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遭遇山贼戏剧性的转变!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01章 遭遇山贼戏剧性的转变!

安心莲没有想到,这凌峰关的老大,竟然将她扣押了下来,在这些强悍的山贼面前,她自然无力反抗。

不过,她心中的不安很快便被驱散,心想着,这凌峰关的老大是一个爱财的人,即便是她发现了她要劫的人之中有渤海王,她即便是怪她的隐瞒,她也有法子对付她。

到那时候,不过是多给些银子的事情罢了。

安心莲在凌峰关住了下来,等着安谧从这里经过,心中盘算着,到了那日,她可要好好看着安谧是怎么死的,这也不失为一件快乐的事情。

一想到安谧就要葬身在这凌峰关,安心莲心情大好。

这一日下午,安谧一行队伍到了距离凌峰关最近的一个小镇内,看天色,本来还可以赶路,可季叔却是劝说柏弈,在这小镇上歇上一日,等明日天亮再走。

柏弈知道季叔是忌讳凌峰关的山贼,他不置一词,凌峰关的山贼可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不过,在这里停下来,倒是能够和安谧多些相处的日子,柏弈何乐而不为?

翌日一早,安谧一行人才重新上了路。

安谧的马车上,比起第一日紧绷的气氛,此刻明显轻松了许多,原因无他,全然是因为马车里多了柳儿这小丫头,倒是转移了安谧不少的注意力。

安谧逗着柳儿玩,柏弈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人,虽然不能和安谧独处,但是,心里也是暖的。

这种温暖,也只有在母妃和皇姐还在的时候,他才感受到过。

此刻,他更是发现,自己对这种温暖竟然这么眷念。

“王爷,前方就是凌峰关了,咱们得加快速度,你和安谧小姐担待着点儿。”马车外,坐在马上的季叔十分警惕的道,这凌峰关的山贼,可是出了名的彪悍与猖狂,在这个关口,他们决计不能待太长的时间,时间越长,便是给了那些山贼更多的机会。

柏弈淡淡的应了声,若是只有一个人,他不会如此谨慎,但是,看着面前一大一小的两个女子,柏弈眸光微敛,沉声道,“你们乖乖待在马车上。”

丢下这一句话,柏弈便下了马车,改成骑马。

安谧是聪明人,她自然知道,柏弈这般谨慎是为了防范凌峰关的山贼,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凌峰关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安谧正如是想着,就听见外面砰砰的声音,异常响亮,随后传来骏马的狂乱的嘶鸣声,马车也跟着一阵颠簸。

安谧第一时间将柳儿牢牢的抱在怀中,轻声安抚着,马车外,也是传来柏弈的安抚声。

柏弈从自己的马上跳到马车的马上,将受了惊的马制服住,安谧这才抱着柳儿走出马车,当看到马车外的情形之时,安谧眉心下意识的紧皱了起来。

本该是一条大道,可是,此刻却已经被大石给赌注了去路,没有一丝缝隙可容人经过。

安谧明白了方才哄哄作响的声音,正是这些从山上滚落的大石制造出来的,安谧抬眼看向这高高的山峰,这样的巨石从上面落下来,是偶然吗?

不用想,安谧也明白,决计不会是偶然。

“都给我警惕点儿。”柏弈如一只蛰伏的豹子,朗声吩咐道,安谧看得出这不是偶然,柏弈又怎会看不出来呢?

有人在这里专门等着他们呢!

安谧敛眉,看来,这一次,和凌峰关山贼势必要遭遇了。

“王爷,你看我们是不是要掉头?”季叔提议道,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柏弈眸子微眯着,默了片刻,却是开口道,“既然这里有人等,那么,后路说不定也被人截断了。”

柏弈此番一说,季叔的脸色更是黑了些,但眼里的防备却是更浓。

柏弈目光扫视了一周,清了清嗓,浑厚有力的声音立即响彻整个山头。

“既然在此等本王,何不现身见一面?这般藏着掖着,如何从本王这里拿银子?”

暗处埋伏着的山贼,领头的二当家一听,眉心皱了皱,本王?那个马上的男人自称本王?

从这里过,会是哪个王爷?

二当家沉吟片刻,立即对身旁的人吩咐道,“老七,你去禀报老大,就说,这队伍里有个王爷,请老大来一趟。”

“怎么?凌峰关的山贼也怕了吗?不敢出来,又何必挡着本王的去路?”

柏弈冷哼一声,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这句话,无疑是刺激到了埋伏的山贼,那领头的二当家本来是要等老大来了再做定夺的,可是,被柏弈这么一激,那不服输的野性子顿时便压不住了。

“哼,怕?凌峰关的山贼可没有怕这一说。”二当家惊跳而起,从斜坡上的草丛中站了起来,朗声吩咐道,“兄弟们,让这个什么王的,见识见识我们……”

二当家话还未说完,一颗石子儿便朝着他飞射而来,那二当家身体一怔,想要避开,可是,那石子儿的速度,根本让他无法超越,只能站在那里,硬生生的挨了一下,那一下,正准确无误的打在她的额头上,鲜血直流。

“二当家……”周围的山贼惊呼一声。

二当家捂着流血的额头,狠狠的瞪向下面路上的柏弈,可是,迎上他的视线之时,心中却是莫名的有些畏惧,可是,想到这可是他们的山头,他们在这里称霸了这么久,还没有被这些肥羊压制住的。

“兄弟们,给我上。”二当家大喝一声,埋伏在山头的山贼,立即一哄而下,团团将安谧一行人围住……

而此时,山寨中,红衣女子听到老七的汇报,眉心不由得皱了皱,“你说什么?王爷?这一路人中,竟然有王爷?”

“是的,老大。”

“可知道是哪一个王爷?”红衣女人丢下了手中的酒杯,王爷这两个字,让她顿时失了品酒的兴致,神色也变得越发的冷冽。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个王爷看着十分威风。”老七回想着道,“二当家说,让你去看看。”

红衣女人赫然起身,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可是,走到门口,却好似又避讳着什么,顿住了脚步,折返了回来。

“老大,怎么了?”老七看着红衣女子,心中疑惑着,老大素来都是镇定且什么都不怕的性子,可是,今日怎么总是觉得有些怪异?

红衣女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似做了决定,不过想到什么,红衣女子的眸子却是一凛,“把那个叫安心莲的女人,给我看好了,她若是逃了,仔细我扒了你的皮。”

那个安心莲,事先可没有说什么那一行人中有什么王爷的!

王爷……脑中浮现出某个身影,红衣女子的手倏地紧握成拳,终于是带了一个面纱,才走出了大门。

当红衣女子到了山头的时候,看到眼前的画面,眉心却是皱了皱。

“王爷,祖宗,我不管你是什么王爷,求你把我放下来。”二当家可怜的哀求道,方才还威风凌厉,此刻人已经被倒掉在树上,而他所带领的其他山贼,皆是狼狈的趴在地上。

此刻柏弈背对着红衣女子的方向,却是丝毫也没有理会二当家的求饶,默了片刻,才轻哼了一声,“你们谁去将你们老大叫来,让他亲自将这些挡住本王路的石头给搬了,不然……”

红衣女子看了看那高大英挺的背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大步走上前,“不用去叫了,我就是这里的老大!”

柏弈眸子一眯,转身看向红衣女子,而此刻,马车上的安谧也是撩开了帘子,原因无他,只因为,她所听到的女人的声音,挑起了她的兴趣。

女人?这个凌峰关的山贼头子是女人!

而在看到那一袭张扬的大红之时,安谧的嘴角不由得扬了扬,不仅仅是女人,还是一个妖娆的妙龄女子!

柏弈看到这女子之时,也是愣了愣,而红衣女子看到柏弈的容颜,竟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幸好不是他!可是,为什么不是他!

红衣女子皱了皱眉,心中竟然有那么一股失落在盘旋着。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红衣女子挥开脑中的思绪,对上柏弈的眼,“渤海王,是我的属下得罪了。”

“呵!没想到凌峰关的老大竟向本王道歉,现在还要让本王留下车上的财物?还是你希望,连本王的命也留在这里?”柏弈笑笑的道,可是,隐藏在平静语气之下的,却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尖锐。

红衣女子微怔,要他的命?若是眼前这个人换成其他的某个王爷,她也丝毫不犹豫,可是,渤海王……

“小女子只管劫财,不过……”红衣女子眉心皱了皱,想到安心莲,心中的怒气骤然高涨了起来,看了一眼柏弈,目光又落在马车上探出头来的那个女子的身上,那安心莲要杀的人,就是那个女子吧!

这女子是谁?竟和渤海王在一起!

敛了敛眉,红衣女子终究是开口道,“有人似乎想要你们的命。”

此话一出,安谧和柏弈皆是一怔,有人想要他们的命?是谁?

此刻,安谧不仅仅想知道要他们命的人是谁,她更加想弄清楚这个山贼头子为什么会主动告知他们!

是因为这些个山贼?

不,安谧觉得不只是这样。

“多谢姑娘提醒,不过姑娘为什么要让我们知晓?你若是想杀了我们,凭着你山寨的后盾,也许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样,你就可以高高兴兴的劫了我们的银子,又得到杀人的报酬,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安谧抱着柳儿下了马车,缓缓走向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怔了怔,看安谧的眼神多了一丝欣赏,这女人,竟然这么快就看出她和安心莲的幕后交易,呵呵!难怪有资格站在渤海王的身边,当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也难怪那安心莲要杀人了!

想到安心莲杀人的理由,红衣女子面纱下的嘴角扬了扬,“我是山贼,大多数凭自己的喜好做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高兴告诉你们就告诉你们,谁还能把我怎么样!”

“呵呵,爽快!”安谧朗声道,“不过,姑娘既是爽快的人,为何又不以真面目示人?”

安谧一瞬不转的留意着红衣女子的神色,明显察觉到红衣女子朝着柏弈瞟了一眼,精明如安谧,瞬间便明白了过来,这个山贼头子之所以蒙着面,是以为柏弈吗?

敢情这两人认识?山贼头子又不希望柏弈认出她来?

因为认识,所以,这山贼头子方才才提醒他们,有人想要他们的命!

也正是因为认识,所以,这山贼头子对他们是无害的了!

心中明白了这点,安谧眸中的颜色深了些,转身看向柏弈,满面笑容的道,“王爷,你看要将这些石头给搬开,清出一条能走的路,怕还是要费些时间的,不如这样,咱们暂时到姑娘的山寨中稍作歇息,等道路清理干净了,再走也不迟。”

安谧此话一出,不仅仅是在场的季叔等人,就连柏弈和红衣女子也是吃惊不小。

这是山贼窝,可不是什么客栈,是稍作歇息的地儿吗?

“王爷,就这么办吧,姑娘,你该是不会介意收留我们一会儿吧。”安谧强势的做了决定,转脸笑对着那红衣女子,明显察觉到了她神色见的局促。

而这一次,连柏弈也察觉到了,看了安谧一眼,似明了什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位姑娘该是不会介意的,季叔,收拾一下,将马车上这些东西都放在这里,咱们都上山寨喝口茶也好。”

说罢,没有等红衣女子同意,就走到安谧身旁,从她的手中接过柳儿,抱着柳儿拉着安谧的手腕儿,就朝着前方走去,走了几步,却是倏然顿住,皱眉道,“这山寨怎么走?姑娘好歹也来带个路不是?”

红衣女子面纱下的嘴角禁不住隐隐抽搐,这柏弈,如今当真如传闻中的那样,霸道强势呢!

记得,以前他可不是这样,想到什么,红衣女子暗自叹了口气,如今的柏弈,早已经不是那个跟在筠公主身后的小男孩了,而她也不再是以前的她,那么他呢?

这些年,那个人也发生了变化吗?

挥开脑中的思绪,红衣女子看了地上的手下一眼,朗声喝道,“还不快给我动起来,快些将这道路给清理干净了!”

红衣女子一发令,山贼们立即打起了精神,老大若是发怒,那他们所受的罪可不小,可是,他们的老大今日这是怎么了?

平日里,她哪里容得别人在她的面前嚣张?

而今天,那个什么王爷,还有那王爷身旁的女人,竟然要上山贼窝休息,似丝毫没有对他们这帮山贼有所惧怕的模样,而老大……

众山贼看着已经走到那王爷和那女子前面,为他们引着路的老大,惊得合不拢嘴。

此刻,红衣女子心里可不平静,她一直都知道,这柏弈是精明的,而她同样觉得,柏弈身旁这个女子,也不是小角色,越是和他们相处的时间越长,她想要遮掩的东西,就越是容易曝了光。

现在,她的心里只希望,早些将那条道路给疏通,好打发柏弈和这女子早些离开。

现在,她竟有些后悔了起来,都怪那个什么安心莲,要不是她,她也不会遇见柏弈!

别说她不能杀柏弈,就连是抢他的财物,她也是不能的!

那个安心莲,等到她送走了柏弈和这个女子,她定要好好让她知道,隐瞒她的代价是什么!

眸子一凛,此刻的红衣女子,似乎又恢复了她的狠,只是,回神之时,看到柏弈和那个女子已经进了屋子,心中禁不住一怔,想到什么,红衣女子,立即冲了进去。

“这里……”红衣女子刚说出两个字,当看到屋内,柏弈手中拿着的那把剑之时,所有要出口的话都已经被堵在了喉咙处。

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终究还是被柏弈看出了端倪。

“冰儿,没想到,你在这里!”柏弈看着门口的红衣女子,神色之间多了些凝重,在进了这屋子,看到这一把剑之时,他就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还不拿下面纱,难道是想让我亲自动手?”

颜冰挫败的扯下面上的面纱,不悦的丢在地上,“柏弈哥哥,你怎么这么霸道!”

狠狠的语气,听起来却像是妹妹对哥哥的撒娇,心中好似被什么东西堵着,没有理会柏弈,重重的坐在椅子上,面容阴沉。

柏弈看着这张脸,过了好半响,才开口道,“冰儿,你可知道,这几年好多人都在找你,你倒好……倒是在这凌峰关当起山贼头子来了,哈哈,那些人也该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吧!”

想了想这些年关于凌峰关的消息,“呵!这些年,连官府你都在劫,这事情若是让你老爹知道了,怕是要气死了!”

颜冰瞥了一眼柏弈,“柏弈哥哥,你就当这次没有见过我,以前的冰儿早就不存在了,现在的我,只是凌峰关的山贼头子,和你们没有丝毫关系!”

“哦?真的没有丝毫关系?那老五……”柏弈挑眉一笑,眸中多了些诡谲……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