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催促提亲,他要回京!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八十九章 催促提亲,他要回京!

翌日一早,安谧和柏弈从同一间房出来,本就让安谧尴尬不已,刚出门,还遇上了一脸谄媚的安越锋。

安越锋见此情形,心中更是大喜,心想,昨晚自己的安排当真是对极了,现在,怕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吧!那么,他岂不就真的成了渤海王的岳父了?

“王爷,您看,这提亲之事……谧儿虽是庶出,可也是老朽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王爷……”眼看着柏弈就要出安府,安越锋终于忍不住试探的开口了,他怕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就不好再提起,打铁自然是要趁热。

提亲?安谧和柏弈二人,皆是一惊,就连余芳菲和安心莲也是吓了一跳,提亲?这怎么行?渤海王真向安谧提了亲,那安谧的身份……

那是二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柏弈却是勾起一抹笑容,斜睨了安谧一眼,“这事儿……”

“爹,谁说王爷要提亲了?向谁提亲?堂堂王爷,又怎是爹爹心中以为的人配得上的?莫要说出来,惹人笑话!”安谧打断柏弈的话,声音中透着的阴冷,让安越锋也是愣了愣。

柏弈倒是微微皱眉,这女人,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一般,他们二人,到底是谁看不上谁?

提亲?他巴不得提亲,这也好让他们更进一步,可是……看安谧严肃的表情,柏弈只有暗自摇头。

“这……你这是什么话?”安越锋愣了片刻,随即而来的是愠怒,“昨晚……”

“昨晚什么?”安谧嘴角一扬,对上安越锋的双眸,不知为何,安越锋在她的对视之下,竟有些招架不住,脑中浮现出昨晚冯锦兰所说的话,安越锋神色丕变。

安谧何时有这样的气势了?

若是真如冯锦兰所说的那样,焰姑娘就是安谧,那么……

安谧不愿再理会安越锋,径自对柏弈下了逐客令,“王爷贵人事多,莫要在这里耽搁了正事!”

柏弈好看的眉峰微挑,似笑非笑道,“也对,那我们便走吧!方才在房中,你不还说,要随本王走走?这么快就忘了吗?这可要不得!”

说话之间,柏弈的大掌已经伸了过来,抓住安谧的手腕儿,没有等安谧从吃惊中回过神来,便拉着安谧大步走向了门口的马车,直到二人上了马,安谧才怔怔的看着柏弈俊美的脸上那得逞的笑。

她何时说过要随他走走了?还在房中?她极力要掩饰二人“亲密”的关系,打消安越锋心中的念头,可是,这渤海王还好,她在这里补好了东墙,他倒是在下一瞬,就一脚踢垮了西墙,现在可好,那贪婪的安越锋,怕是更是要暗地里盘算了。

安谧心中不悦,甩开柏弈抓住她手腕儿的大掌,别开眼,看也不看柏弈一眼。

“怎么了?你这样,本王会自动的认为,你是在向本王撒娇。”柏弈嘴角的笑意浓了几分,带着几分促狭。

安谧嘴角微抽,撒娇?明白柏弈是故意用这两个字刺激她,安谧敛眉,继续将柏弈当透明人,依旧不予理会。

柏弈倒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眸光闪了闪,一丝诡谲在他那双如黑曜石一般闪耀的眸子中流转,朗声道,“其实,也该是要提亲的,毕竟今天早上,你我确实是在一张**醒来。”

安谧身体一怔,方才所有佯装的镇定在此刻竟有些慌乱,想到这个,她的心里就憋得慌,这男人,昨晚拉着她的手,明明是装睡装醉,可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她却心软了,任凭他拉着,谁知道,今日一早,她却是在他的身旁起来。

事实上,安谧气得更多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对柏弈,她是越来越不设防了,这意味着什么?饶是她的心里,也生出一丝不安。

柏弈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却也不再说什么,他知道,安谧对他,即便是有排斥,那也是暂时的迷茫,事实上,她已经抗拒不了他了!

想到此,柏弈心情更是大好,轻快的哼起了小曲儿。

而此时的安府门口,安越锋果真如安谧料想的那样,心情更是激动了起来,渤海王对安谧的态度摆在那里,他看谧儿的眼神,可尽是柔情,他是过来人,又怎会看不出来?

想到谧儿方才的态度,安越锋嘴角一扬,这该是谧儿的手段吧!兴许渤海王就喜欢谧儿这样的调调。

欲擒故纵?好一个欲擒故纵,果然不愧是他安越锋的女儿。

“我安家,就要发达了!”安越锋哈哈的笑道,只要渤海王对谧儿的兴趣不减,他总能寻到机会逼婚的不是?渤海王这条大鱼,他一定要牢牢的抓住了。

不过……想到方才自己的怀疑,安越锋眉心却是皱了皱,谧儿……焰姑娘?

不行,无论冯锦兰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都要查清楚,若谧儿就是焰姑娘……倏然,安越锋的心中浮出一股怒意,他那么想攀上焰姑娘这条线,安谧不会不知道,若二人真的是一人,那么安谧,到底安的什么心?

他得查,这件事情,他一定得好好的查清楚了!

下定了决心,安越锋倒也不再耽搁,大步离开安府。

留下的余芳菲和安心莲二人,面色却是异常的凝重,安越锋期待着安谧能攀上渤海王这根高枝,可是,她们却最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来,安谧是真要发达了,指不定让她捞到一个王妃的位置,那在整个荣锦城,所有人都怕要羡慕她了。”余芳菲淡淡的丢下这一句,转身进了府邸。

这句话,更是激起了安心莲心中的嫉妒。

“王妃?她不过是一个庶出,怎么配?”安心莲紧咬着牙,冷冷开口,她决计不会让安谧有机会飞上枝头。

时间过得很快,荣锦城内,要说最炙手可热的人,已然除了盛世烈焰的焰姑娘,便再无他人。

但是,要说荣锦城内,最苦恼的人,那除了柏弈,也就没有其他人了。

书房内,柏弈看着手中的圣旨,一双好看的眉峰紧紧的拧成一条线,父皇竟然下了圣旨招他回京!

“王爷这次出游,确实是耽搁得太久了。”季叔敛眉开口,皇上前几次让少商传信,招他回京,可是,王爷都置之不理,而他不愿回京的原因,季叔又如何能不明白?

那安府的二小姐,当真是让王爷着迷至斯!

可是,如今皇上下了圣旨,若是王爷再不回京,那么,就是违抗圣旨了啊!

柏弈眉心久久无法舒展,他又何尝不知道耽搁太久了,可是,他又怎能放安谧一个人在这荣锦城,她不会给安谧任何遗忘他的机会。

他回京,势必要将安谧带着,可是,安谧那女人,又怎会听他的话?

自己在她的心中,怕还没有让她追随的分量吧!

这可又该如何是好?当真是让人绞尽脑汁。

“你下去吧,本王自有分寸。”柏弈沉声开口,手扶着额头,脑中快速的转动着,到底要怎样,才能将安谧拐到京城去?

这一日,柏弈出奇的没有去盛世烈焰报道,几乎是一整天,柏弈连书房的门都没有出,甚至连饭菜送进了屋子里,都是原封不动的被端了出来。

季叔一直在门口候着,不住的摇头叹气,王爷对那安谧,当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可是,王爷要怎么做?

已经到了下半夜,书房的灯依旧亮着,季叔也依旧在门口候着,突然,门倏然被打开,季叔一怔,看见柏弈匆匆的出了门,神色之间有些激动。

“王……”季叔刚叫出一个字,视线中便已经不见了柏弈的身影,但季叔心中却是明白,王爷许是想到法子了,这么急的出门,该是去找安谧小姐了吧!

果然不出季叔所料,柏弈骑了马,直奔安府。

到了安府之时,所有人都睡下了,柏弈翻墙而入,直接朝着安谧的院子走去。

房间里,黑暗中,一抹身影悄然进入,走到床边,借着月光,看着**女子的睡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匆匆的赶来,却是没有立即将安谧叫醒,看了安谧半响,自己走到离床不远的榻上,躺下便沉沉睡去。

翌日一早,安谧睁开眼,如往常一样起身下床。

候在门外的霜月推门进来,“小姐……啊……”

霜月惊呼一声,脸色也是瞬间惨白,但是,下一瞬,看清楚那人之后,脸上却是刷的绯红。

安谧皱了皱眉,闻声看过去,“霜……”

看到榻上躺着,正睡眼惺忪的起身的某人,安谧的嘴角也禁不住抽了抽,“柏弈,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

还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柏弈泰然自若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昨晚就来了,看你在睡觉,便也没有打扰你,我这不是在这里等你醒吗?谁知,太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昨天为了想办法,连饭都没吃,可不是让他累极了吗?

安谧扯了扯嘴角,“王爷既然累了,何不休息,跑这里来作甚?”

“我这不是刚休息好吗?你这榻,倒也软和。”柏弈似没有将安谧阴沉的脸色看在眼里,自顾自的开口道。

安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柏弈,越发有让她抓狂的本事!

安谧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但说出的话,依旧好似从牙齿缝中蹦出来的一般,“那王爷有何要紧的事,非要连夜赶过来。”

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

柏弈好看的眉峰一挑,目光不着痕迹的紧锁着安谧,“本王要回京城了。”

安谧一怔,回京城?怎么这么突然?

可是,仔细一想,柏弈在荣锦城待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些,况且,这渤海王日理万机,何时回去,都不会显得突然才对,可是,她的心里,怎么就有些怪怪的。

“王爷要回京城,安谧理应设酒相送,毕竟……”安谧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尽量让那笑容看起来自然。

可是,她还没有说完,柏弈便打断了她的话,“设酒相送就不用了,我这次回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得空出来,这次出游,耽搁了太多的时间,父皇那里,似乎有些怒了,所以,我正想着,该怎么平息父皇的怒气,势必回去之时,不能空手而归了。”

“荣锦城的倒也有许多好东西,王爷吩咐人采购一些,虽抵不得皇宫的精致,可也算得上是别具一格。”安谧开口道,“王爷想带些什么东西回京城?安谧若是帮得上忙,定会不遗余力!”

带什么东西回京城?本王最想带的自然是你安谧!可是,你又会跟本王回京吗?

柏弈心中浮出一丝苦涩,但是,内敛如他,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帮得上忙,你自然是帮得上忙的,只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了!”

不知为何,安谧对上柏弈的眼,竟觉得似有什么陷阱在等着她,当下,安谧便更加谨慎了起来,扯了扯嘴角,“只要是安谧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安谧自然是会帮的,况且,渤海王对安谧有恩,安谧不是忘恩之人。”

“好,很好!”柏弈眸子一亮,等的就是安谧的这句话,敛了敛眉,继续道,“其实,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要说这荣锦城有什么好东西,那什么比得上盛世烈焰的绣品?而盛世烈焰的绣品之中,当属焰姑娘的刺绣最是珍贵,现在,就连京城的一些望族,都听闻了荣锦城有这样的精品存在,皆是想一饱眼福,父皇是个讲求品质的人,若是此次回去,我能带上焰姑娘亲自绣的物件,那父皇定会十分的高兴。”

安谧凝眉,仅仅是这样而已吗?

“怎么?你觉得这是难事?”柏弈见安谧的神色,却也丝毫不相让,立即逼问道。

“怎么会?几样绣品,安谧还是能够绣得出来的。”安谧开口。

“如果是衣裳,可能要多费些时日吧?”柏弈挑眉,试探的看着安谧。

“是要多费些时日,但若是王爷急着回京城,那安谧尽量赶制。”安谧敛眉。

“是有些急!”柏弈皱了皱眉,沉声道,“那就劳烦你尽量赶制了。”

安谧点了点头,却有些心不在焉,柏弈这么急着回京城,那么他们相处的时光,不就很短了?

安谧啊安谧,你在想什么?柏弈走了,便没有人再扰乱你的心,难不成你还舍不得他走不成?

“哦,对了,最好是一件男装,一件女装。”柏弈再次开口,看了安谧一眼,“你可要赶快些,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

说罢,柏弈竟是大步走出了房间。

安谧怔怔的看着柏弈的背影,一件男装,一件女装?她知道,男装该是送给当今皇上,那么那一件女装呢?

“小姐,渤海王真的要走了?那么小姐怎么办?”霜月回过神来,一双眉峰紧拧着,王爷方才可是一丁点儿也没有提起要如何安置小姐的事情啊?王爷要走,该是要把小姐也带走才对啊!

安谧扯了扯嘴角,挥开脑中的思绪,睨了霜月一眼,“什么小姐怎么办?你这妮子,花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替我准备布料针线,你便准备女装的布料吧,男装,我到了盛世烈焰,让程瑛准备。”

安谧吩咐道,倒也不耽搁,快速的收拾完毕,便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安谧无论是在盛世烈焰中,还是回到了安府之后,都没有浪费一分一秒,不停的绣着。

仅仅是用了四天,两件以上就已经绣得差不多了,这几天,柏弈好似消失了一般,没有出现在安谧的面前,到了第五日,两件以衣裳都已经完工,安谧看着眼前摆放好的衣裳,没有察觉到她的眉心一直紧皱着。

若是将这衣裳送过去,柏弈该是很快就离开了吧!

离开?想到这两个字,心中的滋味儿,有些怪怪的。

可是,即便是不今日送去,柏弈也始终就要回京城的。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安谧似做好了决定,拿着两件衣裳,正准备出门,可是,想到什么,安谧却是顿住了脚步,沉吟片刻,安谧终究是唤来了程瑛。

“姑娘,您这是要去渤海王的住处吗?”程瑛柔声开口,她自然也是知道渤海王要回京的消息了。

安谧扯了扯嘴角,将装着衣裳的锦盒交到了程瑛的手上,“我就不去了,你给渤海王送过去便可。”

“可是,姑娘……”程瑛微怔,她送过去?这怎么能行?

“好了,这几天为绣这两件衣裳,我可是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没那力气亲自跑一趟,你是我的心腹,你送过去,和我送过去都是一样的。”安谧抚了抚额头,走到榻前,斜躺而下。

“可……”这怎么会一样?即便是渤海王要回京,渤海王想要见到的,该是姑娘吧!

安谧朝着程瑛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再多说。

程瑛叹了口气,终究是出了门。

渤海王的别院内,柏弈看着锦盒中的两件衣裳,又瞥了程瑛一眼,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柏弈眸光微敛,“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程瑛微怔,对上柏弈的眼,却也不再犹豫,“王爷回京了,那姑娘怎么办?”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