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章 狠心刺杀安谧所给的羞辱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九十三章 狠心刺杀安谧所给的羞辱!

安谧出了房间,倒是来之前信心满满的梅映雪彻底的愣住了,这个焰姑娘,听了她的提醒,可是,却没有对她做任何表示和承诺,最后的那句话,反倒她更加的慌乱了。

她会怎么对柳家?

若是她将自己出卖柳家的事情,透露给了柳夫人,那么她的下场……

梅映雪身体颤抖了起来,她聊错了,她低估了焰姑娘,更或者说,那焰姑娘或许不只是对柳家有仇恨,甚至连她也……

伸手摸了摸小腹,梅映雪眉心怎么也无法舒展,甚至将唇都咬破了,直到门外传来伙计的催促声,她这才回过神来,走出了焰姑娘的房间。

大街上,梅映雪满心的茫然,突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迸发出些微光彩,咬了咬唇,坚定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商会中,所有荣锦城的商人,乃至是渤海王和东临王,都已经到了,可今日的主角焰姑娘却是迟迟未见出现,人群中,安越锋也是在等着焰姑娘出现,突然,眼尖的他瞧见安府的家丁匆匆走来,安越锋眉心皱了皱,忙上去,“发生了什么事?”

“老爷,二小姐不在房中。”家丁小心翼翼的道。

此话一落,安越锋眼睛倏然一亮,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给家丁使了个眼色,让他快些离开。

“安老爷何事这么开心,陆某可是听闻,焰姑娘手下的管事,可是好几次让安老爷吃了闭门羹啊!”陆老爷开口道,言语之间除了讽刺,还夹杂着些微的得意。

上一次,自己在柳家的事情上帮了焰姑娘和渤海王,之后他可是得了不少的好处,要说在这荣锦城的商会中,谁和焰姑娘站得最近,怕就是他了,这可是许多人都看在眼里的事情,今后焰姑娘若是进了京城,若是他继续攀着焰姑娘,那得到的好处可不止一点半点儿。

安越锋脸色僵了僵,可是,想到他心中骤然升起的把握,脸上瞬间绽放出一抹笑容,对上陆老爷的眼,呵呵的道,“谁说以前的事情不是一个玩笑呢?以后的事,谁又说得准!”

正说着,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听动静,似是焰姑娘来了,下一瞬,便看到焰姑娘在许多人的簇拥下,缓缓朝着商会里面走进,依旧是那一袭白衣,也依旧是用白纱遮盖住脸,要说之前,他只有三成的把握,希望焰姑娘就是他的女儿安谧,那么此刻,听了方才下人的汇报之后,那三成的把握立即骤升到了九成。

瞥了一眼身旁得意的陆老爷,安越锋笑容之中的得意丝毫不逊于陆老爷,“等会儿,说不定有好戏可看!”

今日,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焰姑娘的面纱从脸上离开,他倒是想看看,这些个没将他安越锋放在眼里的匹夫们,在得知焰姑娘就是他安越锋的女儿之时,又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

哼,这些个人,以后巴结他的时候,可还多着呢!到时候,他一定会让他们曾经对他的所有轻视,全数加倍奉还给他们!

说罢,安越锋神气十足的没有再理会陆老爷,大步迎着人群走了上去,心中也是在盘算着,到底要怎么才能揭开焰姑娘脸上的面纱。

安越锋脑中想着的问题,同样也在另外几个人的脑海中盘旋着,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家的几人,此时的柳湛,一副小厮的打扮,混迹在人群中,若是不仔细看,还真无法辨认出他,更加没有人看出来,这浑身贵气不再的小厮,曾经是风光无限的首富之子。

而柳夫人,却是在商会外,她自然是没法进得去商会,可是,她知道柳湛进了去,她的一颗心都在焰姑娘的身上,想到她对柳湛交代的话,那独剩下一只的眸中,异常的阴狠,这一次,她定要看清楚焰姑娘的真实身份。

柳夫人的手紧握成拳,正此时,一双眸子却是注意着她,看了她好半响,在看到她眼里那般浓烈的恨的时候,那双眼里多了一丝笑意,安心莲眉毛一挑,大步走了上去,轻声唤道,“柳夫人?这不是柳夫人吗?”

柳夫人身体一怔,抬眼看向开口之人,脸色更是沉了下去,安心莲?想到安心莲,她就想到安心荷,那可是柳家的耻辱,所以,对安家人,她从来都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况且,那次她公然宣布柳家和安家决裂,现在柳家落得如此下场,安心莲,这是来笑话她的吗?

柳夫人不悦的瞥了她一眼,没有打算理会安心莲。

安心莲似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呵呵的道,“柳夫人,我可没打算看柳家的笑话,但我猜,柳夫人今日到这商会来,是心有不甘吧!更或者,是想要看焰姑娘的笑话?”

安心莲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看来,她今天是遇到同伴了,想来也是,那焰姑娘将柳家如此踩在脚下,以柳夫人骨子里的那份傲气,又怎么忍得下去?

这柳夫人怕是想要行动了吧!

这可正好如了她的意,不管那焰姑娘到底是不是安谧,她也希望看一场好戏!

柳夫人听了安心莲的话,眸光闪了闪,看安心莲的眼色也是变了变,“安大小姐莫不是对着焰姑娘也有恨?还是……嫉妒?”

安心莲神色微怔,说实话,如果焰姑娘真的是安谧,她又何止是嫉妒?即便焰姑娘不是,她也是有些羡慕焰姑娘这好运的,这荣锦城,怎么就是她有这样的运气,得堂堂渤海王青睐,一个女子,还能坐上商会会长的位置,这可是开了前无古人的先例,被皇上传召,谁又能猜得到,这焰姑娘到了京城之后,又会有怎样让人眼红的发展?

她一直都想被人仰望,可是,她所羡慕的一切,如今都落到了焰姑娘的身上,不嫉妒吗?她怎能不嫉妒?她也恨不得她才是这个得到一切的人啊。

柳夫人是什么人?她可是深谙察言观色,当下便知道自己也是说中了这安心莲的心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怎么?堂堂安家大小姐也进不去吗?”

安心莲脸色变了变,“曾经的柳夫人不也进不去吗?”

“呵!谁说我人没进去,就没有人在里面了?”柳夫人不想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安心莲面前矮上一截,出口,看到安心莲恍然大悟的神色,心中咯噔一下,大叫不好。

可是,她那反应,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安心莲不笨,“原来,有人在里面啊,那敢情好,就不用我操心了。”

安心莲眸光闪了闪,一颗心不再如方才那般纠结,柳家对焰姑娘的恨,她看在眼里,不管柳家要对焰姑娘做什么,只要她等会儿借机扯开焰姑娘的面纱,便知道她是不是安谧了!

而现在……安心莲看着那商会的大门,眉心紧皱,想到什么,竟是从后面的巷子走了进去。

商会内,众人簇拥着安谧,口中不断的说着讨好奉承的话,直到被送到了大厅中,周围的人依旧没有散开,渤海王和东临王在一旁看着这些人对安谧的巴结,嘴角勾起一抹讽刺,这些个商人,眼中有的只有利益,在好些个月前,他们心中怕是对焰姑娘不服的吧!

现在却是甘于屈居一个女人之下。

不过,话说回来,怕也只有安谧有这样的本事了,二人禁不住期待,这女人要是去了京城,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大家都坐下吧,至于你们手中的礼,各自都带回去吧,在我这里,可是不缺这些东西。”安谧声音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完全不将这些人的讨好看在眼里。

众人一听,皆是愣了愣,想到他们心中的盘算,这焰姑娘不接受,可又该怎么办?

“焰姑娘,你何时上京城?老朽也好送送你……”有人开口道。

安谧面纱下的嘴角一扬,“这你得问渤海王了。”

与其说是皇上要她去京城,还不如说是这柏弈让她去京城,柏弈定不会让她独自上路,这个男人,有时候对她没有保留的纵容,可是,有些事情上,却是霸道得可以,霸道啊,这是他的本性不是?

“呵呵……”柏弈听出安谧语气中的责备,怕依旧介意被他算计了的事情,眸光微敛,眼底的宠溺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有本王随焰儿一起,你们就不用操心了。”

这般亲昵的语气,尤其是“焰儿”两个字从渤海王的口中说出来,更是让人心中一怔,好似坐实了柏弈和焰姑娘的关系。

安谧蹙眉,瞪了柏弈一眼,可是,落在别人的眼里,却更似娇嗔,呵呵,这不是眉目传情是什么?

安越锋看在眼里,嘴角的得意越发的浓烈。

可是,人群之外的柳湛看着,却更是握紧了拳头。

“呵呵,今日可是一个大好的日子,本府想,咱们荣锦城的商会,有了焰姑娘的领导,不仅仅是咱们荣锦城的商会,就连是经济,也会更加辉煌,焰姑娘,以后,荣锦城就要劳烦你照拂了。”州府大人开口,打破满室的暧昧。

安谧嘴角微扬,“州府大人说的哪里的话,大家将小女子推上这个位置,一些分内之事,小女子自然是不能推却不是?”

“来人,上酒!”州府大人哈哈的笑着,甚是开怀,按照规矩,上任的仪式倒也简单,将象征商会权利的印鉴交到商会会长的手上,再饮三杯酒,礼就成了。

很快,下人端着酒,送了上来。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下人本要倒酒,州府大人却是上前,接过下人手中的酒瓶,亲自将那空着的酒杯满上,这举动,让众人再是一愣,虽有喝酒的规矩,但是,可没有州府大人亲自倒酒的规矩啊,可见,这州府大人对这焰姑娘是有多在意。

众人都是精明人,这马屁也是拍得不着痕迹。

州府大人倒了酒,那张脸上堆满了笑容,朗声道,“焰姑娘,请。”

安谧笑着朝州府大人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微微掀开面纱,但那弧度却是让人依旧看不真切她的容颜,微微露出的下颚,很快被焰姑娘抬起的衣袖遮住,不过,在场的人心中皆是骤然生出了好奇。

这个可以称得上是荣锦城传奇的女人,似乎从一开始出现在世人的面前,都是带着面纱,从来不曾展露过她的容颜,说不好奇吗?不,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好奇,焰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

众人看了一眼渤海王,心中猜想,这焰姑娘怕是难得的绝色吧,不然怎能让堂堂渤海王这般喜欢?他们可还记得,那次柳家的喜宴上,东临王对焰姑娘可也是有些另眼相待呢!

安谧接连喝了三杯,一一将杯子放下,州府大人这才让人送上了印鉴,恭敬的递过来,交到安谧的手上,“焰姑娘,这东西可要好好保存了。”

安谧点头,但笑不语,伸手去接过来……

众人看着这一幕,接过这印鉴,这荣锦城商会会长,可就真的是一个女人了啊,在场的男人们,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怪异。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骤然响起……

“你纳命来!”声音突然响起,众人回神,赫然看到在距焰姑娘不远处,一个小厮打扮的男人冲向焰姑娘,而最刺眼的除了他浑身散发的狠意之外,还有他手中握着的那一把明晃晃的利刀。

众人皆是一惊,尤其是州府大人,怎么会有对焰姑娘不利的人混了进来,若是真的伤到了焰姑娘……州府大人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有一点他是知道的,焰姑娘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这个州府怕是没法当了,不仅没法当,他的这条小命怕也要搭上去。

州府大人明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几乎是想也没想的,立即用身体挡在焰姑娘的面前,而与此同时,柏弈眸子一凛,也是眼疾手快的朝着安谧冲去。

眼看着拿着利刃的人就要刺了上去,电光火石之间,安谧却是落入一个宽阔的胸膛,事实上,在看到那个男人发狠的冲来之时,安谧就没有害怕,谁也不知道,自从进了这商会的大门开始,她就一直浑身警惕着。

得了梅映雪的提醒,她怎能不小心防范呢?

而此时,落入这熟悉的胸膛,安谧的心里自然觉得安全,而那朝着她冲过来,想要夺了她的命的男人,却是在紧随着柏弈冲上来的东临王的脚下,一脚被狠狠的踢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他手中的刀,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挨上甘愿成为安谧肉盾的州府大人的身体。

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州府大人吓得一身的冷汗,大大的松了口气,看向地上躺着的人,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是落在了地上那个满脸不甘的男人的身上。

那张脸……柳湛,这一身小厮打扮,形容落魄的人,不是柳湛又是谁?

“柳大少爷未免也太激动了些。”安谧瞥了地上的男人一眼,柳湛是想要她的命吗?可是,她的命,又怎是柳湛要得了的?

柳湛紧咬着牙,手上的刀早被方才给了他一脚的东临王夺去,方才的他,在东临王的面前,竟是那般不堪一击。

“你……”柳湛挣扎着起身,焰姑娘眸中的不屑在他的眼中尤为刺眼,好似在**裸的告诉他:就凭你柳湛,想要我的命,哼,不过是白日做梦罢了!

这更是深深的刺激到了他内心深处仅存的自尊。

心中一个热血沸腾着,原先的目的更加的狂炽,他要她的命,他要杀了她!

可是,他刚走出一步,渤海王却是眉心一皱,手中不知道何时多出的杯子,便重重的打在了柳湛的膝盖上,啪的一声,异常响亮。

柳湛膝盖吃痛,直直的跪在地上。

安谧嘴角的不屑更是浓烈了几分,此时,州府大人猛然回过神来,朗声呼道,“来人,快来人!”

安谧却是淡淡的开口道,“州府大人,不用劳师动众了,小女子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情劳烦州府大人!”

州府大人怔了怔,“焰姑娘有何吩咐?这柳湛敢胆大包天的刺杀焰姑娘,这么多人都看着,本府一定会好好处置。”

“呵呵,此事该怎么处置,咱们先且不讨论。”安谧敛了敛眉,瞥了地上的柳湛一眼。

“焰姑娘是要……”州府大人愣了愣,试探的问道。

“劳烦州府大人替小女子将客人请进来。”安谧面纱下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微惊。

客人?焰姑娘还有客人吗?还要去请,这客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让焰姑娘差州府大人去请?

州府大人没有说什么,亲自出去,不多久,州府大人便从门外引了一个人进来,众人看着那个老妇人,眼里皆是露出吃惊的神色。

柳夫人?那客人就是柳夫人吗?

柳夫人,不过是一个丧家之犬,今日,这“贵客”怕是很难得到好的对待吧!

柳夫人承受着所有人的视线,心中愤恨不已,那些鄙夷的,不屑的目光好似刀子一样落在她的身上,她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浓烈,在州府大人出来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慌乱了起来,可是,想要躲,却已经来不及了。

“娘……”柳湛朗声唤道。

柳夫人一怔,这才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身体更是一颤,“湛儿……”

湛儿这副模样,莫不是失败了?

脑中刚跳出这个念头,便听得一个女声响起,“柳夫人,好久不见!”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