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相见甚欢一场好戏!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02章 相见甚欢一场好戏!

听柏弈提起老五二字,颜冰的神色明显怔了怔,一抬眼,对上柏弈的笑脸,心里更是慌了起来。

“没有关系,谁也没有关系。”颜冰冷冷道。

安谧却是看着二人的互动,心中更是多了许多兴致,她先前就猜到,这个红衣女子和柏弈该是认识的,如今看着模样,他们的关系不仅仅是认识而已啊!

能够在柏弈面前,这般“放肆”,这世上怕没有几人吧!

而这个叫做颜冰的女子,又是什么身份?

安谧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寻了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柏弈看颜冰似赌气的模样,禁不住好笑,“几年不见,你还是没变!”

这丫头,以前就是这个样子,赌气起来,什么也不管不顾。

颜冰微怔,眼里的慌乱浓烈了些,整个身体松散的靠在椅子上,腿更是吊儿郎当的搭在椅子的边缘,没有丝毫女子的端庄仪态,似在对人宣示着什么。

“渤海王,这一点,你倒是看错了。”颜冰冷冷的哼了一声,神色之间多了些痞气。

没变?她的变化可大了,曾经的她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人人捧在手中,时时讨好,可以因为一个男人,从调皮的顽劣小姐,变成京城大家闺秀的典范,端庄优雅,而现在,她只是一方山贼头子,爱财如命,无恶不作。

精明如柏弈,又怎会不知道她的意思,眸光闪了闪,默了片刻,呵呵的道,“可本王却知道,有些人变化可不小。”

话落,果然看到颜冰强撑着的痞气,微微松动了些,目光开始避闪着,敛眉,紧紧的盯着地上。

柏弈看她的反应,“冰儿,你就不问问本王,那个变化不小的人是谁?”

柏弈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剑,故意将剑从鞘中拔出来,弄出一些声响,这剑是老五曾经最爱的东西之一,那件事情之后,老五怎么也找不到这把剑了,呵,没有想到,竟被冰儿这小妮子带走了。

她将这把剑挂在每日都能看得到的地方,她的心思,他还看不出来吗?

变了?即便是性情变了些,可是,她的心依旧没有变吧!

“没有什么可问的,柏弈哥哥,你既然已经上了山寨,那就和这位姑娘好好休息,我的手下过不了多久就能够将道路疏通了,等道路一疏通,柏弈哥哥就可以走了。”颜冰从椅子上起来,匆匆的交代这么一句,就要走。

可是,柏弈又怎会放她离开?

颜冰还没有走到门口,便听得砰地一声,原本在柏弈手中的剑,此刻竟是插在了门上,上下颤抖着,正好是挡住了颜冰的去路。

颜冰眉心一皱,却是听见柏弈霸道的声音传来,“这既然是冰儿的地方,本王自然不急着走,还想冰儿尽尽地主之谊,招待本王玩些时日,怎么?这么久没见,你口中叫着柏弈哥哥,心里却巴不得本王早些走是不是?”

是,她是巴不得他早些走!

可是,颜冰却是不敢说出口,柏弈对她,是如妹妹般疼爱,可是,她却没有忘记,这两年关于渤海王的那些传闻。

“好了,本王不提当年的事,我们好歹也是故人相聚不是?”柏弈倒也不为难颜冰,走到门口,将剑拔了下来,重新放回剑鞘中,“看在故人的份儿上,冰儿是不是该说说,到底是谁想要我们的命?”

平淡的语气,但是,安谧和颜冰都听出了他隐含着的杀意。

看来,终归是触怒了渤海王了吗?

颜冰敛了敛眉,想到安心莲,重新转身,折返了回去,目光落在安谧的身上,“姑娘可是认得一个姓安的女子?”

姓安的女子?

柏弈和安谧皆是一怔,脑中同时浮现出一个身影,姓安的女子?安谧所认识的姓安的女子,如今让她最影响深刻的,除了安心莲,还会有谁?

柏弈瞥了一眼安谧,留意着她的神色,安谧嘴角一扬,“那姓安的女子,可是名唤安心莲?”

颜冰点头,安谧眸光微转,呵呵的道,“不巧了,正好,我也姓安,那姓安的女子,正好是安谧同父异母的姐姐。”

颜冰眉毛一扬,也是来了兴致,打量了安谧一下,“看来,她对你的恨不浅,不惜花银子让我们山贼来杀你。”

安谧但笑不语,默了片刻,对上颜冰的眼,“冰儿姑娘不杀安谧,那岂不是少赚了一笔?”

颜冰不着痕迹的睨了柏弈一眼,“我虽然是山贼头子,但有些人,我可不敢杀!”

颜冰在山寨中这几年,也是成长了不少,至少,看人还是准的,这个叫做安谧的女子,让她产生不了丝毫的厌恶,反倒是让人倍感亲切,况且,能够走在柏弈的身边,又怎是寻常女子?

柏弈的眼光,她可是不敢有丝毫怀疑的啊!

这样的女子,怎会如安心莲所说,抢了她的东西?

她也是大家族出身,仔细一想,便明白这宅院儿之中的勾心斗角与嫉妒算计。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安谧姑娘,你是和柏弈哥哥一起的,那颜冰也当你是自己人,初次见面,颜冰也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的,那安心莲颜冰就交给子安谧姑娘来处置了,这礼物,希望安谧姑娘和柏弈哥哥都喜欢。”

安谧眼睛一亮,“安心莲还在寨子中?”

“不错,我没拿到银子,怎会放人?”颜冰呵呵的道,随即转身朝着门外吼道,“来人,把安心莲给我押上来!”

“且慢!”安谧立即叫住她。

“安谧姑娘是不喜这礼物?”颜冰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安谧。

安谧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温声开口,“怎会不喜?这礼物,对安谧来说,可是再好不过了,安谧还要感谢冰儿姑娘能够如此大方,不过,那安心莲暂且不带上来为好。”

“哦?你是准备要怎么处置她?”开口的是柏弈,饶有兴致的看着安谧,对安谧,他可是比颜冰要了解许多。

安谧扬了扬眉,“既然她那么希望杀了我,那就让她暂时高兴一下也无妨。”

“你是说……”颜冰皱眉,“你是说让那安心莲误以为你死了?”

“对,这事儿就劳烦冰儿姑娘来安排了。”安谧眸中凝聚起一抹诡谲。

“呵呵,好说,举手之劳而已,冰儿听安谧姑娘的安排。”颜冰呵呵的道,心中也生气了看好戏的兴致。

“既然是自己人,那冰儿姑娘叫安谧谧儿就行了,安谧姑娘就显得太见外了不是?”安谧对这颜冰的印象也是极好。

“那谧儿也直接唤冰儿就可以了。”颜冰立即回应道,两个女人相视一笑。

倒是一旁的柏弈看这两个女人,不由得皱了皱眉,有些不明白这女人之间的友谊,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投机,当真是相见欢啊!

颜冰和安谧又寒暄了一会儿,安谧交代了颜冰一些事情,到了晚上,颜冰就吩咐手下将安心莲给带了上来。

这几日,安心莲都被关在山寨的后山中,除了每日两次的送饭,她就没有看到过其他人。

此刻站在这山贼头子的面前,安心莲自然是明白,该是那边有消息了,心中一喜,安心莲脸上掩饰不住兴奋,“老大,事情已经办妥了?”

一袭火红的颜冰晃了晃杯中的酒,神色诡异的看了安心莲一眼,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办妥了,人我已经杀了,不过,有些事情,我倒是想弄个清楚。”

安心莲心中咯噔一下,她又怎会不明白这山贼头子想弄清楚什么,扯了扯嘴角,安心莲却是故作不解的道,“老大想弄清楚什么,但说无妨。”

“好,瞧你倒也爽快,那你说说,为什么事先,我不知道这队人当中,有一个王爷?”颜冰眸子一凛,语气骤然拔高,手中的酒杯也随着她的话落下之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砰地一声,安心莲心中一颤,神色慌乱了起来。

颜冰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抹冷意,“你倒是说说,这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王爷,我要的是那个女人的命。”安心莲暗自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便得更加镇定。

既然事情已经办妥了,那么,渤海王定也和安谧一起死了,这个山贼头子,不会笨得放虎归山。

颜冰轻哼一声,“可是,如今,我连那个王爷也杀了,你说该怎么办?”

怎么办?安心莲微怔?这能怎么办?

安心莲对上颜冰脸上的笑意,“你要怎么办?”

颜冰耸了耸肩,呵呵一笑,“我要怎么办?我当然是要银子,双倍……不,三倍的银子,三十万两,我想,你应该拿得出来吧!”

三十万两?安心莲心中一惊,这可是好大一笔数目了啊!

如今安谧死了,那么,很快,她名下的产业就会落入她的手中,可是,她现在哪里能够拿得出这么大的数目?

可是,在这山贼窝中,她哪里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好,我回去筹集,一定尽快将银子送来。”安心莲开口道,无论如何向将银子筹足了再说,反正以后安谧的那些产业都是她的,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不是吗?

她正如是想着,却是听得颜冰的声音再次响起,“回去?回哪儿去?”

姐妹们圣诞快乐,么么大家