈彻底的记住,在距离柳湛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倒也丝毫不避讳,一字一句的道,“我欺负的就是你,那又怎样?”

说罢,柳湛的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因为那无处发泄的愤恨不甘与憋屈,整张脸胀得通红。

安谧眼中得意更浓,眸子一凛,声音却是极其有礼,对着几位捕快道,“劳烦几位捕快大哥将闲杂人等给我丢出去了!”

“是,焰姑娘。”捕快齐声答道,州府大人可是交代过,对焰姑娘的吩咐,可不能怠慢了,焰姑娘可不是一般人哪!

柳湛却是奋力的挣扎着,大声叫嚣,“你们这些狗奴才,放开本少爷,这是我柳湛的家,谁能赶我走?放开本少爷!”

可是,无论柳湛如何的嘶喊,如何的挣扎,却是只能被几个身强力壮的捕快架着,拖着朝着柳府的大门走去……

大厅中,柳湛的声音渐行渐远,安谧满意的听着柳湛的嘶喊,目光却是落在了大厅中,依旧坐在椅子上的梅映雪的身上。

梅映雪似感受到安谧的注视,抬眼对上安谧的目光,缓缓起身。

“我该叫你柳夫人,还是叫你梅大小姐?”安谧看着梅映雪脸上的尴尬,嘴角淡淡的扬起。

梅映雪扯了扯嘴角,眸中也是有些自嘲,“不管以前是什么,但以后的梅映雪,怕只是一个在地狱挣扎的乡村野妇了,焰姑娘,这便是你要的吗?毁灭柳家!毁灭柳湛!”

安谧微微蹙眉,倒是没有想到梅映雪竟看得如此透彻,不过,安谧也没有遮掩的必要,对上梅映雪的双眸,呵呵的笑道,“或者,我要的不仅于此呢!”

她可没有忘记,梅映雪也是她的仇人之一不是吗?不过,现在怕是她不去折腾梅映雪,都有人会帮她收拾她。

梅映雪神色微僵,不再敢去看安谧的双眼,“焰姑娘,告辞了。”

安谧挑眉,倒是一个识时务的主,看着梅映雪的背影,安谧再次开口,“柳少夫人的东西,不带走吗?”

那个身形微顿,“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属于我梅映雪的呢?”

安谧挑眉,前一世的梅映雪怕没有这番心境,怕是这一世所遇到的事情,让她看透了许多吧!不过,同情么?对敌人,她从来都不会有丝毫同情之意。

柳湛却是如安谧所说的那般,被丢出了柳府的祖宅,可是,柳湛又怎么会甘心,便是被丢了出去,也没有离开,站在柳府外,寻找着机会想要进去,可是,安谧的人,又怎会放他进去?

片刻,原本在大厅中的一行人,也都陆续走了出来,安谧看着毫无形象的柳湛,转眼看了柏弈一眼,面纱下的嘴角勾起一抹诡谲,朗声用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开口道,“从今之后,这里不再是柳府,这门匾……”

安谧说着,抬眼看向了门匾上的两个大字,眸光甚是冰冷。

柳湛身体一颤,看着那焰姑娘,心中隐隐浮出一丝不好的预感,这焰姑娘,她要干什么?

柳湛心中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下一瞬,安谧就给了他答案,那动听的声音,继续传了来,但是,听在柳湛的耳里,那却比从地狱传来的声音还要可怕。

“劳烦几位捕快,替小女子将这门匾拆了!”安谧的声音透着十足的坚定,话落,看向那早已经愣住的柳湛,心中甚是畅快。

拆了柳家的门匾,从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想做这件事情了,如今终于是当着柳湛的面儿,她要将这门匾拆了,就代表着她亲手毁了柳家,从此之后,柳家就彻底当成了历史,而至于这些个人……

安谧眸光一凛,将柳湛眼中的震惊于不可置信看在眼里,脑中浮现出柳铉和柳夫人的身影,她倒是想看看,柳铉和柳夫人得知在他们蹲大牢的这段时间内,柳家断送在了柳湛的手上,就连门匾也被人拆了去,会是怎样的表情,她想,那一定会很精彩。

几个捕快领命,立即拿来了梯子,柳湛看着这些人的举动,回过神来的他,神色有些慌了,猛地冲上前,“你们干什么?休要动我柳府的门匾!”

柏弈给盛世烈焰的伙计们使了个眼色,顿时,那些人一哄而上,白来人,足以将围成一堵人墙,将柳湛彻底的阻隔在外。

柳湛无法阻止,眼睁睁的看着捕快上了梯子,将那门匾拆下,他却是无能为力,只能大声的叫嚣着,“给我住手……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

这个时候,谁还会听一个丧家之犬的话?

安谧心中的幸灾乐祸越发的浓烈,淡淡的开口,“你们可听见了?柳大少爷让你们‘住手’呢!”

梯子上,抬着柳府门匾的两个捕快愣了愣,相视一眼,似乎明白了焰姑娘那意有所指的话,眼里也是闪过一抹邪恶,看着宅院门口前方那块大大的空地,瞥了柳湛一眼,二人同时松开了手……

“不……”柳湛眼睛惊恐的睁大,他们要干什么?

这一落下来,便是用脚趾头也能够想象得到后果,那门匾定要毁了啊!

柳家的门匾,怎能受到这般的屈辱?门匾毁了?是不是意味着,柳家就彻底的毁了?

不,他不要看到这样的结果!

柳湛挣扎着,想要推开人群,哪怕是接也要将那门匾保住,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柳湛竟是冲开了人墙,直直的朝着那落下来的门匾冲了过去,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屏气凝神,这柳湛,是不要命了么?这么重的门匾,从这么高的地方落下,便是他想接就能接得住的么?

他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些?

柳湛突如其来的爆发,却依旧没有让安谧的神色有所波动,接住了又怎样?保得住柳家吗?

此时,柳湛的眼里只有门匾,一心想要将它接住,距离门匾越近,柳湛心中的希望就越大,柳湛伸出手,眼看着就要将门匾接住,可是,他却是没有料到,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门匾却是擦过了他的指尖,柳湛一怔,如遭雷击,再反应过来,想要补救之时,却是听得砰地一声,在安静的空气中异常的响亮。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神色各异,就在柳湛的脚边,那上面写着“柳府”两个大字的门匾,生生的从中间折断,破落的散在地上,那模样,好不凄凉。

柳湛看着地上的门匾,整个人脸色刷的惨白,毁了,门匾毁了!

“啊……”柳湛嘶喊出声,倏然跪在了地上,努力的想要将碎裂成两块的门匾拼在一起,可是,无论他怎么摆弄,都没有丝毫作用,“该怎么办?怎么办?”

柳湛眼中慌乱的闪烁着,无能为力的他,心中的怒火也是越来越大,眸子一凛,竟是捏紧了拳头,狠狠的打在门匾上。

“柳大少爷,这东西,你还是搬走吧!”安谧的声音再次淡淡的响起,看着柳湛那惨白的脸色,心情大好。

柳湛听到这声音,握着的拳头更加收紧了些,一抬眼,狠狠的瞪着那一袭白纱遮面的女子,牙齿紧咬,“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哦?柳大少爷这是在威胁我么?州府大人,你也都听着,若是以后小女子出了什么差错,定然是和柳大少爷脱不了干系了。”安谧开口,言语之间却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柳湛,如今不过是一个丧家之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便是他想怎样,她也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柳湛,荣锦城的府衙大牢可还有许多空房。”州府大人朗声开口,意有所指的道,这柳家如今算是彻底的毁了,对柳湛,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柳湛脸色僵了僵,目光一一扫过安谧等人,最后竟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那笑声之中,甚至夹杂了几分疯狂,“好……很好,你们都好样的!”

现在,他柳湛是人人可欺,人人可踩的地步了么?

安谧面纱下的嘴角微扬,似故意要让柳湛更加痛苦一般,朗声开口道,“从今之后,这里,便是盛世烈焰下的产业,凡是在盛世烈焰,或者是缫丝坊,织坊中工作的人,都可以带着一家老小搬进这里,我想,这座宅邸足够让所有人住下了。”

瞬间,在场的人皆是欢呼了起来,唯独柳湛整个人脸上的愤怒,更是肆意的交织着,这个女人,竟是要让那些低贱的贫苦百姓,住进他柳家的祖宅吗?

他想阻止,可是,却没有丝毫立场,只能将心中的愤恨,生生的吞下肚,极力的隐忍着,迎上焰姑娘那双灿烂的眸子,柳湛咬了咬牙,大步走出了人群。

安谧看着他的背影,眸子紧了紧,瞥见地上折成两半的门匾,眸中的眼色更是深沉了些,随即,安谧朗声道,“将这没用的东西拿去柴房烧了。”

自始至终,一边看着好戏的同时,柏弈也在细心的留意着安谧的神色,想到他今日从安谧身上察觉到的各色情绪,柏弈敛了敛眉,在安谧的身旁低声道,“好不容易得到了柳府的祖宅,为何不自己住?”

无论是对焰姑娘来说,还是对安谧来说,都需要一座属于自己的宅邸,总有一天,那安府会成为安谧的阻碍。

安谧自然是明白柏弈的意思,不过……安谧抬眼对上柏弈的双眼,再是转身,看着这座让她痛恨的宅邸,前世,死前的那一幕,在她的脑中已经是挥之不去,要她住进这柳家的祖宅,不是自己撕开伤疤吗?这样的事情,她又怎能做?

这一世,她是全新的安谧,崭新的人生,眸光敛了敛,缓缓开口,“王爷不觉得,我自当是值得更好的吗?”

柏弈微怔,愣了片刻,脸上的笑意瞬间荡漾开来,不错,安谧确实是值得更好的,想到什么,柏弈那双深邃的眸子暗了几分,似做了什么决定,嘴角的笑容亦是越发的灿烂,朗声开口道,“也对,如今的焰姑娘,名下的产业可是让本王也眼红呢!”

那柳家原先的店铺,在这几个月虽然经历了打击,萎靡不正,可是,如今转到安谧的手中,又该会是另外一番光景,不用想,他也几乎能够看得到这其中的前景。

柏弈的目光紧紧的锁着安谧,那双深邃的眸中看不清丝毫的情绪。

曾经是荣锦城首富的柳家,名下产业一夜易主的事情,很快便床边了荣锦城的大街小巷,无论到哪儿,都可以听见百姓们谈论着此事。

如今那些产业,全数落在了盛世烈焰的焰姑娘手中,据说是柳家借了人家银子,还不出,便也只能将那些抵押的东西全数奉上了。

世人感叹着柳家的破落,更是对那个焰姑娘充满了期待,听说,她将柳家的祖宅拿出来,让那些为她工作的伙计住,单单是这么一件事,都已经让荣锦城的许多人对那焰姑娘刮目相看,现在,只要一提到焰姑娘,个个都表现得十分热络。

柳家名下的产业,到了焰姑娘的手中,焰姑娘大肆进行了整改,原先的那一些伙计,焰姑娘留下了一部分,剩下的,便重新面向整个荣锦城招人,听闻这个消息,许多人都跃跃欲试。

据说,焰姑娘对手下的伙计甚好,从来不会克扣伙计的工钱,甚至给的待遇,还是整个荣锦城其他的商家都不曾赶得上的。

据说,几乎每一个店铺中,焰姑娘都设置了两个掌柜,一男一女,两人轮换做主,只要谁给铺子带来更大的收益,谁就是铺中的老大。

据说,焰姑娘将百分之十的股份,赠送给了她身旁的那个叫程瑛的女子,听说,那个叫程瑛的女子,曾是被休弃了的,跟着焰姑娘,竟然有如此大的作为,众人的心里更是明确了一点,跟着焰姑娘,前途一片光明!

据说,自焰姑娘接收原来柳家的所有产业以来,这三个月中,荣锦城无数的商人,都竞相结交,渤海王最后却是放出了话,焰姑娘一律不见客。

渤海王这一发话,谁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便是想讨好焰姑娘的,也只能另想他法。

这虽然让安谧的身旁清闲了不少,但是,那些听了的人,对渤海王和焰姑娘的关系,更是觉得暧昧。

可是,又听说,焰姑娘在盛世烈焰发话了,吩咐伙计们,休要让闲杂人等进她的房间,包括渤海王在内,安谧之所以敢这般,是因为早在前一月,安谧便那银子,将渤海王在盛世烈焰所占的份额全数买了下来,这盛世烈焰,如今只有她一个主人,柏弈心中虽然是百般不甘,可是,却也不得不按照约定,把这份额卖给她,这还是他柏弈第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下了银子。

安谧想着,柏弈日后再也不能堂而皇之的骚扰她了,可以,很显然,她再一次低估了这个狡猾的狐狸。

是啊,柏弈想做的事情,谁又能拦得住?

那厢安谧刚发了话,柏弈第二天便阳奉阴违了起来,依旧是每日去盛世烈焰,安谧不让他上楼,他便大模大样的在大厅中摆了张椅子,闲然自得的喝茶,偶尔和来店里的顾客聊上几句,态度十分的热络亲和,更是不加掩饰,逢人就说,他在等焰姑娘。

那些想讨好渤海王的人,也都看准了时机,天天往盛世烈焰跑,当然,寻机会和渤海王攀谈上几句之余,也是不忘买几件盛世烈焰的绣品回去送给妻妾们。

一来妻妾们喜欢,二来,当着渤海王的面儿,照顾焰姑娘的生意,这可是**裸的讨好,何乐而不为?

短短几天的时间,盛世烈焰的销售额直直攀升,平日里生意本就很好了,因着渤海王在大厅坐镇的关系,更是好得让人眼红,就连程瑛也是戏谑的说,渤海王成了盛世烈焰的活招牌。

如此几天下来,饶是安谧也有些坐不住了,最终只能下了楼,将柏弈给喊进房,她不是不愿意赚钱,可是,为了赚钱,让那些人更加肆意误会柏弈和她的关系,显然她宁愿少赚那么一点。

最后,柏弈依旧是每日照常进她的房间,饶是她赶也不能赶,她发现,这柏弈狡猾之余,那张脸皮也是厚得可以。

这一日,安谧回了安府,竟是被安越锋给叫了去,大厅中,安越锋的神色有些不悦,安谧暗自瞥了一眼其他人的神色,安心莲嘴角幸灾乐祸的扬起,和金巧玉如出一辙,余芳菲这几个月得了自由,但也是极其安分,此刻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倒是憔悴了不少。

而冯湘兰看安谧的神色,始终是含着嫉恨的,这些时日,谁不知道焰姑娘在荣锦城风生水起,可是,只有她知道,焰姑娘其实就是安谧,她怎高兴得起来?

便是想向以往那样,借着焰姑娘来打击安谧一番,也是不可能了,想想以前,反倒是觉得讽刺至极。

大厅中,出奇的静,安越锋不说话,安谧也是低着头,不去开口打破这一室的沉默,终于,安越锋还是按捺不住了,语气不悦的道,“你说说,你去盛世烈焰多久了?”

安谧敛眉,淡淡的答道,“四五个月了。”

“哼,你也知道有四五个月了?这都快半年了,你在盛世烈焰可得到焰姑娘的器重了?你看看这一次,焰姑娘重用那么多女子,不说一直跟在焰姑娘身旁的程瑛了,单是看看那彦家的小姐,以往什么都不会,现在,已经是盛世烈焰的管事了,而你呢?这四五个月,你到底都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去盛世烈焰,都没有看到你?”安越锋的语气更是严厉了些,他好几次去盛世烈焰,一方面是想碰碰运气,看能否见到焰姑娘,另一方面,就是想看看这安谧的表现到底如何,可是,却没有见到过安谧的身影,这一股气,他在心里可是忍了好久了,今日终于发了出来。

安谧皱了皱眉,却是如常的道,“焰姑娘安排我在内院。”

他去盛世烈焰,自然是见不到她的,见到她,才怪了呢!

“我不管,总之,这几天,你必须找个机会,让我可以见到焰姑娘。”安越锋霸道的下了命令,这些时日,所有荣锦城的商人,都在找关系想要攀上焰姑娘,想要和她合作,可是,焰姑娘谁也不见。

他去店铺找管事谈了,可管事说了,焰姑娘似没有和安家做生意的兴趣。

听了那个消息,他愣了好一会儿,他安家,哪里得罪了焰姑娘吗?怎的就被焰姑娘列为拒绝来往户了?

心中想不透,可他不能眼睁睁的放过这个机会,如今焰姑娘名下的产业不知凡几,随便丢一单小生意给他安家,做赚的都不是小数目。

安谧皱了皱眉,“爹,这不是我说能找到机会就能够找到机会的。”

话刚落,便听得冯湘兰冷冷的哼了一声,安谧看过去,正对上她满含讽刺的双眸,心中了然,却是故意开口道,“湘兰小姐冷笑什么?还是,湘兰小姐有话说?”

安谧丝毫都没有惧意,那眼神反而带着几分得意,就是在告诉冯湘兰:想将她是焰姑娘的身份说穿吗?敢将她是焰姑娘的身份说穿吗?

果然,冯湘兰怔了怔,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感受到所有人投注在她身上那探寻的目光,冯湘兰咬了咬牙,不得不想那一股怨气往心里吞,扯了扯嘴角开口,“没,我没什么要说的,方才,只是嗓子有些不舒服罢了。”

嗓子不舒服么?这么明显的谎话,谁又能相信,不过,倒也没有人去追究,注意力都迅速的回到了安谧的身上,冯湘兰只能暗自咬了咬唇,心道,安谧,你狠!

“谧儿,你想想办法啊,你也知道,自从那些丑闻以后,安家的生意便一如不如一日,加上焰姑娘的绣铺一受追捧,我们安家的绣铺生意更是一落千丈,便是布坊也是生意萧条,现在就指望着能够和焰姑娘合作,说不定只是借着焰姑娘的名号,就能挽回生意。”安越锋语气放柔了些。

安谧眸光微敛,眼底却是泛出一丝冷意,“那女儿便试试看吧。”

“好,太好了,不是试试看,一定要办好。”安越锋立即笑容满面,好似看到了希望。

安谧却是没有去理会他的兴奋,“女儿有些累了,先回房了。”

说罢,安谧便也没有等安越锋开口,便转身出了大厅,留下大厅中的人皆是蹙眉。

“哼,这安谧,是越来越不将人放在眼里了,你看看她!”安心莲冷哼了一声,不失时机的抓抓安谧的小辫子就狠狠的揪住不放。

“对啊,确实太无礼了些。”金巧玉附和道,这个时候,竟是和安心莲站在了一条阵线上。

安越锋却是皱了皱眉,心中同意二人的说法,可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倒是冯湘兰的神色有些怪异,安谧会何时公开她便是焰姑娘的事情?直觉告诉她,这事情一公开,这荣锦城,怕又要翻天了。

她不愿看到这天的到来,可是,又该怎么办?

冯湘兰一边思索着,出了大厅,就连回到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察觉,甚至没有留意金巧玉也一起跟着她回了房。

“湘兰,明日便是你姐姐锦兰的忌日,明晚,我们一起去趟寺庙,为她祈个福吧!”金巧玉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冯湘兰身体一怔,赫然从方才的思索中回神。

冯湘兰想到自己方才隐约听到的话,脸色白了白,“娘,你说什么?”

“你忘了吗?明日便是你姐姐锦兰的忌日了,当年……”金巧玉说到此,却是倏然顿住,神色哀戚,似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冯湘兰眸光闪了闪,想到以前的事情,再想到自己那日做的梦,浑身划过一阵寒意,明天就是她的忌日了吗?

“湘兰,你怎么了?”金巧玉蹙眉,察觉到冯湘兰的异常,这些时日,只要一提到锦兰,湘兰的神色便会极其不自然。

冯湘兰一怔,扯了扯嘴角,忙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姐姐的死,娘,我好想姐姐,明日,我们去寺庙替姐姐祈福,希望她在天之灵,可以平静。”

“嗯。”金巧玉点了点头,拍了拍冯湘兰的手背,却是发现她的手竟是冰冷的,金巧玉微怔,却是没有说什么,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你睡吧,我也先回房了。”

冯湘兰送金巧玉出了房间,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一晚,她刚睡着,那扰人的噩梦便再一次光顾,**的冯湘兰睡得极不安稳,好似受到巨大惊吓的她,倏然惊醒,惊坐而起,“不,不要……不要……”

冯湘兰满脸的冷汗,惊觉是梦,可是,那还怕的心依旧平息不下来,明日,便是她的忌日了吗?

想到方才的梦,冯湘兰眼神慌乱了起来,想到什么,立即下了床,胡乱的披了一件衣裳,从她的衣柜中一顿翻找,随后拿了一些东西,冲冲的跑出了房间,却是没有察觉到,在她出了房间之后,黑暗中,一个身影皱了皱眉,掩饰不住心中的疑惑,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